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小男·安慰(退居二线。...)

时间:2021-11-23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栀笑了下, 回:

    salt:

    徐栀:

    salt:

    徐栀今天奔波一天, 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在飞机上还差点被人骚扰, 要不是旁边的大姐好心跟她换位置,隔壁那男的能烦死她。

    徐栀:

    那边隔了一会儿才回过来, 显然也是在忙, 等他回过来,徐栀早已经睡着了,手机丢在床头边,微信还开着, 月光从窗外落进来, 如轻纱一般柔和落在地板上, 四周静谧,格外安稳。

    salt:

    salt:

    ……

    其实寒假也没什么好过的,蔡莹莹还没放假,徐栀那几天跟着老徐置办年货,又回乡下陪老太太待了几天。等蔡莹莹放假, 她的寒假已经过去了就一大半。

    记住m.42zw.cc

    跟老徐在家里朝夕相处大半个月,徐栀深知距离产生美这是个值得人探索的哲学问题。

    放假第一天, 老徐小心翼翼地敲她房门:“囡囡,起床吃早饭了,你想吃虾米花生粥吗?”

    放假第二天,还没到饭点,老徐依旧是操着一颗老母心的心:“囡囡,中午想吃什么,爸爸去买。”

    放假第三天,老徐:“今天做法式油焗虾,你之前在北京不是总说想吃吗?”

    放假第四天,到了饭点,徐栀一看厨房空空如也,“老爸,还不做饭吗?”

    老徐:“今天叫外卖吧,爸爸下午要去挂门诊。”

    放假第五天,徐栀早上起床,准备下楼跑两圈,老徐窝在沙发上神清气爽地看着报纸喝着茶,“回来带点早餐吧,爸爸想吃凤翔小笼包。”

    ……

    放假第n天,徐栀起床洗完澡,吹完头发,饿得前胸贴后背,随口囫囵地问了句:“爸,今天吃什么?”

    老徐正在看士兵突击,幽幽扔出来一句:“一顿不吃饿不死。”

    放假第n+1天,晚上,徐栀锲而不舍,刚在沙发上坐下:“老爸,我——”

    老徐:“你什么时候开学?”

    徐栀:“……”

    也是在这会儿,徐栀开始疯狂想念在北京那个限定男朋友,回到房间,默默关上门,给人发了一条微信。

    徐栀:

    salt:

    徐栀:

    salt:

    徐栀:

    salt:

    徐栀没搭理他,抱着手机靠在床头上笑了会儿,随手扯了个抱枕过来,细细回忆这阵子跟老徐相处的细节,垫着下巴,给他回。

    徐栀:

    salt:

    徐栀:

    salt:

    徐栀立马用手机百度了一下,发现还真是,居然还是矿泉水瓶。

    徐栀好奇心爆棚,于是弹了个视频过去,想问问矿泉水瓶为什么能塞进去。

    但陈路周第一个没接,过了一会儿,才不疾不徐地发了一条微信过来。

    salt:

    徐栀:

    salt:

    徐栀:

    salt:

    salt:

    徐栀笑得不行。本来打算去洗澡了,看见这条微信,想着要不哄哄,某人要憋死了。于是靠在床头又拨了个电话过去。

    这回接得很快,嘟了一声那边就接了。不过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负气,默不作声地同她通着电话。徐栀也没急着说话,安安静静地听着他那边充满烟火气的声响。

    话筒那边声音嘈杂细碎,估计还在吃饭,旁边人说话声裹挟在冷风声里听得不太真切,但气氛融洽,欢声笑语一阵阵。

    陈路周很少说话,不知道是不是闹脾气,别人高谈阔论,讲到兴起处引发一阵哄然大笑,那热闹劲隔着话筒都几乎扑面而来,但也只能听见他短促地跟着笑了两下,笑声很敷衍,低得几乎只能听见气声。

    徐栀还挺享受这种隔着电话听他一举一动的感觉,听他平缓而稳定的呼吸声,莫名安心。于是也没主动开口,想看看他到底能憋到什么时候。

    直到徐栀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声音轻细温软,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再加几个菜吧,陈路周刚刚说这里的海鲜不错?我好久没吃海鲜了。真的怀念庆宜的大螃蟹。”

    徐栀这才问了句,“同学聚会吗?”

