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生涩·亲吻(怎么,电影没劲?坐我腿上...)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生建议, 不要随便纹男性朋友的名字,”陈路周走过去,把人扯起来,又义正言辞地强调了一句, “缩写也不行。”

    徐栀:“……”

    蔡莹莹:“……”

    纹身小哥:“…………”

    满屋子人都错愕地看着他, 认真且迷惑地看着他, 除了朱仰起,满脸感同身受义愤填膺, 纹身小哥一脸愕然,正在调整机器, 一边装针一边问徐栀, “他叫车厘子啊?”

    陈路周:……?

    朱仰起如梦初醒:“啊?车厘子?”

    蔡莹莹回过神, 在一旁开口解释说:“车厘子自由没听过吗?这是徐栀八岁的小目标之一,不过你这么说,好像也是。你要不别纹这个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把陈路周名字纹上去了。”

    徐栀纤白的手臂还大咧咧地摊着在桌上, 有些不甚在意地看了眼陈路周, “这种巧合你也介意?”

    陈路周靠着她旁边的桌沿, 这才慢悠悠地把刚刚没来得及收的手机揣进兜里,低头瞧着她, 瞳孔里的黑清醒而直白,越发语重心长起来,倒也还是耐着性子哄了句:“我是怕你以后介意,要不,纹个车厘子的图案?”徐栀倒是挺无所谓, 以后真有什么洗掉就行了,但也确实是个巧合, 而且她都没往那边想,他还在这里上纲上线的,所以她靠在椅子上束手无策地叹口气,说:“但是纹图案的话,实现车厘子自由是不是得纹一箩筐的车厘子。”

    陈路周将信将疑地看着她,表情有些似笑非笑,但脾气也还是很硬,不肯妥协,半开玩笑地说:“不行就不行,那你就别纹,干脆跟蔡莹莹一样,纹个精忠报国也行。”

    记住m.42zw.

    徐栀翻个白眼:“我干脆在脑门上纹个国徽!”

    最终也没给她纹。几人付了钱走时,纹身小哥有些猎奇地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帅比,都不知道该说他渣还是说他正,倒是第一次见人这么拦着不让人纹身的,啧啧。

    这会儿月色静寂,街上人烟稀少,偶尔有车轮粼粼从路面上滚过,声响细碎。沿路有家猫舍,蔡莹莹看见毛茸茸的东西就不受控地往里走,徐栀跟进去,陈路周和朱仰起去旁边给她俩一人买了一杯奶茶,递到徐栀手里的时候,她还是不甘心地问了句,“女朋友也不让吗?”

    陈路周扯了张椅子敞开腿坐下,颇有闲情雅致地看她拿着个猫棒在那逗猫,淡白的灯影拢着她高挑纤瘦的身影,将她身上的线条映衬得格外恰到好处,流畅而柔和,好像晴雨季里红绿最相宜的娇花绿叶,也温柔。他看着那道背影,心里是少年人最青涩的挑动,他究根究底地问了句:“非要纹身吗?不纹身谈不了恋爱?”

    徐栀专心致志地逗着笼子里的猫,只吸了口奶茶,头也没回地说:“倒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好奇,感觉你跟我刚认识的时候不太一样,一开始以为你是那种男女关系混乱、离经叛道的男生,莹莹说你肯定不好追。”

    “现在呢?”他靠着,眼神变淡。

    我很好追是吗?

    徐栀转过头,放下逗猫棒,对上他那双黑得发亮、却澄澈干净的双眼,有点摄人心魂,却又坦荡无畏,徐栀每次同他对视都觉得她以后应该再也碰不到这么令人心动的眼睛了,在他面前坐下说:“现在就觉得,你是那种长在春风里、应该被人钉在国旗下的男生。”

    “讽刺我?”陈路周多少听出些这个意思,眼神直直又冷冷地盯着她。

    徐栀吸了半天,终于把底下的珍珠颗粒吸上来,怕他误会,迫不及待地啧了声,一脸“少年你敏感了”的诚恳表情,“明珠按剑什么意思懂吗?就你这种,我是真的在夸你。”

    猫店这会儿没什么人,除了他们四个就剩下几个服务员,朱仰起和蔡莹莹正在另一边的猫笼里逗一只体态臃肿的胖胖小橘,整个店里就听见他俩幼稚至极的挑唇料嘴。

    “朱仰起你会不会逗猫啊,它眼睛都给你戳瞎了,你能不能拿出来点!”

