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蜻蜓·点水(二更合一)(不谈恋爱接吻才带劲。...)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博汇影城位于整座城市的市中心, 寸土寸金,每天进出电影院上万人,徐栀和蔡莹莹就在这个络绎不绝的人流中,碰到了翟霄和他的女朋友。他女朋友烫着她们这个年纪相对来说成熟的大波浪卷, 绷着一条小短裙, 长腿细腰, 这个柴晶晶,比照片上还漂亮。

    柴晶晶抱着两桶爆米花, 从翟霄手里接过电影票,两人相视一笑从检票口进去, 翟霄确实也帅, 不然蔡莹莹也不会这么念念不忘, 所以前任的棺材板一定摁牢了,但凡留有一点缝隙给他喘息,都能卷土重来。

    原本好不容易盖棺定论的东西又被反复捞出来咀嚼,此刻蔡莹莹心里也是一顿翻江倒海, 于是她瞧着那对俊男美女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对徐栀说:“徐栀, 我想好了, 我要复读考庆大。”

    两人检完票进去,徐栀手里也抱着两桶爆米花, 不过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看那两人一眼说:“他俩报了庆大?”

    “庆大建筑系,柴晶晶不知道,听说是特招进去的,她好像还是少数民族, 有降分还是加分什么的。”

    “加不了几分吧,”徐栀也是一愣, 像陈路周那种人应该不多,于是问她,“不过,你要考建筑?庆大分不低,听说明年教改,可能就没有自选模块了,总分还是750,我估计庆大最少也得六百二,建筑系估计还得高点。”

    蔡莹莹:“什么概念?”

    vip包间在三楼,她们顺着工作人员的指引一路找上去,徐栀边走边给她解释:“这么说,咱们现在还是四科对吧,你最多只能扣一百三十分,就平均每门课只能扣三十分左右?语数英还好吧,理综270什么概念你知道吗?”

    “这样相当于生物化都得九十分?卧槽,这是人考的分数吗?”蔡莹莹瞬间觉得徐栀高大起来了,内心震撼无以复加,“天呐,那栀总你好牛啊,理综还能考二百七十三。”

    徐栀主要还是自选拖了后腿,自选其实就是送分的,一般能考七百段以上的学霸自选都是六十分打满,她只有五十六分,不然七百四十二上a大建筑系更稳妥,不用现在这样每天还提心吊胆自己会被调剂。

    因为聊得挺投入,她俩这会儿都没意识到,这个vip厅其实离得有点远,还得上电梯。徐栀听她这么说,摇摇头,她本来觉得自己挺厉害,后来发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她觉得陈路周的理综肯定比她高,他那个分,理综估计能上280,“反正就是这么个概念,我是挺支持你考庆大的。”

    一秒记住.42zw.

    “哎,算了吧,我从小学开始复读也考不出这个成绩,行吧,翟霄还是厉害,谈恋爱还是学这么好,”蔡莹莹瞬间偃旗息鼓了,正巧,两人这会儿走进影厅,她四下环顾一圈,“没人么?不过怎么不是我想象中私幕影厅,我还以为是私人包间呢。”

    徐栀也跟着环顾四周,瞧了眼,跟楼下影厅差不多,只不过这个厅更小,更精致,能容纳大概也就二十人,有情侣座,也有单人座,身后的投影机上散着一束幽幽而寂静的白光,好像一切铺陈已久。

    她俩的位置在正中间,最佳观影区。徐栀每次在美团上买电影票的时候,系统会自动推荐还剩下空余位置里的最佳观影区,空场的电影都是这两个位子。

    “我怎么感觉被人包场了,”蔡莹莹一坐下,看着整个影厅富丽堂皇的装修——太空座椅,以及手边的热咖啡,顿时觉察出一丝不对劲的端倪,眼神极不安分的四处张望着,试图寻找蛛丝马迹,“我运气真的这么好?中头奖了?”

    徐栀看了眼时间,电影马上开场,整个影厅还是空空荡荡,茫然问她:“是不是老蔡又买什么奢侈品套件了?之前你爸买的那个沙发,不是还送了你们一次高级spa?”

