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二更·合一(小修)(你等着回去被你爸打吧——...)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路周当时脑子里冒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 如果她再问一遍,自己可能真会答应。但还好,他下一秒,脑子里闪过徐光霁那张刻板古朴的脸, 整个人瞬间醍醐灌顶, 也才想起来, 是有阵子没去徐医生那里报道了。

    “我要知道你是这种路子,我亲都不会让你亲, ”陈路周靠在门上,低头冷淡地睨她说, “得寸进尺这个词在你身上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徐栀立马仰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 眼神挑衅似得看着他, 又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真的吗,忍得住吗?陈路周,我又不是看不出来,你对我有感觉。”

    彼此其实多少都清楚, 两人之间那种令人心动的致命吸引力, 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说实话,他俩在一起, 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感觉了。然而却因为恰好相遇在这个最不稳定、前途都未卜的年纪,他们不知道,这点感觉,能不能、可不可以成为自己为对方堵上未来的筹码。没人敢赌。

    “有感觉你就这么玩我, ”陈路周当时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就烦得不行,心里憋着一股要烧不烧地火, 环在她腰上的手猝不及防地收紧,低头下去,将温热的呼吸贴在她脖子上,徐栀被迫仰着脖子,他头发似乎刚剪过,没之前那么软,硬茬茬地扎在她的脖子上,像夏日草坪上被人修剪过茂盛、生机勃勃的劲草,却很没有威慑力地埋在她颈子里懒懒说,“再闹,我就在你脖子上种草莓了啊,你等着回去被你爸打吧——”

    你看他多会。

    徐栀一点儿没在怕,反而很期待,两眼冒光地看着他,陈路周彻底甘拜下风,于是就……碰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男孩子第一次给人种草莓没轻没重还是女孩子皮肤敏感,徐栀一碰就红,陈路周当时就傻眼了,是真不小心种了个草莓下去。

    “你爸会打你吗?”他伸手在徐栀脖子上轻刮了一下,发现是真的红了。

    “不会,”徐栀搂着他的脖子,笑眯眯地说,“但他会打你。”

    陈路周笑了下,坦荡又无所谓:“没事,我皮厚,你爸不打你就行。”

    一秒记住.42zw.

    然后,说什么都不肯亲了,后来被徐栀软磨硬泡地啄了两口,他半推半就。

    徐栀偷摸抬头瞟他一眼,大概是陈路周长太帅了,其实明明看着也不像什么克己复礼的好人,偏又冷淡干净,自然坦荡,加上就算坐在他腿上接吻,他都克制冷静得只是将青筋爆起的手冷冷清清地搁在一旁,就那股劲儿,总教人心痒。

    徐栀听说容易爆青筋的人,不是静脉曲张就是那方面嗯……或者说,他明明很会,却什么都不做,每次接吻都是她主动,他好像从来没主动亲过她。这要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阳/痿。

    本来徐栀那天打算上网搜一下卡尔图这部电影的细节,结果她发现现在手机监控真是令人发指,她怀疑她和陈路周被录像了,问答论坛居然给她自动推荐了一条内容——「有男生接吻不摸胸吗?」

    她刚想点进去回复一条,有。然后就看到底下一条斩钉截铁的高赞回复——

    匿名用户:「没有。」

    徐栀突然想起,高三的时候,蔡莹莹跟她吐槽说自己有次不小心在小树林里撞见隔壁班花和他们班老实巴交的学习委员吵架,她还想着要不要上去劝两嘴结果吵着吵着两人就抱在一起亲嘴了,学习委员还把手伸进班花的衣服里……蔡莹莹就从此无法直视老实人学习委员了。

    徐栀默默叹了口气,心生感慨,想到他正,没想到这么正,刚想阴阳怪气一句,陈大校草,请问你是怎么可以做到又渣又正的?

    结果,门外骤然传来一阵重重急促地拍门声——

    “陈路周!”

