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 68,狮群当之无愧的王

时间:2022-09-23作者:可能要无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海岛求生68,狮群当之无愧的王树杈上,林德小心的紧了紧绑住自己腰的兽皮,这里离地面有个四米来高,要是没做好准备摔下去,到时候轻则崴脚,重则骨折。

    将削好的短矛用两根藤条悬空吊在树杈的横枝上,到时候方便拿取,调整一下位置,林德的光脚丫踩在粗糙的树皮上,有种莫名的舒服感,痒痒的。

    大树的树干上,从地面到林德现在所处的位置,一根根短木茬被林德牢牢的钉在了树里,这些短木茬露在外面的长度不算长,但足以让林德爬上爬下。

    用坚固的标枪开洞,斧背钉紧的短木茬很结实,真要有个突发情况,林德也能凭借这点,做到迅速的上树下树,至于这会不会被狮群给利用上,林德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身体构造的不同,注定了它们无法借助木茬攀爬。

    树杈上。

    林德整个背几乎都是靠在树干上的,所以标枪袋继续挂在背上的话,待会打起来抽标枪难免会有些不便,所以林德提前将它斜挂在了胸口,左手按住标枪袋的上半段,右手已经捏了一根普通标枪在手上了。

    湖边的海风比大海上的还要大一下,之前林德还满脸是汗的,这才刚上树几分钟,脸上的汗水就被风吹成了盐粒。

    耐心等待,为了能将那几只失去幼崽的母狮吸引过来,林德不仅残忍的将幼狮肢解,而且他还把自己的袜子,鞋子,都留在了幼狮的残骸旁边,一路指向这株大树。

    海风吹拂着这边,将血腥气冲散,也阻挡了来自那面腐臭之墙的恶臭味。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林德在大树上时而调整一下站姿,避免待会双腿涨麻。

    太阳当空,好在有树荫,林德没受到多么惨烈的炙烤。

    一小时。

    两小时。

    三...

    “回来了!”

    正漫无目的欣赏着这湖边的美妙风景,在目视着一只海鸟飞上飞下捕鱼的林德,眼角猛地瞥见了一抹暗黄色的影子。

    烈狮是第一个踏入林德视野的狮子,随后,更多的母狮也都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双手后抱,环住大树的主干,林德将自己的身影藏在了树后面。

    狮群翻上土坡,几声惨烈的狮吼声陡然响起。

    “吼!!!”

    几只母狮没有在继续待在狮群的队伍里,直直的冲向了摆放着瞎眼雌狮尸体的巨石。

    站在土坡上,烈狮也明显的愣了一下,看着巨石上雌狮的尸体,它仰起头,一道如同拖拉机引擎发动的吼声响彻在了这整块湖边的土地上。

    “这声音可真够大的。”

    林德在树后面探出了半边脑袋,看着土坡那边,烈狮威风凛凛的模样。

    虽然他有很大的把握彻底解决掉这支狮群,但是紧张还是在所难免的出现在了他的心头,标枪夹在腋下,他在裤腿上将手心的汗水擦了擦。

    几只冲向幼狮残骸的母狮,正在那“嗷嗷嗷”的叫着,内里的悲痛与哀伤,即使是身为人类的林德也能听得出来,万物皆有灵,何况还是身为母亲的雌性生物。

    母狮们的叫声愈发的哀伤,它们一点点的叼起散落在地上的尸块,随之,一只明显不属于这里的袜子出现在了它们眼中,哀伤的情绪,陡然被愤怒冲散,叫声也从委婉绵软的嗷呜声,变成了疯狂的怒吼。

    “吼!!!!!”

    几只母狮闻着味道,一点点的朝着林德这边的大树来了,它们身后,烈狮也是低吼了一声,然后整支狮群便跟上了那几只母狮。

    “再近点,再近一点...”

    树后的林德双手已经离开了树干,他的身躯后仰,全靠着两根兽皮拉扯住他的身子。

    一只母狮愤怒的叼起离树边不远处的一只鞋,陌生的味道,充斥着它整个鼻腔,它抬起头,目光盯上了大树,树的后面,同样是一双眼眸,与它的眼神交织在了一起。

    只不过,那双眼睛里,波澜不惊,没有一丝的怜悯。

    “xiu~”

    “噗呲!”

    “嗡~”

    冰冷的利器,刺穿了抬头的母狮身体,林德单手投掷出一根普通标枪,猛烈的力道,直接将母狮钉进了地面,再无一点声息。

    拉住树干,林德直接面向了狮群,趁着它们还没反应过来,刷刷两下,又是两根标枪脱手而出。

    一根命中,一根失手!

    “着急了!”

    被命中的母狮倒地哀嚎两声便失去了生机,而躲开一根标枪的烈狮,它冰冷的眼眸直直的盯着树上的林德。

    一根失手,林德也停了下来,他刚刚想借着狮群愣神的功夫,直接击杀掉烈狮,那样一来,群龙无首的狮群,真就成了砧板上的一块肉了。

    可惜说是身经百战也不为过的烈狮没给林德这个机会,身躯一跳一俯便躲开了致命的投矛。

    “吼~~~”

    俯身贴在地上,烈狮低声沉吼着,它的四肢已经开始蓄力了,尾巴绷直,拍向地面,溅起几道飞尘。

    “吼!!!”

    四肢纷飞,一身怒吼,烈狮带起几道劲风,直扑树上的林德。

    是的。

    直扑。

    没有林德预想中的爬树,烈狮也没有他想象中那般冰冷的看着狮群死伤殆尽,这只烈狮在发现林德以后,第一个冲向了林德,它是雄狮,是这支狮群的。

    王!

    一个花枪,投掷姿势顺势转为了持矛姿态。

    电光石火间。

    一杆冰冷无情的铁枪便直刺扑来的烈狮。

    “熬!!”

    “码的!”

    铁枪头奔着烈狮的脑袋就去了,飞在空中的烈狮头一甩,大嘴一张便咬住了标枪的枪杆。

    所以林德才会在怒骂一声后,松开了手,免得被拉下去,好在烈狮被标枪一滞,没了劲道,直直的摔了下去。

    猫科动物的柔软性在它身上表露的一览无余,四五米高的高度,它摔下去,却是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头一甩,便将嘴里的标枪甩落在地。

    绕着树,烈狮盘旋着,好几次,有几只母狮想要上前帮忙,都被它一声喝退。

    雄狮的威望没有哪只母狮敢反驳,包括那几只失去幼崽的母狮,它们褪去,远望着这边,不敢上前。

    “要命了,这只狮子不按常理出牌啊。”

    树杈上,捏着标枪袋。

    “还有六支。”

    林德面露了一抹凝重。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