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头衔·挺多(你不觉得她很酷吗?...)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去上次在楼梯里的匆匆一面, 其实正儿八经算起来,两人也有三个月没见。

    这样的时间其实不足以去改变一个人,但或多或少两人瞧彼此的眼神里透着一丝生疏和试探。陈路周要说变化很大,也没有, 但要说一点都没变, 也不是。

    他眼风依旧正, 那眼皮和亲过好几回的嘴角也依旧很单薄,徐栀那时候就奇怪, 陈路周嘴唇明明那么薄,为什么亲起来却很软。不过眉眼轮廓照样英俊清晰, 只是身上的疏冷感比从前更重, 看起来却比从前更沉稳坚定一些, 好像一只没有舵手的孤舟在海面漂泊数日后终于悄无声息地靠岸了。

    但不笑的时候,那股不好糊弄的冷淡劲立马就又出来了。

    食堂人很多,来来往往。但因为占地面积太大,所以夹杂的各种声响在空旷的餐厅里显得很细碎, 耳边充斥着都是乒乒乓乓扔餐盘的声音, 徐栀凝视他很久, 陈路周也静静看着她,那眼神依旧锐利, 只是比从前更具侵占性。

    他想了很多开场白,每句话都在嘴边生涩地滚过好几圈,他当时嘴里还嚼着一颗糖,混混地含着,就那么坐在人声嘈杂、四周目光交错的食堂里, 看着对面那个人,最后还是忍下胸腔里的那股令人头皮发麻的酸涩劲, 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怎么来的,来的过程到底经历了多少,都没必要让她知道了。

    陈路周下巴点了点她面前的猪脚饭,笑着问:“猪脚饭好吃吗?”

    一如帮她填志愿那晚,陈路周不肯给她看,小里小气地拿了条毯子盖在腿上,徐栀故意挑衅地说,猪脚饭好吃吗?意思是,我眼睛这么尖,真要看的话,那天下午我就看了。

    重逢拿这句话甩她,多少有点勾她回忆的意思。

    但徐栀一直没说话,就那么坐在那儿,一个劲地死死盯着他,李科当时就觉得,也就陈路周能那么坦然自若地接受着对面的严刑拷打,徐栀眼神里那股尖锐直白的狠劲,他都看得心肝发颤,忍不住开始回想自己以前到底干了什么缺德事……

    六岁砸人家玻璃窗,十岁跟人去偷瓜,被大爷追着打,十六岁好像狠狠伤了一个女孩子的心……

    首发

    但好在陈路周坦荡,六岁没砸过人家玻璃窗,十岁没偷过瓜,十六岁也没有伤过女孩子的心,女孩子正儿八经也就招惹了那么一个,现在坐在他面前,好像也快哭了。

    “不认识我了?”他低声。

    徐栀平静地回了句,“你跟陈路周什么关系?”

    陈路周想了想,看着她说:“他弟弟吧,陈三周?”

    餐厅偌大空荡,徐栀却觉得空气不畅,饭没吃两口,直接撂下筷子,准备走了,对陈路周淡声说:“行,那咱俩以后保持距离,毕竟你哥人现在应该在利物浦。”

    也是那个晚上,徐栀说我也不一定去北京啊,万一a大没录取我,我可能会去上海,反正到时候也不告诉你在哪,你也别告诉我你出国去哪。

    之后两人都刻意不提这个事儿,所以从她嘴里说出来利物浦感觉很微妙,陈路周以为她真的不会问他去哪里留学,所以还是没忍住问了朱仰起是吗?

    “徐栀,我——”

    话音未落,旁边突然插入一道清亮的男声,带着熟悉地催促,“徐栀,吃完了吗?马上开会了。”

    徐栀没有再看陈路周,端着盘子直接站起来了,那男生个子很高,看不太清脸,站在餐盘清理处等她。

    李科看了眼陈路周,把手上的咖啡喝完了才跟他说,“你是不知道,开学头一个学校有多热闹,有个学长有阵子风雨无阻每天八点在寝室楼下给她送早餐,你猜徐栀跟人说什么?”

    “说什么?”陈路周看着两人下楼的背影,慢悠悠地把嘴里的糖咬碎了。

    “她说,学长,你这个点送,我已经吃过了,学长就好奇问了句,你几点吃早饭?她说,四点。学长回来就跟室友说了,这姑娘不厚道,但凡说个六点都不会觉得被人拒绝得这么彻底,谁大学还四点起啊。”

    难怪追不到,这就放弃了。

    陈路周笑了下,转头看着李科说,“她真的四点起。”

    他俩打耳洞那天,在雨棚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两人还讨论过高三的作息。徐栀说自己十一点睡四点起坚持了一年多。她说得云淡风轻,只有经历过高考的人才知道这有多难。

    李科一愣,“真的啊?你怎么知道?”

