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19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三合一百雷加更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另一侧的卡座。

    安室透带着从咖啡厅吧台处临时取出来的塑料手套, 小心凑近了死者,一点点解开她脖颈处的红色丝带,露出一道紫黑色的、深入皮肉的勒痕。

    “是机械性窒息。”

    “什么机器啊?”

    吉田步美小声问出口。

    “机械性窒息, 简单来说, 她是被勒死的。”

    柯南推了推眼镜, 顺口回复道。

    昨天东大事件发生之后, 全市上下的所有学校的领导都心有戚戚, 索性一起停课半天, 彻底检查一下校园内部的安全隐患, 柯南也因此得以继续留在家里。

    刚刚, 那几个小孩子缠着他非要去咖啡厅吃甜点, 柯南一时间无法脱身, 只能配合着他们来到楼下的波洛咖啡厅。

    进入咖啡厅之后, 走在最前面的吉田步美选择了这个被树荫遮挡住的卡座。他们走到这个卡座之后, 竟然发现一个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年轻女孩。

    松田阵平伸手触碰了一下尸体。

    “尸体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预计死亡时间在一小时以上。”

    一小时, 尸体在人来人往的咖啡厅里待了整整一小时,都没有人发现吗?就算这个卡座的位置再偏僻,这也太奇怪了一点……

    松田侧头望向安室透,目光中带着一丝质询。“这个咖啡厅——”

    “大哥哥, 你们是警察吗?”

    柯南抬着头,掐着嗓音问出口, 目光却紧紧跟随着那位穿着侍应生服饰的金发青年。

    他认识那个穿着休闲服的黑发青年,也知道对方确实是警察。

    上一次的车祸事件就是对方主动处理的, 东大爆炸案发生的时候, 现场媒体也拍到了他穿着防爆服, 露出额头和五官的照片, 看上去应该是一个拆弹警察。

    可是这个侍应生……

    他可不知道,波洛什么时候换了这样一个身材高挑的侍应生。从对方的身材看,身手一定很不错,为什么会突然换到波洛当服务生?

    “他是警察,我只是今天新来的侍应生而已。”

    安室透低下头,紫色的眼睛意味不明地扫了柯南一眼。

    “你看上去,不害怕?”

    这个小男孩,看上去意外的镇定……而且这个年纪的小学生,竟然就已经知道什么是机械性窒息了吗?

    但一个小男孩而已,就算有再大的力气,也不可能勒死一个成年人。

    安室透很快又收回视线,转而去回应松田提出的问题。

    “这个咖啡厅也出售早餐,一般在早上七八点就会开门。我是今天上午才来上班的,和另一位服务生交班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第一天上班就发生命案,凶手还有可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杀了人。是琴酒干的吗?不,琴酒不会采用这种隐晦的方式,对方一向用热武器解决问题。久川悠进入咖啡厅的时间又对不上,难道真的只是一起普通的案件?

    “那另一位服务生在哪里?”

    “她去采购物资了。”

    安室透回忆起那位格外负责任的女服务生,叹了口气。

    “总而言之,先报警吧。”

    ·

    [柯南!琴酒就在隔壁啊,见一面吧!看看给你灌药的大冤种吧(bushi)]

    [为什么切视角?我只看到一秒钟的画面,被留下来的琴酒和久川悠好像在密谋什么!]

    [不要!不要破案、不要看死者,要看琴酒和久川悠说了什么!要看黑方!!!]

    [emmm有点奇怪,为什么是安室透和松田阵平首先冲出来查看死者,另外两个人完全不在意谁死了……仔细想想,上一次的车祸,也是警校组三人先冲出来,久川悠留在最后。]

    [不是,这还不简单?另外两个肯定黑的更严重一点,漠视生命,谁死都和他们没关系。松田估计是红方,但是有向黑方发展一下的潜力。但波本……有的时候看上去,又好像一个正义的公安。他真是黑方吗?(迷惑挠头)]

    [就,我大概懂了。所以是,真黑方哪管他谁死?那波本岂不是……]

    [等一下,我知道了。波本刚刚恐吓柯南了,他是红方啊!]

    [ecm???]

    [你又知道什么了?]

