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子辰大陆 第十八章 幽冥城。龙族后人。

时间:2020-12-03作者:潘无味

    “谁,是谁在说话。”秦昂站起来问道

    黑暗中传来一声:“小鬼,不错嘛,这么快就发现此地是幻觉了?”

    秦昂:“敢问前辈,此为何地,将晚辈引来此处又是为了什么?”

    “此地名为幽冥城,死亡血海。是你自己来的,可不是我引你来的。”

    秦昂:“前辈,晚辈误闯此地,还望前辈见谅,给晚辈指条回去的路,晚辈感激不尽。”

    眼前景象全变了,不在是一无所视,处处黑暗。眼前的景象全变了,天空中漂浮着漫天的血云,这方世界完全笼罩在神秘诡异的红色之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秦昂感觉自己脑袋昏沉沉的。

    眼前一座巍峨的宫殿,宫殿内所有的一切都是血红色的。就连火把都冒着红色的火焰。宽阔的广场上,满地的尸体。尸体死状各异,死相凄惨,像是遭受尽了无尽的折磨和痛苦,才能这般扭曲,双眼瞪目。

    秦昂也不经头皮发麻:“到底是何人?能以如此恐怖的实力。活生生将一整座城的人折磨致死?对方的心也太歹毒了一些,莫非是这声音的主人?”

    空气中传来不甘与咆哮声:“十万年了。十万年了,老夫等待了十万年,就等来你这么一个小鬼。也罢也罢,看来天意如此。”

    整座宫殿和这方世界都在颤抖着。仿佛只要这个声音愿意,这方世界随时可坍塌覆灭一样。

    宫殿大门自动打开:“进来吧,你是十万年来第一个进入此地之人。”

    秦昂:“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对方真的想害自己,可能自己早就死了,只要对方愿意的话,自己不可能活到现在,还是进去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秦昂稳稳心神,尽量让自己放松,收起沧溟赤血剑。朝着宫殿大门走去。

    经过长阶,秦昂来到宫殿大门前,走了进去,宫殿内空旷无比,大殿中间站着个老人,背对着自己。什么也看不清,殿内除了二十四跟黑漆漆的柱子。什么也没有。

    秦昂上前鞠了一躬:“晚辈秦昂,拜见前辈。”

    老人转过身,秦昂才发现。这位老人的头发,胡子,眉毛,皮肤都是红色的,褶皱的皮肤尽显沧桑之感。

    秦昂心想:“世上还存在这种红色皮肤的人吗?这是什么种族?”

    老人喃喃自语:“你太弱了,太弱了,真的太弱了,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秦昂没有打断老人,或许老人是在犹豫什么。

    过了许久。

    突然秦昂眼前的老人笑了,笑的很开心,笑得很释然。

    老人:“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天意吧。也罢,也罢,你能来到这,说明一切皆是缘分。”

    老人开口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前辈:“晚辈名叫秦昂。”

    突然老者抬起右手,对着秦昂一抓,强大的吸力,让秦昂的身体不受控制,飞到老者的身边。

    老者枯枝一般的whhryl.手抓住秦昂的头,一股前所未见的强大真气从大脑穿入秦昂身体的四肢百骸。秦昂并感觉身体没什么不适,也不排斥进入身体的力量。

    秦昂心想:“还好,对方没有要害自己的心。”

    老人激动道:“既然能凝结八颗金丹,世上还有这等奇人?不错不错,骨骼强壮,肌肉发达。这脉搏,这心跳,如此鲜活强盛的生命力。足以,足以。”

    老人:“咦,这是,你大脑精神深处中的是?莫非是?难道是灵根?对,不会有错,绝对是灵根。上天也算待我不薄了。如此奇才。十万年的等待,也不妄我白等待一场了。”

    秦昂的眼前的老人笑了。这一刻秦昂发现,老人脸上的笑意是来自内心的喜悦。

    相比刚才的不甘与愤怒,这会的老人充满的是兴奋与激动。

    老人放开秦昂:“坐下吧,吾名叫,夜笙,别人都称我幽冥城主。也是这一片天地的主人。十万年前,这里的一切还不是你所看到这样,生活在这里人们,幸福美满。在我的护佑下,这里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就在那一天,那一天,灾难和末日的一天,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当时我在闭关,来了不明身份的一群人。族人们热情好客,热情的款待他们,可是那群狼心狗肺的家伙,他们不思回报,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杀,整个幽冥城被杀得一干二净,一个活人也没有。还残忍的炼化他们身体。”

    秦昂:“前辈您是说?外面那些尸体全是您的族人?”

