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玲珑山下悍娘子 第七章 怒怼二伯父

时间:2020-12-04作者:安子期

    红豆不禁牵牵嘴角:“我爹这会不在家,有啥话二伯和我说就行了。”

    她二伯安广道顿时立起三角眼,喝道:“怪不得张屠夫说你个死妮子会作怪了,你还敢和长辈顶嘴了?”

    红豆忍耐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和你顶嘴。”

    安广道终于暴跳起来,伸出一只手点着红豆骂道:“啊?死妮子你现在会作怪是吧?啊?”

    “你把你二姐拽进玲珑潭里差点淹死,磕断你二婶的两颗门牙也就算了。”

    “你还敢多管闲事,得罪邻家,打骂张屠夫,多护着他家小婆子?叫人家都不愿意到我铺子上去了?”

    “你爹那个没用的东西,不知道管教管教你,说不得我今天要连他一起管教管教了!”

    安广道叫嚷间,皮货铺子门口已经闻声围过来几个看热闹的村民。

    还有几个山上下来卖皮子的猎户,见一个老汉和一个妮子吵嚷,也一起走出来看。

    红豆见来的人多了,便突然脸色一冷,双手叉腰。

    厉声说道:“安广道,我叫你一声二伯,不过因为你是我奶的儿子,给你脸了是吧?”

    “你从来都不管我和爹死活,如今有什么资格和我提管教?”

    红豆这一吆喝,别说看热闹的村民们都满脸错愕,安广道也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硬是愣在那里,半晌都没有醒过神来。

    “你……死妮子,你反了天了?”

    “作怪了,作怪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没老没少的!”

    安广道气得浑身发抖,一跳起来,伸手就要揪住红豆扑打。

    “敢在这里撒野?”

    见安广道恼羞成怒,想要动手。

    早就站在边上观看的弥厚君上前一步,大喝一声。

    一抬手,毫不客气的把安广道搡出老远。

    安广道踉踉跄跄,差点摔倒。

    好容易站住脚跟,转脸看见对自己动手的人竟是皮货铺子少东,直气得发疯。

    也不顾红豆是自家亲侄女儿,跳脚破口大骂道:“死妮子,不要脸,敢是没人要了,就寻思着找了个野男人替你撑腰啊?”

    弥厚君恼怒的喝道:“你这熊人谁啊?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捏紧拳头,一副就要打人的架势。

    弥厚君人高马大,安广道自知不是他对手。

    况且也不敢真的去得罪他,气得嘴唇都哆嗦了。

    红豆存心要做出满地打滚的泼辣无赖样子,索性抓破脸皮。

    高声回叫道:“咋地?你不服气?那就叫你家红米也找个野男人撑腰啊!”

    笼着衣袖的王木匠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对红豆喝道:“红豆,你小孩子家,不要胡说!”

    又对安广道鄙薄道:“安广道,你也是一个呱呱叫的人,怎么能对自家妮子讲这样的话?”

    一瞬间,安广道突然醒悟过来。

    气得白着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明白,自己的脸,今天在龙山坳算是丢尽了。

    自己whhryl.怎么能一时糊涂,对着红豆嚷嚷什么有没有人要,找不找野男人的话呢?

    自己是红豆的亲伯父,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要被人指着后背嘲笑的。

    龙山坳有句俗语,叫做猪蹄爪煮一百滚,还往里面弯。

    意思就是,不管自家人里面有多大的恩怨,自扬家丑却是万万做不得的。

    自己这样胡乱叫骂,等于成了一个抓起屎往自己脸上糊的傻子。

    果然,看热闹的人群里,立刻响起鄙夷的幸灾乐祸的嘀咕。

    “哼,一个亲二伯,这样的话也说的出口?也不知道谁家妮子急着要找野男人……”

    “现世报啊……没想到安广道和他老婆也有今天。”

    “秀才娘子当年怀着身孕被张氏搡倒在地上,不也磕断了一颗门牙?”

    “嘘,别说了,你们瞧红豆那样子,怪骇人的……”

    听众人议论的怪难听,王木匠便做好做歹,一把抓住安广道,拖起就走。

    “算了算了,和她一个小孩子计较个啥?”

    “广道老哥,做你自己的营生紧要……”

    当着一众看热闹还没有散开的人,红豆已经冷着脸,看定弥厚君。

    语气重重的说道:“我再说一遍,请你以后不要管我的闲事!”

