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玲珑山下悍娘子 第二章 弱女子制服恶屠夫

时间:2020-12-04作者:安子期

    向来蛮狠惯了的张屠夫哪里就肯服输?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跳脚大骂道:“嘛了个x,死不透的臭丫头,你敢多管俺家的闲事?还敢暗算你爷爷?我今天不把你打出龟屎来……”

    一语未了,伸手就要来抓住红豆乱打。

    红豆也不作声,待张屠夫手臂伸到,又是一记熟稔无比的拿臂揣。

    这次张屠夫摔的更响更稳当,四脚朝天,差点没有摔破了脑袋,头上油污的巾帽震出老远。

    众人都看得呆住了,大冬天里,冷汗|”唰“地一起往外冒。

    且不说张屠夫平日里只有撒野殴打别人的份儿,就说红豆这妮子,单薄廲弱,又差点没了半条命。

    明明还躺在烂稻草上直喘气,却突然就这么一蹦老高窜出去,也不知道使了什么邪法?叫半截黑塔似的张屠夫连着跌了两跤。

    难不成她掉进玲珑潭,被乌龙附体了?

    却又见披头散发的红豆魔鬼一般上前一步,对着张屠夫冷笑道:“你还敢不敢狂了?”

    不料躺在地上直喘粗气的张屠夫却并不知道害怕,突然不要脸的放起恶刁来。

    一把揪住红豆粗布襦裙下的一只薄薄的旧夹棉裤脚,使劲就往下拽。

    原来,从来不曾吃过如此大亏的张屠夫恼羞已极,便使出如此下三滥的市井阴坏手段。

    仗着自己是个男人,想要扯下红豆的夹棉裤,企图玷污红豆一个女孩家的名节。

    安红豆气坏了,就势墩身,对着张屠夫的小手臂一个重重肘击,张屠夫哎哟一声,吃疼不过,只得急忙撒手。

    就在挣脱张屠夫拉扯的瞬间,红豆一脚又踹向张屠夫右腿膝盖。

    只听得“咔嚓”一声,张屠夫顿时杀猪般嚎叫起来,痛苦的弓起身子,双手搂住自己的右腿。

    白了脸的安秀才早已经吓得抖成了一团,众人看着红豆如此凶神恶煞,简直就像看见了一个怪物,人人都僵在哪里,冷汗湿衣,大气都不敢出了。

    只有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六七岁小孩子看的兴致勃勃,连连又是跳脚又是拍手叫好。

    吓得他家大人忙忙的过来,一把扯住乱捂住嘴巴。

    这里,安红豆却仍旧不肯善罢甘休。

    上前对着张屠夫的脊背又是狠狠一脚,直踢的张屠夫疼入骨髓,口中乱叫:“阿哟我的娘嗳,骨头断了,骨头断了……”

    安红豆对着他的肩膀又是一脚,口中怒喝问道:“以后你还敢不敢随便打人了?还敢不敢拽人裤子,臭不要脸的耍碰瓷了?”

    张屠夫疼痛已极,哪里听得清楚安红豆都说的是些什么?

    只听见“敢不敢”几个字,一边嚎叫,一边连连讨饶道:“不敢了,不敢了,老子再不敢了……”

    红豆对着张屠夫满地乱滚的脑袋又是一脚,喝问道:“你是谁的老子?再敢说这样不干不净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脑袋给踢下来?”

    张屠夫疼极,带着哭腔讨饶道:“小的,小的,小的再不敢了。”

    “红豆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看在我家小娘子面子上,饶了我吧……哎哟,哎哟……”

    红豆骂道:“现在你也知道王氏姐姐是你家小娘子了?”

    “混账王八蛋,听了你大老婆的挑拨就跑来不问青红皂白的乱打,你眼睛瞎了吗?”

    “拿人不当人,王氏姐姐大着肚子,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比不了你大老婆的几句挑拨?”

    “张屠夫,你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得了?有本事你就打死她,一尸两命,报到官府,不剁了你的头拿去喂狗我还就不信了。”

    众人瞧着眼前的情状,人人惊恐。

    惊恐之余,不免心中又暗暗称怪不已。

    红豆张口对着张屠夫叫骂训斥已经是出人意料了,她一个单薄的妮子,又刚被他们从玲珑潭给打捞上来,她哪里来的气力把凶悍的张屠夫踢打的连连讨饶?

