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明目·张胆(原来明目张胆的喜欢会显得...)

时间:2021-11-30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朦胧地笼罩着整座城市, 霓虹勾勒着棱角分明的几何楼宇,模糊了城市的轮廓。

    连惠把车拐进地下车库时,在后视镜里瞥见一个高挺清冷的身影靠着小区门口的白玉兰灯柱下,冷风张牙舞爪地割在他脸上, 头发柔软地被风鼓动着, 却愈显他脸上的本就干净流畅的线条利落冰冷, 一身及膝的漆黑羽绒服几乎隐匿在黑夜里,唯独脖子上拉链拉到顶的白色运动服露出一点白。

    连惠也是趁那点白注意到, 太阳穴莫名突得一跳,立马踩下刹车, 把车停到路两边的停车位上。

    连惠走过去, 高跟鞋在空荡无人的街道上踩得噔噔作响, 脚步优雅,不急不缓,走进才问一句:“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陈路周没回答,低着头, 拿脚尖似乎漫不经心地在磨着什么, 想了半天, 只抬头开门见山地问了句,没什么情绪, “是傅玉青,对吧?”

    连惠当时脑子里“嗡”地震了下,怔愣愣地看着他。

    *

    而这边,徐光霁做好饭,端着最后一盘香菇炒青菜从厨房里出来, 顺手关上厨房的推拉门,把菜放在徐栀面前, 笑眯眯地丢出来一句,“是陈路周让你来问的吗?”

    徐栀筷子刚伸出去,被他一句话钉在半空中,突然发现老徐这个人有时候可能真不是笨,是大智若愚。

    “你都知道?”

    徐光霁笑着拉开椅子坐下,不紧不慢地从裤兜里掏出眼镜布,摘下眼镜,一边擦着,一边说:“你肚子里吧,几根肠子几条蛔虫,爸爸都知道,你以前不喜欢穿爸爸给你搭配的衣服,又怕伤我的心,出了门就脱掉,换上书包里藏的衣服,回家进门前又换上,你真当我都不知道?”

    一秒记住.42zw.cc

    “这我真没想到,我以为我藏得挺好的,”徐栀叹了口气,放下筷子,“所以,陈路周爸爸是傅叔吗?”

    徐光霁也跟着叹了口气,心里惆怅,也感慨,“事情过去也有点久了,这事儿其实你妈更清楚,你妈以前跟傅叔关系特别好,我跟傅叔也是因为你妈才认识的,最早我也不太喜欢他,他这个人吧,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帅,又喜欢玩车,喜欢他的小姑娘很多,女朋友换得也很快。”

    “傅叔跟我妈是怎么认识的?”

    “你傅叔家里背景比较复杂,黑黑白白的,我也不太清楚,我跟你妈刚谈恋爱那会儿,认识他的时候,他家里就做些偏门生意,你妈那时候是个大学生,你也知道你外婆身体一直不太好,先天性脊柱炎,身上大小毛病很多。你妈半工半读,赚了钱不光交自己的学费,偶尔还要寄回去给外婆。”

    屋内很静,只有父女俩唉声叹气地谈话声。

    徐光霁继续说:“你外婆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但说实话,我是打从心眼里佩服这个老太太。这会儿和那会儿不一样,你们这个年代遍地都是大学生,但我们那个年代,吃不饱穿不暖,就算有人考上大学,家里也不当一回事。你妈考上大学后,村子里的人对你外婆冷嘲热讽,说些读书无用论的风凉话。不管别人说什么,你外婆还是卯着一股劲让你妈去上大学。”

    徐栀一直都知道外婆这个人就是不会说话,情绪表达很直接。

    徐光霁:“你妈上学的时候在一家音像店打工,你傅叔是那里的常客,他那时候就是一家电影译制厂的导演还是什么大老板,不太清楚。他说你妈声音条件不错,问她愿不愿意去配音,工资肯定比这高。你妈就答应了,去了之后也就在那认识了你傅叔在传媒大学的女朋友,也就是陈路周的妈妈。”

    *

    “她跟我的声音很像,后来又跟着同一个配音老师,渐渐的,我们连说话方式和气息都变得越来越像。但我们两个性格合不来,她是学建筑的,性格很直爽,有时候碰见一些不入流的大老板,译制厂的女孩子敢怒不敢言,但她会直接把水泼人脸上,也因此让傅玉青得罪了不少人,我羡慕她,但是也讨厌她。”

    两人像两根木桩,一动不动地站在割裂的冷风中,路灯下头发迎风乱舞,表情如初一辙的麻木。

    陈路周兜里的手机一直在震,他掏出来看了眼,是朱仰起,他直接摁了旁边的静音键,揣回兜里。

    连惠娓娓道来:“但傅玉青很欣赏她,我一度以为他们两个私底下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跟傅玉青分分合合很多次。直到秋蝶找了男朋友,就是徐医生,那时候,我们四个关系不错。傅玉青没什么朋友,身边都是一些狐朋狗友,唯一一个好朋友就是林秋蝶。秋蝶大约是觉得我闹了太多次,后来跟傅玉青也不怎么联系了,直到我和傅玉青彻底分手。”

    “理由呢?他劈腿了?”