    一边说,一边还威胁似的握了握两只小拳头。

    弥厚君看着红豆小野兽一般对自己呲着牙齿,心中直乐。

    人却耸耸肩,装作没所谓的摊摊手,嘻嘻笑道:“谁要管姑娘的闲事来?”

    “以后请你的家里人只不要在我门口闹,在我这闹,我就要管!”

    红豆气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知道跟这人说不赢。

    一甩手,悻悻而去。

    大家大眼瞪小眼,暗暗递递眼色,伸伸舌头。

    我的亲娘嗳,红豆这妮子,敢还是中邪了。

    这根本就不是往常的安秀才妮子了啊!

    虽然狠狠的怼了二伯,红豆还是憋着一肚子的气。

    看见张屠夫家的大黑子正摇着尾巴,迎在路口,红豆赶紧加快了脚步。

    到家一看,人瘦的只剩下凸出孕肚的王氏果然在屋头前。

    “王姐姐。”

    看着王氏寡瘦的小脸上,一双充满了悲悯的温柔眼睛,红豆的心不觉就软和些了。

    王氏被家里卖给张屠夫的时候,才十七岁,今年也不过才十九岁。

    可怜日子过的太艰辛,又怀着身孕,神态疲惫不堪,说她已经三十岁了也不为过。

    一把拉住王氏的手,觉得她手冰冷冰冷的。

    “大婆子又骂你了?”

    王氏摇摇头,软软说道:“哪天不骂呢?我的命……”

    红豆拉了王氏进屋。

    忍不住,又用手摸摸她的大肚子。

    突然,她感觉王氏单薄的夹袄下,肚子里的小东西可爱的滚动了一下。

    并且,好像还是躺在妈妈肚子里,头和脚一起动,分别往左右滚动的。

    “王姐姐,他知道我摸他了。”

    看着红豆惊喜的样子,王氏却把眉毛皱的更紧了。

    “这几天他都在我肚子里动弹的厉害。”

    红豆道:“王姐姐,你是不是快要生了?”

    王氏摇头:“仔细算,要到明年正月才算足月呢。”

    红豆看着她挺大的肚子:“王姐姐,你是不是算错了?”

    王氏苦笑了一下:“姐姐认识几个字,不会连这个都算不好的。”

    红豆知道王氏的针线活做的非常好,却不晓得她竟还识字。

    想想,可能是从前的红豆并不认识字儿。

    所以,就算是王氏在绣花样子上写了字,她也分不清的。

    便道:“姐姐一定是动了胎气了,要躺在床上好好养养就好了。”

    王氏叹气道:“我哪有那个命……”

    “今天好容易才出来的,就是和你说一声,我明天就不得闲出来了。”

    红豆担心急问道:“为啥?”

    “冬月了,我要纺线了。”

    原来,家里有田地的人家,火麻皮基本上都已经沤搓晒干。

    有纺车的人家,妇女们要开始一年一度的连天熬夜纺线活计了。

    红豆跺脚恨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张屠夫的骨肉,他怎么就一点也不心疼呢?”

    王氏好像要落下泪来:“买来的小婆子咋能算人呢?”

    不由得用手抚着自己肚子,“只可怜这孩子……投胎到我肚子里。”

    红豆一把握着王氏的手:“王姐姐,你放心,有我在,你们母子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王氏看着红豆孩子气的脸,单薄的小身板,心里既悲伤又感动。

    慈母长姐一般摸摸红豆脸,勉强笑道:“我不要紧,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唇角笑着,叮嘱的语气,却和生离死别差不多了。

    看着羸弱不堪的王氏匆匆离去,红豆心里和油煎一样。

    这种面对自己和别人的困苦,却束手无策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她默默的坐在破茅屋里,心里开始了反复的盘算。

    她得自救。

    一个自顾不暇的人,是没办子去保护别人的。

    “红豆,你不要忙着走,我有话对你说。”.jsshcxx.

    弥厚君刚打发走几个山上猎户,正在记账。

    见红豆从厨屋走出来,赶忙叫道。

    红豆站住,却冷着脸,一副老大不想搭理人的样子。

    弥厚君笑道:“你帮我拾掇拾掇这些皮子,我再加你一贯钱如何?”