    二食堂三楼人越来越多,餐盘乒乒乓乓的声音没停过,陈路周心里一阵阵发紧,他以为自己是堵得慌,后来才知道是心疼,低着头将刚办下来的校园卡膜给撕掉,露出崭新的那面,看着上面那张青涩的照片,因为没赶上开学,照片用的还是他高一时的入学照,那时候眉眼都还有点没长开,像被剥了皮的葱根,又白又稚嫩。

    陈路周叹了口气,懒洋洋说:“你以为黑马那么好当啊,当黑马很累的,睿军是普高啊,这么多年上过几个名牌大学?211都没几个吧?那学校这么多年也就出过她一个,没点定力真不一定能考到这里,李科,你大概不知道,我有多佩服她,咱俩的成绩是市一中卷出来的,是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里,所有人都能预料到的结果,可她不一样,她的出现给了很多人一个希望。你不觉得很酷吗?比咱俩酷多了。”

    李科闻言一怔,确实,在星空下唱歌的人只是锦上添花,在烂泥里摸爬滚打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星星,徐栀很难得,他也不由地反思起来,“这么说,我最近是有些懈怠了,昨晚两点就睡了,八点才起来去上课。”

    陈路周再次叹气,“那我更惨,我还旷了一个月的课。”说完,他把手机和校园卡放回兜里,然后,状似无意地,随口问了句,“追她的人很多么?”

    “反正不少,刚入学那阵新鲜感作祟比较多吧,我好几回路上碰见她都被人堵着要微信号,现在消停多了,可能大家都知道她不好追,连江余都没追到,基本上也没什么人上去自讨苦吃了。”

    陈路周挑了下眉,嘴里的糖已经化了,很腻,问:“就刚那男的?”

    李科点点头。

    两人站起来打算回宿舍,陈路周连脸都没看清,冷不丁说:“还行,挺帅的。”

    李科:“得了吧你,酸了吧唧的。”

    陈路周笑笑,两人下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把双手懒散地揣进兜里,一级级台阶慢吞吞地往楼下走,他人高就已经鹤立鸡群,加上那副随意自在的劲儿,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几乎就没断过。

    他向来视若无睹,对这些或好奇或害羞的眼神忽视得一贯游刃有余,自顾自跟李科大大方方聊着徐栀,一点儿不担心别人知道他有喜欢的女孩儿。

    陈路周说:“真没,要是能遇上个正经的,她要想挑一挑,我也没意见,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说了你大概不太信,我第一次自卑,就是帮她查分那天,我说佩服她是真的,把我丢到睿军,我都不一定能考出她这个成绩。”

    又佩服,又心疼。

    李科也笑了下,“那也是,如果没有你这么卷,我也考不出来这个成绩。不过,那个江余吧,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的,好像是本地人,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你一来我就帮你打听了一下,徐栀现在在他部门里,听说他们系里还有个师姐正好跟徐栀是室友,徐栀去宣传部的事情就是那师姐撺掇的,总归是比你近水楼台。”

    **

    下周就是各系篮球赛,是宣传部最近重点的工作,徐栀正坐在部门临时租借的会议室里,抱着电脑一筹莫展地看她明天要交的结构作业,这几天想陈路周想的,要不是刚刚许巩祝跟她借ppt,她都完全忘了还有这个作业。

    过了一会儿,江余进来把球赛的招商表递给她,拖了张椅子坐她对面,下巴搁在椅背上,说:“我联系了两家企业,都有意向,我想明天中午过去聊下具体细节,你带电脑记录下对方要求?”

    徐栀把电脑合上,接过他手上的招商表,看了眼说跟他确认时间:“明天中午?”

    江余嗯了声,他不知道为什么,徐栀这个人,属于第一眼很寡淡,清心寡欲,但看久了,越看越觉得她带劲,尤其她怼人的时候,之前中秋晚会跟一个企业对接的时候,因为学校的原因,大部分企业负责人跟他们对接的时候都挺客气的,那次遇到一个奇葩企业,临时要求更换方案不说,方案怎么改都不满意,说白了就是他们企业自身没什么实力,没有宣传重点,但是又眼高手低,这瞧不上那瞧不上。还张口闭口就是你们贵校的学生就是金贵,我们跟别学校的学生都是这么合作的,怎么到了你们就得给特权啊。

    徐栀当时就悠悠丢出来一句,“不是我们要特权,是你们企业没特点,不然这事儿也没这么难办。”对方脸都气绿了,但偏就她一针见血。

    江余趴在凳子背上,又不依不饶地回了句,“没时间?”

