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 60,清理农田与吃鸡

时间:2022-09-23作者:可能要无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海岛求生60,清理农田与吃鸡大半个下午,林德跟二师兄就跟这些大树给杠上了,等到这片地里没了这些倒下的树木,整个地面空间瞬间就变得宽敞了起来,至于有多大,林德没有量过,但是粗略估计下来,半亩地还是有的。

    一人一猪往后挪了挪,都气喘吁吁的坐在了阴凉的地方。

    打开一个随身携带的水袋上的软木塞子,林德先给二师兄灌了半袋子的水,托着二师兄的下巴,林德将水袋悬在半空,一道水柱便从水袋里倾倒了出来,虽然经过了大半个下午,但是从水井里灌的井水,依旧是甘甜的。

    “哼唧,哼唧。”

    二师兄享受着井水的滋味,一脸的舒坦,等二师兄喝的差不多了,林德这才自己喝了起来,从大梁购买的水袋都挺大的,每个的装水量都在五斤左右,差不多是两升水的样子,所以等一人一猪喝完,这水袋里,还剩下了不少。

    “呼..歇一会二师兄,待会还要清理树桩,呼...码的,累死个人。”

    坐在阴凉点的地方,林德从篓子里摸摸索索的掏出几个果子,扔了三四个给二师兄,他自己也吃了起来。

    放了好些天的野果,比刚摘下来的时候干巴了不少,但也甜了许多,三五口将手里的果子吃完,林德将手上粘的果汁在裤腿上擦了擦,闭目养神了起来。

    一直在干力气活,不论是二师兄还是林德都累的够呛,好在现在吃食不缺,所以补充了一些食物以后,又休息了一会,这两家伙又很快的恢复了过来。

    “啪!”

    一巴掌拍死正在叮咬自己英俊面庞的蚊虫,林德也醒了过来,看看手表,休息了四十来分钟,现在太阳已经略微的下沉了,但是依旧散发着热量,踢了一脚还在呼呼大睡的二师兄,林德扛起锄头,就准备开始清理树桩了。

    挖土,刨坑,用柴刀斧子劈断深埋在地底的粗壮树根,将这些大的根部砍断就可以了,至于那些更小的,林德也没精力去管了,因为埋的是在太深了,放下手里的工具,林德找来了一根粗壮的树干,插进刨出来的土坑里面。

    借着自己并不是很充裕的物理知识,使用杠杆的原理,将土坑里的大树桩给翘了起来。

    “唔...真特么沉,二师兄过来压着,快点,扛不住了。”

    林德几乎整个身子都站在了撬杆上,但是树桩带来的作用力依旧不小,没办法,他赶紧叫来了二师兄,虽然不明白林德叫自己是干嘛,但是看着再跟一根棍子较近的林德,二师兄也一屁股坐了上去。

    有了这百把斤的帮助,林德瞬间轻松了不少,叮嘱二师兄别动,他连忙冲向了土坑,一用力,便将树桩从土坑里推了出来。

    等到他们彻底将这片地里的树桩全部清除,太阳已经彻底的下海了,天地间被薄薄的光雾笼罩,在月亮出现在天空之上以后,这片大地才迎来了这夜晚的光亮。

    借着月色,林德收拾好了一众工具,放到二师兄背上的背篓里,这才回了家,之所以不讲将工具继续放在这,那是因为林德怕夜间的水气大,会让这些工具生锈。

    等林德他俩回到自宅区这边,还没等林德进屋,那五只狗子一个一个的都趴在了拦门的藤板上,露出五颗小脑袋,奶声奶气的冲着林德叫着。

    “嘿嘿,没白养啊。”

    看着迎接自己的狗子们,林德露出了笑容,将工具全都送回到工棚,然后在水井旁跟二师兄一起冲了个澡,这才回到了砖房里。

    将狗子们挨个rua了一遍,弄得几只狗子都气喘吁吁的瘫倒在地上以后,林德才开始做饭。

    月光洒在大地上,为天地间裹上了一层银装,月色下,虫鸣不止的林中,此刻飘荡起了袅袅炊烟。

    跟林德料想中的差不多,白天显得那般英姿勃发的公鸡吃起来味道那叫一个美,一只全鸡,半边被林德用陶锅闷煮,撒上盐跟姜片,另外半边则被林德用姜丝炒成了仔姜炒鸡,你要是问仔姜哪来的,林德只能说是心理作用,好吧,这些老姜,姜丝只能用来去腥。

    最后,一盆鸡汤拌饭被一人一猪五只狗子吃的一干二净,而那炒出来的炒鸡,就只有林德独享了。

    吃饱喝足,累了一天的林德跟二师兄早早的就睡下了,猪圈里,充斥着难闻的鸡屎味,但二师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几天了,它都没有睡在过自己柔软的草堆里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二师兄那颗要睡猪圈的心。

    五只狗崽子暂时还睡不着,它们被关着,本来就去不了哪里,现在各个精力都充沛的紧,砖房里,咬骨头的咬骨头,玩闹的玩闹,还好林德累的够呛,否则哪里睡得着。

    次日。

    喔喔喔...打住,今天可没有雄鸡报晓了,昨天晚上,这只英姿勃发的公鸡就进了林德他们的肚子,但是,林德已经如往常一样醒了过来,不是因为自宅的属性加成让他不想睡懒觉,睡懒觉这件事,只要是人都会忍不住的去留恋床榻的温暖,但是林德没法睡了,无他。

    几只狗子已经跳上床了,呜呜咽咽的伸着舌头舔着林德的身体,胆子大的黑犬都快要咬上林德的鼻子了。

    “你们这些祖宗哟。”

    将五只狗子拎下床,林德打着哈欠打开了自宅的大门,顿时,本来还绕在他脚边的这些崽子们蜂拥似的冲出了砖房。

    “二师兄!起床拉屎了!”

    走到井边洗漱,林德冲着猪圈大喊了一声,一道黑影便从猪圈里跳了出来,大声哼哼了两句,连忙跑到了几只狗子的前面。

    如同将军点兵似的,二师兄带着五只狗子浩浩荡荡的冲向堆粪池那边,而林德在洗漱完了以后,便去了趟禽舍。

    一颗金黄色的五角星已经在禽舍上空亮起了,有过一次晾肉架经验的林德自然是明白,禽舍里应该是有产出了,而产出的是啥?

    那当然是蛋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