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造化神王 第23章 青年才俊们的翻脸动手

时间:2022-05-16作者:青衣无双

    没多久。

    宁拓又拿起了一只漆黑的瓷瓶。

    瓷瓶半尺高,其貌不扬。

    可这一次,即便是赵玄意也是脸色不易察觉的变了一下,在心里安慰着,东西很快会回到手里,才是脸色恢复如常。

    而一直颇为镇定的夏薇萱,同样是脸色微变。

    她和赵玄意私下关系非同一般。

    今晚这场鉴宝宴会,她便是知道不少的内幕。

    甚至那件漆黑的瓷瓶,就是赵玄意为她而准备的,早已经告知了她,那里面有很不俗的宝物。

    此时,宁拓已经打破黑瓷瓶。

    但只是在瓶底戳了个小洞,并且事先拿出一只干净的玉瓶做准备。

    他刚才特意仔细查看了下,发现这黑瓷瓶底部有夹层,宝物就藏在里面。

    “哗!”

    下一刻,明亮的光芒,让大殿内的光线,陡然亮了起来。

    更有十分浓郁的灵气波动涌现。

    接着,一滴滴的灵液,从黑瓷瓶的瓶底洞口内滴落。

    每一滴灵液都是晶莹剔透,灵韵浓郁。

    “那莫非是先天灵液……”

    “靠!还真是。”

    “……”

    先天灵液,无疑是非常珍贵的修行资源。

    对于修为的提升大有裨益。

    别说是龙象境,就算是命轮境,乃至究体境的修行者,都会十分眼馋。

    一滴先天灵液的市场价,甚至被炒到了上万灵石。

    并且是有价无市。

    因为这种先天灵液,几乎可遇不可求。

    夏薇萱精致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意,那本是属于她的机缘。

    黑瓷瓶中的先天灵液不算特别多,但也有20余滴,若是能尽数炼化,她的修为势必会为之大增。

    接下来。

    这场鉴宝宴会的气氛,已经变得十分诡异。

    宫殿不再热闹。

    一群青年才俊们纷纷冷着脸。

    到最后,已经是有些麻木的,望着宁拓选中一件有一件的宝物,然后互相喝着闷酒,神色不善。

    宁拓一点也不客气。

    但凡有宝韵逸散出的宝物,他都是尽数拿下。

    之所以如此,一是这样的机会太难得,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他知道赵玄意邀请他前来,没安好心。

    别的不说,赵玄意就从未阻止那些青年才俊们针对他。

    这其中,夏薇萱起到了不小作用。

    除此之外,赵玄意毕竟是火枫国二皇子,又怎么可能对他这个杀过二十余万赤羽军的北王,有了结交之心呢?

    除非赵玄意不想当皇帝了。

    既然站在对立面,那还假客气个什么劲?

    有多少机缘就捞多少。

    至于能不能带走,那就各凭本事了。

    宁拓走到玉石灵胎的旁边,朝着赵玄意笑道:“二皇子,这玉石灵胎,不如就送我了?”

    “区区一块顽石,北王也感兴趣吗?”赵玄意轻笑道。

    “二皇子有所不知,我家清歌喜欢这类玩意,拿回去当个摆饰,她大概会很开心。”宁拓道。

    “难得北王有这份心了,那你就拿走吧!”

    赵玄意淡淡道。

    那么多的宝物,都被宁拓拿走了,区区一块顽石,他也没太过在意。

    “哗!”

    宁拓手掌按在玉石灵胎上,手指上的储物戒,诞生了一股吞噬力。

    下一刻,玉石灵胎凭空不见,被他收进了储物戒中。

    “还真是雁过拔毛啊!”

    一位青年才俊,不由咬了咬牙说道。

    “呵!可能是穷怕了吧!”

    又有人不爽的道。

    面对一群不识珍宝的青年才俊,宁拓自然不会解释什么。

    这玉石灵胎,才是今晚最大的收获。

    按照以往情形,鉴宝宴会通常会持续到很晚,甚至通宵达旦,但今晚被宁拓这么一闹,青年才俊们全都没了心情。

    一个个啥好处都没捞着,就看着宁拓一个劲取宝了。

    心里的滋味别提有多难受。

    也因此,当宁拓收走了玉石灵胎,鉴宝宴会也就宣告着结束。

    当宁拓朝着赵玄意告辞后,以童禹为首的诸多青年才俊们,也是纷纷起身。

    每个人望向宁拓的时候,眼里都是浓浓的敌意。

    “童哥,若是就这么放那家伙离开,明天事情传开,咱们的面子可就丢完了。”

    孙轩压低声音道。

    “孙轩说的对,区区一介质子赘婿,凭什么这么嚣张?还拎不清形势,觉得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北王吗?”

    另外一位青年才俊冷声道。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那就让宁拓见识一下,咱们火枫国青年才俊们的风采。”童禹眯着眼睛道。

    很快,一群青年才俊们,同样纷纷走出宫殿。

    不多时。

    宫殿内就只剩下赵玄意和夏薇萱二人。

    夏薇萱道:“二皇子,事情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办了。”

    “多谢!”

    赵玄意微微一笑。

    他需要先让宁拓陷入众矢之的,让童禹等人,先对宁拓出手一波,等到宁拓被重创,返回陆府的时候。

    他再坐收渔翁之利。

    如此,才是万全之策。

    这也是赵玄意一贯以来的行事风格,滴水不漏,环环相扣。

    ……

    意王府大门外。

    当宁拓前脚走出来,童禹等人便是后脚跟上。

    王府内不能打斗,可出了王府,就没有那么多顾忌限制了。

    “宁拓,你利用妖术,骗走大皇子的大量宝物机缘,二皇子宽宏大量,不与你计较,但我们不同意。”

    童禹率先开口发难。

    “一介质子赘婿,有何资格入王府?有何资格取宝?”

    “哼!真当我们火枫国无人吗?”

    “宝物留下,下跪道歉,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一群青年才俊们,图穷匕见般的翻脸,既是为了宁拓身上的宝物机缘,也是为了自身颜面。

    当然,还可以扯上为了火枫国的名声。

    “宁拓,这下看你怎么办?哼!你以为今晚可以轻松离开了?”

    憋了一肚子火的蔡昭容,也是紧跟着开口,一脸得意的望着宁拓。

    宁拓停下脚步。

    在场青年才俊共有数十人。

    再加上他们的随从,人数早已经过百。

    而他,只有一人。

    给他驱车的那位陆府的护卫,瞧见这么大的阵仗,早就远远躲开了。

    如此多的青年才俊们,便是王府护卫都不敢招惹,何况,又只是陆府的一个小小的护卫呢?

    不过,宁拓的神色依旧平静如水。

    他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战场上数十万大军冲阵拼杀,他尚且冷静指挥,从容调度,又何况是眼下?

    和那些相比,眼前这才哪到哪呢。

    小巫见大巫罢了。

    宁拓也懒得废话,简单道:“你们是打算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