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情绪·稳定(修)(男朋友情绪不太稳定。...)

时间:2021-11-23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庆宜的冬天很少下雪, 但是也冷,而且没有供暖,所以在室外都手脚冰凉,骨子里都忍不住打颤。徐栀一下子还没适应, 她穿得少, 在北京大衣一裹, 里头顶多也就一件薄毛衫,因为室内都有暖气。

    所以没走两步, 她就打个激灵,整个人冻得哆哆嗦嗦, 老徐看不过去, 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嘴上还不忘数落两句:“我怎么跟你说的,多穿点多穿点,你就拿我的话当耳旁风。”

    徐栀怕他念叨个没完,拉开车门上车, 赶忙转移话题, “老爸, 你买车了?”

    徐光霁坐上车搓了搓手,抽了张纸巾, 边擦反光镜边说,“二手的,泌尿科那个老张你还记得吧?他儿子今年赚了点钱,给他换了台新车,就把这车便宜卖我了。”

    是一辆黑色的帕萨特, 空间还算宽敞,就是有些年头了, 方向盘都快磨白了,脚垫也坑坑洼洼破了几个洞。不过对于老徐来说,这是一个大进步,肯花钱就是好事,他以前一直觉得车是消耗品,加上平时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基本都是家里医院两点一线跑,小电驴足够应付。

    徐栀环顾一圈,赞扬地点点头,“好事儿,早就想劝你了,钱留着给谁花啊,该花就花,冬天骑小电驴多冷啊。”

    车子驶出航站楼,缓缓驶上高架桥,并入如水的车流中,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徐栀看着车窗外熟悉的路景,两旁白杨树高大挺拔、一如既往地屹立在这座风雨城,树木光秃,毫无生机,可她心里却宛如春风,绵绵的春意占满她的心头。

    因为,今年的冬天,是第一个有陈路周的冬天。

    车子驶过市中心,徐栀忍不住往窗外多看了一眼,旁边就是庆宜市历史最悠久的老街,夷丰巷。徐栀一眼就看见那幢屹立在众多高楼大厦里的高三复习楼,那是幢斑驳破旧的筒子楼,周围墙壁上爬满碧绿通盈的爬山虎,即使在这样渗人的冬天,那绿植照旧茂盛生长,耐寒得很,在一众冷冰冰的高楼里显得格外突兀,却又生机勃勃。

    夜里,所有大楼关了灯。唯独那栋楼灯火通明,甚至三四点都还亮着灯,那种真金不怕火炼、抓着每一寸光阴去挑战自己极限的拼劲,是陈路周,也是谈胥。更是这里的每个尖子生,甚至是这座城市的希望,也是政/府一直不肯放这块地的原因。

    曾经有企业家试图将这块地跟旁边的商圈共同开发,被政府驳回了,尽管那位企业家做了很多商业规划,认为拿下这块地,带来的经济效益绝对是无穷尽的,最后还是被驳回了。徐栀虽然没有亲口听见相关部门给出的答案,但是蔡院长跟官方打交道比较多,偶尔谈起这个事情的内幕,从相关单位负责人私下透出的口风是——领导们认为我们可以推翻一座楼,推翻所有不合理的政策。但还是希望给学生们留一块地,那栋楼在庆宜学生的眼中成为了信仰,也因为他们的努力,越来越多人在家里也学到三点,四点。连我儿子经过那的时候,都知道里面都是学霸,出了不少高考状元。一座城市能有这么一座学生标杆,我们不要轻易推翻。

    首发

    庆宜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城市,建设者们默默建设,学生们孜孜不倦地努力,他们试图去点亮灯,有人试图帮他们守护这盏灯。而徐栀妈妈也是这城市建筑者之一,是守灯人。这也是她最后选择建筑的原因,灯火然然不息,守护灯火的人也应当前仆后继。

    徐栀提着行李进门,伸手去按墙上的开关,“老爸,灯又坏了。”

    徐光霁解开脖子上的围巾,也去摁了下,“还真是,你去洗个澡,我等会去买个灯泡换上,顺便买点菜回来,晚上莹莹和老蔡过来吃饭,”

    徐栀把行李拎到房间,半个脑袋探出来,“莹莹放假了?”

    “没有,高复班哪有这么早,你回来,老蔡不得放她一天假,”徐光霁一边洗手一边说,转头擦了擦毛巾,“她手机被蔡院长没收了,你俩没怎么联系过吧?”

    “是啊,我给她发过几次微信,她都没回,我猜也是被蔡院长给收走了。”

    蔡莹莹还没进门,徐栀就听见她的声音,人大约还在四楼就听见她撼天震地的声音,一遍遍山崩地裂地叫她名字,“徐栀!!!徐栀!!!!你奶奶来了!!你蔡奶奶来了!!!!”

    一旁还能听见蔡院长声音浑厚地训她:“你能不能有点女孩子的样子!”

