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男朋友·陈路周(刚给我表白了。...)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篮球场上没几个人, 但旁边围着一圈人,三三两两,目光时不时在他俩身上探,旁边还有几个男生在起哄, 吹着口哨, 陈路周过去要球的时候, 看着身后的徐栀忍不住窜着劲儿调侃了一句,“路草牛啊。”

    陈路周没搭理他们, 从他手上捞过球: “我陪徐栀玩会儿,你们这会儿要训练吗?”

    “你们玩你们玩, ”对方立马拱手让球, 觉悟很高地垫了一句, “没事,咱比赛可以输,女朋友先追到手再说,玩儿, 陪她玩儿!”

    ……

    两人一上场, 徐栀便看见球场边沿就走了几个女生, 她看了眼正在找手感的陈路周,“哎, 你们班啦啦队队长走了。”

    陈路周哦了声,目不斜视地看着篮框,人沿三分线站着,随手扔了个,一条圆润的抛物线, 啪,球进了, 场下气氛组男生在起哄,吹口哨,海豹式鼓掌,整个球场瞬间热闹起来。

    徐栀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几个开始往外搬水的女生,又说: “你们班啦啦队队长,现场脱粉,还搬走了物资。”

    陈路周刚捡回来球,往地上拍了两下,这才回头往球场外看了眼,笑得不行,“神经病,那是我们院的学姐,隔壁还有大二的比赛,你那个江部长也在打,物资是他们的。”

    徐栀哦了声。两人面对面站在罚分线站着,陈路周说完,伸手把球给她,徐栀刚要去接,他胳膊往回拉了下,冷淡地垂睨着眼看她:“想赢还是想输?”

    徐栀逗他说:“当然想赢了,我刚刚酒店都定好了。”

    陈路周一动不动地低头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那我让你四个球,你十个,我六个。”

    一秒记住.42zw.

    徐栀:“我建议你干脆,认输。”

    “那不行啊,”陈路周挺有原则地拿着球在地上拍了下,然后随手又朝着篮框扔了个,圆润的抛物线从她头顶刮过,哐当一声稳稳当当地砸进篮筐里,又进了,徐栀压力倍增,只听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低声说:“你多少也得努力一把啊,不然想睡我这么容易?”

    他素来坦诚、心贯白日,可这会儿幽深的眼神里好像夹杂一些别的让人脸红心跳的情绪,瞧她的时候好像危机四伏的丛林里隐藏在树丛最凶狠的那只猛兽,直白、带着冲动。

    她的心跳没来由猛地快了些,她不知道陈路周到底是不是说认真,从刚才到现在,其实她一直以为陈路周在开玩笑,这会儿却越发觉得他可能来真的, “你认真的?”

    陈路周站在原地,看着她不太自在地微微别开眼,视线落在别处,冷淡地:“嗯。”

    不然他能怎么办,刚在球场本来都不想跟她说话,可看她一个人站在那,他又不忍心。

    其实来北京之前,他俩见过一面,谈胥说话很直接,问他是不是跟徐栀谈恋爱了,陈路周没回答,只反问了句跟你有关系么?谈胥说是没什么关系,你俩只认识一个月,她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陈路周,你其实压根也不了解她,她是个很自私的人,也会嫉妒别人学的比她好。

    她还挺轴的,之前学校门口有家打印店坑了她五块钱,她有阵子把微信名字改成“xx打印店是黑店”用了很长时间。而且她道德观很淡,路上看见个老太太摔倒了,她肯定不会扶,因为她怕别人讹她,她习惯性明哲保身。她唯一解决问题的方式和途径就是暴力,你如果去过我们学校就知道,我们学校布告栏里到现在都还是她的a大喜报和处分单贴在一起。还有,她以前除了蔡莹莹还有个好朋友,后来那个女生进了戒毒所,她身边都不是什么好人。