    连惠:“那时候我想结婚,他说他没打算结婚。”

    *

    “不结婚干嘛找女朋友啊,没想到傅叔以前是个渣男啊!我看他这几年清心寡欲的,我还以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呢,“徐栀放下筷子,心里宛如投入一颗巨石,震荡着,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本来还以为傅叔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是块朴实无华的璞玉。”

    徐光霁笑笑,抿了口酒,说得口干舌燥,润了润嗓子,继续开口:“朴实无华这几个字跟你傅叔真的没关系。”

    “后来呢?”徐栀好奇地问。

    徐光霁抓耳挠腮地说:“后来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大学毕业我跟你妈就分手了,再到我俩结婚,中间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连惠已经消失了很久,你傅叔没多久就出事了。他以前在译制厂得罪了不少人,跟人玩车的时候出了车祸,他在医院的时候,他父亲被抓,那时候你妈因为连惠的事情,他俩也没怎么联系了,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连惠生了个孩子。”

    徐栀听到这,明白过来,所以陈路周是连惠亲生的。其实从暑假连惠找她谈话那次,她多少也有点感觉,连惠对陈路周的感情很特殊,那时候她没有多想,哪怕是养母十几年的感情,也正常,后来仔细回想,连惠对陈路周那种压抑的期盼和不敢声张的“母爱”,多少总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为旁观者,这样的秘密或许听来会令人觉得唏嘘。

    徐栀一个没怎么有共情力的人,在听到这个秘密的时候都忍不住心寒,而这个秘密的主人却是那个共情力极高、连看个电影都能哭上好几天哄都哄不好的陈娇娇。

    徐光霁抿了口酒压压惊,继续说:“你傅叔孩子刚领回来不到一个月就出事了,他妈精神状态不太好,就把孩子送进了福利院,等你傅叔在医院醒过来再去找的时候,孩子模样都变了,他压根认不出来,他去找连惠,连惠气得打了他几个巴掌,说再也不想看见他,之后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你傅叔那时候开始性格就变了。”

    徐栀仔细想了想,蓦然觉得有点不太对,“爸,陈路周生日是11月11号啊,我是7月8号,按理说我比他早出生几个月,如果连惠女士生下孩子消失的话,他出生不是在你们结婚之前吗?那应该比我大啊?”

    “这得问连惠阿姨,我不知道。”

    “不是,那傅叔这么多年就没找过他儿子?弄丢了就不管了?”

    *

    “他巴不得!他知道我怀孕的时候,我永远都记得他那副嘴脸,他连你的生日都记不清楚,”连惠这么多年提起这个人还是无法平静,恨得咬牙切齿,冷风呼啸着,脸已经冻僵了,也无法让她冷静下来,心里的怒火仍旧熊熊烧着,怎么也烧不尽,“你身份证上那个日期,才是你的生日,福利院的档案都是院长随便填的。他妈把你送进去的时候,连话都说不清楚,更别提你的生辰八字了。”

    连惠当时骗他说是为了早上学才改成三月,那几年政策还没那么合规,有很多家长为了提早入学会把身份证上的日期改在前半年。

    道路两旁静悄悄,偶尔有车驶过,车灯从他俩身上一闪而过,两人脸上的表情晦涩不明,头顶的路灯,似乎也走至生命的尽头,行将就木地忽闪忽闪着。

    “所以呢,”陈路周人靠在灯柱上,两手环在胸前,忽然麻木不仁地笑了下,眼神如同死水一般,毫无波澜地看着她,“他现在想把我认回去是吗?”

    “不是,是我找他的。”

    连惠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陈路周暑假那段日子,瞒着她到处打工挣钱,学费,生活费。这个决定在她心里已经犹豫了很久,直到过年那天,陈路周给她打电话,祝她新年快乐,电话里那孤独的静寂,让她这个念头就如同毒蛇的獠牙,时不时在她鲜血淋漓的生活里,将她刮蹭得皮开肉绽。

    还能比这更差吗?

    “所以他从来没找过我,一次都没有。”

    “别折腾了行吗?”

    一个二十出头本该锋芒毕露年纪的男孩子,眉眼里却全是掩不住的疲惫和无奈,所有的棱角好像都被生活磨平了。连惠心里仿佛被人捅了个大洞,她知道,同样,她儿子心里也有那么一个洞,或许他的心里那个洞,再也填不上,永远填不满。

    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喜欢那个女孩子。

    徐栀和林秋蝶的性格很像,有时候直白地令人招架不住,哪怕第一次见面,连惠委婉地表示你们还太小,只是冲动。

    她会很直接地告诉她。

    “连阿姨,我和陈路周不是冲动,我是真的喜欢他。”

    她当时心头大恸,原来明目张胆的喜欢会显得不敢声张的爱,心虚又渺小。

    *

    “陈路周——”

    徐栀推开门,找了一圈,发现屋内灯亮着,窗户也开着,却没人,估计走的时候有点急。

    徐栀坐在沙发上给他打电话,也没接,转头又打了个,还是没接。

    “朱仰起,你知道陈路周在哪吗?”

