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到底·谁钓(一晚上你要弄哭我几次?...)

时间:2021-11-15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曹操, 曹操的电话就打来了,两人一时相顾无言地对视一眼,徐栀拿着手机看了眼,对他小声说:“我爸。”

    陈路周默默站起来, 去沙发上坐着, 不知道为什么, 心里多少有点不自在,毕竟刚拉着人女儿干了点混账事。

    徐栀靠在床头, 看他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心不在焉地跟老徐讲电话。

    “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老徐问。

    “嗯, 在赶作业。”闻言, 沙发上那边有人抬眼, 在昏昧暧昧的屋内,眼神耐人寻味地瞥她。脸不红心不跳,说谎不打草稿。

    徐光霁哦了一声,“你最近都没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北京下雪了吗?我看天气预报说, 今天北京可能会下雪。”

    徐栀心头微微一跳, 老徐可能真的想她了,从小到大他俩几乎就没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于是看了眼窗外,鹅毛大雪,几乎淹没了屋檐,一窗子白茫茫一片,“嗯, 下了,明天可以堆雪人了。”

    徐光霁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叮嘱她第一次在北方过冬,多穿几件衣服就挂了。

    徐栀挂掉电话,叹了口气,掀开被子下床,陈路周也心照不宣地把手机一锁丢在一旁,敞开腿,徐栀自然而然地坐进去,双手挂在他的肩上,同他默不作声地先接了一会儿吻,混沌暧昧的声音渐渐响起。两人舌尖难分难舍地抵着彼此,也不带任何挑逗情绪地慢慢吮着,仿佛纯靠接吻消磨时间而已,间或,徐栀睁眼看他,发现他此刻也睁着眼瞧她,干净含情、但也漫不经心。两人大概都觉得好笑,便分开了。

    徐栀:“你看什么呢?”

    他也笑着回:“你看什么呢?”

    首发

    徐栀发现自己在别人的事情上,可能不太敏感,但是在对陈路周的事情就很敏感,刚刚明明他也分心了,接吻还在想事情。

    “你刚刚想什么呢?是在想数模竞赛的事情吗?”徐栀问。

    “没。”

    他现在哪有心思想这个,今晚都没心思了,那点学习上的觉悟已经彻底被人带跑了。

    他双手交叠搭在脑后,敞胸姿态舒适地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静默翩跹飞扬的雪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只是在想,照你这个说谎不眨眼的样子,以后你个狗东西要是找了小三,我多半得被蒙在鼓里。”

    “那怎么可能,我要找了小三——”徐栀笑着说,“我肯定不把你蒙在鼓里,我直接把你埋进土里。”

    陈路周垫了下脚,直接把人顶过来,压在怀里,手伸进她衣服里,狠狠、咬牙切齿地掐她腰,“找死是吧你,还想找谁啊你?美院那男的我要不去帮你打听打听名字?一三五七我陪你,二四六你换换口味,让他陪你,怎么样,我好不好啊?”

    徐栀简直被他抓到死穴了,天知道她多怕痒,最后笑倒在他怀里,乐得不行,“陈路周,你真是个醋精。”

    他也笑,不闹了,静静地看着她。

    两人有小半会儿没说话,静谧的屋内,窗外鹅毛大雪悄无声息地下着,徐栀又听他哼起歌,低低浅浅、冷淡的嗓音多少带了点调侃的意思。

    “无论怎么讲,我都觉得虚伪,陪伴你那么久,你说是受罪,从前到现在,当我是谁,你这花心蝴蝶……”

    徐栀:“……”

    他靠在那笑着看她,转眼又换了首歌,明明看着挺得瑟,嘴里唱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伤心情歌。

    “让我难逃结局的残忍……我不是谁,我不过要一个称谓,我在等谁,我只能给自己安慰,难道要沙漠变成海水,浪花在后退,才能换来你的泪……”

    徐栀:“……”

    “我愿赌,不服输,爱你是我唯一的赌注,怪我太单纯,现实太残酷,拼尽全力找不到归宿……”

    他声音太清澈干净,听起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情种。

    徐栀刚打开手机准备录,他不唱了。

    “别停啊,我要录下来发朋友圈,让各位学姐看看,禁欲系天花板平时都是怎么泡妞的。”

    他乐了,把她手机抽掉扔一边,莫名也爽了,“……窝里横。”

    时间近十二点,两人都没睡着。陈路周穿着裤子懒散地靠在床头,上身就穿了件外套,拉着拉链,里面什么都没穿,徐栀靠在一旁,一边同他说话,一边心不在焉地玩着他胸口的拉链,一不小心扯下来,发现里头赤/裸,漂亮干净的胸肌线隐没在衣服里,劲瘦有力,稍微小点的衬衫他估计都会崩开扣子。徐栀没头没脑地想,手也没停下来,想入非非地继续往下拉。

    陈路周没阻止她,低头看她,任她放流自由,只是嘴上得了便宜还卖乖,吊儿郎当地笑着:“hey,girl,干嘛呢,对男朋友耍流氓啊?”

    徐栀觉得他其实挺懂的,各个方面,刚刚在浴室里,那动作娴熟的,平时显然是没少干。

    徐栀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前一晚没睡,那会儿实在撑不住了,昏蒙地闭着眼喊他:“陈娇娇。”

    “嗯?”