    “开门啊,人渣,混球。”

    “陈路周!你爹来了。”

    两人当时其实还在接吻,徐栀两手勾在他脖子上,听着门外干脆激烈的拍门声,两人同时一顿,气息纠缠难舍难分,一时半会儿哪里分的开,气息热烘烘的。本来陈路周想假装不在家,大约是平日里他装多了,朱仰起笃定他在家,在外头大喊着陈路周我知道你在家,老子都听见你放屁了!

    靠啊。

    是刚刚接吻的时候,徐栀不小心踢到旁边的鞋柜发出的声音。

    于是,徐栀只好从他身上下来,叹了口气,“开门,迎客。”

    陈路周嗯了声,扫了眼她脖子,“我去给你拿个创口贴?”

    徐栀说了声好,于是,陈路周门上直起身,也没急着给朱仰起开门,而是无可奈何地深深看着徐栀,冲门外不冷不淡地喊了一声,“在门口等着,我穿件裤子。”

    朱仰起哦了声。但陈路周忘了,徐栀还在,所以朱仰起一进门,看见他俩穿戴齐整地坐在沙发上,据着沙发两端,相敬如宾地看着电视,中间仿佛隔了一条不可跨越的银河,徐栀还彬彬有礼地冲他打了一声招呼,“你好啊,朱仰起。”

    陈路周倒是一如既往的不客气:“你来干嘛?“

    朱仰起茫然,“不是你让我来看球赛吗?“

    陈路周:“……”

    他忘了,今天确实叫了朱仰起来看球赛。

    徐栀脖子上是刚刚贴上的创可贴,朱仰起一眼就认出那什么玩意,“草莓吧?”

    徐栀整个人都懵了,“你……”

    连陈路周都拿着遥控器,靠在沙发上,一脸震惊地看着朱仰起。

    朱仰起嘿嘿一笑,一脸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娓娓道来:“我们班的女生吧,有时候就会贴这么个东西来上课,但是就咱们那个教导主任,煤气罐你知道的,他抓早恋多有经验啊,说脖子上那点疤就别劳创口贴大驾了,一般这个位置受伤,要么你人这会儿该在医院,要么人都用纱布。谁他妈贴创可贴,后来吧,在他的指导下,我们班的小情侣吧,种草莓从来不种在脖子上了,所以徐栀你能告诉我,是哪个没经验的蠢货居然在女孩子的脖子上种草莓吗?”

    徐栀:“……”

    陈路周:“……”

    画面沉寂了大概两分钟,徐栀站起来要走,陈路周把遥控器随手扔给朱仰起说,我送她回去,你自己看会儿。

    朱仰起当时表现得一派镇定,等开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朱仰起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彩带筒,好像是上次一中有个老师结婚,陈路周被迫拉去给人当伴郎,不小心收回来的,他当时也没看玄关进来的人是谁,藏在客厅的转角里,听见门被人轻轻关上,“嘭——”一声巨响,二话不说拧开彩带筒,紧跟着“噌”一声跟猴子出山似的,猝不及防地从客厅里跳出来,“陈大少爷终于脱单了啊——”

    “……”

    朱仰起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下意识脱口而出:“……咦?妈?啊,不是,连阿姨。”

    **

    月亮安静无暇地挂在天边,仿佛一切都无事发生。

    从陈路周家到徐栀家其实隔得不远,两条街,走路大概二十分钟,刚看时间还早,街上灯火通明,人头熙熙,所以两人刚沿路闲闲散散地一路走过来,看见好玩的店就进去逛一会儿,刚经过一个气味博物馆,徐栀进去埋头就是一顿找,陈路周问她找什么,徐栀仰头看着他说,找一个能盖你身上那个沐浴露味道的气味,然后她找了一款有点大蒜味的刺鼻香水,闻得陈路周直蹙眉,服务员还热情大方地上来不管黑的白的一通介绍:“这款是我们现在店里最热销的淡奶青草味。”