    “不知道,我刚也打他电话,没接。”

    “李科,陈路周在你那吗?”

    那边声音显然一顿,诚惶诚恐地说:“可别,我跟陈路周又不熟,你男朋友不见了,干嘛老问我啊?”

    徐栀难得火急火燎:“别闹了,我真找他。家里也没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李科这才正经起来,“啊,那真不在我这,我在老家呢。”

    徐栀又跟朱仰起要来了姜成的号码。

    “姜成,陈路周在你那吗?”

    姜成先是一愣,斩钉截铁地说,“在,在我这。”

    徐栀心头顿时一跳,欣喜若狂,两眼冒光:“那你让他接电话,我有事找他。”

    徐栀说完,听见那边拿开话筒,隔空毫无演技地喊了两句,“陈路周!陈路周!啊,他上厕所呢。”

    徐栀:“……”

    徐栀面无表情把手机往茶几上一丢,经过这次事件,徐栀发现最“铁”的还是姜成,打掩护的手法简直驾轻就熟。

    徐栀先是在沙发上一边看电影,一边等,但心里揣着个天大的事儿,这样的等待略显煎熬,难得连电影都没看进去,直接按耐不住去门口等。一听见电梯运行或者楼梯间里有脚步声的声音,心跳就莫名加快,两只耳朵就瞬间竖起来,屏气凝神地死死盯着,奈何每次都落空。

    等到最后,她靠墙已经有点昏昏欲睡了,听见电梯叮咚一响,也没抱多大希望,下意识抬头瞥一眼,蓦然瞧见那个熟悉高大的身影,人瞬间清醒过来,不等他说话,等待的焦虑已经耗干她的耐心,目光冒火地想说他两句,但是看见他那么坚定、充满希望的一个人,此刻轻飘飘地站在那,好像一场盛大灿烂的烟火散尽后散落在地上无人问津的灰烬,徐栀就知道他大概是去找他妈了。

    徐栀心疼地走过去,伸手抱住他,原先那句你手机呢,也被她艰涩地吞回肚子里,绵长无尽地在他怀里叹了口气。

    陈路周反手将她揉进怀里,心里早已如潮水一般,被淹得死死的,毫无反抗的能力,如果这是另一个深渊,他可能会死在这。

    ……

    屋内灯开着,窗帘也没拉,空调扇叶在外头“嗡嗡”作响,电视机里主持人字正腔圆地正在播报着冷清的新闻联播——

    “保障性住房将大幅度提升——深入实施新时代人才强军战略——“

    两人几乎是一边暴风疾雨、急切地啃咬着对方一边推开卧室的人,衣物毫无顾忌地扔了一路,陈路周一手扶着她的脸颊一侧,干净修长的手指插在她乌黑的头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路深吻着将她推进卧室里,唇舌在她嘴里一通翻天覆地地搅动着。

    两人贴着门亲了会儿,屋内温度腾然升高,气息浑浊紊乱,心跳如擂鼓。最后两人双双倒在床上,电视机的声音隔着厚厚一堵墙,不再清晰,依稀还能听见主持人刻板冷静的声音从墙那边传来,嗡嗡作响,与她的心跳混为一体,如擂鼓一般在她耳边敲打着。陈路周亲她耳廓,在锁骨处停了下来,气息前所未来的粗重,脑袋埋在她颈项上,额头抵着,手指已经在娴熟地解她的牛仔裤扣子,询问似的,似笑非笑着,低低在她耳边哼了声,“嗯?”

    徐栀比了个一。

    于是,那堵墙轰然便倒塌下来,空气里都是浑浊尘埃,朦胧不清。

    徐栀记得以前去看海时差点淹水的经历,庆宜就在海边,逢年过节一般都会去那边观海,这几年海滩上几乎没什么人玩水了,小时候海滩边上每个周末都是人头攒动,在那看潮涨潮落。有人玩上瘾了,激烈混账地用手掌击打着水面,激起一层比一层高的浪花,任凭那海浪一个个朝着她冲撞过来。但那人就是不救她,不肯放过她,那声音直叫人发慌。

    “陈路周,你生日到底是几号?”

    “她说身份证上那个,3月17。”他专心致志。

    两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那你不是又要过生日了?”徐栀震惊。

    他笑出声,眉眼嚣张又欠,抬头仗势欺人地看她一眼,呼吸喘着,“是啊,你要不再做个带花园的别墅?这次我还想要个停车场。”

    “滚吧你。”徐栀忍无可忍,踹他一脚,没踹到,又推了他汗涔涔的脑袋一下。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