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玲珑山下悍娘子 第十二章 弥少东蹭饭

时间:2020-12-04作者:安子期

    一边对着安秀才打躬,一边大声道:“多谢安大叔请饭。”

    安秀才摸不着头脑,不晓得这位皮货铺少东错了哪根筋?

    自己和妮子都快要断炊了,哪里还有余力请这位少东吃饭?

    红豆走出来,一把就把她爹拉进屋。

    破屋里,米饭混合着猪肉的香气顿时扑鼻而来。

    安秀才有种做梦的感觉。

    这种香气,只有他还是孩童时,过大年的时候才能闻见过一次。

    “这……”

    弥厚君又拱手笑道:“安大叔,红豆今天去镇上卖了一大jsshcxx.车柴火。”

    “得钱买了这些东西,非要请我,你看这……多谢,多谢啊!”

    红豆瞪了他一眼:少在这里油腔滑调。

    弥厚君对她悄悄眨眼:不要吓到老人家嘛。

    安秀才一听说这些好东西都是红豆卖了柴火得钱买的,又是高兴,又是心疼。

    高兴的是,想不到,红豆竟比一个儿子还要能干。

    心疼的是,这雪白喷香的米饭,馋死人的五花猪肉……

    得了钱,就这样可劲糟践,咋是过日子的法子?

    当着这位弥少东,却不好抱怨妮子。

    只得由着妮子拉扯着,抖抖索索的在破蒲墩上坐了。

    家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盆盆罐罐。

    红豆只能把洗脸的一只小瓦盆清洗干净,装了米饭。

    把煮熟的猪肉直接放锅里。

    猪肉里,除了盐,她家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添加的菜蔬佐料。

    红豆想来想去,只能放一把晒干的干扁豆。

    碗筷只有两副,红豆便先盛了饭,让弥少东和她爹先吃。

    弥厚君也不客气,只略让一让安秀才。

    自家人一般,端着饭碗,去锅里夹肉,捞干扁豆,吃得津津有味。

    可怜安秀才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吃过米饭,猪肉了。

    端起饭碗,都舍不得往嘴里扒拉那雪白的饭粒。

    红豆早就拿锅铲铲了满满一锅铲肉,堆在他碗头。

    对他道:“爹,吃嘛,whhryl.吃嘛。”

    安秀才见红豆没吃,就把碗往自己女儿手里塞。

    “妮儿,你先吃,爹还不饿。”

    红豆笑道:“爹,你不要这样,你看这盆里的饭和锅里的肉还多的很呢。”

    “你只管吃,尽够了。”

    又指着还剩下的两块烧饼道,“我刚才先吃了一块烧饼,不饿。”

    安秀才只得捧起碗,慢慢的吃了起来。

    弥厚君很快就吃了两碗饭。

    红豆瞧见,他虽然饭吃了不少,其实却没有吃几块肉。

    倒是那些几乎嚼不动的干扁豆,几乎都被他给捞光了。

    弥厚君放下碗,抹抹嘴巴。

    对安秀才和红豆说道:“承情的很,我铺子里还有事,得回去。”

    “安大叔,红豆,你们慢慢吃。”

    “改天我也买些东西,请请你们。”

    见安秀才要放下饭碗相送,弥厚君赶紧道:

    “安大叔你自管吃饭,不要和我见外才好。”

    安秀才还是一定要放下手里的饭碗,亲自作揖打躬的送了弥厚君出去。

    红豆心里,想跟着爹一起送弥少东出去,对他说一声谢谢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终究还是没有挪动脚步。

    第二天,王木匠发现。

    他遇见的每一个龙山坳村民,第一件事,都是在向他打听:

    “安秀才家的妮子,昨天一大车柴火到底卖了多少?”

    “就买了那样的好米猪肉,去请了那皮货铺子少东吃饭?”

    问的王木匠一头雾水。

    摸着脑袋,想了半天。

    摇摇头:“也没有多少钱啊,好米猪肉,红豆买了吗?”

    人家便笑他:“红豆要巴结皮货铺子少东,想做小婆子,买了好东西会叫你瞧见?”