    最古怪的,此地的乡风,一个未出嫁的妮子,是不敢随便骂人的。

    更不能提什么大着肚子诸如此类涉及到那啥啥啥的词语,这样的话,一个妮子别说出口,就是听见别人说,也要羞死了。

    可此时的安红豆不但口齿清晰面无愧色的这样骂了说了,还干脆直接的怒斥了张屠夫听信大老婆挑拨,毫无道理的虐.待小老婆。

    这哪里像往常安家那个胆小怕事,话都说不完整的妮子口气?

    简直就是谁家一个牙尖齿利,恶狠狠的泼辣货色。

    不,不,此刻的安红豆在众邻舍眼里,完全是一个比泼妇更为可怕的人了。

    安红豆末了那几句咬牙切齿的话,更是吓的死人。

    玲珑山虽然灵杰毓秀,此地的龙山坳却又是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山村。

    一直以来,都是谁家有钱谁家蛮狠谁家就是最厉害的。

    龙山坳里的小民们也有为着鸡零狗碎事情打架斗殴的,往往免不了也会有些伤残人命的事情。

    可吃了亏的人往往也只能自认晦气,从来就没有人想起来去官府讨要个什么青红皂白的。

    就像安红豆,今天突然失足跌落到玲珑潭里,人捞上来,如果真的死了,也就死了。

    安秀才就算是哭断肠子,也断不会因为苦苦守了十几年的独生女儿糊里糊涂淹死了,就跑到官府去告状的。

    要知道,安秀才好歹还是一个识断字的秀才呢。

    却并不晓得,原来打死了人,特别是一尸两命的,官府会把凶手的脑袋剁下来喂狗的。

    红豆这妮子,如果不是被乌龙附体,就是往日藏的太深了。

    或者总是秀才家的丫头,就算是穷的要饿死了,总是比别人家的妮子知道的事情多。

    可又有不通,她暴打张屠夫的气力和胆量,又作何解释?

    量必,还是中邪了。

    就像镇上茶馆里说书先生说的,恶人作恶太多,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就会有鬼神附着别人的身体来教训他。

    却说王氏,被丈夫扯的披头散发,口角血渍犹存。

    此刻看见丈夫被安红豆踹的满地乱滚,连连讨饶,心中虽然解恨,却又担心他家大婆子寻来和红豆厮闹。

    便上前拉住红豆,低声哀求道:“红豆,你不要和他一个蠢人一般见识,快回去歇着吧。”

    张屠夫听自家小老婆这么一说,赶紧讨饶道:“小的该死,小的就是一个混账王八蛋,小的下次再敢乱打人,姑奶奶就叫官府把小的脑袋剁下来喂狗……”

    众人听张屠夫竟说出这么熊包的话,不觉都暗暗感到称心可笑。

    便有机灵的,赶紧壮着胆子过来做好人,有人拉住红豆往屋里,有人搀扶起张屠夫。

    方才红豆憋着一股子怒气,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子气力,陡然爆发,狠狠的揍了张屠夫一顿,又痛快淋漓的痛骂了几句。

    现在见众人拥上来,不觉脱了气力,余勇陡散,顿时便感到一阵子天旋地转,双眼一翻,真的昏死了过去。

    这下,众人更加相信红豆不过就是被神鬼附体了,彼此心照不宣的七手八脚,慌忙把红豆搀扶尽屋里,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姜汤。

    张屠夫浑身疼痛,被人从地上拖起来,却发现自己还能站立活动,安红豆虽然给他一顿胖揍,却并没有真的踹断了他的骨头。

    此刻,虽然见着安红豆蹊跷的昏晕了过去,却也不敢再多生事,被人搀扶着,带着王氏,一瘸一拐心有余悸的忙忙离去了。

    待张屠夫走远,众人立刻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

    “亲娘嗳,红豆敢是中了邪了?”

    “那可是张屠夫,两个壮汉也打不过他的……”

    “红豆的口舌,何时变得这样爽利?”

    “那whhryl.玲珑潭向来古怪,必定有龙王鬼神跟着这妮子了。”

    有年纪老成的故作镇定:“你们晓得什么?听老辈人说,这死里逃生的人最容易被鬼神附体。”

    “你们想想红豆平时是啥样子的,最细气的。就是张屠夫太恶躁,龙王鬼神都看不过,所以借着红豆的身子,狠狠捶了他一顿。”

    有人立刻附和道:“老高叔说得对头,红豆这小细胳膊细腿,张屠夫咋就沾着就是一个跟头?她一抬脚张屠夫就直着脖子嚷骨头断了?”

