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玲珑山下悍娘子 第六章 心冷面冷

时间:2020-12-04作者:安子期

    张氏吃了一惊,就势一腚坐在潭边的石头地上。

    也不管她妮子的死活,哭天叫地的喊起冤屈来。

    昨天红豆掉玲珑潭里,村子里人被红米跑回去咋呼的惊慌失措。

    今天又听见大翠子和娟子变了嗓音的乱咋呼,倒是有了经验。

    几个壮劳力,有的拎起昨天打捞红豆的渔网,有的扛起昨天丢在一旁的长竹竿。

    远远听着张氏嚎哭,众人都有些心惊肉跳,

    跑到潭边一看,这两个妮子……咋都水淋淋的已经在岸上了?

    大大松了一口气之余,又很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跳下水捞出红豆的皮货铺少东仗着年轻力壮,腿又长,跑的倒是比大家快。

    可瞧着他身上衣服,干敞敞的,不像下水救过人的啊。

    可笑的是,这位昨天跳下潭水里,捞红豆没有来得及脱.下衣服的少东。

    此刻却正忙着脱自己身上的夹袍,不晓得他还想干什么?

    下一刻,众人就难为情的看见。

    弥少东竟用脱下的夹袍,一下子包裹住了湿淋淋的红豆。

    偏偏红豆那妮子,还满脸抗拒,不领情连连后退几步。

    无奈弥少东身体高大强健,双手自管紧紧箍住红豆了,根本就不容她那小身板挣脱。

    混乱间,陈大娘眼尖,看见头发蓬乱张嘴嚎哭的张氏居然满嘴流血。

    惊怪道:“哎哟,安二嫂,你咋又弄成这样子了?”

    耿直的王木匠一眼瞧见,躺在石板上的红米还在喘气呢。

    嚷道:“安老二家的,你妮子还有气呢,你不赶紧给她倒出腔子里的水救命,光顾着嚎个啥?”

    一边说,一边跑到红米跟前,弯腰就拽起红米的两只脚,倒提溜起来。

    红米肚子里的水顿xgchotel.时顺着嘴巴和鼻孔往外涌。

    张氏却只管双手拍着地面,放声嚎哭。

    “啊……我的亲娘嗳,我不能活了……都是红豆这扫把星给俺娘俩害得啊……”

    没好意思说,她磕破口唇,磕断门牙是因为去扑打红豆,自己跌撞在石板上的缘故。

    娟子是小孩子家心性,见自己崇拜的弥少东护着红豆。

    心中羡慕,又仗着她爹娘都在。

    居然高声饶舌道:“安二婶,咋是红豆害的呢?”

    “刚才明明就是红米姐打红豆,不小心劲儿使得太猛了……她俩就一起撞下潭里去了的。”

    话未落音,大翠子立刻替红米辩解道:“都怪红豆,把水蓬红米姐身上了。”

    大翠子不替红米出头还好,娟子顿时想到她方才抛下自己巴结红米的下作样子。

    不由就赌气道:“我看的真真的,红豆根本没有蓬水在红米姐身上,就是红米姐想打红豆了。”

    陈大娘连声喝止住自家嘴巴不饶人的小妮。

    两个妮子吵闹不休,大家也早就听明白了。

    知道安家人向来欺负安秀才父女俩是惯了的,今天明摆着是红米这妮子打家雀被灰迷了眼。

    便一起和稀泥道:“算了算了,没有闹出人命就好……大冷的天。”

    又有人道:“这玲珑潭最近有些古怪,叫家里的小妮子们没啥事少来才好。”

    一句话,大家都脊背毛瘆瘆的起来。

    顿时记起昨天红豆被捞起来之后,突然中邪,暴揍张屠夫时的那副凶狠可怕模样。

    再看看被弥少东母鸡护崽似的,拿夹袍紧紧裹着的红豆,.jxpx.居然没有一个人敢过来问问红豆如何了?

