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重逢·食堂(外语系的小系花都直接上去...)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国庆得知朱仰起也没回去, 徐栀约他出来吃了一顿饭,就在她学校附近,朱仰起瘦了很多,刚一见面, 徐栀都没认出来, 她叹了口气, 本来想着在他身上找找暑假的感觉。

    结果朱仰起好死不死减肥了,整个人坐在对面看着熟悉又陌生, 还做作地将袖子捋到肩膀上,露出贲张紧实的肌肉线条, 一个劲儿地炫耀自己的肱二头肌, 浑然不觉对面的徐栀完全不在状态, “怎么样,看着是不是挺有劲?不是我跟你吹啊,很多健身一年都到不了我这个状态,哥只花了两个月, 完成了这个全新的蜕变。”

    徐栀面不改色地坐在对面看着他:“……你能变回去吗?”

    朱仰起一时无语凝噎, 看她神不守舍, 便慢慢回过神来,终于收起他的肱二头肌, 故作轻松地夹了块寿司怼嘴里,问,“是不是想他了?”

    徐栀没说话,心不在焉地侧头看着街上人潮拥挤,车来车往。

    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小开衫, 衬得皮肤细腻而白皙,里头也是一件纯黑色吊带, 露出平坦白嫩的胸骨,胸骨以下朱仰起不敢看,胸骨以上是精致的锁骨,网上说可以养鱼的锁骨就是这种吧,徐栀确实漂亮,每见一次,朱仰起都要在心里感叹一次。

    朱仰起放下筷子,嘬了口酒,跟老大爷似的嘶声抽着气,辣得上头,面目狰狞地说:“昨天我接到你电话,就知道你多少有点想他了,不然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

    徐栀当时心里却想,陈路周喝多辣的酒都不会面目狰狞成这样,有一次他俩在高三出租屋那边喝酒的时候,徐栀从家里偷了一口老徐喝的土烧酒带过去骗他喝了一口,整个一口下去,陈路周眼睛都辣红了,也就无语地仰头拧着眉头,然后就直接把她搂过去,用胳膊圈着她的脖子,将她整个脑袋摁在怀里,毫不手软地使劲儿掐她脸,咬牙切齿地说:“玩我是吧。”

    徐栀当时笑得喘不上气,但他力气太大,躲不过,只能被他摁在怀里任由他掐,脸都被掐变形了,像个面团一样任由他搓扁揉圆,她只能嘟囔着嘴说:“陈、路、周,脸掐大了你负责吗!”

    他笑的不行,下手更重,有点打击报复的意思,低声说:“负什么责,你亲我那么多次你负责吗?”

    ……

    一秒记住.42zw.

    他的意气风发别人确实学不来,哪怕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朱仰起。

    朱仰起把杯子放下,整张脸都辣红了,感慨了一句:“其实来北京这么久,我也不太敢主动联系你,主要是怕你看到我就想起他,我也怕看到你总是会想起他。”

    也确实,开学这么久,他俩几乎没联系过,也就入学第一天晚上,因为当时他刚换了本地的号码,朱仰起往她微信上发了一条新号码的信息,问了句入学还顺利不顺利,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有问题随时找他之类的,顺便让她把新号码发过去。

    但徐栀其实到现在都还没办本地的新号码,因为八月底那个电话,让徐栀一直都很不安,她怕陈路周又半夜给她打电话,所以一直就没换号码。

    两人坐在a大对面的日料馆里,看着满大街川流不息的人潮,正值放假高峰期,不断有学生提着行李箱从校门口鱼贯而出,夕阳的余晖将整座校园笼罩在金光之下,那画面,其实有点恍如隔世,明明才几个月前的事情,可再回想起来,就变得很久远。

    徐栀试图在朱仰起身上找暑假的熟悉感,她坐在残存的夕阳里,将朱仰起从头慢悠悠、细细地打量到脚,那种好像要将他细嚼慢咽的眼神瞧得朱仰起后背直起一片鸡皮疙瘩,“你别这么看我,哥们遭不住,我会以为你对我有意思的,不过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帅很多。”

    徐栀悠悠喝了口酒说,“还行。”

    朱仰起多少知道点自己跟某人难比,“不说我兄弟,就说你们学校那江余,怎么样,我比他帅不?”