    夜笙:“是的,他们全是我的族人。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都不知道。当我出关之后,发现这一地的尸体,所有的族人都死光了,一个活口也没留下。天上的云,还有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染成了红色。被我族人的鲜血浸透了,怎么也洗不掉,洗不掉。”

    夜笙:“发了疯的我,看着眼前这一切,那群人的所作所为,令我愤怒,于是我就同他们展开了决战。那群人炼化了族人之后。吸收了他们血脉,实力提升很多,我险些不敌。”

    回想这一切,老人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夜笙:“不得已,我燃烧了自己的生命,燃烧了自己神魂。经过数日的苦战,最后与他们全部同归于尽。留下了一道残缺的神识,就是为寻找等待一个合适之人。为我龙族之人留下这最后一丝的血脉。”

    秦昂不经心想,对方到底何等恐怖,就连神也要以燃烧生命燃烧神魂为代价,提升实力,才能与他们同归于尽:“前辈,您说你是龙族之人?龙真的存在吗?您所说的龙族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您说的神识是什么?十万年,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人当真能活十万年吗?”

    夜笙:“凡人的生命不过百年,这是注定的,从古至今皆是如此。而我夜氏一族的人又是上古龙族的传承者,我们身上流淌着身龙的血脉。乃是上天眷顾之人。有幸,有生之年踏入神境,成就无上神位,所能才能存活那么久。”

    夜笙:“至于那上古龙族是怎么消失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龙确实存在,我龙族血脉就是最好的证明。还有好多上古种族,他们的实力并不比我们龙族弱小,但却神秘消失了,至今没人清楚,也无迹可查。”

    夜笙:“至于神识,当修武者突破到半神境时,就会产生空间意识,能创造一个独立单独的世界,不过这世界只能储存我们个人的一切罢了。当时我与那群丧尽天良的贼人同归于尽之后,拼尽最后一口气。为了保存龙族最后的血脉,才创造出这个独立的世界,为的就是等待一个适合继承的人。”

    秦昂:“前辈,听您这么说?这里是你独自创造的世界,那晚辈所处的那个世界还会有其他龙族的传承之人吗?或者远古族群的传承者吗?”

    夜笙:“龙族jsshcxx.之人不可能有,毕竟哪个年代只有我夜氏一族才是龙族的后裔的唯一继承人。至于现在,其他的远古种族或许有吧,也或许没有,毕竟过jxpx.去了十万年,老夫对外界一无所知。这些还得你以后自己去慢慢探索。”

    秦昂:“前辈,晚辈在洞壁上发现的那朵血色花朵是?是靠它的指引晚辈才来到这的。”

    夜笙:“血色花朵?老夫也不知道,可能是与这个世界相连,吸收了这里的一点血色之气生长的吧。不过,有幸,有幸,上天还是眷顾我龙族之人,把你送给了我,让龙族血脉不至于在此断结,我所剩时间不多了。最终还是让我遇见了你,不过你现在还太弱小,还没法发挥出龙族血脉的全部实力。就连我当初也不敢说把神龙的血脉开发到极致,那无穷的力量我也只得了其中一部分。但愿你能有此幸运,将它完整的开发出来。”

    夜笙自语道:“或许这也是天意吧,要让你受尽磨难,历经坎坷,在挫折中成长,这样才能真正领悟龙族血脉的力量。”

    夜笙:“小家伙,你过来,站到老夫面前来。”

    秦昂走到老者面前。老者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对着房顶念念有词。一束红光冲天而降,一滴血液缓缓落下,最后停留在老者指尖。

    秦昂看着老者手中的血滴,红光闪烁,血液盘旋着一道虚影,仔细看得话,那是一条蛇一样的生物,又不太一样,头上长着一对鹿角一样的东西,还有那强壮的四肢。锋利的长爪。全身覆盖着数不清的鳞片。一声撼天动地的龙吟吼叫,虽是一道虚影,但是那一声龙吟的吼叫,强烈震撼了秦昂的心灵,在它面前,自己还是太渺小了。根本没法以他相提并论。

    一头来自远古巨兽好像要从中破体而出。那样子威严,古朴,凶狠,仿佛是它就是天地间的主宰一般,令人不可目视,在它面前,只有拜服和虔诚的瞻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