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7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所以你们就是警察?”

    久川悠坐在沙发上,有些迟疑地确定了一遍。

    他的目光扫过茶几上那三张整整齐齐并排排列的警官证,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那可不可以向我解释一下,警察为什么要,嗯,私闯民宅?”

    “……”

    “……”

    “……”

    室内陷入一片尴尬而窒息的沉默当中。

    但总得有人先开口,亲手造就这个乌龙的诸伏景光,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这是一个,很大的误会。”

    诸伏景光面对着一张和顶头上司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的脸,下意识挺直腰背,拿出来一副工作汇报的架势。

    “因为久川长官他人在德国开会,但我们调查到邮件的ip地址在这里,所以……”

    “所以你们误以为是我盗窃了他的电脑,或者干脆更严重一点,我绑架了你们的警视总监?”

    久川悠推了推眼镜,一脸平静地反问道:“那你们现在确定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当然。”

    任谁看到你这张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都能百分百确定你是警视总监的儿子。

    “既然是一个乌龙,那可以把我的文件给我吗?入学报道还有三天就要截止了。”

    久川悠抬手指了指被诸伏景光攥在手里的文件夹。

    “哦,对。”

    橙红色的文件夹兜兜转转,还是被递到久川悠的手中。文件夹的封口是一个很常见的塑料扣子,两侧隐隐有几道折叠的痕迹,看样子是已经被人打开看过了。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保密的。久川悠大大方方地打开文件夹,当场检查了一遍文件。身份证件、入学证明……所有他需要的东西,公安部的那位下属都给他办齐了。

    看来警视总监的身份确实很好用,等其他黑方同事出来以后,可以给他们一人整一套。到时候酒厂就是人均常青藤,高智商、高学历、合法化经营的正规高科技企业了……

    心里的小算盘拨地啪啪作响,久川悠面上却还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他侧头瞄了一眼挂在客厅墙上的时钟,浅笑着开口:“虽然是乌龙,但还是很感谢几位特地把文件送上门。家里没什么可以招待的,如果不介意的话,待会我请你们去隔壁的咖啡厅坐一会吧?”

    青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颇有礼貌地朝着楼梯的方向略一弯手,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几人也下意识跟着站了起来。

    松田阵平不情不愿地跟着好友一起站起来,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对劲,又重新僵直地坐了回去。

    从刚刚开始,这个叫久川悠的家伙好像就一直在控场,谈话的中心始终被他捏在手里。无论怎么交谈,他们实际上都没有绕出对方的范围。

    虽然眼前这个家伙看上去确实很像一个大学生,年龄长相又全部对的上,行为举止也没有异常,但这一切是不是过于巧合了?父子大戏已经够狗血了,ip地址的疑云更是离谱。就算眼前这个家伙和警视总监长得一模一样,不还是有易容的风险?

    现实生活中真的会有什么,离婚多年后、被注销身份证明的儿子重新回国的事情吗?

    “先等一下!”

    松田按住自己的警官证,仰头看向久川悠,墨色的眼睛里氤氲中浓浓的质疑。

    “ip地址的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久川长官人在德国,怎么可能在国内发邮件?那封邮件是你用久川长官的笔记本电脑发的?”

    青年低下头认真地看了一眼警官证,扶了扶眼镜,颇为仔细地比对了一番松田的脸,语气迟疑地喊道:

    “松田、阵平,警官?”

    松田凭借敏锐的直觉,隐约察觉到一丝寒意,按着警官证的手稍稍往后收了一点,但还是强硬的回了一声:“我是。”

    久川悠弯下腰,琥珀色的眼睛透过镜片,紧紧盯着松田阵平。

    隔了几十秒之后,他弯了弯嘴角,语气随意地开玩笑道:

    “松田警官,像你这样质问我,就不怕明天因为右脚先踏进警视厅,所以被开除吗?”

    “……啊?”

    ·

    浅褐色头发的青年弯着腰,嘴唇微抿。

    他的眼睛是上挑的凤眼,琥珀色的眸子隔着薄薄的镜片注视着松田阵平。那股由黑色背包和书本所营造出来的学生气,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于上位者的傲慢。

    仿佛之前温顺普通的学生外表,全都只是对方装出来的假面。假面褪去之后所露出来的,才是真正的久川悠。

    他的话里满是威胁的意味。仿佛下一秒就要打电话给自己当警视总监的父亲,让对方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把人开除一样。

    松田阵平愣了一下,一时间竟没有余裕去思考久川悠的可疑之处。

    他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公安部的长官会那样草率地忽略掉ip地址的问题。没有人愿意冒着得罪顶头上司的风险,去探查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对方明目张胆的威胁听上去是那样可笑,但更可笑的是,在现实中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且不说哪只脚先踏进警视厅这样的黑色笑话,光是他们今天私闯民宅的事情,就足够被处罚了……

    但他怎么可能会为了“警视总监”妥协呢?松田捏紧拳头,沉下脸,刚准备出言反驳——

    做出那一番威胁的主人公却率先选择退让。

    “刚刚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这种桥段,忍不住试了一下,刚刚演得还可以吗?我还算是有天赋吗?”青年站直了腰,闷笑着摆了摆手。

    锐利的凤眼被笑意揉散,变成两道温和的月牙。

    “看松田警官的反应,我好像还算有演戏的天赋吧?放心好了,我当然不会这么做,也做不到这种程度,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诸位都是值得敬佩的警察。”

    他的声音很诚恳,目光紧紧注视着松田,可以听得出是在很认真地解释。

    “ip地址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父亲他昨天晚上就已经从德国回来了,因为是私下行程,所以没有提前告知警视厅那边。也许是出于这个原因,那封邮件的ip地址才会出现在这里。这件事本身没有任何撒谎的空间,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当面找我父亲问清楚。”

    刚刚蓄好的力气被全盘打散。

    久川悠诚恳的态度,让松田阵平仿佛一拳打在软乎乎的棉花糖上,不仅没有造成任何效果,自己的手反倒被甜腻腻的糖丝黏成一团。因为一些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的原因,他甚至隐隐有些歉疚。

    确实,这件事没有任何造假的空间。

    松田沉默了片刻,站了起来,颇为严肃地道了个歉:

    爱神直播4885198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