    徐栀老早开了门,人抱着胳膊倚在门框上等她。

    脚步声几乎是咚咚咚,一口气儿都没停,两三步就蹦到她面前,俩人在楼梯口一打照面,蔡莹莹整个人就绷不住了,尖叫着朝她扑过来,气儿还没喘匀,“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徐栀,我好想你,好想你。”

    徐栀都没看清她的脸,就感觉一个黑黑的头茬扎在自己怀里,简直不敢相信,把人从怀里拨出来,“你剪平头了?!”

    蔡莹莹有苦难言。

    蔡院长从后面踱步过来,“她现在可爱学习了,嫌扎头发、洗头麻烦,我就拿了个推子给她推平了。”

    徐栀:“……”

    蔡莹莹五官不算特别精致,但很耐看,她是细长的凤眼,加上跟徐栀一样是一张小脸,这样看着还挺英气。不过蔡莹莹一向不太宝贝她的头发,以前也剪过很短的,几乎就没有留过特别长的头发,一般到肩膀她就忍不住去剪了。

    “我现在洗头真的超级省力,你洗个手的功夫,我就把头洗了。”蔡莹莹说。

    徐栀才笑起来:“……牛,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了,来,抱抱,真的好久没见了。”

    蔡莹莹抱上去,感觉触感好像跟从前不太一样了,咦了声,低头看她的胸部,“徐栀,你胸大了好多。”

    徐栀:“……”

    最后,蔡莹莹被徐栀捂着嘴拖进房间里,两人轻手轻脚地猫着腰从厨房路过,见老徐和老蔡正专心致志地研究着三文鱼的做法。

    “三文鱼哪有人煎熟了再吃的?”

    “生吃有寄生虫!”老徐可不敢吃,但徐栀说想吃。

    “深海鱼的寄生虫在人体里很难生存——”

    徐栀关上房门,才松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地看着蔡莹莹,才说:“我有个事告诉你。”

    蔡莹莹眼睛一亮,“我也有事要告诉你!”

    “那一起说。”徐栀抱着个枕头坐在床边上。

    蔡莹莹坐在一旁,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三,二,一。”

    蔡莹莹:“我二模数学考了120!”

    徐栀:“我谈恋爱了。”

    房间里静了三秒,画面仿佛静止,窗外光秃秃的树枝也有落叶飘下,顺着寒风打着旋儿,悄无声息地落在窗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蔡莹莹发出第二次声嘶力竭地尖叫,瞬间被徐栀捂住嘴,声音戛然而止,“唔唔——”

    “你轻点,”徐栀捂着她的嘴,坐立不安地看了眼门外,“我还没打算告诉我爸。”

    蔡莹莹扒开她的手,眼神兴奋,但也理解:“哦对,你爸这么依赖你,肯定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不过那狗男人是谁啊?”

    “你是不是手机都没看,跟朱仰起也没联系吗?”

    “嗯,被我爸没收了,”蔡莹莹说,“主要也不想用了,拿起手机想起翟霄那只狗,你问朱仰起干嘛?我跟他干嘛要联系?哎呀,别卖关子了,快说啊,你男朋友到底是谁啊?”

    徐栀想起那个人,心里就热热的,低声说:“就暑假那个,你见过的。”

    暑假?

    蔡莹莹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她见过的?朱仰起?肯定不是——

    想来想去也没想起个能在北京跟她谈恋爱的人。

    蔡莹莹想起个名字,满脑袋疑惑,一点儿都不兴奋了,兴致厌厌:“冯觐??不会吧,你品味好特别哦,他是个照骗哎,本人都还没朱仰起帅呢。”

    徐栀观察着她的表情说:“朱仰起现在是个肌肉猛男。”

    “……真的吗?”蔡莹莹想象了一下画面,朱仰起那张长得稍微着急了点的熟男脸,配上一身贲张的肌肉,不忍直视,嫌弃地咦了声,好油腻, “……不是朱仰起吧?”

    “莹莹,你忘了陈路周吗?”

    这个名字刚刚其实从她脑海里闪过,但是很快就抹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被掩盖在岁月蒙尘的宝盒里,雕刻的一个名字,很久远,也觉得很遥远。

    对大多数女生来说,陈路周这样的人,但凡自己没点底气,是不会去招惹的,多半驾驭不住。

    见证过那段暧昧关系的人,都会觉得,替他俩惋惜,别说徐栀没走出来,连蔡莹莹都好久没走出来,所以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蔡莹莹顿时又心潮澎湃起来。你看,有人抓住光了。

    蔡莹莹莫名替她眼热,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你男朋友是陈路周,暑假我认识那个陈路周,对吗?”

    徐栀笑着点头。

    蔡莹莹心头大震,仿佛吞下一个闷雷,生怕自己叫出来,自觉地拿两只手捂着自己的嘴,眼睛盈盈发着激动的亮光,看着她,“……我的天,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又去北京了?我还以为你俩悲了。”

    “说来话长,以后告诉你。”徐栀没多解释。

    “他在学校是不是很牛逼啊?”