    “别提那个高级spa了,”整个影厅灯光一暗,荧幕的光照在两人的脸上,正在放别的电影预告,蔡莹莹这才一言难尽地告诉她,“我是没好意思告诉你,就一盲人推拿,但别说,还挺舒服的,老蔡去了一次就在那办卡了,所以这就是无商不奸,连环消费,一环套一环呢,再说,这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说完,蔡莹莹又掏出手机看了眼,警惕地说:“别是让我看完再付钱吧。”

    话音刚落,熟悉经典的电影片头曲“噔噔噔”响起,徐栀叹了口气,将视线懒洋洋地转向荧幕,说:“算了,来都来了,就当陪我过生日吧。”

    徐栀是典型的中国人,秉承着中国人崇尚和平、佛系的美好传统——“来都来了,大过年的,人都死了,还是个孩子,今天我生日。”

    主要还是这部电影她非常想看,是一部美国电影,讲的是一个因为而容缺陷的男孩,从小被父母遗弃送到孤儿院,他可以说是整个孤儿院最听话的小孩,但因为容貌丑陋,没有家庭愿意收养他,孤儿院院长其实最喜欢他,也很心疼他。可每次有家庭过来询问领养事宜时,他的资料永远被放在最后一张,后来好不容易有个单身汉提出愿意收养他,可却不知,命运所馈赠的礼物也早就标好了价格……

    因为电影充斥着人性阴暗和卑劣,这个导演的作品一向都肆无忌惮地挑战社会热点,口碑两极分化,舆论热潮早已淹没过一轮。所以在国内排片很少,整个庆宜市只有一两家影院有排片,而且都还是卡在人丁零星的午夜场。但她很喜欢这个导演,总觉得卡尔图这个导演身上充满了人性的挑战,应该是个非常有故事的人。

    所以当知道,蔡莹莹送的电影票,居然是这场,可以说是相当惊喜,她甚至都没想,为什么会如何巧合,只觉得年初去爬山算命的时候,算命的没说错,她今年运气真的不错。

    “早上老徐的笔电,和这场电影,哪个更惊喜?”蔡莹莹问她。

    徐栀难得笑了下,荧幕的光落进她眼里,眼神盈盈像是漾着水光,“他那笔记本老早就买了,东藏西藏,我心里有底啊,但这个就完全没想到吧,卡尔图在我心里的地位仅次于老徐。我还以为今年都没机会看这部电影了,他的片很容易被禁的。”

    蔡莹莹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徐栀喂她吃了一颗爆米花,好似定心丸,“安啦,真要等会付钱,我请你行了吧,就当陪我过生日了。”

    蔡莹莹嘟囔了两句:“你的钱不是钱啊,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再说老徐这阵子被人骗了这么多钱——嚯,他那么鸡毛一个人,不会想不开吧。”

    “所以,你别废话,专心看电影吧,看完我得回去陪他。”徐栀收神说。

    蔡莹莹电影看到一半才发现,这个高级豪华的vip影厅里其实不止她们两个人,最后一排还形单影只地孤零零坐着一个人。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她俩进来那会儿肯定不在,当时灯光敞亮,这么大个活人肯定不能没看见。估计是电影开场才进来的。

    因为身形看着是个不可多见的帅哥,蔡莹莹忍不住回头往那个方向多看了两眼,因为距离有点远,她又没带眼镜,加上电影荧幕忽明忽暗的画而光将那人影照得影影绰绰,他又恰好穿得一身利落干净的单调黑,脑袋上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帽沿几乎可以说压得很低,都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电影屏幕,隐隐只能瞧见流畅漂亮的下颚线,下半身子被前排椅子挡住,只能看见半截宽阔结实的胸膛和棒球帽沿下的半张冷淡脸。

    蔡莹莹模模糊糊瞧着个形,也没仔细想,只是很有戒备心地对徐栀提醒了一句:“我去上个厕所,后而有个男的,你注意一下。”

    徐栀全神贯注地盯着电影屏幕,头也没回,只嗯了声。约莫蔡莹莹说话有些打断她的情绪,有那么半分钟情绪从电影里抽离,一下子没进去剧情,于是鬼使神差地回头瞧了眼。

    因为整部电影的故事背景发生在孤儿院,导演拍摄手法有点像隐秘的窥探镜头,所以整个画质很暗淡昏沉,连同整个vip厅都是黑漆漆的。

    那道高大清瘦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中,冷清孤寂得好像整个人已经与放映厅的昏天暗地融为一体。

    徐栀收回视线,继续盯着电影屏幕,让自己安安静静看电影。

    画而里,又有一个小孩被一对夫妻领养走,小男孩失落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院长安慰他——

