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子辰大陆 第四十八章 烈火宗 烈宏

时间:2020-12-16作者:潘无味

    在场之人看着秦昂所做的一切,无不头皮发麻。心有余悸。

    “这小子还是人吗?如此残忍的手段,虽说是妖兽吧,可那也是生命啊。不过这样看,这小子还真像个杀神。”

    “如此简单就解决了?那可是四头沙丘剑齿虎啊,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到底是什么实力?”

    “怎么以前没听说过此人?”

    武震心想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何幻羽宗会让这秦昂参加比试:“恭喜李宗主,你派这弟子虽然等级不高,但是却能拥有逆战几级的实力,还真是但实力出众,还如此的杀伐果断,可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李慧:“前辈过奖了,秦昂这名弟子虽然天赋不错,但是武城主的长子的武龙,听闻小小年纪就已经突破到元力境八级了吧。这样的实力相信我们其余四宗之内没人能抗衡吧。”

    武震点点头笑道:“李宗主过谦了,面对同样四头元力境六级的剑齿虎,相信小儿想胜也不是易事。”

    有人盯着水晶球喊道:“你们快看,那有一名金发的女子被人击倒了。”

    众人的目光都被秦昂的战斗吸引。

    听到有人这么一喊,众人才将目光移向那名男子所说之处。

    李慧突然一把掌直接将桌子拍得粉碎,精灵现在全身是伤,鲜血流遍全身,没了先前那灵动可人的模样,现在可以用凄惨来形容,一看就是被人活活折磨至此,一名头发皮肤都是红色男子,手里抓着两块玉牌,得意看着精灵。

    红色男子:“幻羽宗的垃圾,我最后说一遍,把那妖兽内丹给我,我就放过你。看你长得也不错,小爷也不忍心欺负你。”

    李慧淡淡开口:“烈熊宗主,你可真是教得一手好弟子,强夺妖丹也就算了,连保命的玉牌也要抢夺吗?还如此出言不逊,未免有些过分了?

    烈火宗宗主,一名身高八尺,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说道:“哈哈哈,反正规则允许的,又没规定弟子不能抢夺妖丹。再说了你那弟子要是识时务,将妖丹痛快的交出来,又岂会受此折磨。至于出言不逊,敢问在座的各位,你们跟人打架还是彬彬有礼的向对方问好吗?真是不知所谓。”

    李慧被气得脸都红了指着对方:“你。。。”

    李慧看向武震:“武震城主,可有解救之法?”

    武震:“除非将水晶球击破,强行将他们拉回到现实世界中来。不过这样的话,这次比赛就失败了。”

    红色男子:“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我就成全你。男子右手焚烧着烈火,火焰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对着精灵砸来。”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精灵害怕的闭上了双眼,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眼角流出了泪水:“哥,陈长老,师尊,再见了。精灵以后不能陪伴你们了。”

    聚满火焰的拳头就要砸在精灵身上,砰的爆炸声传来。红色男子被震退出去。

    红色男子:“谁,是谁,给老子出来?谁他妈敢管老子烈宏的闲事?”

    秦昂:“别喊了,我在这。”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精灵像是找到了靠山,所有的坚强,所有的委屈像洪水一般倾泻崩腾而出,瞬间决堤,眼泪止不住的涌现出来:“哥,就是他,抢了我的玉牌,还想抢我获得的妖丹。还骂我们幻羽宗,出言不逊。”

    看着满身是伤的精灵,秦昂内心五味杂陈:“好好调息,接下来交给哥吧。”

    烈宏:“我当是谁?又来一个废物,幻羽宗真是没人了。既然派两个元力境三级的废物来参加比试,真是丢人。我看你们改名叫废物宗吧。”

    喝的一声,烈宏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元力境七级。

    烈宏:“幻羽宗的废物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今天就把你们一块收拾了。”

    烈宏:“落日烈焰,双拳上被一团火焰包围着,烈宏周围的空间都扭曲了,蕴含着强烈的能量涟漪。啪啪啪燃烧声。烈宏仿佛变成了一个火人。就像一堆加了油了干柴,一点就着,形成冲天的大火,朝着秦昂而来。”

    秦昂:“黑焰剑阵,地上突然长出无数的黑色的莲花,冰冷的气息覆盖一切。化作无数藤蔓缠朝着烈宏而去。”

    两种不同的火焰,一个充满炽热,像是天上的太阳那样,强烈的温度让人难以承受。只要沾上一点就能化为飞灰一般。另一种黑色的火焰,仿佛来自地狱般,冰冷的气息仿佛能凝结一切。直抵人的大脑深处,控制人的灵魂。让人发自内心的畏惧好颤抖。

    两股火焰形成的长龙相遇。像是许久未见生死仇敌,互相撕咬着对方的身体。每一口每一抓都是致命的。毫无保留,都想在第一时间结束对方的生命。一黑一红的火龙相互交织盘旋在一起。势要分隔高低成见。有来有回,爆炸声充斥着这片天地,无数的气浪卷起漫天的黄沙,就像沙城爆覆摧毁城镇那样,瞬间将整个水晶球覆盖住,来不及反应,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终在黑色火焰的包围下,红色的火焰溃不成军,瞬间被瓦解,黑色的火焰化作坚固的藤蔓将烈宏包裹起来。一根根倒刺趁机插入烈宏的体内。黑色冰冷火焰顺着伤口进入烈宏体内。发了疯不受控制得折磨着他的身体。鲜血顺藤留下。烈宏浑身颤抖,疼痛全身传来。发出杀猪般的哀嚎,红色的脸变得苍白。仿佛在品尝这来自地狱的折磨。想要去拿玉牌捏碎离开这里,才发现自己被捆绑得严严实实无法动弹。

    秦昂:“还不死心?你是逃不掉的,伸手一抓,两块玉牌落入秦昂的手中。”

    黄沙过后,众人才看清了水晶球内的一切。

    嘶,这幻羽宗的弟子好厉害,居然打败了烈火宗元力境七级的弟子,看他那副模样,好像被折磨得不轻。已经没了先前嚣张的模样了。

    陈长老暗道:“好小子,不亏是老夫的弟子,给我好好折磨这个狂妄的家伙。真是害苦了精灵这丫头。”

    秦昂看着正在调息的精灵,脸色渐渐稳定,身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从戒指中取出一枚丹药让精灵服下。精灵缓缓的睁开眼睛,一下扑到秦昂怀里委屈哭道:“哥,精灵好害怕,要不是哥你及时出现,精灵可能永远再也见不到哥了。精灵没有给哥丢人,没有给宗门丢脸,精没有开口求饶,更没有将自己所获得妖丹给他。即便是死,精灵也没有投降。说完从口袋内取出一枚金色的妖丹。”

    秦昂:“嗯,丫头别怕,看着哥这就给你报仇。”

    秦昂扶起精灵,赤血剑落入手中,朝着烈宏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