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子辰大陆 第二十三章 沧溟剑术

时间:2020-12-06作者:潘无味

    红色的手掌携带劲风,呼啸的朝着秦昂奔腾而来。

    秦昂后退两步,调整身形,九转剑诀,残星破月。

    无数耀眼的星光包裹着秦昂的身体,闪闪发光,空洞之力呼之欲出。

    “啪啪啪”的一阵爆炸声充斥着整个地下密室,密室发生了激烈的摇晃。

    看着眼前这个年龄不大少年,入魔的镇长有些陷入了沉思,眼前这小子的实力明显比潘化麟高出不少。

    这怎么可能,他才丹聚境六级的实力。潘化麟早已突破到丹聚境九级的境界,这是整个落梅镇都知道的事。

    两人境界上相差甚远,为何这人出手的实力却比潘化麟强上不少?

    难道他影藏了自己的实力。喜欢扮猪吃老虎?

    镇长:“你到底是什么人?落梅镇没见过你这号人物。”

    秦昂:“路见不平,替天行道之人。准备受死吧”

    镇长:“狂妄,接下我一招,不会真的以为能斗得过我吧,今天你结局跟他一样。注定是有来无回。”

    秦昂:“吐了口痰,多说无益,动手吧。”

    秦昂飞身向前,一剑砍出,没有丝毫的华丽技巧,没有使用任何武力。看似平常的一击。却灌注了全身的力气。剑刃所到之处,空间都要被撕裂一般。

    中年男子红色的双手合掌,手掌涟漪四起。被红色的火焰包裹着。

    “砰”的一声。硬生生的夹住了秦昂砍来的一剑,衣衫飞起,尘土漫天。地板碎裂塌陷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秦昂没还给敌人反应的机会,左手顺势打出一掌,躲闪不及时,金色手掌击打在中年男子身上。“咔嚓”的一声骨骼断裂。口吐鲜血后退两步。

    镇长:“该死的小畜生,之前是小看了。竟然敢打伤我,很好,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报上你名字,老子不杀无名之鬼。”

    秦昂用剑指着镇长狠狠的说道:“你这种丧尽天良之人,多说无益,让你多活一秒都是对这个世界侮辱。”

    中年男子吐了一大口血,发怒的大喊一声,“啊”。呼声震动四方。

    骷髅之手,中年男子咆哮道。一支黑色巨大的骷髅手印冲着秦昂抓来。仿佛要将秦昂撕碎一般。

    给我破,黎署之光,太阳圆盘散发的金色刺眼的炙热灼人光芒。仿佛能净化一切邪恶力量一般。一切罪恶的克星。

    相撞在一起。噼里啪啦的巨响震得人头昏脑胀。轰鸣声震碎了密室内一切物品。囚牢内的子女们全都震晕了过去。

    中年不退反进。血影鬼魅。速度疾快,鬼魅一般闪身来到秦昂身前,伸出右手抓向秦昂。

    秦昂:“太快了,太快了,根本躲不开。怎么办,怎么办。”

    明知道已经躲不开,秦昂只能硬抗了。

    精神瀚海雾杀。血红色的红雾笼罩在整个密室之内。中年男子只感觉自己内心血液翻滚,心脏激烈的跳动。行动受阻,变得缓慢起来。身体的一切都不由自己控制。

    借着血红雾杀压制敌人的时机,秦昂才抽身躲过这一击:“好险,如果不是他行动受损,可能自己的小命真的要交代在这了。”

    跟密室内的鲜血不同,密室内的一切让人恶心想吐,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秦昂的血红雾杀出现之后,让人发自心底的颤抖,神圣无比,来自灵魂深处膜拜。在它的面前,感觉人类所做的一切都十分渺小,就像一颗尘埃,微不足道。

    镇长:“你这是什么妖术,我的身体怎么回事,好像不受我的控制了。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秦昂:妖术?这是最古老的力量,世间正道,杀戮之道,与你这种邪魔歪道不同。我这是天地间最纯正的杀戮之道。也是专门惩罚你这种人的天道。”

    镇长:“吹牛皮也不怕闪了腰,管你什么邪魔歪道还是天道,今天你非死不可。”

    “血影鬼手”镇长的双手捏法成决,一道黑色虚影。站立在胸前。面目狰狞,龇牙咧嘴,仿佛来自地狱的使者。让你心惊胆寒。

    在中年男子的摧动下,咆哮着朝着秦昂而来。所过之处飞沙走石。气势惊人。

    沧溟剑术。血雨漫天,血红色雨滴如漫天星辰一般。络绎不绝的汇集在一起。

    漫天的血雨跟黑色的虚影相撞,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没有任何威压,没有任何的躁动与不安。

    黑色虚影被血雨包裹着,一点一点的渗入其内。就像蚂蚁残食巨兽那般,一点一点的将其分解,再分而食之。

    很快,虚影完全被肢解分散了,消失在了密室之内。这还不算结束,漫天的血雨朝着中年男子而去。

    精神瀚海雾杀的压制下,镇长行动迟缓,很快就被血雨包围,从皮肤渗入体内。身上就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同时撕咬自己的身体。

    一只蚂蚁咬在身上没什么感觉。那么十只,百只,千只,万只呢?

    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渐渐露出白骨。疼痛传遍全身。

    镇长发出痛苦的哀嚎:“混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快给我停下,我的身体怎么会?快放开我,放开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秦昂:“现在求饶太晚了。你就好好享受这万蚁噬身的感觉,也让你知道什么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半盏茶的功夫,入魔的镇长已经死都不能在死了,只剩一具白骨个一个袋子。

    秦昂:“这袋子是什么,既然能承受漫天血雨的侵蚀而不毁坏,当真神奇。”

    拿起来一看,这不是当初麻衣子在秦家村使用的那种吗?秦昂将袋子收好,算了先救人人吧。

    一股阴阳二气输入潘化麟的体内。

    潘化麟慢慢睁开眼睛:“秦昂兄?我死了吗?对不起连累你了。如果不是我硬拉你来的话,也不用跟我死在一起。”

    秦昂笑了笑:“放心吧,那恶人已经死了,我们现在救他们回去吧。”

    潘化麟:“什么,那家伙实力那么强,怎么可能会死?是你打败他的吗?怎么打败的?”

    秦昂:“运气好,已经被我杀了,先救人吧,回去在慢慢给你解释。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潘总镖头怕是要等急了。“

    秦昂带着潘化麟回到落梅镇。讲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

    潘总镖头:“想不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一切的首恶居然是他,难怪这么久都抓不到他,原来是贼喊捉贼。秦昂小友这次真的要多谢你。不仅救了小儿,还替我们诛杀了那贼人。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秦昂:“分内之事,都是晚辈该做的。对了前辈,化麟兄。事情以了我也该告辞,还要事在身,不便久留、”

    潘化麟:“这么快就走,你我兄弟还没好好聚聚,急着走干嘛,在多住一段日子。”

    潘总镖头:“对啊,你帮我了镇子这么大的忙,大伙都没好好谢谢你,留下来多住一段日子。”

    秦昂:“总镖头,化麟兄,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在下真的要事在身。必须离开了,将来有机会的话,我在看你们。”

    潘化麟:“那好吧,后会有期。”

    看着秦昂远去的背影潘化麟:“爹,您说我还能在见到他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