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甜蜜·日常(老婆不出轨。...)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以, 陈路周当时整个人荡荡然地靠在沙发上,有点恶作剧心起,故意恶劣地垫了下那只被她坐着腿,引得正在喝酒的徐栀一抖, 一口酒喝得半进半出, 还有不少洒在他的裤子上。她也没顾上说什么, 下意识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要去擦,被陈路周二话不说掸开, 没想到差点儿又给自己玩折进去,冷淡地警告她:“你不看看是哪儿, 你就上手?”

    徐栀这才顺势往下不紧不慢地挪了一眼, 哦了声。

    陈路周:“……”

    “明天还过来吗?”他抽过纸巾, 低着头在裤子上囫囵擦了两下,随口一问。

    徐栀想了想, “来。”

    陈路周嗯了声,看她一眼, 漫不经心地把纸巾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电影画面已经接近尾声, 灯没开,忽明忽暗地在客厅里亮着, 那昏昧的光线暧昧地在他俩身上来回扫荡着,映着彼此青涩而懵懂的脸庞。

    心跳始终都没平复下来,尽管两人已经分开快半小时,心里那湖水激荡,两人面色却不改、一动不动地盯着电影画面看, 徐栀已经坐回沙发上,陈路周两腿仍是大剌剌地敞着。

    「juliana在继母和父亲的双重逼迫下终于决定坦诚地说出自己对哥哥的不伦之情, 继母抄起一旁的棒球棍准备将她赶出家门,而此时在大学里交了新女友的哥哥却对此浑然不知情……」

    徐栀看着电影,突然想起来一个事,“那天翟霄那个朋友,王权你还记得吗?”

    陈路周嗯了声。

    徐栀说:“他加我微信。”陈路周转头看她,“你通过了?”

    首发

    徐栀看着电视机里歇斯底里的继母,叹了口气,“第一遍没通过,第二遍他又加了一次,说问我要不要给人当家教,最近庆宜这边很多家长找高三家教,你知道吗?就是如果通过他帮我介绍的话,要从我的工资里收百分之二十的中介费。”

    陈路周想起来,之前李科跟他说过这事儿,李科当时想弄个家教平台,因为他们一中学霸资源多,光学生和家长这边中介费就能收不少,庆宜比较特殊,在s省教育内卷厉害,市一中这边高三毕业都有不少人在靠这个挣钱。陈路周没太有兴趣,就没答应,“翟霄那边不用搭理,你要想做家教,可以去李科那边,人家省状元,手里资源还能比他少?再说,你要去,李科那边不收你中介费。”

    徐栀胆大敢想:“要不我跟王权商量一下,让他倒贴我中介费。”

    陈路周看她一眼,电影屏幕幽蓝色的光落在他眼里,衬得他神色格外冷幽幽:“自然是没问题,他巴不得把人倒贴给你。”

    徐栀却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逗他说:“……你不加价吗?你让李科给我倒贴中介费啊,或者你把自己倒贴给我,不然我就去王权那边了。”

    陈路周被她的营销思维给惊到,“牛啊,当什么建筑师啊,徐老师,咱干公关去吧,就没你谈不下来的中介。”

    徐栀倒是有点自愧不如,“但是我搞不定黑料哎,”徐栀看着他灵感大发,“要不你去当明星,我就跟朱仰起扒拉扒拉靠卖你的黑料挣钱,牺牲你一个人,造福我们大家,放心我跟朱仰起以后会养你的。”

    “……你跟朱仰起养我?得了吧,你俩拿了钱跑得说不准比□□二十年科技发展都快,还有,”他笑了下,微微一顿,才说,“你还要我怎么倒贴?嗯?”

    确实很贴。

    这几天,陈路周都是打球打一半就回去了。他走后,姜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大步流星离开的背影,心中满腹狐疑。朱仰起倒是浑然不觉,还拿球大咧咧地往人身上一砸,莫名其妙地说:“嘿,看什么呢?终于发现人家比你帅了?”

    姜成一直觉得在长相上,他跟陈路周不相上下,这是男孩子永不磨灭的好胜心,但显然是以卵击石的事情,反正他死不承认。但这会儿,姜成看着陈路周修长清瘦的背影,走起来脚下生风,引得旁人纷纷侧目,才对朱仰起说:“你不觉得他最近帅得有点反常吗?”