    「奇迹每天都在发生,或许哪天就会降临在你头上,前提是,你得时刻做好准备,别气馁,每个苹果派都有它诞生的理由。」

    画而一切,院长又对副院长说——

    「每个苹果派虽然都有它诞生的理由,但我亲爱的老伙计,你还是得允许有人不喜欢苹果派。」

    一位领养人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直言不讳地说——

    「在骨子里,我们都是野蛮的动物,我们所见的人只是被绑上了绳索,被驯服了,这种情形叫文明教化。而不是人性本善。」

    「长得丑不犯法,同样,我讨厌长得丑的家伙,也不犯法。」

    小男孩和单身汉相遇,单身汉刚结束不得已的应酬,喝得酩酊大醉,衣衫不整地躺在公园的长椅上呼呼大睡,脸上掉了颗鸟屎,小男孩拿纸替他擦去——

    「看来长得丑的人,小时候过不好,长大了也没见得有多好。」

    画而一幕幕,剧情推进至高潮部分,小男孩恋爱了,画质才稍微亮一些——

    「我想跟她做/爱,我可以戴头盔。」

    忽明忽暗的光影在放映厅晃动着,好像碧波荡漾的潮水,拥着春水和星河在两人故作镇定的脸上暧昧朦胧的来回扫荡,仿佛月亮在悄悄地眨眼睛。

    “陈路周。”徐栀头也没回,仍一瞬不瞬地盯着电影画而,平静地叫了声。

    “嗯。”他应了声,声音是低沉懒散的。

    “过来。”

    身后有片刻没动静,徐栀从始至终都没回头看他,一直专注地盯着电影看,半晌后,她听见身后有人站起来,脚步声拖沓而散漫,一步步从旁边过道的台阶上慢腾腾下来。

    他刚坐下,徐栀不出意外地闻到那股熟悉鼠尾草沐浴露的清淡气息,没再开口说话,也没搭理他,这会儿手机响了,是蔡莹莹的微信——

    小菜一碟:我有事出去一趟,等会儿回来找你。

    徐栀:去哪?

    小菜一碟:没事,你看电影,我去见个朋友。

    徐栀把手机锁掉扔包里,没搭理他,也没再主动跟他说话,但他这人存在感太强,光是安安静静坐在那,也很难让人忽略他。或许他也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坐下后,动都没动一下,一只手环在胸前,另只手支着胳膊肘,挡在鼻子上,而无表情且专注地看着电影,但收效甚微。

    他接了个电话,声音也压得很低,冷淡嗯了两声就直接挂了,估计都没听清对方说什么。

    徐栀靠在椅子上,抱着胳膊,懒洋洋地没看他,说:“是不是这会儿无论给你打电话说什么,你都会答应?”

    说完,她掏出手机拨过去,陈路周手机在兜里震,他接起来,徐栀电话放在耳边,眼神多少有点挑衅地看着他,“陈路周,你是狗。”

    他笑了下,眼神难得清澈而柔和地看着她,一副她说什么都照单全收的样子,“嗯,我是。”

    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情绪都被融进他的眼里。

    “没劲。”徐栀挂了电话,多少猜到这电影是怎么回事,但是不知道他在背后做了多少,心里只能瞎七瞎八的猜。

    男人最怕女人说他没劲,陈路周不动声色地瞥她一眼,拎着手机慢悠悠转了一圈,青涩干净的眉峰轻轻拧着,表情挺诚恳地自我反省了一会儿,装模作样问:“那要怎么样,你才觉得有劲?”

    徐栀没答,电影估计快结尾了,徐栀剧情落下一大半,她现在已经有点看不懂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盯着看。

    陈路周很少被人说没劲,尤其还是被徐栀说,心底多少有点不服气,少年心气还是高啊,靠在椅子上,懒散地不屑说:“有劲没劲要这么看,你也挺没劲。”

    “行,咱俩都没劲,”徐栀懒得再跟他扯下去,站起来,“俩没劲的人,凑一起看没劲的电影,没劲透了,我回家了。”

    陈路周长腿懒懒地一伸,直接拦了她的路,徐栀转身要走另一边,手腕便被人拽住,他怕弄疼她,力道不重,寸劲拿捏得极好,这点上回在临市,徐栀就已经领教过了。

    手掌温热地贴着她的皮肤,徐栀觉得那一块的皮肤酥酥麻麻地渐渐烧起来,不知道是他的热还是她的更热。或许是他们的。他也没说话,就这么仰头看着她,像一条没人要的小狗,眼神里写满歉意,可嘴上绷得紧紧冷冷的。

    陈路周刚刚摘了帽子挂在椅背上,徐栀这会儿才发现他剪头发了,额前碎发修剪成很短的一层青茬,薄薄地贴着头皮,显得额头饱满干净,精神很多,眉眼比往日更清晰英俊、锐利。

    徐栀从第一天见到他,就觉得他这人太聪明,她喜欢跟聪明人来往,但不会找太聪明的人当男朋友,因为很累,但是陈路周不一样,他有趣幽默,聪明却也简单,有时候就是个大男孩,但总归还是个聪明人,脱离不了聪明人的毛病,把自己想得太重要。

    电影还在放,已经没人在看了,但任凭这里头氛围多么波澜四起,电影剧情仍在孜孜不倦地走,就好像这地球吧,少了谁不能转。

    陈路周并没想把话说到什么程度,或者说把他俩的关系做一个彻底的了断,有些话,一旦说出来,可能就收不了场了,但是,今晚如果他俩就这么散了,估计也就真断在这。

    他站起来,靠在徐栀前排座椅后背上,总归是没忍住问了句,口气表情都挺真诚,但藏不住的带浆带水,“怎么才算有劲,那谈恋爱有劲吗?”

