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毕业·狂想曲(下)(你不是想看吗?...)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cr:少阴阳怪气的, 进不进来?我衣服都脱掉了,你不是想看吗?

    徐栀: ……你说人类的好奇心要是能换钱的话,我现在该是多富有啊。

    最后还是朱仰起进去把陈路周给拖出来,他头发应该已经吹过了, 干瘪瘪的垂在脑袋上, 很飘, 但是却格外柔软,徐栀觉得他头发长得很快, 之前在门口接吻的时候,那时候头发还跟野草一样扎人, 这会儿就跟狗狗一样柔软了。

    徐栀明显感觉身边的谷妍, 在看见陈路周走出来的那一刻, 整个人绷紧了。徐栀感觉,谷妍就是想睡他。

    徐栀和陈路周慢悠悠地对视一眼,其实他已经没地方坐了,连茶几上都坐了个大竣, 就中间三人沙发还有个空位, 因为谷妍坐在正中间, 徐栀坐在扶手边,陈路周直接走过去坐在她的扶手旁, 懒洋洋地耷拉着半个身子,看着朱仰起问了句,“玩什么啊。”

    朱仰起其实也不知道要玩什么,抢过大军的话筒说,“狼人杀, 剧本杀?真心话大冒险,随便你们挑啊。“

    “无聊, “陈路周坐在扶手上,往后靠,低头看了眼徐栀给她解释说,“跟他玩什么都没意思,这个人玩游戏挂相。”

    徐栀没怎么玩过,“什么叫挂相?”

    “就输不起,输了发脾气。”他说。

    朱仰起想起来,之前跟他们学霸班玩过几局,气不过,“我靠,那次是你和李科合起伙来搞我好不好,你和李科狼狈为奸,妈的,你焊跳预言家,你俩一唱一和地把全场神都骗过去了,我一个真预言家被票出局,我他妈能不生气?”

    姜成丢了个话筒过来,建议说:“要不,陈路周你唱首歌吧,好久没听你唱歌了,你唱歌气氛准能热火起来。”

    一秒记住.42zw.

    不然一帮人干坐着,平时倒也还好,主要是多了两个姑娘,他们平日里有些玩笑没法开,只能假儿巴经地说些最近的时事新闻和八卦,球赛之类的,听得人乏味。

    陈路周唱歌他们是听过的,但他唱得少,朱仰起是怀疑这人就秀一手,然后再也不肯唱了,也就唱过那么一两回,还是同一首歌,弄得大家都心痒痒,每次都想听他唱歌,但其实他可能就会那么一首。

    朱仰起立马就把那首歌给调出来了,陈路周拿着话筒慢悠悠地看了徐栀一眼,眼神似乎在问,要听吗?

    徐栀表示,随你。

    陈路周在徐栀这里,永远装逼只能装一半。

    他俩很少说话,偶尔那么几个眼神也能知道对方的意思,在场所有人除了朱仰起都没去深思他俩的关系,两人这种冷淡的相处模式瞧着也是不太熟的样子。谷妍倒是旁敲侧击问了两句,也都被徐栀打发了。

    音乐前奏出来的时候,屋子里气氛突然就静下来了,朱仰起这个二缺拿着手机背面的闪光灯当荧光棒,拼命挥舞着双手。

    她当时在给老徐回微信。

    徐栀:老爸,今晚能晚点回家吗?

    老徐在被骗八万后,大彻大悟,今天给自己刚买了个新手机,这会儿估计抱着手机在研究输入法,信息回得相当快。

    老爸:晚点是多晚啊?太晚你就睡他家算了,路上多不安全啊。

    徐栀:可以吗?

    老爸:你说可以吗?

    徐栀:……

    老爸:你让陈路周给我打个电话。

    徐栀立马把手机递给陈路周,那会儿,前奏刚进完,陈路周一边精准无误地进节奏,一边从她手里接过手机看了眼内容轻点头表示等会儿打,嘴里轻声哼唱着——

    “每个人都缺乏什么,我们才会瞬间就不快乐,单纯很难,包袱很多——”

    是林宥嘉的《想自由》,第一句歌声流淌出来,现场氛围组就立马热烈起来,简直跟开演唱会似的,所有人敲锣打鼓地,好像听见巨星唱歌,简直捧场得不行。

    徐栀觉得他声音更低沉磁性一些,大概是没想这么好听,所以徐栀有点意外,确实很好听,朱仰起几个跟疯了似的,仿佛被丘比特爱神之箭穿透了心脏,他们几个捂着砰砰跳的小心脏,纷纷心潮澎湃、七仰八叉地仰面倒地。

    “卧槽,我死了——“

    “我又被这个狗东西的歌声打动了,这首歌我听一百遍都不会腻。”

    徐栀仰头去看他,陈路周正拿着她的手机,另只手握着话筒,也顺势低头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神好像动物园里的猛兽,拔掉了所有的獠牙,可眼神仍旧锋利。只有她见过,他最温顺的时刻。

    “只有你,懂得我,就像被困住的野兽,在摩天大楼,渴求自由……”

    听到这,所有人都不由被他带入状态,朱仰起他们也收起浮夸的喝彩模式,静静摇头晃脑地听他唱。

    其实嗓音跟他说话的声音也很像,只是更低沉一些,是那种干净清冽的磁性。每个字就好像一条圆润滑腻的小鱼儿,从她耳边滑进来,缓缓地撞击着她的心脏。

    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他低头深深地看她一眼,mv画面里各色的光折在他那双干净眼睛里,好像仿佛见证了海市蜃楼里的霓虹,灿烂也孤独。

    “我不舍得,为将来的难测,就放弃这一刻,或许只有你,懂得我,所以你没逃脱,一边在泪流,一边紧抱我,小声地说,多么爱我……”

    他唱完,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气氛反而更低迷,所有人都静静看着电视机屏幕,默默地喝着酒,等回过神,大约气氛上头,也没发现有两个人消失了。

    “我以前挺讨厌上学的,现在突然觉得上学也挺好的。我真的好讨厌散啊,陈路周去省外那三年,都没人提醒我周一要穿校服,也没人告诉我,冯觐打牌其实是用左手,炸弹都在最左边。”

    “操,还没走就还是想他了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觉得,我们的故事好像就停在这里了。以后要再见面很难了吧。”

    那晚,有那么一群少年,好像在无尽的蝉鸣声中,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去理解青春,去理解人生,一次又一次被自己的答案否定。

    “大军,你想过你以后做什么吗?”

    “我就希望我的画在我活着的时候,能卖到一百万一张。“

    “那我就希望到时候我能随随便便买一百万一张的画!实现买画自由!”

    那晚,他们在外面肆无忌惮、热情高亢地聊梦想,聊前程,聊信仰,聊他们风光的未来。

    卧室里,仅一墙之隔,有人在接吻,激烈而缠绵的拥吻,房间里很暗,只亮了一站黄色的地灯,照着两人的脚,女生的脚没穿袜子,干干净净的脚趾承受不住似的,紧紧抓着地板,好像一下下承受着巨浪,从她身体里袭来。

    徐栀也忘了,那天他们亲了多久,一整晚,他们好像都在接吻,直到对方都喘不上气,呼吸被搅干,胸腔里气息告急,心跳却怎也平复不下来,细细密密的啄吻声在四下无人的夜里,似乎没怎么断过。

    可那年的蝉鸣声,似乎就在那天戛然而止。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