    “猫才没你那么笨呢!你看它上窜下跳地反应多快。”

    他们这边氛围安静,两人之间的眼神倒有种说不出的暗暗纠缠。

    “你不就是想说我玩不起?”陈路周很有自知之明,他从容指顾地靠在椅子上,眼神正儿八经盯人的时候,难免会露出一种要占山为王的狠劲和少年风流意气,“徐栀,真要玩,你玩不过我。”

    其实那会儿,陈路周觉得徐栀有句话确实说对了,他就是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他有点摄影师的臭习惯就是,看见什么好的风景,都想先拍下来藏起来,留着以后慢慢欣赏,但忘了很多时候,当下的体验感才最真实和炙热。

    “我想感受一下,陈大校草。”徐栀喝着他买的奶茶,那股热意慢慢涌进胃里,胀得她忍不住差点打了个饱嗝。

    陈路周听别人这么叫习惯了,但是听她这么叫,倒莫名有些不适应,咳了声说: “得了吧你,我严重怀疑你就看中我的皮囊。”

    “皮囊也是你的一部分啊,校草。”徐栀坦荡荡地说。

    “再叫打你了啊。”他无奈地笑起来,但很显然是力不从心的威胁。

    徐栀笑笑问他:“明天打算干嘛?”

    陈路周靠在椅子上,腿无所事事地敞着,低头看了眼桌上的手机时间,最底下有个行程提示,7月15号,西北,还有几天,他说:“要见面吗?”

    “你本来什么打算?”

    陈路周锁上手机,靠在椅子上看着她,眼神撩吊,眼尾嘴角都扬着一丝要笑不笑地弧度,说:“打算就是请人看电影,在我家,来吗?”

    徐栀突然发现他说那句你玩不过我,可能真不是开玩笑的,心跳突然砰砰撞了两下,“来。”

    他眼神锐利而直白地看了她三秒,千思万绪过山头,才不咸不淡地嗯了声,喝了口桌面前的水,“那等我打完球,七点以后?”

    “好。”

    徐栀目光炯炯,亮得像是浸过水的月亮,坦诚又明晃。

    论坦诚,他比不过她,她情绪不藏,里头的山山水水都是一览无余。陈路周看着她,突然觉得有些事如果非要一个明确的结局,那就先往前走两步,至少她高兴就好。

    照她的性子,最后结局,大不了难过是他,忘不了是他。陈路周还是有点高估自己的定力,第二天下午七点的安排,他从下午三点就已经开始有点心不在焉了,所以压根也没去球馆的打球,朱仰起叫他也没叫动,窝在家里看了两小时书,看了两页就翻不动了,然后又找了部电影看,半心半意、疲疲沓塌地靠在床头看了近两小时,别说剧情讲什么,连男女主的名字都没太记住。然后翻了眼朋友圈,发现徐栀还有闲情逸致做小饼干,兴致勃勃地发了一条朋友圈——

    徐栀:「表弟说我的饼干做得——就是丘比特射箭也不带这么蒙眼睛搞的,哪里丑了?」

    陈路周回了一条,cr:「这是小乌龟?」

    徐栀很快回复陈路周:「天呐,你居然看出来了,这就是一只没有龟壳的小乌龟,我表弟问你是哪家介绍来的托。」

    陈路周也佩服自己的脑洞,他就往最不靠谱的地方猜,也是服了,慢悠悠地回了一条。

    cr:「嗯,你跟他说,是丘比特介绍来的托。」

    回完,从微信里退出来,一边在外卖平台上挑果酒,一边自我唾弃地想,陈路周,你还真挺没出息的,孤男寡女约个会而已,用得着这么小鹿乱撞吗?今天下午他妈就没干过一件像样的正经事,他看着书架上的竞赛经典,都恨不得翻出来再从头做一遍。

    下一秒,明明手机在手上,可又忍不住第一百零一次低头看手上的黑色腕表,怎么还没到七点啊,操,人都快熬干了。

    所以,朱仰起同志从小就看透他了,他八成是个恋爱脑,两成是他还没谈过恋爱,所以多少给自己留了一点余地,等以后谈了再重新评估。

    **

    徐栀一进门,陈路周正站在餐厅的桌子旁,将两桶爆米花倒进一个海碗里,抬头瞥她一眼,没打招呼,也没说话,表情自然得很,下巴挺高冷地往沙发上一扬,意思让她坐那。

    她迟到一小时,自知理亏,也没敢贸然说话,乖乖坐在他点的那个位置,看他慢条斯理忙进忙出的,弄完爆米花,又从柜子里抽了两瓶酒出来,放在她面前,递了个开酒器给她,还是没说话。

