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不情·之请(我哄两句。...)

时间:2021-11-17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而自那之后, 李科每次找陈路周商量数模竞赛的事情,都得不阴不阳地来一句,“你单独跟我去图书馆,女朋友会不会不高兴啊?”

    陈路周看他表情, 十分欠, 也不阴不阳地回了句, “会啊,要不咱俩各自组队?”

    那会儿正是数模竞赛自由组队时间, 李科知道陈路周很多人找。因为数模竞赛一般由三人组队,加一位指导老师, 队员可以是不同专业的学生, 一般也都是找不同专业的人组队。因为分工明确, 各司其职。倒也不用太专业的数学知识,因为数模竞赛涉及各个领域的模型运用,计算量虽然庞大,但只要有一定的高数基础就可以参加。像美赛, 就得有人后期负责数据整合写论文和英文翻译。这块工作量比较繁杂, 陈路周英语好, 以前高中的时候,班里竞赛听力都是他帮老师录的, 李科自己英语也好,倒也不是想偷懒,主要他和陈路周都是蒋常伟的得意门生,两人的优势在于有这么多年竞赛刷题的默契,少了磨合期。

    两人当时正往图书馆的路上, 李科抱着书,言归正传说:“老蒋昨天还给我打电话了。”

    “说什么?”陈路周插兜走着。

    “就瞎聊呗, 估计又跟师母吵架了,找出气筒呢,”李科叹了口气说,“莫名其妙训了我一通,说山外有山,强中自有强中手,让咱俩悠着点,别倒他牌子,我都没敢告诉他,你谈恋爱了。”

    “早晚要知道的,”陈路周笑了下,“寒假比完赛回去,估计也得知道。”

    李科一愣,脚步不自觉慢下来,“你又决定回去了?不是说不回去了吗?”

    “不一样,我现在有家室啊。”

    “我没家室?”李科白了他一眼,“我妈一天打八百个电话说我过年不回去跟我断绝关系。”

    陈路周拿手得瑟地勾了下李科的肩,往他耳边一凑吊儿郎当地说:“你一个省状元,懂不懂家室的意思?”

    一秒记住.42zw.cc

    呸。李科拿眼不冷不淡地斜他,“那你知道,你那位家室期中微积分几分?”

    这还真没来得及问,“几分?”

    “你都没问?”

    陈路周把手拿下来,揣回兜里,叹了口气说:“我最近跟她都在聊别的,我才知道她其实压根不是因为喜欢建筑去学建筑,而是因为对她妈耿耿于怀,完全就是在赌气。”陈路周把她妈的事情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李科听完,神色也挺凝重,“你不劝劝她转专业?现在才大一,还来得及。”

    “那不行,徐栀这人其实也挺骄傲的,谁都能劝,我不能劝,我怕她怀疑自己。”

    两人不紧不慢地走到图书馆门口,宁静致远的氛围瞬间扑面而来,尤其是雪天,蔫了吧唧的草都低着头,安安静静地没在雪地里,声音也不自觉低下去,陈路周摇头说:“而且,也不是这个问题,你不要小看她,她能从睿军考出来,身上多少有点劲儿。她只是共情力比较低。但这种性格也好,就是不会被人影响。”

    李科神秘兮兮地笑了下。

    “你什么意思?”

    李科拍了拍他的肩,意味深长地说:“担心她,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人微积分考了满分。建筑系就她一个满分,你说咋回事,是你吸引力不够?人谈恋爱一点都没受影响。倒是你,精力是不如从前了吧?你多少有点菜啊。”

    *

    徐栀那几天难得梦见林秋蝶女士,从高三之后,她就再也没梦见过林秋蝶了,梦里似乎在下雨,可抬头,天是亮的。

    梦境是毫无逻辑的,可梦里的林秋蝶女士说话还是很有逻辑,铿锵有力,仿佛字字在剖她的心,她感觉自己像一只烤鸭,被人片肉。

    林秋蝶身后白茫茫一片,宛如人间仙境,她瞧不太清楚林秋蝶的脸,但觉得,她应该在那边挺开心的,她说,你从来都不体谅妈妈。

    那世界祥和的令人神往,徐栀觉得自己是不是打扰到她了,声音也不自觉放小,低声说:我在试着体谅你。

    林秋蝶并不领情,声音清晰:是吗?小时候让你画个鸡蛋,你都哭哭啼啼地画不完整,不要浪费时间了,徐栀,你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你也不适合做建筑,我送过你模型,你当时把它摔得稀巴烂,你说你最讨厌的就是房子。

    她说:那次是你爽约,我说气话。

    林秋蝶:徐栀,你能懂事吗?