    王木匠看着人家,反倒一脑门问号:是吗?我怎么不晓得那。

    红豆得了空,到隔壁陈大娘家买棉絮。

    她已经把她爹的棉袍缝制的差不多了,就差褥上棉絮了。

    不料陈大娘见了她,却把一张脸拉得老长。

    偏巧几只鸡又钻进了菜园子,把几颗预备年下吃的白菜啄了。

    陈大娘也不理睬红豆,飞快的小跑着,弯腰拈起一根竹竿。

    对着菜园子里的那几只鸡,大呼小叫的吆喝着,就是一阵乱扑打。

    口中还叫骂着:“发了瘟的死倒头鸡,一年到头瞎啄不够。”

    “多会我褪了你的毛,一锅炖了你。”

    又一棍子打在他们家花狗身上:“叫你啥用都没有!”

    花狗莫名奇妙挨了一棍,疼的‘杠杠’叫着,夹着尾巴跑走了。

    红豆听着陈大娘骂的可笑,就道:“陈大娘,你骂它们,它们又听不懂。”

    “可能是菜园子的篱笆破了,叫陈大伯补一补就是了。”

    陈大娘冷笑道:“那个死砍头的,每天一担柴,又买不来白米,又买不来猪肉。”

    “要是叫他做点家里的事情,就跟要了他亲命似的。”

    红豆见她说话夹枪带棒,不明白是个什么道理?

    想着陈大娘平时也还过得去,就装作糊里八涂,也不去存心买账。

    笑道:“大娘,前天我和你说好的,和你买二斤棉絮……”

    一句话没有说完,陈大娘绷着个脸。

    气炸炸的连声道:“没有,没有,俺没有棉絮卖给你。”

    说完,也不理睬红豆,转身就要进屋里去。

    红豆当时就气怔了。

    忍不住大声质问道:“陈大娘,你没有棉絮怎么和我说有?”

    陈大娘听见红豆和她吵嚷,干脆转过脸来。

    看着红豆,直着嗓子气呼呼的叫嚷道:

    “俺们能有什么好东西,非要卖给你?”

    “你不是找了好东家么?又给你白米吃,又给你猪肉吃。”

    “还替你拿了大块的雪花银子给方婶,你还怕没有棉絮?”

    红豆真是被陈大娘这套莫名奇妙的论调给震惊到了。

    忍不住辩解道:“那是我卖了柴火,自己买的白米猪肉……”

    陈大娘讥笑道:“红豆,你哄谁呢?当俺们都和你爹样的傻子?”

    “就你和小虎子砍的那些柴,能卖几?够你买那么些东西?”

    一时之间,红豆倒是被陈大娘这话给堵住嘴巴了。

    只得避重就轻的说道:“陈大娘,你听了谁乱嚼舌头?”

    “不错,弥少东是替方婶还了叶郎中的诊金。”

    “可那是他典了大虎子替他做活,和我有啥关系呢?”

    陈大娘拍手道:“哎呦呦,谁个不知道你要做皮货铺子小婆子了。”

    “不是我说你,红豆,你不要给一家不给一家的。”

    “有了好处,也给俺们都匀着点。”

    “人要知道好歹,你掉到玲珑潭.zyxta.里,可是我拿里生姜红糖给你灌活的。”

    “那方婶于你有啥恩情?反倒落了那样大的好处?”

    到了此刻,红豆心里才弄明白。

    自己实在是低估了龙山坳里的左邻右舍。

    看样子,他们个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就像这位陈大娘,之前也就是觉得她牙尖齿利,说话刻薄。

    现在她才真正领教了。

    明明就是毫无道理的话,到了她嘴里,完全就变了味了。

    红豆心里又可气又可笑。

    可陈大娘又不是张屠夫和邢氏。

    不能因为她的蛮不讲理,就抓过来打她一顿。

    红豆不想和陈大娘生这些毫无来由的闲气,料着和她也说出什么道理来。

    索性和缓了声音:“陈大娘,你没有棉絮就算了,说那么多干啥?”

    “谁要做什么小婆子?大婆子我都不稀罕!”

    说了转身就走。

    陈大娘见红豆走了,并不和她十分争执。

    就更大声的讥笑道:“哎呦呦,瞧给你能的。”

    “你一个被人退了亲的丫头子,能给有钱人家少东做小婆子还得巴紧些呢……”

    生了一场毫无道理的闲气,红豆着实有些郁闷到了。

    安秀才到家,看见自家妮子脸上有气恼的样子。

    心中惊怕,便小心翼翼的问道:“红豆,这又是……和谁打架了?”

    红豆“噗嗤”一声笑了。

    便把陈大娘的一通可笑叫嚷说给她爹听。

    安秀才叹息道:“一家保暖千家怨啊,要不,我挖一碗白米给她家送去吧。”

    红豆立刻道:“偏不,他们就是欺负人。”

    “大伯在镇子上开了那样大的一间山货铺子,后头还盖了好些间瓦屋。”

    “二伯在镇上也有铺子,家里还有十几亩上好的山田。”

    “要说饱暖,这龙山坳谁能饱暖得过他们?”