    朱仰起倒不觉得,陈路周从小就招人,刚刚见他就这么一路过去,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就没断过。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回头率吧,很多男生走路上女孩子的回头率就特别高,但是男孩子看了就会忍不住谑一句,就这?但陈路周很多时候看他的男孩子比女孩子多,尤其在学校这边,常常还有自来熟的上去喊句路草就跟他攀谈起来,反正他也来者不拒。

    朱仰起从小为这还吃了不少醋,觉得他朋友太多。一二三四五六中的人哪哪都有人认识,但后来就发现,无论后来认识多少人,他身边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这是陈路周给他的友谊安全感,所以朱仰起一边拍着球,一边不以为意地对姜成说:“没有吧,你跟他认识这么多年,应该早就习惯了啊,他从小就这么招蜂引蝶——”

    “我不是说这个, ”姜成斩钉截铁地打断,“他最近有点过分爱打扮了吧,我看他以前出门从衣柜里都是捞着哪件穿哪件,刚刚出来打球的时候,我随便给他捞了一件,他居然跟我说,前天穿过了。而且,我这几天给他发信息,七点半发的,他十点半才回。打球打一半又跑了。我记得他以前参加奥赛集训,每天忙得跟陀螺一样,也没见他这么闭关锁国过,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他是不是有女孩了?”

    朱仰起噗嗤笑出声,觉得姜成想太多,拍着球说:“陈大校草什么人啊,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谈恋爱,就算谈恋爱也不会瞒着我们俩啊,应该在忙别的事情吧,我听他妈说,好像想让他提前一个月过去,估计在忙签证的事情吧。”

    徐栀这厢正在查录取信息的结果,用得还是陈路周那台搜过“为什么不硬了”的电脑,所以她点开浏览器的时候,鼠标下意识在搜索框里停顿了一下,想看看他这几天的浏览记录。但陈路周这人吧,同一个坑绝对不会摔倒两次,他把历史记录都清除得干干净净,丝毫没有蛛丝马迹可寻。

    陈路周显然也察觉到她的不怀好意,整个人荡荡然地窝在椅子上利物浦那边给的资料,见她还惋惜地叹了口气,气定神闲地给了一个建议:“你要不干脆打开我的电脑历史浏览记录,看看我平时都在搜什么,如果这么好奇的话。“

    徐栀瞬间两眼冒光,“可以吗?路草。”“可以啊。”他笑得还挺客气。

    但徐栀一打开,就发觉自己上套了。他早就把浏览记录删得一干二净,里面什么都没有,比乞丐的碗还干净,只有一条未卜先知、明晃晃的搜索记录——徐栀同学请你一定要保持这旺盛的求知欲,诺贝尔文学奖马上被你研究明白了。

    徐栀故作镇定地关掉界面,忍不住骂了句:“……陈路周,你就是狗。”

    陈路周靠在椅子上,笑得不行,慢悠悠地翻着手上的资料,说:“那要不,给你家狗赏根骨头?”

    “可以,等会去门口,我请你吃大骨头,陈狗狗。”徐栀笑眯眯地咬牙说。

    陈路周翻完资料,随手扔桌上,冷飕飕地瞥她一眼,夹枪带棒地说:“昨天我约你你不来,你约我我就得乖乖在家等着你是吧,真拿我当狗了吧你?”

    没想他这么耿耿于怀,徐栀解释说:“老曲找我帮忙呢,说让我给下届的高三生演讲,我昨天在家写稿子呢。”

    陈路周懒得跟她计较,她就是凭着一己私欲想把他占为己有而已,下巴一点电脑那边,“查完了吗?”

    徐栀叹了口气,突然没来由的怂了吧唧。陈路周心领神会,得,还得我来。于是捞过桌上的电脑,微微侧了个角度,正好挡住她的视线。等他一声不吭地输入徐栀的准考证、身份证信息之后,徐栀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人的记忆力是不是有点神,只说过一遍就记住了。

    等陈路周查完,他合上电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徐栀莫名有点紧张,他却突然说:“我想卖个关子。”