    “还行,a大都是学霸学神混战,差不了太多的,”徐栀仰躺在床上,晃悠着腿,叹了口气说,“努力已经是常态了,周末也都是窝在图书馆看书,晚上也得看到两三点,没比我们轻松多少。”

    “那我就平衡了,”蔡莹莹看着她说,突然开始色眯眯,“难怪我说你胸大了不少呢,嗯?嗯?是不是干坏事了?”

    徐栀刚要说话,外面突然叫了句,“莹莹,徐栀,吃饭了。”

    两人从床上爬起来,蔡莹莹说:“我今晚不用去上晚自习,等会儿让他出来请我吃饭,泡走了我的闺蜜,怎么也得好好补偿我一顿吧?”

    徐栀去开门,手刚扶上门把:“他没回来,在北京参加数模竞赛。”

    “过年都不回来?那朱仰起呢?”

    “嗯,美赛时间刚好在过年那几天,今年不知道回不回来,可能下暴雪,朱仰起留在北京陪他了,”徐栀嘘了声,“别让我爸知道,先瞒一阵吧,我想让陈路周有机会先跟他多接触接触,等能接受了,再告诉他。”

    蔡院长端着菜正打算从厨房出来,还在跟徐光霁挤眉弄眼地使眼色,“你姑娘瞧着又瘦了很多,不会是在北京想你想的吧?”

    徐光霁还在跟那条三文鱼较劲,非得煎了,闻言瞥他一眼,可骄傲:“那可不,她别提多依赖我了,一天三个电话往家打,生怕我一个人在家吃不饱穿不暖。你那件是夹袄,穿着漏风,我这件可是纯羊毛,穿着暖和。”

    蔡院长啪放下菜盘子,“我呸,莹莹现在别提多乖了,谁叫她出去玩都不去,就二模,数学120,语文110,分数蹭蹭蹭往上涨,我拦都拦不住。这么下去,a大的电话我都摁不住!哎,韦主任最近没联系你?”

    “莹莹本来就是个聪明孩子,从小就是给你耽误了,”徐光霁一狠心朝着那条三文鱼剁下去,小声说,“你等会别提韦主任的名字,小孩子敏感,会多想的。她现在在北京肯定是一门心思学习,别影响她情绪。”

    于是,一顿饭吃得前所未有的关怀备至,体贴入微,令人诚惶诚恐。

    徐光霁扬着筷子:“囡囡,多吃点鱼鱼,在北京学习很辛苦吧?我怎么瞧着,又瘦了一圈。”

    徐光霁到现在哄徐栀都还喜欢用叠字,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徐栀礼尚往来,也盛了一碗鸡汤给他,放在他面前,“老爸,喝鸡汤,补补脑子。”

    “来,囡囡,红豆汤,暖暖身子。”

    “爸,你怎么不吃蔬菜啊。”

    蔡宾鸿:“……”

    蔡莹莹:“……”

    蔡宾鸿:“蔡莹莹。”

    蔡莹莹:“到。”

    蔡宾鸿:“给你爹拿个勺子。”

    蔡莹莹吃得正欢:“你自己没手吗?我剥虾一手油。”

    蔡宾鸿骂骂咧咧、嘀嘀咕咕地走去厨房,漏风?哈哈,我都快给刮走了……

    吃完饭,蔡莹莹和徐栀又回房间说小话,老蔡和老徐在厨房洗碗,怎么也想不通俩小姑娘怎么有那么多话说,等到九点,蔡院长把人带走了,蔡莹莹一副仿佛白娘子被法海收进金钵的表情,手脚并用扒拉着徐栀的房门口,痛苦无边:“我不走我不走,我今晚要跟徐栀睡,我们攒了好多话没说呢……宝贝,答应我,下次等我放假,你把故事全部告诉我!我贼想知道男女主角是谁先开口表白的!”

    等楼下车子启动,屋内再次安静下来。

    徐栀走过去打开电视,“爸,我陪你看会儿电视吧?流星蝴蝶剑?”

    徐光霁刚看手机有个未接电话,准备进屋去偷偷给韦主任回个电话,把电话放回裤兜里,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过来,“好,看点别的吧,流星蝴蝶剑我看两百遍了,看乡村爱情吧。”

    徐栀:“好。”

    约莫两小时后,徐栀和徐光霁都有点撑不住了,都想走,又怕对方起疑,撑着又坐了半小时。

    徐栀最后故意打了个哈欠,“老爸,我困了。”

    徐光霁也跟着打了个哈欠,“我也是,睡了睡了。”

    电视一关,两人一溜烟关上房门。

    徐光霁迫不及待地掏出电话,“喂,韦主任——”

    徐栀悄悄锁上房门,也迫不及待地给陈路周发了一条微信。

    徐栀:

    那边很快回过来一条。

    salt:

    徐栀:

    salt:

    徐栀笑了下,回:

    salt: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