    “还有红豆骂张屠夫的语气,俺们从来就没有听她那样说话过,连她好好的时候都不曾见,必是被神鬼附体了。”

    “阿弥陀佛,看来俺天天烧香念佛还是对的……此地城隍不灵,龙神灵啊。”

    众人由最初的惊恐到越说越兴奋,直觉得他们这一生也没有见过这么稀罕神奇的事情。

    一直到傍晚,这些意犹未尽的乡人们不得已,才陆续散了。

    女人们要回家做晚饭,浇菜园,拾掇晾晒干的衣服,喂养归拢牲畜。

    男人们被耽误了一天的活计,也要赶回去找补找补。

    只有安秀才始终守着自己昏昏沉沉的女儿,呆呆的,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一语不发。

    还有几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心里简直把红豆当成了大英雄,被爹娘拖了回家,眼不见,又悄悄的跑来了几个来看红豆。

    于是,当安红豆再次清醒过来,便看见自己身边围着五六个剃着半头,拖着鼻涕,眼睛亮晶晶的男娃娃。

    安红豆一眼就认出二伯家的小子安红生,想到他姐姐安红米,心里顿时像被火烧了一般。

    掀开盖子身上的破被子,一骨碌坐起来,对着红生的脸就是一个巴掌。

    红生原本眼巴巴的看着红豆,盼望着她赶紧醒来,好在小伙伴们面前显摆红豆是他的姐姐。

    冷不防被刚睁开眼睛的红豆糊里糊涂的扇了一个巴掌,愣怔了一会,顿时委屈的“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其他孩子仿佛受了惊的野兔一般,轰的一下,全部跳起来,逃出了安秀才的破屋。

    安秀才原本就胆小,这一天沉默不语的,其实就是已经被吓破了胆。

    见女儿刚睁开眼睛又开始乱打人,骇得双腿一软,噗通一声,一屁股跌坐在门槛边上。

    安红豆被红生一哭,大脑才冷静下来。

    赶紧拉住红生,忙不迭的抚慰道:“红生不哭,不哭,是姐姐不好,姐姐饿的眼花了,把你当成张屠夫了。”

    红生只管直着嗓子嚎哭,吸着鼻涕,半晌才抽抽搭搭的止住哭泣。

    红豆仔细一看,红生的半边小脸五个指头印清晰可见,都红肿了。

    这一巴掌扇的,实在是狠了些。

    红生不哭了,红豆觉得自己肠肚里仍旧火烧火燎,搅拌的难受。

    原来,她空着肚子,生生被灌进一碗并没有多少甜味的辣燎燎生姜水。

    无奈之下,红豆有气无力的对安秀才说道:“有……吃的吗?”

    不知道为何,安红豆还叫不出口“爹”这个字来。

    安秀才明知道女儿又闯下了一个天大的祸事,却不敢出口训斥。

    听见红豆要吃的,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抖抖索索的去灶上掀开唯一一口铁锅上的破锅盖,从里面端出一碗陈大娘已经送过来老半天的黑面糊糊。

    饿极了的安红豆双手颤抖的接过安秀才递过来的面糊糊,简直用不及筷子。

    也管不了冷热,有没有油盐,黑的还是白的,连吸带喝,风卷残云一般,眨眼就把一碗黑面糊糊吃了个干干净净。

    一碗黑面糊糊下肚,安红豆才感觉自己空荡荡的肠胃有了一些着落。

    一抬眼,却看见肿了半边脸的红生脸上挂着泪珠怔怔的看着她,安秀才也呆呆的看着她,喉咙似乎还悄悄的动了动zyxta.。

    和红豆一样,安秀才也是很久水米未进了。

    安红豆捧着手里的空碗,不由愧疚的脱口而出道:“爹……”

    安秀才明白自己女儿的意思,赶紧含泪带笑道:“爹不饿,爹没事的。红豆,你觉得如何了?这碗糊糊多谢陈大娘恩赐的……”

    见安秀才几乎都快要饿死了,还在绉绉的穷酸,安红豆不觉又感.jsshcxx.到可笑。

    但看着衣衫破烂单薄,虽然年纪不到四十,却形销骨立发鬓斑白的安秀才,她实在是又笑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