    淡奶青草……但是闻着很刺鼻,好像那种下雨天草根里混着泥土的味道。

    徐栀一听淡奶青草,奶草,好像很适合他,二话不说就买了,陈路周本来以为她自己喷,结果出门就把东西送给他了,还霸道总裁地叮嘱了一句:“以后见我就喷这个香水。”

    陈路周转身拎着袋子要回去:“……那我回去换一瓶,刚才那个海盐味还行。”

    徐栀当然不肯,借口想吃对面的糖果,把人拖走了。

    陈路周自然拗不过她,把人送到单元楼。最后停在门口的梧桐树下,那颗茂密繁盛得像一把巨大的伞,将两人笼罩在疏疏密密的月影缝隙之下,加上陈路周的身影,徐栀好像被双重保护,特别有安全感。

    徐栀给他指了下楼上窗户开得七七八八中,夹杂着一个关得严丝合缝的窗格子,她依依不舍地跟他说,那个有盆栀子花的那个窗户就是我的房间,因为栀子花只能种在铝盆里,就没有那么美观,没到花期的时候,光光秃秃特别难看,隔壁窗户的阿姨老以为我是种大葱种不出来,隔三差五问我盆还要不要,不要她拿回去洗脚了。

    徐栀叹了口气,又说,后来栀子花开了,但是因为我们家楼层太高了,我好些同学之前来我家找我的时候,看不太清楚我门口种的是什么花,就跟其他人说,窗户门口放着一个铝盆,铝盆上插了几只袜子的就是我家。

    陈路周笑得不行,气定神闲地指了指上面,“那袜子上那颗圆圆的脑袋是你爸吧。”

    徐栀乍一眼看过去,还真是老徐那张晦暗不明的脸,她回头急匆匆地说了句:“不跟你扯了,我先上去了。”

    陈路周嗯了声,准备等她上去就走,结果徐栀站在单元楼的里面又悄悄冲他招手,他无奈地插兜走过去,徐栀扯着他走进昏暗的楼梯间,陈路周一手拎着那袋香水,一手懒懒散散地抄在兜里,被她拽着,拖到楼梯口下面。

    这会儿两人嘴里都嚼着刚才买的糖,已经快化了,陈路周靠着楼梯的墙,嘴里含着最后一点残渣,还在嚼,慢悠悠地嚼,低头有心没想、撩吊地看着她,明知故问:“干嘛?”

    徐栀好奇地说:“你嘴里是什么糖?”

    “车厘子。”

    “骗人。”

    陈路周无语地靠在墙上,睨了她老半晌,才笑出声,别开眼说:“想接吻直接说,反正我说什么,你都要亲自确定一下。”

    “……”

    徐栀刚要说话,结果就看到老徐神出鬼没地站在后面,她吓得直接从陈路周边上弹开,“老爸——”

    陈路周下意识回头,果然看见徐光霁那张熟悉的脸,但是这次没穿白大褂,所以这张脸显得更普通平凡,站在那么昏暗的楼道口他险些认不出来。

    论陈路周社交平日里有多牛逼,但此刻他也莫名其妙的卡壳儿了,不知道该叫什么好,叫徐医生怕被徐栀知道他私下挂过他爸的科室,叫叔叔好像显得他在隐藏什么,徐光霁看了眼徐栀,“我说看了你老半天还不上来,躲在这里聊什么,什么东西要亲自确定一下?”

    还好只听了半截,徐栀松了口气,“没什么,今天请他给我拍照,照片还要再确认一下。”

    徐光霁将信将疑地看着徐栀说:“那你先上去,我跟他单独讲两句。”

    徐栀哦了声,看了眼陈路周就往上走了,大概是太紧张,也没问老爸和陈路周有什么好聊的,等想起来不对劲的时候,她又蹑手蹑脚地折回去,鬼鬼祟祟地趴在二楼的楼梯口听了两句,前面估计还扯了一堆,但徐栀只是听到他爸语重心长地叮嘱他——