    徐栀以为他是气自己迟到了,立马解释说:“今天我表弟一家过来,我爸跟他们喝多了,一直喝到八点才走。他们不走我不好出门。”

    陈路周又从厨房拿了两个杯子出来,四平八稳地放在她面前,那双手别提多稳了,这才抬头莫名地瞥她一眼,噗嗤笑出声,不以为然地解释说:“我又没生气,你紧张什么。”

    他就是气自己今天下午表现太差,而且,主要也是第一次正儿八经、暧昧不明地约女生来家里,其实多少有点尴尬和青涩,他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打招呼才像样。

    两人并排坐下,电影已经投屏了,画面暂停在经典的龙标上,徐栀拿起遥控器点了下界面,才看到是卡尔图的《房心症》,正巧她没看过。

    陈路周人往后靠,后背抵着沙发背,明知故问:“看过吗?”

    徐栀摇头,惊喜地回头看他说:“就这部没看,你找东西挺准啊,百发百中。”

    “你运气好,”他说,“正好只有这部,”下巴又朝沙发上一点,“给你买的果酒,度数不高,等会喝完我送你回去。”

    徐栀说了声好,端起杯子喝的时候,眼神悄悄回头打量他,那表情跟老鼠偷喝人家酒酿似得,“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不太一样?”

    电影画面一如既往的暗沉,陈路周人闲散地靠着沙发背,一手拿着遥控器挑亮度,一手伸到沙发背后把灯关了,屋子里一瞬间暗沉下去,此刻窗外天色还没全黑,墨蓝色的天空底下散着灰蒙蒙的光,氛围够暗了,陈路周也没再去拉窗帘,把灯一关,转头看她,眼神看着她,往日那克制的黑色里,此刻是拨开心事的池水,明亮而挑动:“约你来的意思还不够明显?还要我说的明显一点?”

    徐栀倒是很想听他说,可他那眼神明显是“你要真让我说出来,我真的会打你”,于是了然地连连点头:“了解。”

    电影进展到一半的时候,徐栀觉得口干舌燥,想让陈路周给自己倒杯水,见他神情专注那样,估计使唤不动,于是自己起身去倒水,结果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了一脚,直接一屁股跌在陈路周懒洋洋敞开的腿上。

    徐栀:“……”

    陈路周靠在沙发上,神色倒是挺坦然自若,低头狗里狗气地睨她一眼,“怎么,电影没劲?坐我腿上看有劲点?”

    徐栀:“……”

    她刚要起身,手被人拽住,二话不说地被人扯起来,脚下的腿分开,她直接被人圈进那两条看着长得挺来气的腿间,换了个位置,被他摁在另一条腿上,语气有点爱莫能助,“这条吧,那边腿前几天打架没好透。”

    这会儿,窗外的灯骤然亮了,在黑漆漆的天空中,好像一个个小火球,从城市的这端燃到另一端。

    屋内仍旧昏沉,走廊的小地灯亮着微弱的光,除此之外,屋内再无余光,徐栀还是觉得窗外的灯火烧到了她的心里,在她胸腔里熊熊烧着,看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炙热和大胆,也是少女的心动。

    “今天刮胡子了吗?”她问。

    电视机画面里的光影影绰绰,映进两人纯情而又试探的眼里,仿佛是最好的助燃剂,不知道怎么的,这把火突然就腾得狠狠烧起来了,热,两人都热,彼此之间那隐藏不发的熔浆都在肆无忌惮的蠢蠢欲动着。

    “……刮了。”他看着她的眼里,是少年青涩而不为人知的燥热。

    徐栀压过去,捧住他脸的那一刻,许是为了弥补第一次的遗憾,还是为了验证他到底有没有刮胡子,她先是在他下巴上轻轻慢慢地温柔啄了一记,才不由地仰头生涩地含住他的唇,结果显得技巧十分纯熟。

    两具年轻而火热的身体,在四下无人的夜晚紧紧相贴,那热意几乎要扑了天,全身酥酥麻麻,两人的头皮神经都不受控地跳,就好像第一次遇见那天下午,谁也分不清谁更烈一点,但心跳简直疯了一样砰砰砰撞击着,几乎要从胸膛里破膛而出,耳边只剩下那清浅又缠绵却透着生涩的啄吻声。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