    红生等几个小娃娃人小腿短,撵着众人屁股后头,好容易跑到了玲珑潭边。

    却又中不上啥用,只会咬着手指,吸溜着鼻涕,呆呆的看着。

    有几个身体壮的男人帮着王木匠,一起抓住红米的双脚,倒拎着控水。

    折腾了好大一会,红米才开始哼哼唧唧。

    此刻,红豆倒是很想上前和张氏吵嚷几句过过嘴瘾的。

    无奈始终被弥厚君拿着他宽大的夹袍缠裹着,不肯松开手。

    又听小娟子使劲替她辩白,再见红米娘俩今天吃的亏也够了,乐得继续装憨。

    众人抬着红米,扶着张氏,娃娃们蹦踧尾随着,乱哄哄的回村。

    陈大娘临走时,回头看看弥少东和红豆。

    红豆对她笑笑,轻声道:“陈大娘,我没事的,多谢娟子妹。”

    红豆的声气简直把陈大娘吓坏了,她变了脸色,拉起娟子就走。

    娟子却急道:“娘,我菜筐子……”

    “不要了……”

    不待众人走远。

    红豆一把搡开弥厚君。

    弥厚君一个扎步不稳,噔噔噔后退好几步,差点没有摔个仰八叉。

    红豆把裹在身上的夹袍扯下来,扔在地上,径直去石板边洗那几件浸泡湿的衣服。

    弥厚君也不惊讶,也不生气。

    捡起夹袍,走到石板边。

    笑嘻嘻道:“生气了?”

    红豆沉着脸,在石板上使劲搓洗他的衣服。

    弥厚君看着她慢慢变得通红的手,心疼的说道:“别洗了,浑身都是湿的,冻坏了可怎么好?”

    说着,又要把手里的夹袍往红豆身上披。

    红豆拿棒槌挡了一下,却连哆嗦都不哆嗦一下。

    语气格外冷淡:“弥少东,请你以后少管我的事。”

    弥厚君笑眯眯的看着她:“我这人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就是见不得人欺负……人。”

    舌头打了一个卷,末了一个‘你’字,好容易才变成了‘人’。

    红豆皱眉冷笑:“不要你管,没人能欺负得了我。”

    弥厚君故意逗她:“怕人说闲话?”

    红豆瞪他一眼,举起手中棒槌“嘭嘭嘭”的捶起衣服,水花溅了弥厚君一脸。

    “红豆……”

    王氏带着哭腔的叫喊,打断了红豆使劲的捶打。

    红豆赶忙丢下棒槌,去搀扶挺着大肚子,跌跌撞撞的王氏。

    心疼的抱怨道:“王姐姐,你怎么又来了?”

    王氏看着红豆,眼泪就下来了。

    一把抓红豆的手:“吓死我了,我瞅见只抬了红米那妮子回村……还以为……还以为……”

    红豆抽出一只手,替她擦擦眼泪。

    笑道:“别哭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弥厚君插嘴道:“王姐姐放心,有我在,红豆不会有事的。”

    红豆看了弥厚君一眼,见他对她直眨眼睛,完全是一副没皮没脸的样子。

    也懒得接他话茬。

    王氏却放开红豆的手,对着弥厚君福了一福。

    “多谢少东……”

    刚说出这几个字,弥厚君便打着哈哈道:“我铺子里还有事情,那些猎户该等的急啦。”

    把手中的夹袍往身上一披,对王氏和红豆拱一拱手,迈开两条长腿,径自去了。

    红豆笑道:“王姐姐谢他什么?”

    王氏看着红豆:“傻妮子,昨天也是他跳进这潭水里,把你给捞上来的啊。”

    红豆默然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我今天……是自己上来的。”

    王氏还噙着泪的眼眶,眼神突然有些惊恐:“红豆,你……”

    红豆调皮的摸了摸王氏的肚子,语气转为轻快。

    “王姐姐,你放心,我没有变,还是从前的红豆。”

    “不要相信他们的话,我既.zyxta.没有中邪,也没有被什么龙神附体。”

    她突然转身,深深的吸了一口玲珑潭边混合着草木山石泥土的清甜凌冽山风。

    张开双臂,对着玲珑山。

    大声叫喊道:“我,长,大,啦……我—活—明白—啦……”

    “哈哈哈哈……”

    随即,远处的山谷便传来轰轰隆隆的回声。

    “我—长—大—啦……”

    “我—活—明白—啦……”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红豆全部烤干了身上的湿衣服,脚上的湿破鞋,她爹才满头大汗一脸张皇的跑回来。

    见红豆果然好好的,一张吓得白了的脸才渐渐恢复寡瘦黄皮模样。

    安秀才今天虽然走得远,却是一个字也没有写成,并没有赚到半钱。

    因为记挂着红豆,不得不早早返回。

    不料怕事就有事。

    进村迎头就碰见王木匠和陈老莫。

    王木匠瞪眼对他说道:“秀才,你这几天不好好在家看着你妮子,还出门寻个作死的营生?”