    哦,她妈死后,她爸抑郁症很长时间,还自杀过一次,她说她爸是个很温柔的人。她那阵子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出门的时候都要把所有的刀具收好,上课有时候走神,忘了自己有没有收刀具,还得翘课跑回去看,还有,其实她一直都抽烟,高三抽得很凶,你不知道吧。

    陈路周,我以前在一中待过一段时间,都说你脾气好,家教好,成绩又好,不说完美无缺,但是像你这么干净优秀的人应该挺少的。她的生活是你没见过的混乱,你的出现对她来说,是降维打击。或者说,她是一个很容易走歪路的人,但她能考上a大是我在一步步拉她,高中两年都是我跟她朝夕相处,她的错题本是我订正的,她的学习习惯是我手把手教的。

    陈路周当时听完,意外但又觉得不是很意外,谈胥口中的徐栀对他来说很陌生,但又觉得,徐栀好像确实是这样。但他感觉,谈胥是她的精神导师,而自己除了跟她接接吻,也没什么实质上的交流了,就觉得自己真他妈是个便宜货。

    话音刚落,球场外有人小声地叫了一声徐栀的名字,两人齐齐转过头去,许巩祝带着谈胥站在场边上,谈胥穿着白衬衫,戴着一副眼镜,面色一如既往的苍白,但镜片底下那双眼睛坚定地盯着徐栀。陈路周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低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地上拍着球,徐栀刚要走下去,就看见陈路周把球高举过头顶,手一推,一边把球扔出去,一边轻描淡写地丢出一句——

    “如果你现在下去找他,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没耐心陪你耗下去了。咱俩就到这。”

    徐栀这会儿才知道陈路周今天这一天都在别扭什么,“你昨天是不是看见了?”

    他冷着脸没说话,有点扫兴地把球扔地上,没兴致了,人往场下走去,弯腰从地上拎了瓶水拧开喝了口,旁边的人不知道他俩发生了什么,还以为中场休息,立马过来问陈路周要不要喝奶茶,班长说给他们几个上场的一人点一杯。

    陈路周仰头喝着水,本来想说不要,想了想,还是回头跟人要了一杯,万一徐栀想喝,你他妈真的便宜货,在吵架还想着她要不要喝奶茶。

    这种威胁性的话语其实对徐栀没什么用,徐栀直白冷静地看着他说:“你真这么想是吗?陈路周,我以为你跟我一样。”

    球场边上其实人还是蛮多,他俩站在篮架旁,大约是瞧他俩气氛不太对劲,所以没什么人在他们附近逗留,后面垫子上坐着一群男生,好奇的目光会偶尔打量,但也没人敢往他们附近去靠,旁边经过的人也是刻意绕开。

    陈路周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靠着蓝框架,冷笑了一下,“得了吧,我自愧不如,甘拜下风。别人追我,你就差在旁边摇旗呐喊了,你要真在意我会这样吗,昨天晚上谈胥来找你,你陪他吃宵夜我理解,但你多少跟我说一声吧?你拿我当什么,真拿我当炮友了是吧?”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他,而且我以前也跟你解释过很多次,我不喜欢他以后也不可能会喜欢他。陈路周你是不是傻。”

    “但他喜欢你。徐栀,就你觉得我傻,在我这,我从来都是拿你当女朋友对待,不然你以为你真能随随便便亲我,如果是谷妍来找我,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我不会瞒着你去见她。既然你觉得无所谓,那咱俩不如就算了。”