    徐栀就知道这人不会这么便宜自己,于是打算去自己去掀电脑,被他不动声色挡开,还压得死死的,碰都不肯让她碰。

    徐栀倒也气定神闲,坐在椅子上,只静静又漫不经心地看着他。

    “一点儿都不急?”“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

    搞心态,陈路周发现自己搞不过徐栀,本来想问她,你为什么要让谈胥考a大,后来又觉得他们两个如果浪费时间在这种问题上,实在是没意义。就好像,他和谷妍的事情,她也从来都不问,连蔡莹莹都问朱仰起谷妍的事情,徐栀从头到尾没跟他提过一句,于是他看了她半晌,淡淡说:“买票吧,六百八。”

    “建筑系。”他补了句。

    徐栀叹了口气,表示,北京的冬天真的很干,她会流鼻血。

    “走吧,请你吃骨头去,”陈路周在她脑门上不轻不重地掸了一记,“我换件衣服。”

    看他准备去厕所,徐栀又疏疏落落地叹了口气,心说,见外了不是。亲都亲过了,你还在躲,有什么好躲的,看看怎么了?南方已经没有能让人流鼻血的冬天了,能让人流鼻血的帅哥也不多了,这个还这么抠抠搜搜的。

    “哎,陈路周,明天去游泳吧。”徐栀懒洋洋的靠着椅子,随手翻了翻他桌上的书,不怀好意地建议说。

    “你想得美。”厕所门关着,声音从里面冷淡地传出来,一秒看破她的真实目的。

    女人总是善变,陈路周换完衣服出来,徐栀又不想出去了,两人又窝在沙发上随便找了部电影看,电影看到一半,徐栀受电影剧情的启发,猝不及防地丢出来一个问题——

    “陈路周,你觉得什么样的四十岁,才算成功?”

    陈路周一只手挂在沙发背上,正好把人圈在自己怀里,懒洋洋地低头睨她一眼,没个正形地说:“老婆不出轨吧。”

    徐栀: “……”

    余光稍稍瞥到他似笑非笑扬着的嘴角,徐栀就知道,他在逗她,他心里应该有其他答案吧,应该不止于此,那双藏得住心事,扛得住狂风暴雨的眼睛里,有太多少年未尽的意气,他绝对不止于此。

    为什么不想告诉她呢,因为跟她无关吧,无论风光多无两,未来他沸腾的人海里,都不会有她的声音。

    徐栀是这么想。

    那阵子两人很少出门,大多时候都是窝在家里看电影,徐栀发散性思维很强,结合剧情,冷不丁总能丢出来一个让人会答不上来的问题,加上她求知欲特别旺盛,有时候陈路周还在想答案,想怎么回答逻辑更缜密,但她问得问题大多很无厘头,所以很多时候一时半会儿没答上来,她就没太有耐心地有一声没一声地叫他,陈路周陈大校草叫个不停,一直催他。陈路周发现了,她真的很没耐心。

    陈路周脑袋仰在沙发上,就笑得很无奈,也束手无策,一只手懒散地搁在沙发背上,把人圈在怀里,低着头看她,慢悠悠地捋着她柔软顺滑的发顶,低声哄她:“你让我想一会儿不行?”

    她压根不听,做张做势,因为有了有人兜底的底气,“好,陈大诗人江郎才尽了。”

    陈路周笑得不行。每次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也是那会儿才发现徐栀其实特别幼稚,她很多时候的情绪稳定,只是对外界的反应不够敏锐,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难怪别人影响不了她,难怪她成绩笔杆直上。

    他们聊的话题其实很天南海北,从哲学,生物,昆虫学……等等一系列跟世界有关的,只要徐栀能想到的,他们无所不聊,陈路周有时候也很为徐栀天马行空的思维所折服,但从不聊感情和未来,就在这种岌岌可危、或者说昙花一现的情感,其实最浓烈和刻骨铭心,这样的情投意合,这样的心灵契合,哪怕是最青涩的少年,在那样一个风风势势的年纪,也无法做到绝对清醒和理智。

    接吻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儿,生涩的啄吻声时常发生在那个盛夏四下无人的夜里,是淹没在整个庆宜市孜孜不倦的蝉鸣声下不为人知的秘密,以至于后来徐栀听到蝉鸣声,想起的,都是陈路周身上的鼠尾草气息。

    当然,徐栀的求知欲是同样茂盛和发生在任何时候,第三次接吻依然生涩得令人捉急的时候,她伏在陈路周身上压着声音客气地跟他商量说——

    “陈路周,那个,我想看一下——”

    陈路周:???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