    [套路啊,红方出场一般要先恐吓一下柯南,然后再反转,老套路了。波本刚刚吓唬了柯南一下,绝对是红方!]

    [不是,照你这么说,久川悠出场的时候也恐吓了柯南一下,他其实也是好人???]

    [有可能哦,就是要制造出反差感,一出场就黑漆麻乌的人,八成是红方!所以久川悠是红方?那他报菜名干什么?]

    [对哦,原著中波本赤井秀一刚出场的时候都是这样,贝尔摩德一开始也吓唬人,后来还是水了,只有琴酒是真的动手的……]

    [等一下,我突然想起来,刚刚久川悠报菜名的时候,没有报波本啊!(完蛋了)]

    [所以我的黑八崩呜呜呜]

    [不是吧,所以波本还是原来的剧本,公安卧底组织?黑透呢?没啦?(爆炸)]

    久川悠提了口气,无奈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他侧着身子,遮挡住另一侧的视线,让琴酒在他的遮掩下、快步离开咖啡厅。

    系统顿了一下,有些阴阳怪气地开口:

    ……好家伙,原来波本还有这个特殊功能。

    乌拉乌拉的警笛声呼啸而至。

    柯学世界当中、被迫要随时待命的警方,已经快要抵达现场了。

    银发男人的背影,迅速消失在咖啡厅的玻璃门外。

    被触发的机器,迟疑地吐出来一句呆板的“欢迎下次光临”,惹得迷惑的众人朝着空荡荡的门口看了一眼,又茫然地收回视线。

    久川悠绕过狭长的柜子,靠近另一侧的卡座。

    上一案是警视厅内部的贪污,他有些好奇,这一次的案件又会是什么。

    至于波本……

    “对了!”

    棕发青年刻意扬起声音,清亮的声线中带着一丝急迫。

    他迈着大步,步履匆匆地朝着安室透走去。

    “琴酒让我给你带句话。”

    !?

    安室透全身僵硬,像机械一样缓缓挪动脖颈,望向久川悠的方向。

    柯南也跟着循声望去,质疑的视线落到久川悠身上之后,转变成疑惑。

    琴酒?好奇怪的名字……所以是个外国人吗?

    这个服务生金发紫眼黑皮,看上去好像也是一个外国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外国人聚集在这里?而且久川先生看上去,好像认识这个新来的服务生?

    柯南皱着眉,迟疑地瞥了一眼久川悠,又转过头去死死盯着那个、穿着侍应生服饰,行为举止却奇奇怪怪到完全不像一个侍应生的金发青年。该不会是什么外国混进来的间谍卧底吧……

    久川悠眉眼带笑,缓步走到安室透的身边,他还特地给对方留了几秒钟反应的时间,才凑近对方的耳朵。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能够感受到安室透僵硬的四肢,紧张的状态以及明显过速的心跳。

    很戒备啊……

    怪可爱的。

    早就说过了,这是一个全员红方的世界。这里的安室透,不需要直面昔日挚友的死亡。

    他的过去没有被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血色阴影,他没有被一滩烂泥缠住无法脱身,没有被绝望彻底笼罩……

    所以当他面向未来的时候,也理所应当地没有像原著中那样,苦苦挣扎在绝望当中无法自拔、怀揣着最后的热情和执念,以身作剑,试图孤注一掷地刺破黑暗。

    在这个全员红方、老大哥带头摆烂划水的水厂里,波本所接收到的任务强度,肯定也远远不如原著。

    缺少苦难的磨练、缺少死敌的针对,他变得更加冲动、更加稚嫩、更加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

    看上去,原本属于安室透的人物弧光,被全员红方的设定彻底蝴蝶掉了。

    但那又如何?

    从来没有人规定过,那些东西是合该由他去承担的。

    这个世界的安室透,虽然已经变得不太像波本,但依旧是降谷零。

    是降谷零,又有什么不好呢?

    ·

    温热的气息打在耳侧,仿佛利刃即将抵进心脏。

    安室透绷直了身体,用尽全身力气控制着自己不往后退。

    从对方话里的意思来看,琴酒已经离开了。如果只剩下久川悠一个人,他应该可以控制住局面。

    而且他也不认为,琴酒还有什么未完待续的话、需要久川悠来转达。

    如果要下达什么任务,琴酒完全可以借助电话、邮件这些效率更高、安全性更强的方式来传达。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依靠一个安室透根本就不认识、会本能保有戒心的家伙。

    所以这位“学生”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和琴酒没什么关系,只是对方单方面想要对他说的话。

    那么,你要说什么呢?