    “就李科他们,还有以前两个同学。”他声音听不出情绪。然后声音挺疲倦地不知道对谁说了句,“不用算我了,我等会就走,王跃还在寝室等我回去改数模的论文。”

    嗓子也哑,显然这阵子没少熬夜。

    “你就走啊?”一个女孩子问。

    他嗯了声。

    “大家这么难得聚一聚,改什么论文,明天再改。”

    “让李科陪你们吧,王跃催我好几次了。”

    “哎,张予,你同桌要走哎,拦着点呗。”有人起哄说。

    那个女生挺善解人意地接了句,“陈路周他们最近搞数模竞赛挺忙的,别拖着他了。”

    徐栀听见电话里陈路周噗嗤笑出声,直白透着一丝不太爽,丢出一句:“别说得我跟张予有什么一样,我女朋友电话还在这挂着,等会怎么解释啊。”

    对面的人约莫笑了几声,“查岗啊?”

    他笑笑,没说话。

    徐栀趁势对着电话说了句:“陈路周,我生气了。”

    对面愣了下,“你少来。”

    徐栀:“吃醋了。”

    陈路周:“你少倒打一耙,同学聚会你吃个屁吃。”

    徐栀:“真吃醋了。”

    不等他说话,徐栀把电话挂了,想着逗逗他,等会再打回去哄他。

    “砰砰砰!”房门被人敲了三下,徐栀过去开门,老徐站在门外,一边急匆匆地穿上外套,一边冲她口气支吾地说了一句,“那个……囡囡,爸爸有个急诊……要去趟医院。”

    徐栀看他半晌,哦了声,点点头,只叮嘱了一句,“那你大晚上开车小心点。”

    老徐又说了句:“我给你下了一碗馄饨,你要饿了就吃点。”

    徐栀乖乖点头,“好。”

    徐栀那会儿还没想太多,就是觉得,最近年轻气盛的小伙有点多啊。

    *

    徐光霁披上外套,步履匆匆地赶下楼,一溜烟将车子拐出小区,直直奔往医院。到急诊门口,已经看见有几辆救护车先后开进急诊通道,几个同事已经训练有素地从救护车上往下有条不紊地一个个抬。

    徐光霁和蔡彬鸿几乎是同时到,今晚情况复杂,蔡彬鸿作为神外一把手,接到电话就立马往医院赶了,沿路给徐光霁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两人一碰头,顾不上说其他,蔡彬鸿迅速把情况给他捋了一遍。

    “是迎枳路边的学校宿舍楼发生火灾,伤亡情况目前还不清楚,附近几个医院都开了绿色通道,但现在急诊那边估计床位都爆了,”蔡彬鸿一边说着一边推着他往里走,“韦主任的儿子也在里面,你先过去看看。”

    急诊走廊已经全是人,患者源源不断送过来,家属们哭天抢地地开始胡乱扯人,扯着个穿白大褂二话不说就要下跪,“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场面完全控制不住,全然乱成一锅粥。

    好在护士们小姐姐训练有素,只能极力安抚,“不要着急好吗,我们已经开了绿色通道,只要安排过来都会救治的,给医生们一点时间。”

    “我孩子已经在里面躺了两个小时了,都没有人过来看啊!”

    “9床吗?他只是有点骨折,急诊还有几个更重的,大面积烧伤,我们主任医生的儿子也在里面,自己都还没有床位,床位都让给别人了,互相体谅一下好吗?”