    “陈大娘咋不敢和他们吵嚷?”

    安秀才惊讶的看着红豆,叹息道:“妮儿,你咋能这样说话呢?”

    红豆赌气道:“爹,你就是被他们欺负惯了。”

    “我就不信了,难道俺们天生只配穷苦?”

    “吃了一顿白米猪肉,就成了忘恩负义,不知好歹?”

    “我安红豆不仅要顿顿白米猪肉,还要吃比这更好的。”

    过一天,红豆发现布袋子里的白米还是少了一些。

    料着是她爹偷偷的挖了,送给陈大娘赔罪去了。

    觑着弥厚君有空,红豆走到铺子里。

    对他说道:“弥少东,请以后再不要往我家拿东西了。”

    正在记账的弥厚君头也不抬的笑道:“红豆,你不是说不怕吗?”

    红豆简短道:“不是怕,麻烦。”

    意思,她家做饭家什太少。

    正在拾掇皮子的大虎子突然说道:“红豆姐,你不要怪少东。”

    “那天的晌饭,少东叫俺娘和小草吃了。”

    弥厚君瞪了大虎子一眼:“干你活去。”

    岔开话,对红豆道:“红豆,我想抽空上一趟山,你愿不愿意陪我去?”

    红豆立刻反问道:“少东上山干嘛?”

    受她爹影响,红豆心里,对玲珑山有一种本能的畏惧。

    就如这些天,她明知道有靠山吃山的那句话。

    就是鼓不起勇气,到山上看看,到底有什么能生出钱财东西。

    最后,只能和小虎子一起,在附近的小山头上砍些不成材的柴火去卖钱。

    弥厚君故作神秘的说道:“我听山上的猎户下来说,玲珑山深处有个神仙崖。”

    “那里的人个个身体强健,老人都活过百岁。”

    红豆怼他道:“少东想求仙?”

    弥厚君不禁笑道:“我干啥要求仙啊?你听我慢慢说。”

    “我也见过从神仙崖下来卖皮子的猎户,腿脚的确比别的山窝子猎户矫健。”

    “我就留心了,仔细问那些山上下来的猎户,也都是一样米粮野味养活大的。”

    “后来我才知道,只因那神仙崖崖畔上有许多苦叶树。”

    “那个山窝子里的猎户人家,家家户户每天都去扯一把,放在滚水里。”

    “有病的当药喝,没病的当酒水,一年喝到头。”

    “红豆,你喝过茶叶吗?”

    红豆心里说,我还喝过咖啡呢。

    却故意摇摇头。

    从来就没有见龙山坳的人过喝茶叶,所以,她也没道理喝过。

    弥厚君急急道:“我怀疑,那些苦叶树可能是一些特殊的野山茶。”

    “红豆,我告诉你。”

    “那些天生在大山深处,真正上等的好茶,采摘了出来,可比黄金还要值钱呢。”

    这人不愧是生意人家的少东,嗅觉灵敏。

    玲珑山钟灵毓秀,又盛产毛竹。

    红豆还叫豆豆的时候,曾经听地理老师上课的时候说过。

    凡是生长毛竹的地方,都适合种植优质茶树。

    由此可见,玲珑山山窝子里能产出上等好茶,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红豆当然不能对弥少东说出她知道的这些事情。

    但是,看着神情激动的弥厚君。

    原本想拒绝他的红豆,几乎在一瞬间也改变了主意。

    这位弥少东的兴奋,莫名的也感染了她。

    她突然也想上山看看。

    看看这玲珑山里,除了能叫人长命百岁,成神仙的茶叶。

    还有没有能叫她和爹顿顿吃上白米猪肉的财宝。

    想了想,还是问道:“少东为何不叫老于和你一起去?”

    弥厚君看着她,笑道:“这事,我还不打算叫他晓得呢。”

    因为要和弥厚君一起进山,红豆赶夜替自己做了一双结实的鞋子。

    选了一个晴好的天气,一大清早,两人准备进山。

    弥厚君把铺子托付给王木匠,叫他带着大虎子守着。

    弥厚君存了心的,早就打听清楚了神仙崖方向。

    见红豆啥也没带,就背着她新买的砍柴刀。

    弥厚君问道:“红豆,你带着砍柴刀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