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爱都·爱了(陈路周,我爱你。...)

时间:2021-11-15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外面是那年北京的初雪, 从屋里望出去,一窗子蓬蓬松松的雪白色小绒毛,纷纷扬扬地翻滚而下。

    有人耳热眼花地在看雪,有人在屋内静静相依。

    “生日快乐, 陈路周。”徐栀从背后抱着他, 脸贴在他后背上轻声说。

    卡片上的手指不断收紧, 生生将卡片压出了一道折痕,声音仿佛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你做了多久?”

    其实很早, 暑假那个时候就开始做了,徐栀本来要赔他一个镜头, 后来发现镜头实在太贵, 她买不起, 就想着做个东西送给他。傅叔当时给了她一个建议,他那边装修完山庄仓库里还剩下一些材料,徐栀就拿了这些材料,打了个样, 但发现要做成一个完整的模型工程量实在太大, 就被她搁置了一阵, 直到开学上了课,她才开始慢慢磨这个设计图。本来以为赶不上生日了。

    徐栀没回答, “喜欢吗?”

    陈路周转过来,人靠着桌沿,低头看她,卡片还拿在手上,两手捧着她的脸, 卡片贴着她的脸侧,眼睛带着一丝绵长的执着和温柔:“多久?”

    徐栀没说。

    “你不说我去问你室友了。”他说。

    徐栀这才叹了口气, 手抱在他腰上,脸贴着他宽阔的胸膛,听他心跳热烈,只好说:“一个多月,昨晚在这熬了个通宵。”

    许久都没回应,徐栀不自觉仰头看他,却见他眼廓线条深深凹着,眼角是湿的,发觉场面有些不可收拾,忙说:“别哭啊。其实还挺简单的。”

    一秒记住.42zw.cc

    陈路周人靠着,仰头定了下情绪,喉结按耐不住地滚了好几下,可还是没忍住胸腔里那股翻腾、难以压制的热意,心是绞着的。

    他深吸了口气,捧着她的脸,低头在她脑门上狠狠、极尽温柔地亲了下——

    “你是傻子吗?”

    徐栀眼睛也亮,仰头看他:“你是不是总觉得我只想跟你接吻上床?可我在很认真地跟你谈恋爱啊。”

    想了想,她又说:“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我遇到你之后其实变了很多,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以前是什么样子,我以前抽烟的,跟你认识之后,我一次都没抽过,因为我觉得你可能不喜欢,所以不知不觉就戒掉了。还有一些你可能这辈子永远都不会接触到的朋友,其实人都不错,只是没那么幸运。那次录完节目之后,我发现你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拽拽的,但很好说话,身边的圈子都很干净,除了朱仰起这个稍微看起来有点不太正常,朋友都是一些天之骄子?这么形容对吧?毕竟你们一中人都这么形容自己。我亲你那次,你躲了,我本来就想跟你这样断了也挺好——”

    “断什么断,这辈子都别想了你。”人被他揉进怀里,声音闷在她头顶说。

    “别装了,你明明也这么想过,我都知道好吧。”

    “我那是被你钓急了,我本来都打算当你炮友了。”

    “不是说那次,我说之前,在暑假的时候,你跟朱仰起说过好几次好吧,‘我对她也就是征服欲而已’,朱仰起都跟蔡莹莹说了。”徐栀从他怀里出来,说得口干,她转身去倒水,一转身,后面一堵墙形影不离地堵着她,走哪跟哪。

    徐栀端着水杯,无奈地推了他胸口一下,笑了,“你干嘛,陈路周,挡着我看雪了。”

    他拿过她的水杯,放在一旁,将她抵在桌沿上,只是站着,膝盖紧紧贴着膝盖,两手揣在兜里,眼神诚恳地说,“那时候真没想太多,怕自己跟你纠缠不清,让你伤心,你说你想得多,我想得也多,朱仰起还跟你说什么了?”