    “我知道就算李科不找你去参加数模竞赛,你过年其实也没打算回去,“她说,“寒假比完赛回来吧,如果庆宜你没地方可去,我们就建一个自己的家。”

    她没有说你来我家。

    这是让陈路周最愣神的一点,无论谁对他说,来我家吧,他都会有一种自己被收容的感觉,被人像个皮球踢来踢去的这种感觉确实不好受。

    也很糟糕。

    所以她说,我们建一个自己的家。

    他俯身下去,在她耳边低声说:“你一晚上想弄哭我几次?”

    徐栀笑了下,“水龙头精。”

    又懒洋洋地补充了一句,“你知道吗?我们设计老师,说我审美有问题,说我喜欢的东西太完美,她说真正艺术作品都是有瑕疵的,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作品,完美的东西就会显得假,很多设计师会在自己的作品里增加一些看起来似乎不能被理解,但是能让人记住的东西。因为她说人都喜欢有缺憾的东西,有缺憾东西能被人记住。比如雪地里的脚印,白狗身上的黑,窨井盖里的玫瑰,甚至是似是而非的爱意。她说我给的东西太直白,作品就是那么个作品,但是不够有嚼劲。你懂吗?”陈路周艺术天分点满的人,当然懂。然后嗯了声,“懂。”“那睡了。”徐栀倒下去,脸贴着枕头说。

    ——意思就是,那些套路我都懂,我是一个充满灵气的设计师,我靠这点感觉吃饭的,但尽管是这样,她还是想给他明确的爱,爱情不需要这种嚼劲,有些东西嚼着嚼着就变味了。

    说完,她又抬起头来,不死心、觉得不可思议地跟陈路周又抱怨了一句,“不过好气,她居然说我身上没有设计作品的灵气。”

    徐栀还没明白过来,她是真不会。她也不是充满灵气的设计师。

    这大概是她身上最萌的一点,她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没有天赋,还自信满满地觉得我是一个充满灵气的设计师,我不是不会,我是不屑。

    反倒是陈路周,她在这找补半天,算是把人彻底看透了。她所谓直白、明确的爱意,单纯只是因为她不会钓。她从来都是个直球选手,所以给的东西包括承诺,都很直白。有什么说什么,包括之前,跟他说,我们都不要把前途绑在对方身上,先做对我们自己最好的决定,以及现在的,我们建一个自己的家。

    陈路周靠在床头笑得不行,不敢笑出声,只无声地勾着嘴角,因为这样的徐栀太可爱,低头看看她还挺得意的模样,肩膀忍不住都跟着颤了两下。但又不忍心打击她。

    徐栀感觉到了,睁眼看他,这会儿可能也回过味来了,不太确定:“我真的不会吗?”

    “说实话吗?”他低头,眼神无奈又只能宠着,“我以前觉得你挺会的,但现在想想,很多时候可能是我脑补多了,你是真的不会。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朱仰起还说你是女海王,他说,你要不是女海王,他改名叫洋气朱。”

    徐栀眼皮都懒得掀:“……是吗?我老师说我身上没有这种灵气,还说,你男朋友看着就很有灵气,她是夸你会钓吗?”

    “你老师怎么会认识我?”

    “路上撞见过几次,问我你是哪个系的,还以为你是美院的。”

    “我比你会点,你这人还挺好猜的,就像之前在我家看电影,我知道你会亲我,我还是让你来了,懂了吗,这就是钓,你明知道对方要做什么,给个钩子就行,”陈路周从床头上直起身,漫不经心地把外套脱了,随手丢一旁,赤/裸着上身直接钻进被子里,枕着枕头,侧身看她说,“之前就跟你说,真要跟我玩,你玩不过我,我是舍不得玩你。”

    徐栀:“……”

    陈路周低头沉默看她一会儿,最后忍不住问了句,“不过,为什么学建筑?你以前没说实话吧?”

    “你还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很喜欢庆宜市的地标,你说总觉得很温暖,那是我妈设计的。但我其实很不喜欢那个地标,参与那个地标项目设计,我妈有好几年没陪我过生日,每年寒暑假我就被送到外婆家,我外婆先天性脊柱炎,照顾自己都很吃力,更没办法照顾我,有一次我在外婆家吃错药差点命悬一线医生说晚来半小时可能命都没了,我妈那次也没来。我知道她忙,那时候我俩老吵架,就连我妈死之前,我们俩还大吵了一架,我妈说我不理解她,我说她也没尝试着理解我,她说如果有一天我做她的工作就能理解她了。我想想不就是个破建筑师,我做还不行吗?”她说完,睁眼,突发奇想,“要不明天开始,你钓钓着我,我找找灵感。”

    陈路周本来情绪一下被她带进去了,被她一句话逗笑,想了想,看着她说:“嗯,那我明天去找外语系那个吃早餐?”

    “我是让你钓,不是让你劈腿。”徐栀醒了大半。

    陈路周笑得不行,半张脸都埋进枕头里,也困得不行,嗓子都哑:“钓其实就这个意思,让对方觉得你在骑驴找马,懂吗?钩子在我这,谁都以为你会给他。就好像你设计出来的作品,谁看了都觉得有共鸣,那就是你们老师认为的灵气。”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