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永远不死〕〔惹火甜妻:老公大〕〔最后残仙〕〔酱香满园〕〔神帝的小阎妻〕〔墓下诡门棺〕〔鉴婊虐渣手册〕〔文娱之全能大咖〕〔绝世神皇〕〔英雄联盟之傲世为〕〔逃婚王妃很逍遥〕〔镇魂风云录〕〔绝品透视高手〕〔穿到七年后我成了〕〔催更大魔王〕〔我是大工匠〕〔豪门大佬又被她渣〕〔帝国老公狠狠爱〕〔无敌小刁民〕〔许你浮生若梦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芳 189章 失恋的几个阶段
    池韫接过絮儿递来的匣子,笑道:“比我想象的有决断。”

    她还以为,二房会犹豫一阵子呢!

    絮儿笑嘻嘻地凑过来,一边跟她清点身契和账册,一边告状:“小姐你不知道,这阵子二房处处碰壁。二夫人出门,总有人问她,能不能向咱们讨个人情,请个平安符。脸打多了,再不甘心,也得认命啊!”

    池韫点点头,叫来和露:“这账册你先理一理,回头跟三婶娘通个气,铺子里的人该辞的辞,该收的收。”

    这是对她的信任。

    和露喜笑颜开:“是,小姐。”

    又唤倚云:“你回去跟夫人请个安,说说咱们的近况。”

    “知道了,小姐。”

    安排好了,池韫起身:“去兰泽山房。”

    二房这么知趣,不就因为她抱上了这条大腿么?可得抱好了,不能让他们失望。

    ……

    七夕过后,天气没有凉爽下来,反而热得更离谱。

    俞慎之一边翻看卷宗,一边拿着蒲扇用力摇着。

    周围搁了冰盆,仍然解不了暑气。

    “吃瓜喽,吃瓜喽!”外头小吏喊道。

    “公子,我去拿!”浮舟跳起来,非常自觉地跑出衙署。

    俞慎之看了看他的背影,心里很是满意。

    这小子最近挺殷勤的,嘴也不贱了,早这样不就好了。

    不多时,瓜拿来了。

    俞慎之搁下卷宗,主仆俩坐在门口吃瓜。

    有吏员抱着瓜,聊着天经过。

    “怎么突然就升了?这也太快了吧?”

    “是啊,这么升不合规矩啊。”

    “当初他参加乡试就不合规矩,要不是陛下破例,他一个出了族的人,哪能在京城考试?”

    “说的是……”

    俞慎之原本无心,忽然听到出了族三个字,心中一动,张口问道:“你们在说谁?”

    两个评事愣了下,抱着瓜滑稽地向他行礼:“俞推丞。”

    俞慎之点点头,示意浮舟挪出小杌子:“坐会儿,一块吃瓜。”

    俞大公子屋里多放了冰盆,比他们那儿舒服多了,两个评事自然乐意。

    “你们刚才说谁呢?”

    其中一个快言快语:“刑部原来那个楼郎中啊!”

    俞慎之啃了块瓜肉:“他升迁了?升哪去了?”

    莫不是明升暗降吧?上回得罪皇帝……

    “通政司。”

    “噗……”俞慎之一嘴的瓜肉全都喷了出来,弄得两个评事身上全是。

    “对不住,对不住啊!”浮舟连忙拿了抹布来给他们清理,心里暗暗埋怨,主子真是的,都被拒绝了,听到楼大人的事能不能镇定点?

    俞慎之抹了把嘴,问他们:“通政司?哪个位置?”

    “自然是通政。”其中一个答道。

    好家伙,四品啊,他这升迁得够的。

    而且通政司掌内外章奏,实打实的天子近臣。

    他还担心楼晏得罪皇帝,没想到比原来更心腹了。

    “怎么就升了?”俞慎之纳闷,“事先没点风声透出来?”

    两个评事齐齐摇头。

    其中一个试探道:“俞推丞,你和楼大人交情不错,怎么也不知道吗?”

    “我跟他哪有什么交情!”俞慎之摆摆手,一口否认,“不过是瞧他总端着个脸,想逗逗他罢了。”

    “这样啊……”两位评事半信半疑。

    浮舟同情地看着自家公子。

    来了,果然来了。

    家里的丫鬟姐姐告诉他,失恋会分成几个阶段。

    第一个,气愤。明明自己那么好,为什么对方要变心。

    第二个,否认。不敢去面对事实,就否认与对方的关系,否认自己还喜欢着对方。

    那天被拒绝,公子气了一路,显然是第一个阶段。

    现在否认跟楼大人之间的关系,看来是到了第二个阶段。

    哎,公子的猪朋狗友是很多,可哪个像楼大人这样让他上心?什么逗逗他,就是自己骗自己嘛!

    “别人怎么说?”俞慎之重新啃了口瓜。

    一个评事道:“还能怎么说?楼大人向来得陛下欢心……”

    “是啊,”另一个评事酸溜溜,“先前陛下就很看重楼大人,但凡有重大案件,都交给楼大人。”

    要不怎么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呢?这几年,也不知道帮着皇帝办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很多本该交给大理寺的案子,也都给了他。现下皇帝权柄日重,他要占大功劳。

    这么一想,他升迁也在情理之中。

    本来就是资历太浅,才将他安顿在刑部,现下差不多,当然要往上提了。

    “这就进了通政司,怕是没几年,就得管他叫一声相爷了。”

    俞慎之呵呵笑了两声:“没那么容易吧?他都没外任过……”

    那评事道:“这谁说得好呢?他升迁就没守过规矩。”

    这倒也是。

    吃完了瓜,两个评事回去了。

    俞慎之坐了一会儿,还是想不通。

    七夕那晚的情形,楼晏到底是怎么安抚住皇帝的?

    那可是皇帝的亲妈,他在关键时刻捅那么一刀……

    俞慎之深深觉得,当谄臣要真功夫,他就想不到怎么做。

    下衙的时候,他还魂不守舍。

    浮舟体贴地问他:“公子,要不要去朝芳宫坐坐?”

    以前,他总弄不清公子到底喜欢池大小姐还是楼大人。现下证明,公子喜欢的是楼大人,那么池大小姐就是闺蜜……呸!知己了。

    丫鬟姐姐告诉他,这个时候要多多开解,有什么比跟知己聊聊天更治愈呢?

    俞慎之犹豫了一下,摇头。

    “算了吧。”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池韫。

    “那我们回家?”

    “嗯。”

    马车驶了一段路,俞慎之忽然道:“先去楼大人的宅子。”

    浮舟大惊:“公子,您想干什么?”

    俞慎之莫名其妙:“没干什么,叫你去就去!”

    “哦……”

    马车到了巷子口,俞慎之就叫车夫停下了。

    他也不下车,就那样撩起窗帘盯着楼晏的宅子瞧。

    浮舟哭丧着脸。

    完了完了,丫鬟姐姐跟他说,要是熬过第二个阶段,就能慢慢好起来。

    公子现下没有熬过去,就跑过来偷看,这是不肯忘情想要复合啊!

    这可怎么办?楼大人显然没有心思,难道他要看着公子走上不归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种地南山下〕〔穿书后,我嫁给了〕〔爱恨江山〕〔异侦实录〕〔云深雁归来〕〔谁动了我的志愿〕〔校园第一修罗女神〕〔许君不知情深浅〕〔那年绒花树下〕〔学渣重生后〕〔重生大富翁〕〔全球巨导〕〔校园重生之王牌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