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玲珑山下悍娘子 第十章 红豆磨刀

时间:2020-12-04作者:安子期

    红豆手里握着襦裙,一口气跑回家才敢撒开手。

    方才教训邢氏,滚了一身的灰土不说,浑身上下的衣服,被邢氏抓破了几处。

    唯一的粗布襦裙更是被邢氏撕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这可不能叫弥少东看见。

    更不能叫爹看见。

    关上门,忙忙的找出针线簸箩。

    脱下浑身的破烂衣服,半晌才勉强把那些糟烂的地方缝补好。

    一想到终于替王姐姐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红豆还是忍不住,开心的吹了几声口哨。

    随着天气渐寒,弥厚君铺子里的生意也越发忙了。

    早上,弥厚君叫红豆中午要多煮两个人的饭食。

    还叫王木匠替他去玲珑镇上割了两斤猪肉,打了一壶酒。

    和先头看铺子的老于样样节俭,事事亲为不同,这位弥少东很会使唤人。

    他见王木匠裹着一只断了手指的手,连上山砍柴都不成,成天瞎逛,便常常叫他跑跑腿。

    比如到邻村杂粮铺子买些好米好面,去镇上买些杂七杂八东西。

    王木匠手指断了,力气却有的是,人也耿直老实。

    替弥少东跑腿,多少能赚几。

    他老婆也不和他吵嚷了,一家人简直把弥少东当成衣食父母了。

    红豆小晌午来铺子里煮饭,看见老于正在和弥少东算账。

    老于手里捏着那根一刻不离的旱烟管子,坐在那里,满脸不高兴。

    弥厚君看见红豆进来,赶忙讨好的对老于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我可是按你的嘱咐,叫了安秀才妮子使唤的。”

    老于使劲抽了一口旱烟,顿时两只鼻孔一起冒烟。

    仍旧生气道:“我的爷,不是说这事……”

    “三四两银子的亏空,这才几天?你就这般葬送银钱?”

    “打我眼里看着你老子起家,一一毫,也都是不容易的。”

    弥厚君看老于这副可笑样子,忍住笑道:“我不是买了一个小厮嘛。”

    “再说了,我可比不得你老,每天要吃好米好面,酒肉也是不能断的……”

    老于哼了一声:“每天好米好面,吃酒吃肉能多花几?”

    顿了顿,“爷买这小厮,给了人家几贯?”

    弥厚君没所谓的笑道:“是个寡妇人家孩子,我见他可怜,给了他家二两足银。”

    老于“腾”的一下站起来,想了想,又慢慢的坐下来。

    见红豆已经走进厨屋,大虎子和跟来的脚夫正在铺子外面捆扎皮子。

    才叹息道:“爷也太能胡乱花钱了。”

    “别说那样一个山里孩子,就是识断字伶伶俐俐的,八九贯钱也就买得到了。”

    弥厚君故意大惊小怪道:“哎哟,是吗?这可是有些上当了。”

    然后又笑道:“下次再买小厮,断不会吃这样的亏了。”

    老于明白,银子已经被自家爷给了人家,也不可能去讨还的。

    说多了,也是白和这位小爷呕气。

    想了想,又问道:“找的哪个中人立的人口书?”

    弥厚君没想到老于这般精细,倒是嗑巴了一下。

    只得搪塞道:“这几天只顾忙,还没有来得及找中人立人口书呢。”

    老于抽了一口烟,又两个鼻孔一起冒烟。

    “二两银子呢,爷可不要不放在心上。”

    弥厚君连连点头。

    红豆一边在皮货铺子后面的厨屋忙乎,一边听着老于和弥少东较长论短。

    心里想着,原来这铺子里银钱的进出,老于都要和弥少东算账的。

    看来,自己还是少和弥少东支取工钱的好。

    收拾好中午饭食,见弥少东他们还在忙。

    红豆关好厨屋的门,从后头走了。

    她可不想当着那个老于的面,和有可能会死活留她吃晌饭的弥少东拉拉扯扯。

    回家的路上,红豆盘算着,怎么也得想法子多挣些钱了。

    天气越来越冷,必须要买些布料,棉絮,替爹和自己缝制些过冬的棉衣和鞋子。

    皮货铺后头的路有些绕,红豆刚转过一处冬麦山地,突然从地沟里钻出几个孩子来。

    红豆看见里面有红生。

    便随口叫了一声:“红生!”