    “……你这个月都没来复查了啊,你们年轻人就是不重视,畸形率这个问题说严重也严重,我以前有个病人也是跟你一样,年轻的时候不太重视,现在要结婚了才过来检查,折腾个半死,我不是吓唬你,你该复查还是要回来复查,别以为年轻就没事了,这几天多用手,隔个三五天,回来复查,别再拖了,听我的。”

    陈路周:“……”

    徐光霁本来是逗他,但是自从上次那个病人回来之后,各种穿刺检查做得鬼哭狼嚎整个科室都能听见之后,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他不免还是有些为陈路周这个帅小伙担心,所以刚刚在楼上瞧见这人疑似那小子,二话不说就冲下来提醒他回去复查。

    等他回去的时候,徐栀泡着一杯咖啡,慢悠悠地晃到他跟前,小声地问了句,“爸,陈路周是有什么毛病吗?”

    徐光霁刚换好拖鞋,扶着墙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说:“女孩子就不要关心了,你饿吗?去把菜热热,爸爸边吃边跟你聊一聊。”

    这段时间家里发生太多事,因为被骗的事情,徐光霁一边上班一边时不时要去警察局看诈骗案的进度,加上正好又是梅雨季,外婆回乡下清理房屋去了,于是家里只有他们俩,但是徐栀这段时间都在忙着打工赚钱,所以在录取通知书发放之后,父女俩其实也一直没找着机会好好谈一谈。

    徐栀把菜热好,徐光霁拍拍桌子,示意她坐下,俨然是一副要跟她促膝长谈的架势。他其实不反对女儿谈恋爱,加上这段时间跟老蔡对陈路周的一点打听,多少觉得这小子各方面都还行。

    所以他并没有想过要怎么在这个问题上去为难女儿,在教育这方面,他和老蔡一直信奉一条,堵不如疏。更何况又是他们这种热血贲张的年纪,青春期的那点情意怎么可能光凭他们几句话就能给扼杀的,但既然有些问题已经发生了。

    咱们就正视它,引导它到正确的路子上去,这个年纪的孩子,最不能一棍子打死,也不能一棍子不打。

    徐栀看老徐从冰箱里拿出那瓶喝了小半年的五粮液,就瞬间意识到今晚是一场硬仗,果然,老徐一边倒酒一边问:“你最近晚上出去都是去找陈路周,对吧?”

    徐栀说:“没有啊,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在外面当家教。”

    徐光霁很敏锐,眼镜底下的那俩窟窿眼儿闪着一丝丝寒光:“不对吧,我记得你在春山那边当家教啊,怎么每天晚上都是从夷丰小路那边回来,两个方向啊。”

    “在那边跟朋友吃饭,您不是晚上都在食堂吃?家里也没人做,我就去市中心那边吃了。”徐栀这么说。

    徐光霁哦了声,小口嘬着五粮液,咂了咂舌,说:“好,这段时间是爸爸忽略你了,那咱们从明天开始,晚饭回家吃,家教工作结束就回来,晚上就不要出门了。”

    客厅灯亮着,两只狐狸互相算计着,但姜还是老的辣,小狐狸叹了口气,看来坦白从宽,老底坐穿,“……要不,您重新再问一遍。”

    徐光霁本来是打算跟她聊聊未来,聊聊两个人的人生理想,毕竟她和陈路周成绩都不差,好好努力,未来在中国一定能闯出一片天地,所以哪怕上了大学也不能松懈,经济基础才能决定上层建筑。

    最主要还是有一点,徐光霁是有点私心的,陈路周是本地人,以后直接回本地结婚,女儿还在身边,不然像单位那个谁,鳏夫不说,女儿又嫁到国外,十几年也不见回来一趟,逢年过节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才可怜。

    徐光霁美滋滋地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所以最近晚上出去都是跟陈路周在一起?”

    “是,我俩谈恋爱了,但是马上会分手,他马上要出国的。”徐栀只能这么说,总不能他俩玩玩吧,那老徐能昏过去。

    徐光霁平日里舍不得喝一滴的酒都洒了,二话不说冲进厨房又背了一把刀出来,“那个渣男家是不是在夷丰巷?!“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