    下面很热。徐栀觉得不太对劲,口干舌燥,看着窗外,想了想说,“没了吧。”忍不住往边上撤了撤,“你别贴着我。”

    “躲什么啊,”他捞过来,故意又往她身上贴了贴,徐栀被他抵地浑身发紧,后脊背一阵阵发麻,耳热眼花,外面的雪似乎都能直接被她瞧化了,却听他低声说,“你说我对你冷淡,我一碰你就有反应懂了吗?我又不是性冷淡,我是怕,有些东西真没那么保险,偶尔做一次两次就算了,太频繁总归不太好,万一有了怎么办?带了套怀孕的我不是没见过,朱仰起就是这样生下来的。我不想你受些不明不白的苦。”

    徐栀愣了下,没想到他想得真的很多,笑说:“那朱仰起还挺坚强的。”

    “嗯,从小就坚强,我们以前都叫他朱坚强。”

    徐栀扑哧笑出声,抬眼看他,身下的热意越来越烫,几乎要烧到心里,不太自在,“那你别贴我这么近啊,不太舒服……”

    “哪里不舒服?”陈路周难得轻佻地笑了下,明知故问。

    徐栀笑得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别闹啊,大姨妈在。”

    “……”

    屋里瞬间安静下来,所以是真给他过生日来了,没有别的心思。

    所以他在干什么,两个人的身体此刻还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尤其是某个地方,太明显了。

    “咳……”

    “咳,咳……”

    徐栀笑岔气,给他拽回来:“陈路周,别装了,我知道你有反应,唔……”

    嘴被人吮住,毫不客气、报复似地长驱直入,舌根被人搅得发烫,徐栀也激烈、迫切地回应着吻他,等磨够了,陈路周低头往下亲,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热息拱着,心跳砰砰,两人耳朵都红得不像话,像乳白色雪地里最孤傲的梅,是显眼、孤注一掷的红。

    飞雪在路灯下横冲直撞,染白了整座北京城,灯火葳蕤,少年两颗热烈的心坦率又真挚。

    “不管你以前什么样,我爱都爱了,不会再看别人了。”他突然说。两人当时坐在沙发上,徐栀坐在他腿上,有一阵没一阵地厮磨着亲了个把小时,衣衫凌乱,徐栀的线衫被人撩到一半,她还没回过神,面热心跳,心如擂鼓,喘着气坚定说:“我也不看。”

    “确定吗你?”陈路周倒是衣着完整,一只胳膊肘搭在沙发背上,一只手去捏她的脸颊肉,还无法无天地甩了甩,嚣张又气,“前几天在食堂看美院帅哥那女的是谁啊?嘴里还吃着我打的饭和奶茶,是你吧,徐栀?”

    徐栀笑得不行,但脸上的劲儿没松,她被掐着脸,只能求饶:“这你真不能怪我,纯属自然反应。你没觉得他身上那外套有点你的风格吗?我对有点像你的男生都没抵抗力。”

    “没抵抗力?”陈路周眉一拧,垫了下脚,狠狠的,不悦的,“你对谁没抵抗力再说一遍?”

    徐栀一抖,从善如流地改口:“对你。”

    “长得像我的来追你,扛得住吗?”

    “扛得住啊,”徐栀说,“我那次主要是看衣服,碰巧那个人长得帅。”

    “编,你接着编。”

    “那我改一下,我尽量以后少看。”徐栀累了。

    “反了你。”

    下一秒就被人猝不及防地翻身摁在沙发上,徐栀躲都来不及躲,被人直接压在身下,男人伏在她身上,腰上被人掐着,徐栀怕痒,笑着躲,几乎要扭成一条蛇,但压根敌不过他的力气,双手都被他直接用单手扣着高高压在头顶,盈盈一双眼,连连求饶,节节败退。

    窗外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雪夜静寂,脚踩上路面,雪籽磨擦着地面,有了轻轻的“咯吱咯吱”声,冬天已来临。