    红豆一开口,其余的孩子像受到惊吓的野兔一般。

    只一眼,便‘轰’的一声,四散奔逃而去。

    留下红生傻了一样,呆立在地埂上。

    见红豆走过来,红生突然用双手捂住眼睛。

    尖声哭叫道:“嗳……三姐不要打死我!”

    红豆又可气又可笑,便上前一把抓住红生的细胳膊。

    “你听谁说三姐要打死你?”

    红生只顾哭,又不敢挣扎。

    半晌才哽咽道:“娘……娘说的……”

    红豆气道:“你回去告诉你娘,我明天就去把你们全家都给打死!”

    又顺口吓唬道,“叫你娘准备一口水缸,接血水!”

    丢下红生,一径回家。

    红生吓坏了,三姐走得都没影了,才哭哭啼啼跑回家。

    红豆回家找了半天,才在家里找到一把豁了口的菜刀。

    第二天,帮弥少东洗衣服的时候,带到玲珑潭边的石板上磨。

    不知道谁回家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jxpx.安秀才妮子在潭边磨刀呢。”

    偏巧又被红生听见了,吓得小脸都白了。

    飞奔回家,惊恐万状的嚷嚷道:“娘,娘,三姐磨刀,要杀俺家了……”

    张氏吓坏了。

    慌的问红生:“你在哪里看见她磨刀要杀俺们的?”

    红生磕磕巴巴,也说不明白。

    红米只从被红豆摁在玲珑潭的冷水里,受了惊吓。

    又着了风寒,到现在精神还没有恢复。

    一听这话,浑身都抖了起来。

    哭叫道:“娘,娘……”

    不知道要往哪里藏身才好。

    娘儿仨惊惊惶惶,忙忙的紧闭了院门。

    张氏只恨丈夫天天不在家,由丈夫身上又想到小叔子安秀才。

    红豆是安秀才的妮子,他怎么能这样由着她无法无天?

    又想到,张屠夫家那样紧固的院门。

    还有一条大黑狗看门,还不是被红豆一脚给踹开了?

    他们娘仨躲是躲不过去的。

    便叫红米带了红生,先到隔壁王媒婆家藏起来。

    她自己忙忙的出门,去寻安秀才理论。

    问了半天,有人说,红豆确实正在玲珑潭边的石板上磨刀。

    这会子还在那里磨呢。

    有人说,看见安秀才早起往西.whhryl.边走的,不知道这会走到哪里了?

    张氏顺着西边四处打听,总算是问着安秀才行踪。

    等她赶到时,见安秀才正坐在一户人家门外,替那家人的儿子写娶媳妇的婚书日子。

    张氏也不说来由,上前一把揪住她小叔子的后衣领。

    大声叫骂道:“你做啥要杀人?”

    安秀才不提防,被张氏扯了个后仰,连板凳一起摔倒。

    幸亏没有带翻人家的案桌,泼了墨汁子毁了婚书。

    他是被张氏欺负惯了的,心里又可笑的遵从着什么长幼有序。

    连滚带爬的起来,结结巴巴争辩道:“二嫂这是做啥?我几时杀人来?”

    张氏指着他的脸叫骂道:“红豆这会正在磨刀要杀俺家,我先来和你拼命!”

    安秀才急的脸都涨红了:“然乎,然乎……”

    写婚书的人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慌忙出来看。

    见一个豁了门牙的婆娘正跳着脚,和请写字的先生叫骂。

    气得直吆喝:“这是哪里来的疯婆子?俺们要办喜事,你揪着先生乱嚷嚷什么?”

    出来几个人,一顿拉扯,才把张氏撵开。

    安秀才见张氏恨恨而去,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忙忙的替人家写了婚书,又少收了一钱算是赔罪,急急拿了破布幡赶回家。

    回家却见红豆正坐在门口,纳那只她掉进玲珑潭之前,一直没有纳完的鞋底。

    安秀才一头雾水,不知道张氏突然找到自己,厮闹这一场,到底是从何说起的?

    他也不敢对红豆说起这事,怕真的招惹到自家妮子,去寻张氏的晦气。

    只说今天走的不远,就寻到一家营生,所以便早点回来吃中午饭。

    红豆哪里知道,她爹无缘无故被二婶厮打了一顿?