    “明天中午团支书开会。”

    江余想了想,“晚上呢?部门例会结束之后?”

    “社团还有个会议,明天开完会估计得十点了,寝室都熄灯了。”

    “一天都满了?大忙人啊你,”江余遗憾地说,“那要想约你吃个饭都没时间了?”

    徐栀冷淡地嗯了声,眼皮都没抬,把招商表还给他,睫毛轻轻、柔软地垂着,右眼底有颗清淡的泪痣,衬得整个人冷清禁欲。寝室的人还建议江余拿钱砸砸看,江余把人爆揍了一顿,徐栀那种一看对钱就不感兴趣啊。

    江余拿回招商表,失落地用手掸了下,吹了口气,“那我带朝朝去了。”

    朝朝在一旁正跟人聊食堂的帅哥聊得痛快淋漓,闻言回头白了江余一眼,“你可别带我,我去了你就拿我当助理使唤,买包烟都让我去。”

    江余:“我就带你。”

    朝朝哭天抢地誓死不从,呜呜泱泱地求着徐栀救她,徐栀摸摸她的脑袋,真的爱莫能助,说:“我明天中午真得开会,团支书例会,而且,明天我们系满课。”

    周一基本上所有系都满课,所以周一的早晨算是学校里最忙碌、生机勃勃的一天。尤其是国庆假期回来之后,天气逐渐转冷,打鸡血的学霸们也特别多,纷纷争做寒风里第一支傲梅。

    那阵刚入秋,天亮还算早,四点三十分左右,天边就已经泛起鱼肚白了,窗外灰蒙蒙的,女生寝室楼对面就是一片小树林,铺陈着鹅卵石的林荫小道散落着一地碎黄色落叶,偶尔有人踩过,发出细碎的声响。

    等徐栀洗漱完,把剩下的结构作业赶完,下楼准备去吃早餐的时候,就在寝室楼外看见那寒风里的第一支傲梅。

    陈路周穿着灰色卫衣,下/身是一条印着侧条纹的运动裤,衣服裤子上的logo都还是他喜欢的那个小众牌子,他的衣服几乎都是这个牌子,徐栀后来去网上搜过这个牌子的模特图,她搜完之后连点开大图的欲望都没有,因为模特都是外国人,搭配也很一言难尽,什么毛衣配短裤,衬衫配皮裤之类的,价格还不便宜。徐栀很莫名问他怎么会喜欢这个牌子,陈路周当时还挺不好意思说是他妈台里一个模特朋友推荐的,因为他个子高,比例有点太好,就很难买到特别合身的,裤脚不是太短就是太大,这个牌子听说都是男模特常买的。

    那会儿已经六点,食堂一般这个点才开门,她其实一般也是这个点才下楼。

    陈路周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徐栀感觉他背后的天都亮了点,晨曦温柔在他发间隐隐散着光,他两手揣在裤兜里,低头居高临下地看她,就那么无欲无求地看了老半晌,才说了一句,“一起吃个早饭?”

    陈路周设想了很多说话的场景,没想到又回到这个嘈杂闹哄的食堂,不过这个点食堂没什么人,比昨晚冷清一点,但耳边时不时还是会传来乒乒乓乓的扔餐盘声音。

    徐栀打完早饭过来,转身要去拿勺子,陈路周就把勺子放她碗里,徐栀愣了一下,转身又要去拿筷子,陈路周径直把筷子放在她边上,下一秒,一碟醋放在她面前,下巴点了下她餐盘里的灌汤包。

    徐栀只能坐下。

    “几点过来的?”

    陈路周自己只拿了一瓶牛奶和一颗鸡蛋,敲了两下,漫不经心剥着说,“四点。”

    徐栀:“……你不会先发微信?”

    陈路周瞥她一眼说:“我给你发,你回了吗?”

    昨晚是发了一条,今天其实算是例外,因为昨晚徐栀开夜车在赶结构图的作业,只睡了三四个小时,那条没营养的微信她就没回,因为他只问了句,在?

    “我知道你今天很忙,我就说两句话,不会耽误你的。”陈路周低着头剥着鸡蛋说。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很忙。”

    陈路周眼皮懒懒地垂着,将鸡蛋放她碗里,“就挺巧,你们宿舍那个刘意丝的男朋友,是我舍友,我跟他拿了你们系的课表,团支书会议,部门例会社团例会,是吧?头衔还挺多,当官当上瘾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