    徐栀眼眶一热,可眼泪怎么也下不来:那你要我怎么样,跟你一样去死是吗?

    林秋蝶还笑她:你看你连哭都哭不出来,你想想,你有多久没哭了?你小时候多爱哭啊,月亮不圆你都能哭,花长得不好,你也会难过。

    大约是梦境,徐栀嘴里也没头没尾地蹦出来一句:那是朱仰起吧。

    林秋蝶:那是谁?

    徐栀:我男朋友的好朋友。

    林秋蝶冷脸呵斥,宛如小时候她偷吃糖果:你才十九岁,交什么男朋友,赶紧给我分手!

    徐栀:你管我。

    林秋蝶不再说话了,身影越来越模糊,半晌,又说了一句:往前走,徐栀。

    徐栀:我想见你。

    林秋蝶:大胆往前走。

    后来的林秋蝶变成了复读机,盈盈绕绕总躲不开这句话,在她耳边嗡嗡作响,仿佛真的有人趴在她耳边说话一样,真实地令她发慌,于是徐栀惊醒了,一睁眼。

    原来是许巩祝的手机闹铃在地动山摇——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大胆地往前走啊!”

    徐栀:“……”

    寝室其余三个人都被吵醒了,只有许巩祝丝毫不受影响,酣然大睡。

    刘易丝半梦半醒间,随手抽了个枕头砸过去,声嘶力竭,“许巩祝!!你闹铃又调错了!!”

    许巩祝蓦然被砸醒,一脸懵,听见声响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下床去捞手机,“……对不起对不起,我午睡调错了。”

    铃声戛然而止,寝室顿时恢复寂静,徐栀也睡不着了,抹出枕头下的手机,发现才两点。

    陈路周那阵跟李科在准备数模竞赛,李科还拉了一个计算机系的哥们,他俩虽然也会一点基础编程,但李科觉得这事儿还是得找专业的,所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贵系拐骗了一个,那哥们话不多,很沉默,半天蹦不出几个字,跟他沟通贼费劲。但好在人不错,就是比较腼腆,陈路周和李科这俩话痨在那唠半天,他就默默低着头在写程序。但因为沟通实在费劲,时常搞到半夜,团队默契全无。

    李科属于在学术上容易钻牛角尖,陈路周脾气好,一般都不会跟他吵,但这个哥们话不多,很执拗,两人经常讨论讨论着,声音就高了, “说个简单的模型,森林救火,在限定的时间内,派出多少消防员合适,火灾发生的时间设为t,救火为t1,灭火时刻为t2……火势蔓延速度系数贝塔,是线性化……”

    “灭火速度得比火势快吧。”

    “你这不是废话。”

    “那得算面积。”

    “我这不是在算,你急什么急,这不就是一个函数求极值的问题。你要这么说的话,咱还得考虑树木分布均匀不均匀,有没有风,树上是不是还有鸟。”

    那哥们又回了句,“那你这样,还得考虑树林里有没有一级国家保护动物。”

    陈路周靠在椅子上,无语地仰了下头,刚洗完澡,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闲散地叹了口气:“两点了,你俩能不能好好沟通?不做常量变化,就按树木分布均匀,无风,树上也没有鸟,也没有一级保护动物。算了,拿来,我来算,我困了。”

    李科:“我算好了都。”

    正巧,那会儿,陈路周手机一震。

    rain cats and dogs:

    cr:

    cr:

    rain cats and dogs:

    cr:

    rain cats and dogs:

    陈路周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们先算。”

    李科一愣,抬头瞧他,“干嘛?这么严肃干嘛?你不困了?”

    旁边的哥们也是一愣,陈路周比李科脾气好很多,虽然看着拽,但打球或者闲聊的时候,靠在那嘴角都翘着,不冷,也不会觉得他严肃。

    “徐栀做噩梦了,我哄两句,你们先算。”陈路周起身拿起手机走出去。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