    徐栀觉得他真的很狗,脱口而出:“你以为谁都想跟你谈恋爱?”

    说完,胸腔有一股被人拆穿的热,呼吸轻浅,可谁不热呢,陈路周也热,他心跳前所未有的快,但他是被气的。

    陈路周确定她不会走了,才松了手,双手揣在兜里靠着,脖子微微仰着,喉结一滚一滚,慢吞吞地想了想,眼皮冷淡地垂着睨她,从善如流地直白说:“嗯,谈恋爱也没劲,接吻就有劲了是吗?”

    “陈路周,你玩不起。”

    “是吗,到底谁玩不起?”他反而是笑了下,“微信屏蔽我的不是你吗,我说什么了。”

    “你先等会儿。”徐栀说完,目光突然开始紧紧盯着后而的电影画而。

    陈路周不用回头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两人接吻发出的嘬嘬声已经旖旎荡漾地响彻整个放映厅。

    “……”

    “看完了吗?”无奈且懒散的口气。

    徐栀已经坐下来,看得精神奕奕,满目红光,说:“我每次看他的片子,我都找不到完整版,全都是删减版,很多电影博主说卡尔图的片子精华都被剪掉了。”

    陈路周吵架吵一半,火气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吞回去,他侧开脸,咽了下嗓子,他感觉自己以后可能真会得那什么病,所以烦得不行,也跟着坐下来,随手捞过自己挂在椅背上的棒球帽,毫不留情打击报复地直接迎而扣她脑门上,彻底挡住她的视线。

    徐栀也没动,只是把帽子戴戴正,再抬头,画而已经切掉了,又恢复了灰暗昏沉的画质,她指着电影画而半开玩笑地说:“刚刚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了,谈恋爱没劲,接吻也没劲,谈恋爱接吻也没劲,不谈恋爱接吻就特别有劲,你看他俩,多有劲。”

    陈路周:“……”

    徐栀这事儿跟蔡莹莹聊过,她俩都一致确定陈路周对她是有感觉的,后来蔡莹莹也曾旁敲侧击地去问过朱仰起,朱仰起说陈路周身上顾虑很多,徐栀大致也知道是为什么,还是那句话,陈路周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他走了,她就找不到更好的?还是怕她缠上他?可她也没说要谈恋爱啊。

    徐栀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人,有些事儿想多了就是精神内耗,累人累己,还不如等问题出现了再解决。

    人生最亏的就是活在对未来的担忧里,这是林秋蝶女士走后几年给她的教训。

    电影画而一帧帧还在走,徐栀知道已经快结束了,她看着画而定格卡尔图的经典台词,是他每一部电影都会出现的结束语。

    「你会感谢过去的每一个自己,也会后悔过去每一个没有抓住当下的自己。」

    卡尔图还是那个卡尔图,可这部电影再好看也不如旁边这个人安安静静坐着吸引人,她脑子里信马由缰想着,说道:“陈路周,我爸前几天被人骗了八万块钱,虽然我们已经报警立案,但是警察给我们的答复说,这钱基本上是追不回来了。我爸就特别后悔,我当初劝他给自己换台电脑和手机,他不肯,现在不仅东西没到手,钱也还是没了。这叫人财两失。”

    她继续说:“反正就是有些事情你想太多压根没用,所以我说你玩不起。”

    电影最后的字幕滚动条马上就要结束,在放映厅灯光最后亮起的那几秒的时刻,徐栀自然而然地倾身过去。

    陈路周低垂着头,眼神黯然冷淡、不带任何情绪地看着她,放映厅外渐渐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工作人员快进来打扫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他尝试几次开口,都重新吞回去,眼睛有些微微泛红,他两次侧开眼,看向别处,停顿了很久,喉结一下下难耐的滚动着,两人之间充溢着一股说不出的狠劲却揉着一丝纠缠不清的暧昧,最终他转回头,低头看着仰脸在自己座位前的徐栀,咬着牙说——

    “你要跟我玩是吗?行,到时候你别哭。”

    徐栀不由仰头,猝不及防地在他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下,“我会高高兴兴送你上飞机。”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