    说完,陈路周从篮架上起身,经过篮下正好截了别人刚投进的球,冷冷淡淡地运了两下,就再也没回头看过她一眼。

    *

    徐栀让许巩祝送走谈胥之后,自己回寝室坐了一下午,结构图令人平静的横线看着也不怎么平静,徐栀喝了半桶子的饮水机的水,也没冷静下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情绪了,自从她妈去世后,家里一团乱,林秋蝶去世前,手下的工程出了点纰漏,一大堆工人发不出工资,林秋蝶是工程负责人,私下里跟他们关系还不错,见她出了事,一个个都找上门来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讨钱。老徐社恐应付不过来,老太太只会拿着擀面杖打人,因为见识过那些人到底有多难缠,平日里人好好的时候都客客气气,笑脸相迎,人一走,什么尖酸刻薄的话就捡什么说,还有人抱着半月大的孩子就在他们家门口安营扎寨,死乞白赖地怎么赶也不肯走,非要到钱不可。

    那时候她就已经知道,生气是世界上最没用的情绪,生完气,该给的钱还是要给,该写的卷子一张都不会少。

    徐栀找了部电影看,球场离寝室很近,偶尔还能听见那边传来此起彼伏的喝彩声,朱仰起给她打电话的时候,电影进度条正快到结尾了,她偏头看了眼窗外,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摘下耳机,拿起桌上的手机。

    朱仰起在电话那头火急火燎地,急得上火说:“靠,终于打通了,陈路周到底在哪啊,我他妈在酒店等了他一天。”

    徐栀把电脑画面暂停,“在打球,不过现在应该结束了,他手机没带。”

    “那估计还没回去,我打他电话死活都是关机,你现在忙吗?不忙出来咱俩先吃个饭,我临时有点事,估计等会儿要回去。”

    *

    朱仰起在酒店睡了一天,饿得前胸贴肚皮,一坐下大刀阔斧点了几个菜就赶紧让老板上菜。

    “你不等陈路周吗?”徐栀一边翻着酒水菜单一边问了句。

    朱仰起咕咚咕咚灌下一杯水说:“鬼知道他几点结束啊,男生打球很麻烦的,他估计打完球直接跟室友去吃饭了,吃完饭回去估计还得洗个澡洗个头,再吹个头发,怎么着也还得个把小时啊。你俩在学校难道不经常约着吃饭吗?”

    “正儿八经的约还挺少,最近他在补课。”

    “那今天周末,他等会总会联系你的。”

    徐栀叹了口气,“不会。”

    朱仰起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家伙醋劲还没过去呢?不至于吧,他昨晚跟我聊到三四点,五点多又爬起来,说要回去陪你吃早饭去了,我以为他自己想通了呢。”

    徐栀这才抬头直视他:“早上?”

    朱仰起点点头,他叹了口气,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拿捏着语气对徐栀,说多了,怕陈路周打他,不说又替他憋屈,最后想了想,他其实也不是会深思熟虑的人,但涉及到陈路周的事情他总是考虑得比别人多一点。

    “徐栀,这话我就跟你说一嘴,你回头也别跟他提了,因为我也从来没跟他说过我自己的这些想法。”

    “嗯。”

    “他其实一直以来就没什么安全感,因为各种原因,加上自身条件优越,接近他的人总没有那么纯粹吧,长得帅,家里有钱。所以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各方面都强迫自己去做到最好,掩盖最肤浅的东西。因为他自己没什么安全感,所以他总是给足了身边的人安全感,亲情、爱情、友情都是。他当儿子没得挑,我们虽然老开玩笑说他半个妈宝男,但是他跟我们确实不一样,他没有撒娇的资本,小学的时候,他考班级第一,他妈觉得班第一又什么稀奇的,他小升初就考了全市第一。”

    “家里让他转学他就转学,让他出国他就出国,他总是在不断地去适应新环境,我转过一次学我才知道要适应新环境有多难,但他也从来没跟我们抱怨过,他是一个很能自己消化负能量的人,当朋友更没话讲,我从来不担心他认识新的朋友会让我很紧张。你俩暧昧这么久,他让你紧张过吗?”