    这位疑似boss的“大学生”?

    是要他保守你的秘密吗?

    在他身侧的青年,先是憋不住,轻笑了一声。

    随后,他缓缓开口,用的是极轻微的气音。

    “他要我转告你。如果要装、就装得再像一点,不要被抓到马脚。”

    !

    安室透猛地抬起头,下意识朝着站在他身侧的久川悠望去。

    他的手早就已经摸到了怀里的手|枪,指节卡进扳机,但迟迟没有将手|枪拿出来。

    咖啡厅人太多了,一旦动手不方便。

    松田阵平还在他身边,不可以这么做。

    周围还有很多小孩子,会吓到他们的。

    ……

    无数种借口在脑海中翻涌,但安室透心知肚明,他不可能动手的。

    一股凉意从脚底迅速攀升,控制住他全身,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死死攫住,让他无法呼吸。

    装?装什么?还能装什么?

    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卧底任务,不存在任何需要伪装的可能。那么这番话的指向性就非常明了了——

    对方已经知道他就是卧底,对方是在提醒他,装得再像一点,别暴露了。

    这番话不可能是琴酒传达给他的,如果是琴酒,会直接拿出柏|莱|塔送他上路。

    久川悠……到底是誰?

    是戏弄卧底的组织boss,还是另一个和他处境相同的人?

    无论是谁,都得先假装接受。

    金发青年露出一副尽在掌握当中的轻松笑容。

    “放心好了,我会照做的。”

    [!装、什么?照、做、什么?谜语人滚呐!]

    [装红方吗?还是装黑方?我彻底晕掉了。]

    [所以波本到底是红装黑or黑装红or红装黑装红or黑装红装黑?]

    [师父别念了!求您了!]

    [直接点说,现在波本多了一层用于表演的背景,很多信息和表现都不可信对吗?]

    [正解!波本很有可能是黑方卧底到公安,又被反派回组织的卧底。所以琴酒让他装得像一点,意思是让波本装公安装得再像一点,最好完全骗过松甜甜,顺便把甜甜一起拉回组织……]

    [……这是什么全员都盯着甜甜的世界啊?萩原也想哄骗松田,波本也想哄骗松田,久川悠也想哄骗松田,甜甜啊,清醒一点啊!(疯狂摇晃)]

    [还有另一种可能,波本是红方派到黑方、黑方又派回红方的卧底,琴酒要他装公安装得像一点,殊不知人家本来就是公安:)]

    [打咩打咩,我不信。我就要波本是黑方,只要他不把boss卖给公安,他在我心里就是永远的黑方!]

    [没有人觉得久川悠好奇怪吗?第一集的时候,像是琴酒的下属。刚刚看上去,他好像是琴酒的上司。现在又负责传话,又变得有点像下属……]

    [久川悠的人设也在反复横跳啊,第一集是恶劣耳背无视众人的剧本,第二集又变成帮助警校组的热心市民,第三集打了个酱油,第四集直接坐到黑方团建的桌子上。如果不是他和白马探长得那么像,我都要以为他是新出场的什么角色了……]

    反正黑方松田已经有两个小时的活动时间了。

    到时候,直接让他圆梦,去把警视厅炸掉。松田人也开心了,卡牌也出来了,多好!

    说不定还能买松送萩,把萩原研二也一起拉扯出来。

    这两个家伙,真的太让boss省心了。

    ·

    “这位女士,是在早上八点多就已经进到咖啡厅的。当时她只点了一杯冰美式,要求坐到一个安静的、不会被别人打扰到的卡座,我就给她推荐了这里。这个地方位置很特殊,无论是在其他顾客的位置上,还是在吧台那边,都看不清这里的情况。我也就一直没有注意这边的状况……”

    终于回到咖啡厅的榎本梓,刚好赶上了来到现场的警察,她慌张地把手里的食材放在台子上,向目暮警部解释当时的情况。

    爱神直播4885198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