    徐栀当时正看着窗外,漫不经心地欣赏着夕阳晚景,听见这话,下意识回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江余?”

    朱仰起神秘兮兮地一笑,“我在你们学校有眼线呗。”

    “陈路周让你盯我的?”徐栀盯着他问。

    日料店里本身人就不多,加上马上放假,这会儿只有他们这一桌客人,服务员将冒着袅袅白烟的刺身端上来,气氛有片刻沉默,朱仰起只能搓了搓大腿掩饰尴尬,然后将刺身盘子往中间推了推,等服务员下去之后才开口对她说,“就你那天找他来商量志愿的那个晚上吧,他交代我的,也不是盯你吧,是怕你让人欺负了,所以让我多看着点,这不是正巧,我有个同学在你们a大的美院,前阵子就随口跟他聊了两句,才知道追你的人那么多,那个哲学系的系草是叫江余吧?怎么样,长的有我那兄弟帅吗?”

    徐栀静静看着朱仰起不说话,夕阳折在她眼睛里,更衬锋利,身上莫名有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他什么意思?”

    朱仰起以为徐栀介意被人在背后打听这些事,但是毕竟他跟陈路周也很久没联系了,这些事儿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于是叹了口气,立马替他兄弟解释说:“你别误会,陈路周真没别的意思,他就是担心你被欺负,毕竟你长这么漂亮,所以才让我帮忙看着,而且他当时也说了,男朋友都随便你交。”

    徐栀:“……”

    “徐栀,你这样老在别人身上找他的影子不行,”朱仰起居然真心诚意地建议说,“要不,你谈个恋爱试试。”

    徐栀:“……”

    之后,国庆七天过得很快,徐栀放假前接到一条短信通知,是节前的社团招新,这学期社团活动有附加学分,徐栀当时就随便报了个摄影社,没多久就通知她节后开会,她大致算了算,自己周一要开多少会,宣传部例会,社团例会,加上中午十二点还有个班委会议。对,她还是团支书。就很莫名,第一天晚上新生见面,每个人自我介绍,然后大家一轮游之后,辅导员突然就开始选班委了,她们班男女生挺平均,唱票的时候,票数很分散,她以十来票的微弱优势当选团支书。

    徐栀属于那种干也行,不干也行,因为从小就是班委也当习惯了,因为出众的外形加上情绪稳定的性格,老师就特别爱使唤她。

    国庆最后一天,她在宣传部把马上要开展的篮球赛几个宣传片剪完,就把钥匙还给杜戚蓝,下午去移动营业厅把本地卡办了,回到寝室的时候,还没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一阵沸反盈天的喧闹声,堪比五百只鸭子的现场,她简直不敢相信,许巩祝和刘意丝两个人能发出这种声音,也不敢相信,寝室一扫之前压抑沉闷氛围,此刻如同一锅沸腾的开水咋咋唬唬。

    “我操他妈我真的看见了,就在二食堂,跟人吃饭呢,“许巩祝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激动,还在情不自禁地跺脚,跺得门后本来就短一只脚的饮水机凳子咯噔咯噔直晃荡,“他对面那个男的我认识,就是上次在小卖部我和徐栀买水的时候碰到那个理科状元,就徐栀他们省的,那帅哥真的贼帅,我刚打完饭,准备找位子坐呢,他跟那状元一边说话,一边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我当时直接脚下一软。”

    刘意丝笑起来,“他看上你了啊,不然干嘛看你。”

    许巩祝是不可能被人灌这种迷魂汤的,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尽管声音激动得发颤,但是还是保存着一丝理智:“那不可能,当时食堂好多女生,都在偷偷打量他,外语系的小系花都直接上去要微信了。”

    刘意丝还是不太信,本来想问还能比校草帅嘛?不过来了这么个把月,至今也不知道学校里校草是谁,出名点的也就江余哲学系几个帅哥。但是大家都不分伯仲,要说特别帅,也就那样,没有特别牛逼的领头羊出现,大家谁也不服气谁。因为学校名气大,每次提起本校校草谁谁谁,论坛底下或者微博底下都有人会真情实感地一通互相拉踩,所以校草这个头衔一直空置着,毕竟是学霸院校,颜值这方面过得去,光芒就比一般人难掩了。