    便做了饭,叫她爹先吃了好出门。

    又去皮货铺子煮中饭。

    回来吃了安秀才留在锅里的粗面贴馍馍,红豆拎着那把破菜刀出了门。

    小虎子等在路上。

    看见红豆手里的破菜刀,吸着鼻涕说道:“红豆姐,你这刀砍不动柴的。”

    红豆笑道:“没事,姐力气大。”

    原来,红豆知道,隔壁陈大娘的男人陈老莫农闲的时候。

    一直都在山上砍了柴,担往玲珑镇上卖。

    连皮货铺子烧的柴,都是和陈老莫买的。

    只不过砍柴幸苦,往镇上挑又很费气力。

    家里有几亩山田的人家,又不得闲去挣那几个钱。

    龙山坳砍柴卖钱的,一直就是陈老莫一个人。

    红豆这几天想来想去,最无本的生意,也只有砍柴去卖了。

    安秀才傍晚回家,见自家门口突然多出两大捆柴。

    问红豆,红豆面不改色的说是自己下午和小虎子一起上山砍回来的。

    安秀才以为红豆是要准备过冬的柴火,心里暗感欣慰

    虽然他们家太穷,也不需要多少煮饭的柴火。

    但多备些柴草,下大雪的时候,烤火取暖也是好的。

    他是不惯干这些事情的。

    所以下雪的时候,往往只能苦苦冻着。

    想到红豆单薄,不知道这两大捆柴火她是怎么弄回来的?

    又心疼自家妮子:“随便砍些也就够了,不要去山上砍。”

    想到那年红豆挖野菜从陡峭的山坡摔下来,差点丧命,安秀才心中还是惊怕。

    红豆笑笑:“我晓得了,爹。”

    第二天,门口的两捆柴火变成了四捆。

    渐渐地,柴垛便垒起来了。

    红豆起了个大早,先去皮货铺子煮了早饭。

    又悄悄的交代了大虎子,才出门去找王木匠。

    央求了王木匠和她一起,花了五钱,去邻村李大户家租借了一张牛拉大车。

    在王木匠的帮助下,她和小虎子,三人一起,把门口柴垛的柴全部码在牛车上。

    红豆不会赶牛zyxta.车,和王木匠说好,替他们赶牛车去玲珑镇卖柴火。

    得了钱,付他十。

    王木匠当然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赶牛车来回不用走路,轻松又有钱,不干是傻子。

    小虎子这些天听了红豆姐的话,一直瞒着他娘,每天下午跟着红豆上山砍柴。

    这会见自己砍的柴火真的要换成铜钱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红豆和小虎子爬上高高的柴垛,王木匠赶着大牯牛,一路摇摇晃晃。

    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玲珑镇。

    玲珑镇离龙山坳,也就十多里地。

    说是镇,也不过房舍多些,往来的人稠密些。

    红豆仔细看那些房舍,也有砖墙瓦脊的,也有泥坯草屋。

    有些门口挑着布幡招牌的,布幡上面也不写字。

    问了王木匠,才知道,那个是酒馆招牌,那个是布庄招牌。

    那个是听书的茶馆,那个是杂粮铺子。

    只有打烧饼和炸油果子的铺子一目了然。

    烤得香喷喷的芝麻烧饼都堆在暖和和的炭炉子上面,油炸焦黄的油果子都装在油渗渗的竹篓子里。

    小虎子对红豆说道:“红豆姐,卖了柴,我要买几根油果子。”

    红豆笑道:“行,姐给你买油果子吃。”

    小虎子吸吸鼻子:“红豆姐,我买油果子给俺娘吃。”

    “俺娘生小草妹妹的时候,爹病了,俺娘连一根油果子,一个鸡蛋都没有舍得吃。”

    红豆惊讶的看着小虎子。

    这么丁点大的鼻涕虫,竟有这样的孝心?

    怪不得他每天跟着自己上山砍柴,小手磨起血泡,也不叫一声。

    背着那么大的一捆柴,走起路来,比自己这个练过散打的人都有劲。

    红豆一下子把小虎子拉近怀里,摸着他的头说道:“好孩子,你娘有你兄弟俩,有盼头。”

    王木匠吆喝着,把牛车停在一个三岔路口的地方。

    这地方比较空旷,适合搬运柴草。

    红豆和小虎子跳下牛车。

    没用吆喝,很快就有人过来询问柴价。

    王木匠张口就说:“二十一捆。”

    问价的人作出鄙夷样子:“老哥,你讹人呢?”

    “啥家伙就要二十?”

    摇头就要走。

    王木匠也不强留,只大声说道:“买东西得识货。”

    “俺们的柴火捆子大,又是打山上砍的,熬火,二十一捆你能买亏了?”

    那人仍旧径自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