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046 万象之主

时间:2021-01-08作者:鱼慕故渊

    ,

    “看来用不了多久,老夫的功力就能更上一层楼了。”

    老者气息若有若无像不存在一般,却散发着莫名的威压。

    楚风在他身上嗅到一股血腥味,“紫凝,他就是目标。”

    “没错。这老鬼仗着一身鬼神莫测的身法,从铁剑帮的剿杀中逃出生天,你们想要的他一定知道。不过,能不能得到消息,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紫凝望着凶威赫赫的老鬼,脸上自始至终都从容不迫。

    那老者瞳孔中闪过一抹嗜血,“你们也是为那东西而来吗?已经第三批了,真是多谢了你们的精血。”

    “精血?难怪在这家伙身上会有一股血腥味缭绕不散。”

    楚风恍然大悟,同时极度戒备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这家伙的底细,但看刚才那股非人的杀意,就知道他此前的猜测没错。

    紫凝扔给他们的这个老家伙,恐怕又是一个大麻烦。

    周寅一身功力因为领悟先天真谛,如今恢复得差不多,面对老者这样的强者,不由跃跃欲试起来。

    “老鬼,我们可不是那些小喽喽可比,乖乖交出长生诀。”

    当即不作二想,体内真气游走,化为一道拳罡轰出。

    老者脸上略带惊讶,“聚气成罡,你竟是先天武者。”

    “所以说,我才……”

    周寅一拳轰在老鬼的胸膛,忽然脸色不由大变起来。

    一身先天罡气仿佛牛如泥海,顷刻间泻得一干二净。

    紫凝大吃一惊道,“劲气留形,这老鬼竟已半步宗师。”

    “好精纯的功力。你的精血,我收下了。”

    周寅击中的老者化为虚影,带着一抹气劲从后背出现。

    他大吃一惊,想要转身迎敌,却发现拳头上一股彻骨的寒意倒卷而来,真气空虚,瞬间就被僵住。

    “这老鬼在虚影中埋下玄冰气,难道一早就准备偷袭。”

    周寅心中恍若大悟,拼命调集真气应对这真正的杀机。

    水恶鬼桀桀一笑,“我的外号叫水恶鬼,意思一旦被我盯上,就如被水鬼拖入大江,再无复生的可能。中了玄冰气,你的经脉应该都冻结了吧。”

    “啊!”

    周寅感到寒意越来越重,明明同为先天境界的武者,他视为至真至纯的菩提真气,竟然在触及那一股寒意的瞬间,就被不费吹灰之力的冻结了。

    楚风知道周寅不可能是这个老鬼的对手,足下一点,就拦在周寅身前,“老先生,请多多指教。”

    “又是一个少年先天。什么时候先天变得如此廉价。”

    水恶鬼看着挺身而出的楚风,身体出现一道幻影,惊讶之余,一左一左,两道身影朝楚风围杀而去。

    紫凝提醒道,“小心,水恶鬼的玄冰气有冻结真气之能。”

    “原来如此!”

    楚风看着身边的周寅,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被一招制住,同时周身一道无形之力化作刚劲膨胀而起。

    水恶鬼两道身影一顿,就在一瞬间重归于一道暴退。

    “轰!”

    大片瓦砾掀翻,像那数之不清的暗器一般飞溅四方。

    紫凝脸上不可思议,她竟然没看清这家伙怎么出手的。

    楚风悄然平息以神御气后,「灵胎」身上不正常的胎动,看向身边的周寅,忽然瞳孔剧烈的收缩。

    一道身影出现在紫凝身边,“桀桀,江湖可不是仅论武功的世界,让我告诉你吧,什么叫做智取。”

    “哼,死老鬼,不就是以大欺小吗?你抓得住我吗?”

    一道散发着寒意的枯手凌厉抓来,紫凝就如花间的蝴蝶,翩翩起舞,以优雅的身姿,轻轻舒展一下筋骨,就在漫不经心中,无形的闪开这一击。

    水恶鬼身影一定,“小丫头,你真的以为躲开了吗?”

    “这是……”

    紫凝正要得意的脸忽然大变,一抹寒意从肌肤渗透而来,不待她运功驱逐,一流入经脉,便如火上浇油一般,化为一股更大寒流侵入四肢百骸。

    整个人仿佛被冻在万载寒冰之中,身体僵得难以动弹。

    水恶鬼桀桀大笑道,“小丫头,你那身法确实玄妙,居然能够闪开我的攻击。不过你还是太嫩了。你能避开我的手,但避得了那无处不在的气流吗?”

    “难道……”

    紫凝脑海闪过刚才的画面,她虽然巧妙避开水恶鬼那一爪,但爪间一股森然的寒意,却透过空气浸入她的肌肤。正是水恶鬼的成名绝技玄冰气。

    大量寒意在她体内,一瞬间就生根发芽,即使运功疗伤,本就是三脚猫功夫的她,就连真气也冻结了。

    紫凝不由暗暗后悔,没听师父告诫,仗着一身奇门身法,百无禁忌,小看了这些在江湖上的名宿。

    “啊……啊……啊……”

    像是惨叫一样的声音,在浓雾中回荡,传递着恐惧的情绪。

    叶凡等人提着一只油灯,彼此靠拢,在雾中谨慎前行!

    “根据那老和尚所言,万象之主的祭坛应该在这山半中央,怎么现在都还没到?”王渊小声嘀咕道。

    叶凡微微皱眉,目光四处一扫,浓雾像一层扯不开的黑布,将众人的视野、目光,牢牢固定在方寸之间,“应该不远了。可能是祭坛有什么问题。”

    “哼,依我看,那老和尚根本就是准备拿我们做炮灰!”

    崔文胜看到大哥提出质疑后,也跟着狐假虎威的助威。

    张远嗤之以鼻,“虽然那老和尚死也不肯说万象之主是什么?不过,神明岂是简简单单就能封印的?恐怕祭坛已经被结界或者什么隐藏起来了吧!”

    “难道是……”

    叶凡心中也有疑惑,闻言若有所思,看向手中油灯。

    张远得意的笑道,“我们一路过来,就是一条通透的大路,即使视野已经几乎看不见,也一样能够按照老和尚的指示,找到那一个关键的祭坛。然而老和尚临走却非得塞给我们一个鸡肋的油灯,显然除去提供微弱的光明,还有别的用途!”

    “好了,大侦探,这盏灯或许是抵抗雾中诡异用的呢?”

    黄欣噗呲一笑,心中无形的紧张,也顷刻少了许多。

    张远苦笑一声,无奈的摊摊手道,“黄姐,你好歹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好了,虽然有了这盏灯,我们一路以来,身上那种被侵蚀的寒意消失了,的确证明有抵御诡异之效,但是这也并不能证明,这盏灯的能力就仅此而已。张远的猜测也不无道理。”

    叶凡摆了摆手,黄欣心思要缜密一些,但是张远那份跳脱的性子,又时也未必会比这份缜密要差。

    他们从离开山下的石庙,在后山一路攀爬了差不多半个钟头,以他们的脚程,按理来说都快到山顶了。

    现在不仅还身在山中,就连祭坛的影子也没有看到,这明显是有一股力量,在暗中的影响着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