    “他虽然这几个月跟消失了似的,但是我知道他每一步都在朝着你。”

    “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他父母离婚了,他唯一的家没了,他曾经跟我说过,这是他唯一的家。你大概不清楚,他在那样一个家庭里,要走出这一步很难的。”

    朱仰起大约是觉得不够尽兴,吃完饭又要去唱歌,他住的酒店楼下就有个ktv,他要了个小包厢,在超市选果品的时候,朱仰起接到陈路周的短信,看了眼,把手机丢回篮子里,对徐栀说:“陈路周等会过来,他刚打完球赛,这会儿在洗澡了。”

    “这会儿才打完?”徐栀正在挑酒,随口问了句。

    “说是脚扭了下,刚去医务室了。”

    陈路周推开包厢门的时候,徐栀下意识看了眼他的脚,也没一瘸一拐啊,半信半疑地看了眼朱仰起,朱仰起正撕心裂肺地扯着嗓子唱阿信的死了都要爱,但小眼神那叫一个洞若观火,小声地在她耳边说:“紧张我兄弟了?我又没说他脚崴了,是他室友。”

    “无聊。”徐栀白他一眼。

    陈路周走进去,没跟徐栀说话,直接在朱仰起旁边坐下,朱仰起被夹在中间,一脸沉醉地冲着话筒鬼哭狼嚎,一曲歌毕,把话筒递给陈路周,“来,唱一首。”

    陈路周抱着胳膊靠在沙发上,大约是刚打完球真的累,看上去有些疲倦,眼神不太耐烦地扫了眼话筒,“算了,刚打球嗓子都喊哑了。”嗓音确实有点沙哑,说完还咳了声,清了清嗓子。

    “赢了?”

    “嗯。”

    “有这么废嗓子么?”

    他懒洋洋地叹了口气,“还是打得少,没什么默契,我打手势他们看不懂,只能叫名字啊,拉拉队喊得又大声,我扯着嗓子都喊不过她们。不过对方队伍里有个挺厉害的,被他盖了两次帽,我后半场有点打蒙了,回防也没跟上。”

    “赢了就行,你要求别那么高。”

    “那不行,我有强迫症,我下次得盖回来。”

    “得了吧,你的强迫症都是强迫别人。”

    陈路周勾了下嘴角,两人没再聊了,包厢静下来,朱仰起又只好拿起话筒自己一个人唱,旁边两尊神像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视机画面。

    **

    包厢里灯光昏暗,桌上有些赠送的水果和瓜子,整个房间光影幻动,mv画面的光在三人脸上莫名令人惴惴不安地跃动着。

    朱仰起的歌声着实撕心裂肺,他内心大概有个摇滚魂,一腔烟嗓,那种金属质感的嗓音,好像胸腔里卡着一口陈年老痰,跟陈路周是两种风格,陈路周的声音很干净,偶尔的沙哑莫名让人觉得性感。

    两人不说话,朱仰起夹在中间是在被这个气氛夹得坐立难安,感觉自己像被两个便衣警察挟持了,动也不敢动,生怕他俩随时掏枪。别人谈个恋爱折磨自己,拽哥拽姐谈个恋爱他妈净折磨别人。

    朱仰起只好充当起传话筒,这是这个传话筒有点费脑子。

    徐栀说:“你问问他,吃东西没有,没吃这边能点餐。”

    朱仰起立马把话递过去,“徐栀问你,她的心肝小宝贝是不是还没吃东西?”

    那人靠在沙发上,大剌剌地敞着腿,眼睛盯着电视,闻言默默地瞥他一眼:“心肝小宝贝是你自己加的吧?”