    许巩祝正在翻手机微信,说:“我不管,反正等会儿杜学姐回来吧,我就要跟她说,谁说我们这届男生拿不出手的,这个真的秒杀。”

    “确定是我们学校的吗,不会是来找人的吧?”刘意丝问。

    “不是,是人文科学实验班那边的,明天咱们班王教授的课不就是跟他们班一起上的吗?到时候课上你看着,绝对轰动。”

    徐栀刚推门进去,两人声音便戛然而止,齐刷刷地转头看她,眼底是意犹未尽的兴会淋漓,满目红光地已经不计前嫌,徐栀不忍打断这种氛围,不管那帅哥到底帅不帅,能让她俩化干戈为玉帛,成功破冰,就这点来说,那这人就很牛逼。

    徐栀一边翻着抽屉找她的校园卡,一边模样诚恳地对她们俩没心没肺地劝了句,“哎,别在意我,我就回来拿个饭卡,你俩继续聊,聊挺好的。”

    许巩祝看她拿着校园卡出去,没头没脑地问了句,“徐栀,你要去食堂吗?”

    “嗯,吃完去开会,你们学习部晚上没会吗?”

    “不开,你们宣传部最近事情多吧,”许巩祝看着徐栀走出去的身影,突然吼了句,“去二食堂!二食堂有帅哥!”

    徐栀本来就打算去二食堂,倒不是因为二食堂有帅哥,而是她突然想吃猪脚饭,只有二食堂的三楼有猪脚饭。

    这个城市这会儿已经入秋,通往食堂的鹅卵石小路上稀稀拉拉地飘落几片金黄色的落叶,秋意还不算很浓,球场就在食堂隔壁,隐隐约约总能听见男生在旁边砰砰砰的拍着篮球,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喝彩声。

    徐栀路上一直在想,她卡里的钱到底够不够吃一份猪脚饭的,因为放假这几天食堂都没开,她依稀记得放假前里头还有二十几块钱,一份猪脚饭二十八,但是她记不得卡里究竟是二十几,所以她在纠结干脆先去食堂底下充卡吧。

    等她充完卡,坐在食堂看着猪脚饭,突然又不想吃了,要不是没有性生活,她都要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怀孕了,激素分泌不太正常,情绪这么反复。

    食堂宽阔,偌大,尽管人很多,但也还是显得空荡荡,交流声仿佛隔着千里万里,隔两桌就挺不太真切,所以耳边几乎都是餐盘碰撞的噼里啪啦地声响。

    徐栀埋头有一口没一口吃猪脚饭的时候,正巧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茫然地抬头望过去,是宣传部的一个副部长学姐,隔着老远喊她名字,问她吃完没有,吃完了一起过去开会。

    徐栀刚要说话呢,两人的视线里突然有个高大的身影从她俩之间穿过去,将人挡住了,徐栀当时还侧了一下脸,想把人撇过去,去找学姐的身影,说,我马上,你等下。可大脑反应到下一秒,她整个人就愣住了。

    她说不出当时是什么感觉,她觉得太久远了,就好像见过海市蜃楼里的宏景,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她总觉得是自己最近想他太多次,所以出现了那么一个幻影,她几乎都不敢抬头去看,她知道多半只是有点像而已,说实话,她偶尔在路上也会看见几个像他的,但都没有这个真实感这么强。

    这种真实感实实在在地撞击着她的心脏,她当时甚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血液在脉络里横冲直撞,整个人是实实在在地呆住了。

    看到陈路周那张脸的瞬间,她其实还是觉得有不太真实,她总以为只是一个长得跟他很像的帅哥而已,难怪许巩祝和刘意丝直接变成了五百只鸭子叽叽喳喳个不停,但凡跟他有点沾边的都丑不到哪儿去,然而,当徐栀注意到他旁边的李科之后,才恍然回神,这是真的陈路周。

    是她的陈大诗人。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