    红豆沉声道:“这些皮子少东自己拾掇就行了,不必多花冤枉钱。”

    说完就要走。

    弥厚君早就丢了手中的笔,上前一步,去拽住了红豆的手。

    红豆略一后退,瞬间便躲开弥厚君的手。

    弥厚君没有防备,身子不由得微微前倾了一下。

    红豆顺势抬高手肘,往他肩膀上重重一压。

    弥厚君不由得“哎哟”一声,顿时单膝跪下。

    略一沉吟,索性把另外一条腿也跪下。

    红豆被他这没脸没皮的举动逗得实在是忍不住,抿嘴后退几步。

    “俺可担不起少东这样的大礼……”

    弥厚君挺挺的跪在地上,语气铿锵:“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和双亲。”

    “我可不管,红豆,今儿你受了我这一跪,非得给我当家主婆不可。”

    红豆原想上前一脚把他踹飞的,看他脸上,却又无调笑意思。

    只得忍住性子,丢下这个无赖就往铺子外走。

    弥厚君终于憋不住,笑着一骨碌站起来。

    几步跑到前头,伸开手臂拦住红豆。

    “别生气别生气,红豆,我逗你玩的呢。”

    红豆恼火道:“让开!”

    弥厚君好言好语道:“你咋这样犟性子?你看你……”

    “红豆,并不是我非要多管你闲事。”

    “这眼瞅着就要天寒地冻的了,你能熬得住,你爹呢?”

    “你就不想给他老人家置办件厚点的衣服?算了,算了……当我啥也没说吧。”

    看着红豆越来越冷淡的脸色,弥厚君终于有些泄气。

    红豆沉声道:“你已经说了。”

    弥厚君喜出望外:“红豆,你同意给我拾掇皮子了?我这就给你拿钱去。”

    红豆冷笑一声:“弥少东,你铺子里有多少钱?”

    弥厚君站住脚,看着红豆:“你想要多少?”

    红豆道:“这龙山坳大大小小三十多户人家,入冬之后,眼瞅着缺衣少食的并不止只是我和爹。”

    “村北头的方寡妇,一人拉扯着三个孩子,如今小的妮子又病了。”

    “王木匠被斧头.xgchotel.砍断手指,昨天他老婆还和他打了一架……”

    “我家隔壁陈大娘一家,每天都只能吃两顿稀面糊了。”

    “岳大爷带着瘸腿儿子,已经出门讨饭去了。”

    “……”

    红豆如数家珍,弥厚君早已经听得呆住了。

    半晌,他才缓缓说道:“红豆,我暂时真没有那么多钱管别人。”

    “我只想叫你和你爹能吃饱穿暖,每天看着你身上这样单薄,我心疼……”

    正说着话,就听外面传来一个女人哭喊。

    “我不能活啦,我的小草啊……小草啊,我的心肝啊……”

    红豆慌得丢下弥厚君就往铺子门口跑。

    原来寡.妇方婶家的小妮小草高烧不退,这会突然背过气去了。

    方婶丈夫得病,去年死了,家里本来就欠了一箩筐的债。

    两个儿子大虎子小虎子才八九岁,小妮子小草刚两岁多,都是不中用的。

    方婶守着丈夫留下的三四亩寡薄山田,苦苦劳作。

    一年忙下来,挣的钱早就被债主索逼去了。

    这会连喝稀面糊的钱都没有了,哪有钱去给小草看郎中?

    娘儿仨守着浑身火炭一样的小妮,正凄惶着,却见小妮腿脚乱抽,突然就不动了。

    方婶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抱着小妮,哭喊着就往村外叶郎中家跑。

    红豆拦住方寡.妇:“婶,小草妹咋了?”

    一边说,一边打脚步踉跄的方寡妇怀里抱过已经软搭搭的小草。

    大虎子只顾哭,小虎子机灵些。

    “俺小妹死掉了……”

    红豆喝止道:“别瞎说。”

    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小草的心跳。

    方婶哭得更断肠了。

    紧跟着红豆出来的弥厚君对大虎子说道:“你和你弟不要跟着了,给我看会铺子。”

    对红豆说道:“孩子给我来抱。”

    “婶子不要光顾着哭了,快去找郎中,看看还有没有救?”

    在方婶心急慌慌的带路下,三个人连奔带跑,好容易才跑到十多里外的叶郎中家。

    一路上,弥厚君几次拒绝了红豆要替抱小草的要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