    朱仰起无辜地摇摇头:“绝对不是,我没有这种经验的。”

    信你有鬼,陈路周懒懒地:“不吃。”

    结果就听他转头对徐栀说:“他说让你喂他吃。”

    陈路周目不斜视地看着屏幕,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毫不犹豫抬脚踹了朱仰起一脚: “……我他妈听得见。”

    徐栀到底还是看他一眼,出去点餐了。要了一碗炒饭和一个馄饨。等她回来,朱仰起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沙发上就他一个人,高高大大的身形在那靠着,身上就一件宽松的黑色卫衣,还是他常穿的牌子,样子款式大同小异,只不过logo的标换了个位置,袖子上有个很没威慑力的小老虎刺绣,整个人清爽干净,手上拿着话筒。

    包厢里就他两人,气氛更凝固,搅都搅不动。徐栀看他低头拿着手机点了首歌,随口问了句:“朱仰起呢?”

    他眼皮也没抬,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话筒在挠耳后发,声音冷淡,“厕所。”

    话音刚落,音乐前奏缓缓流淌,徐栀安静靠着沙发,想听听他唱什么,他还会唱什么,听前奏好像还挺欢快。这歌进的很快,没几秒他声音就从话筒里传出来,低沉干净的嗓音突然就撞进她的耳朵里,听得她莫名心头一热。

    “月亮眨眨眼睛,我把你放在手心,那几个字说出去又怕你假装听不清……”

    徐栀瞥他一眼,但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在唱歌而已。

    “叮叮咚咚,怎么今晚突然好安静,就等着你,呼吸决定……”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个歌词,再看他现在这副怎么哄也哄不好的冷淡表情,徐栀莫名心跳加快,心头像是拱着一头乱窜的小鹿。

    “飘飘洒洒的小雨轻轻落在屋顶,夏夜蝉鸣的节奏竟然也如此熟悉,滴滴答答怎么今晚我又梦见你……”

    ……

    朱仰起回来的时候,陈路周已经唱完了,他接了个电话把门推开跟他俩匆匆说了句,“陈路周,我先回去了,我美术室的老师没带钥匙,我得赶回去。”

    于是包厢里又只剩他们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陈路周坐在那点了一堆歌,也不唱,就听包厢里的音乐来来回回切换,没一首歌是听完的,听一半他没耐心听,就又换下一首,人靠着沙发,大腿无所事事的敞着,手上漫不经心地转着手机,转一会儿,停下来把歌切了,又甩过手机开始优哉游哉地转,简直瞧着跟个泼皮赖子没什么区别。

    而且每次都是徐栀听到副歌部分,或婉转或激情或亢奋或悲哀的情绪刚从心头涌出来,流畅悠扬的旋律还在脑海盘旋的时候,他猝不及防给切了,放得歌单还都是。

    《负心汉》

    《花蝴蝶》

    《bad girl》

    《吻得太逼真》

    《一场游戏一场梦》

    《受了点伤》

    《开始懂了》

    《我会好好的》

    《你怎么舍得不要我》

    《狗东西》

    但徐栀一句话不说,就静静看他在那绵里藏针地耍横。

    最后她淡淡开口:“朱仰起楼上的房间没退,我去结账的时候,老板说这个点退也是收全款了,我就没让他退。”

    陈路周瞥她一眼,总觉得她在暗示什么,就他妈这么想睡他。陈路周说:“留着干嘛,谁睡?”

    徐栀今天化了淡妆,嘴唇的颜色比往日更深一点,衬得皮肤白腻,一双眼睛直白干净,身上一件米白色薄毛衫,勾勒着脖颈细腻,翘着二郎腿,脚上的靴尖轻轻点着地,不动声色的回了句:“你不睡我睡。”

    *

    两人进电梯的时候,电梯里还有一对小情侣,男生正在逗女生说以后看到流星不要随便许愿,我刚看见有人说那是宇航员的大小便,女生惊讶地啊了声,贴在电梯璧上笑得前和后仰,我读书少,你别哄我。男生不知道趴在女生耳边说了句什么,女生脸红红地捶了他一下,你好烦呐,娇嗔又甜蜜。这样面红耳热的场景,在大学城其实随处可见,学生之间的爱意好像总归是大胆奔放一点。

    陈路周没摁g楼,徐栀看他一眼,若无其事问了句:“你不是回寝室么?”

