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 21,草木灰

时间:2022-09-23作者:可能要无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海岛求生21,草木灰将五口陶缸捧回毛房屋,就算是漏水的那口林德也给搬了过来,从水痕上看,漏水点在陶缸的中间位置,将上面的陶片敲掉,也能用,而且半口陶缸正好用来煮汤喝。

    陶缸里的海水早就倒在了沙滩上,林德去了趟储水的那片背阴地,搬了几个装水的贝壳,将陶缸洗了洗以后,除了那口半缸以外,其他的都送去了集水器那边,有了这些陶缸,林德就用不着每天来回更换贝壳了,只要自己想用水了,直接从里面取就行。

    洗缸的水没有倒掉,海盐虽说没有经过过滤吃多了不好,但是都沦落荒岛了哪还有那么多讲究,这十几天来,林德唯一补充盐分的方式就是通过吃海鱼,不过海鱼毕竟不能代替真的盐,没有那种咸滋滋的味。

    这些水洗了之前装过海水的陶缸,其中有了那么点咸味,林德去了趟下篓的地方,收了次渔获,将小鱼小虾在海边清理干净,带回茅草屋,放进那半口缸里,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并给煮了!

    昨天下午做的泥胚,经过一晚上的静置已经完全定型,林德将它们搬到了屋外的树荫下,通过海风,让它们更快的阴干,搬着泥胚,林德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在原地思索了片刻,随即继续搬运,等到所有的泥胚,泥砖都搬出了屋外,林德又去深坑那边挖了点泥。

    “嘿哟。”

    将装有黄土的藤篓扔出洞外,林德双手撑着坑边的土地,一使劲,整个人便上到了地面,回头看向深坑,经过这几天的取土制陶,此刻的深坑已经有个一米五六的深度了,林德皱了皱眉,刚刚他上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有点费劲了。

    “待会弄个梯子下去,爬上爬下能方便不少。”

    点点头,林德将这件事记下,捧着黄土,回到了屋子里。

    用最后一点积攒下来的淡水和泥踩熟,林德继续今天的玩泥巴。

    刚刚想到了盐分,所以林德打算捏一个漏斗形状的容器,不用太标准,能有一个小口就行,等这个东西烧出来,林德打算自己过滤一点食盐出来。

    现在有了煮汤的东西,那么林德自然不在想像之前那样只为了果腹,而是想吃点有滋有味的东西。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待到中午十分,林德抹了抹脸上粘上的泥点,去了趟海边洗了洗手,舍不得用淡水洗手的林德双手早就比刚来的时候不知道粗糙了多少。

    耐心的将指甲缝里的黄泥扣干净,甩甩水滴,林德起身返回了茅草屋。

    围住火塘的石块不适合用来摆放陶缸,林德用树枝将它们挪开,从屋外树荫下搬了几块泥砖,这些泥砖已经定型,虽然谈不上坚固,但是围住火塘,架上陶缸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满满登登的一大锅水,水里面有几只死不瞑目的海鱼跟海虾,将陶缸四平八稳的放到几块泥砖上,林德悠闲的等待了起来。

    ‘咕噜,咕咚咚~’

    火塘里的火焰舔舐着陶缸的底部,灼热的温度将锅里的水加热,十几分钟以后,陶缸里的水开始沸腾,咕噜咕噜的直冒热气,没有香料,没有葱姜蒜去腥,虽说海鱼的腥气没有河鱼重,但也有那么点的。

    慢慢一锅的水开始变成半锅,其中的鱼已经完全舒展开了身体,有些甚至被沸水冲烂,变成碎肉,而那些海虾就更不用提了,通体变白,虾壳红润润的看着就有食欲。

    用两根树枝夹着陶缸离开火塘,林德留着口水,看着还在不停冒气的鱼汤,有些心急,但是陶缸又太过滚烫,无奈只好先夹几个大虾解解馋。

    煮了半个小时的大虾早就变老了,但是嚼着却还是那么鲜香四溢,虾壳没剥,林德素来吃虾都不剥壳,咬去虾尾部的那块硬壳,咯吱几声,一只大虾就已经下肚了。

    筷子翻飞,光吃大虾林德觉得不得劲,于是又夹起半条鱼,用一个还没有碾碎的破碗盛着,吹吹气,便开始大快朵颐。

    几只虾半条鱼下肚,林德只觉得刚垫吧了一下肚子,好在此刻的陶缸温度降了不少,虽说破碗盛不了太多的汤,但是舀一点点尝尝鲜还是没问题的。

    这顿饭,是林德来这座岛上的十几天来吃的最饱的一顿,虽然东西还是那么点东西,但是汤的滋味,却让林德流连忘返,回味无穷。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林德就在玩泥巴,喝鱼汤,玩泥巴,喝鱼汤里度过了,一连几天鱼汤喝下来,林德有些腻了,虽然说滋味却是还算可以,但也架不住天天喝啊,于是很无奈,林德再一次回归了烤鱼的生活。

    你别说,鱼汤喝多了,再一次吃上烤鱼,林德觉得好吃了不少。

    三四天的功夫,捏好的泥胚已经阴干,林德准备在烧一次陶器,这次烧的东西没有上一次多,虽然他捏的泥胚多,但是害怕又烧出残次品的他,只好先将数量降下来。

    “两口陶缸,用来将剩下的两个集水器解放出来,然后是几个碗碟,一个喝热水的杯子。”

    林德一件一件的往里放,将这些东西都放进圆窑后,林德最后将那个漏斗装的过滤器也倒扣着放了进去。

    圆窑边上,林德双手合十:“灶王爷,虽然不知道你管不管烧窑,但是劳烦你兼个职保佑我顺顺利利的。”

    和泥封口,林德在圆窑的地下点火加柴,火焰慢慢的在圆窑里面燃起,先是烟雾从窑口飘出,随后伴随着上涨的火焰,窑口也开始喷吐出焰尾出来。

    林德坐在屋檐下面,现在刚刚过了中午,太阳还很毒辣,圆窑边上的温度他可受不了,翘着个二郎腿,靠在茅草屋的泥墙上,林德注视着圆窑的火势,有点小的势头,便上去添些柴火,一边添柴一边rua着靠过来的二师兄。

    这一rua就rua到了下午,二师兄那身好不容易从泥坑里滚出来的铠甲就这么被林德rua没了。

    抬手看了看手表,烧制的时间还差点,一直rua猪也没意思了,林德趁着下午比较凉爽,开始尝试用以前烧火留下来的草木灰制作水泥。

    制作方式,他已经在这几天好好回忆过了,而且rua猪的时候,他又做了一次复盘。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