    徐光霁和蔡彬鸿沿路走过去,听见撕心裂肺的叫声一声比一声惨烈,尽管见惯了这种场面的,也难免为之动容。

    他俩在急诊办公室换上白大褂,徐光霁问了句,“急诊床位安排不过来吗?韦主任的儿子什么情况,还给人让床位?”

    “她儿子是直接从二楼跳下来,胯骨那边粉碎性骨折,这小子脾气挺硬的,看家属闹得太厉害,她妈又穿着白大卦,他怕被人说闲话,就让了一个床位出来,说自己还能再忍忍。”

    “我去看看。”

    韦主任的儿子就躺在急诊病房过道的躺椅上,穿着校服,五官周正,疼得一脑门子汗,呲牙咧嘴地咬牙忍着,身上打了一剂镇痛棒,韦主任大约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你们学校是不是没进行正规的消防演习,跳楼是怎么想的?别人都能安安全全跑出来,用你在那呈英雄。”

    转眼,一道人影走到跟前,韦主任抬头看了眼,“徐医生,你也来了?”

    徐光霁多少有点腼腆,老手一搓,放进外褂口袋里:“老蔡给我打电话,我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徐栀走进急诊大楼,刚巧蔡院长上楼开会去了,正要叫他呢,见他神色焦急,步履匆匆,跟几个急诊科医生进了电梯,便转头奔向护士台,“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徐光霁医生在哪?”

    徐光霁和蔡宾鸿关系好,护士基本上都能认出来,匆匆四下看了眼,说:“刚刚好像去急诊病房那边了。”

    她扬手一指,徐栀约莫能看见急诊病房的通道里有个熟悉的背影,她说了声谢谢,直接走过去。

    ……

    韦主任问:“你女儿呢?”

    徐光霁说:“在家里。”

    “你儿子挺勇敢的,我刚听老蔡说了。”

    “他就喜欢瞎逞能。”

    “我逞什么能了,我舍友睡在里面,我不回去叫醒他,等他被烧死啊。”男孩半死不活地躺着,还有点不服。

    “对,然后你俩一起跳下来。”

    那男孩突然看着老徐说了句,“徐医生,我这么做没错吧?”

    徐光霁和颜悦色地笑了下,“没错,挺好的。”

    韦主任对徐光霁说:“算了,我们出去说。”

    男孩:“有什么话就当我面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在处对象。”

    徐光霁面色瞬间尴尬。

    韦主任也是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反正我就是知道,处就处呗,我又不会说什么。”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略微尴尬的一笑,片刻后,徐光霁说:“等你出院了,我给你买个礼物。奖励你这次救人有功。”

    男孩超级大方:“谢谢徐爸爸!”

    “瞎叫什么啊你,”韦主任略微一哂,漫不经心一转头,看见不远处,立着一道清瘦的背影,不由地拿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徐光霁,“那是不是你女儿?”

    徐光霁回头,彻底愣住。

    徐栀想起小时候,她过敏住院那次,老徐也是这么哄她的,“等你出院了,爸爸给你买个礼物,奖励我们的小徐栀这么小就住进了这么豪华的大房子!”

    这样的画面其实挺温馨的,她已经很久没看见老徐脸上有这种腼腆的笑容,是那种信念被人撵碎,在破碎中找到了那一点聊以慰藉的温存感。

    是她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无法让他摆脱。

    也会觉得自己有点无能。但徐栀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又泛着一股心酸,喉咙里像梗着什么,干涩,可是又吐不出来。

    他们真的很像一家人,以后爸爸,也可能不再是她一个人的爸爸了。

    徐光霁没反应过来,“徐栀,你怎么跟来了?”

    徐栀恍然回神,怕自己的出现给那个女医生带去一些不好的猜忌,老徐好不容易有了勇气,她不想破坏这份勇气。

    她看着女医生笑得极其自然和友好,跟陈路周在一起这么久,她好歹学会了什么叫自然,把兜里的手机拿出来递过去:“不是,我没有跟踪你……我看你手机忘带了,蔡院长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怕有什么急事,给你送过来的。”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