    娟子爹陈老莫道:“你么吓唬他。”

    对安秀才道:“你妮子今天又掉潭里了……”

    一言未了,见安秀才张大嘴巴,眼珠子好像都要掉下来了。

    赶紧道,“人没事,还有你二哥家的妮子红米呢……”

    见安秀才已经忙忙的去了,便高声说道:“你么慌,她们都回家了。”

    红豆见她爹这样,晓得他肯定是听见谁说她又掉玲珑潭里了。

    赶紧迎着:“爹,回来啦。”

    安秀才疑惑的对着妮子的脸瞧瞧。

    红豆笑道:“爹,吃饭嘛,光瞧着你小妮的脸做什么?”

    一边说,一边去掀开锅盖。

    只见铁锅里,是热气腾腾的一圈厚厚的焦底糊粗面馍。

    锅的中间,还有半碗腌制焦黄的咸菜。

    “红豆……”

    安秀才从早上出门,奔走到下半晌,肚子里连口水都没有进。

    好在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忍饥受冻。

    此刻,突然看见这锅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见过的喷香好饭食,他忍不住就有些红了眼圈子。

    红豆装作没瞧见,麻利的起开咸菜碗,放在灶台上。

    用洗的干干净净的破抹布蘸干锅心剩余不多的水渍,随手拿起木柄饭铲。

    用饭铲还勉强完好的一角,把粗面馍划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他们家里只有两只碗,还都是豁了几个口子的。

    今天,一只被红豆拿了盛咸菜,就剩下一只了。

    红豆把两三块粗面馍装进那只空碗,才把已经有些凉了的咸菜碗一起端到饭桌上。

    所谓饭桌,不过是她用两只蒲凳临时拼揍起来的。

    不管怎么说,吃饭嘛,还是需要有些仪式感,才叫人吃的舒心。

    安秀才已经看呆了。

    “爹,您都劳累一天了,快坐下来吃饭啊。”

    红豆把安秀才按在剩下的一个破烂蒲凳上,把一双长短不一颜色发黑的竹筷塞到他手里。

    自己却去锅里拈起一块粗面馍,卷了咸菜,用手拿着吃。

    “红豆,这些吃食……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红豆笑嘻嘻说道:“拿铜钱买的嘛,还能从哪里弄?”

    安秀才放下手中筷子,叹了口气。

    “妮儿,爹知道你饿,想吃些好的,然乎,然乎……”

    红豆故意使劲的砸吧嘴巴,呜呜啦啦的说道:“嗯,真香,真好吃。”

    “爹,你吃嘛,吃饱了咱们再然乎好不好?”

    躺在烂稻草上,裹着那床薄薄的破被子,红豆心里开始了盘算。

    眼前,他们父女俩靠着从弥少东那里支取的一小贯钱,勉强能吃几顿饱饭。

    但一小贯钱毕竟有限。

    如今已经是十月底了,靠着小阳春,还不觉得十分寒苦。

    她已经仔细翻过她爹堆放在屋角里的那些破破烂烂了。

    却怎么也翻不出一件多余的御寒衣服,一双能在冬天穿的鞋子。

    破破烂烂的草鞋,坏掉了底子的木头高屐倒是有几双。

    不知道是她爹自己穿坏的,还是从哪里捡回来的。

    所以,一旦进入冬月,别说自己身底下睡的这些烂稻草根本无法御寒。

    他们家这摇摇摆摆的破茅草屋,都是熬不过的难关。

    她不禁暗暗佩服,不知道这些年爹和她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红豆拉着被角裹了裹,脑海之中,突然便想起小时候,一家人住过的那三间祖屋大瓦房来。

    煮好中饭,红豆坚定的拒绝了弥少东的留饭。

    她现在一脑门子的官司,一点也不想和这个脸皮城墙打一拐弯厚的油滑少东纠.缠。

    虽然他于她,好像曾经有过救命之恩。

    无奈如今的红豆,却变得凉薄,简直就是心冷面冷了。

    红豆一边拍打着破袄粗布襦裙上沾染的灶烟灰,一边快步走出皮货铺。

    “死妮子,你给我站住!”

    一声断喝,让红豆不得不立马止住脚步。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了一件旧夹袍。

    满面怒容,正等在皮货铺子门口。

    红豆看着男人刻薄的三角眼,很不情愿的叫了声:“二伯。”

    安老.二倒不像他老婆女儿,动不动就要抬手扇红豆耳光。

    他的一双手,始终很威严的倒背在身后。

    “走,去和我见你老子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