    陈路周单手抄在兜里,都没看她,身后那对情侣举止越发亲密,他俩倒是也不怕让人看,陈路周是懒得看,仰头看着电梯上头红色的跳动的数字,一副四大皆空的样子,滚了滚喉结犟着脖子说:“送你到门口,就回寝室。”

    徐栀平时跟别人坐电梯也没觉得挤,可他也瘦,就是高,肩背宽阔,就觉得这电梯逼仄,他一人好像占了大半个电梯间,呼吸也不顺畅,心跳声砰砰砰鼓着。

    “球场说的话是认真的对吗?”

    “嗯。”

    他冷起来真的很冷,也难怪,毕竟长这么大,估计也踩碎了不少女孩子的心。

    “好,知道了。”

    徐栀关上房门,在沙发上坐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然后才想起来自己什么东西都没带,卸妆的,洗脸的,叹了口气,拿上手机准备下楼去买支洗面奶,门一打开,左侧视线的余光里有一片黑影,下意识看过去,墙上靠着一个人。

    陈路周大约是没想到,她会突然开门,所以撇过来的眼神有点点没来及收情绪,眼神里茫然又压抑,就好像在思索中被人打断一样,还有些愕然,但很快,他就冷淡下来,抱着胳膊侧过来,用肩顶着墙侧,低头看她,“我渴了,有水吗?”

    徐栀转身进去给他拿水的时候,听见身后门猝然一关,以为是地锁没锁牢给拉回去了,酒店的门都是自动关上的,她以为又把陈路周关在外面了,下意识转过头去瞧的时候,眼前罩下一个黑影,人已经被热火朝天地贴到门口的穿衣镜上,她身上穿着薄毛衫,有漏孔的那种,所以,乍然感觉后背一阵冰凉,胸前却是一片火热。

    一片是冰川,一片是柴火,她血液好像在体内开始乱窜,头皮酥麻一阵,脚趾和神经都卷着,她忍不住挣扎了一下,但这人真的玩过火了,单手扣着她的双手将她反剪在身后,低着头在亲她的脖子,徐栀被迫只能仰着头,耳边温热酥麻的触感,以及他有一下没一下轻重啄咬,她仰头看着天花板,浑然觉得天地都在转。

    屋内还没来得及开灯,静谧无声,除了两人粗重的呼吸声,以及那令人心猿意马的啄咬她脖子的声音。

    “陈路周,你也想的是吗?你还装?”徐栀浑噩间仰着脖子说。

    “不想,”他声音难得沙哑,带着一丝平日里少见的性感,闷在她颈子里,呼吸急促却也有刚涉及情/事的青涩,好像新手司机鸣笛那样的短促,“但我刚才在门口想了二十分钟,今天就这么回去我不甘心,我给你两个选择,徐栀,要么今晚咱俩睡了,以后在学校就当陌生人,要么,你让陈路周当你男朋友。”

    **

    大约是半小时后。

    朱仰起还在出租车上匆匆往美术室赶回去,沿路交通堵塞,夜晚在车尾灯和霓虹灯的交辉映照下,显得格外寂寞,尤其是他这种北漂学子,朱仰起形单影只地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车窗外华灯初上的繁华世界,那种在他乡举目无亲的无助感顿生,莫名陷入了一种令人惆怅的孤独感。

    还好,他还有两个同乡朋友。

    偏巧,手机在车上响了下,他一看是陈路周,果然是兄弟,有心灵感应,这种慰藉的电话打得就特别及时。

    朱仰起接起来,“喂。”

    那边是熟悉的声音:“哎,救命,我喘不上气了。”

    朱仰起一愣,“怎么了,是毛衣穿太紧了吗?”

    “不是,是我女朋友抱太紧了,”那边声音欠得很,“刚给我表白了。”

    朱仰起:“狗东西!!!!!!!!!!”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