    没一会儿,屋内气氛火热难当,全是她低喘连连地讨饶声和轻笑声。

    “陈路周,我爱你。”半开玩笑,半讨饶似的,眼里也有几分认真。

    “说什么都晚了,今晚得收拾你——”

    ……等他反应过来,调笑声戛然而止,静了好一瞬,昏暗的屋内,就亮着沙发上的小壁灯,泛着黄,像陈旧的日记本,道不尽的情意绵绵,再也没有多余的声响,直到密密的嘬吻声又响起。

    如风似雨,耳边的呼吸越来越重,衣衫摩挲着,耳廓被人若有似无地亲着,有一下没一下的吮。最后,两人纠缠在沙发上。男人埋在她颈间,拿额头抵着,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徐栀一度以为他是不是睡着了,才听见他哑然笑出声,然后嗓音低低地,闷闷地,青涩地发紧:“收不了场了,帮个忙?”

    帮他弄吗?徐栀头皮瞬间麻的,心跳猛地又窜起来。

    “怎么……弄。”

    人被带到浴室,也没开花洒洗澡,单纯这里比较好发挥。陈路周上衣脱了,露出平直宽阔的肩背,他皮肤很白,作息规律,不抽烟不喝酒,又常年打球,身上肩背线条生机勃勃,很流畅,纹理清晰,带着一层清薄的肌肉。腹部像铺着一块块平整圆润的鹅卵石,不是那张贲张的肌理,而是有一种干净匀称。

    瞧得人心口发热。

    两人贴着浴室的墙壁接吻。陈路周一边亲她,一边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背后,尾骨旁边。

    “摸到了吗?”

    “抓到了!”徐栀好像从水里捞鱼一样,猝不及防地一把抓住。

    陈路周没准备,被她抓得整个人一个激灵,“你叉鱼呢!我让你先摸背后!”

    徐栀哪知道这么多规矩,不满地啊了声,“要求真多。”

    结果在背后摸到一圈小小的纹理,她下意识低头一看,是一朵栀子花,“你纹身了?”

    他一手撑着墙,低头看她,“嗯,你那天想纹我名字吧,车厘子这个借口太假了。我纹了,你就别纹了,还挺疼的。”说完笑了下,捏她下巴,“抓鱼吧,轻点。”

    徐栀:“……”

    浴室没了声响,除了一些忽高忽低的呼吸,迷蒙间玻璃门上的泛起一丝雾气,将两人身影不着痕迹地抹去,但依稀还能瞧见,女生的一只手被人十指紧扣地压在墙上,偶尔重一下、轻一下地难舍难分地捏着。

    心脏早已停跳,等舒缓过来,已经回到床上。等陈路周洗完澡出来,徐栀睁着一双眼,迷迷蒙蒙要睡不睡,陈路周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坐在床边上漫不经心地捏她脸,“等我?”

    “嗯,”徐栀昏昏欲睡,“寒假你怎么走,我们系里听说期末考完之后还要出去写生两周,估计要去外省,说是去描白族建筑,估计比你们晚放两周?你要先回庆宜吗?”

    “我寒假……”陈路周把毛巾扔一边,低头看她,“可能不回去,我可能要参加数模竞赛,美赛刚好卡在过年那几天,我们得留在学校,有网络监控。”

    “那我也不回去了。”徐栀说。

    陈路周知道她在开玩笑:“你少来,你爸不抽你。”

    “那你过年一个人了。”

    “有李科陪着,怕什么。”

    “李科是你爹吧,你俩快成连体婴了。”徐栀盖上被子。

    陈路周笑起来,忍不住逗她:“我发现你这人挺有意思啊,正儿八经的醋你不吃,李科的醋你有什么好吃的?”

    徐栀嗯了声,顺他的话茬往下说:“我漂亮还是李科漂亮?”

    “神经病啊你,”陈路周笑得不行,两人杀疯了,开始胡言乱语,“那我跟你爸掉水里,你救谁?”

    徐栀:“……”

    直到,两人最后都绷不住笑出声。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