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29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二合一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您真的可以……帮我吗?”

    橘由纪犹豫了很久, 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她的手指因为过度紧张,不自觉纠在一起,小指有些后怕地轻轻勾住那个掉落过的小金属勺子。

    今天下午的时候, 她突然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个扁平的机器音, 莫名其妙地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没头没尾地对她说:

    “请问,你想要继承遗产吗”?

    “……”

    在正常情况下、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轻易相信这个一听就是诈骗的电话。

    且不说这句话里的机器音本身有多么的敷衍、话术有多么的拙劣、甚至都不做点伪装、绕点弯子。

    但最最起码,她的父亲还没死,所以根本就不存在遗产这回事。

    但就在她准备直接挂断这个诈骗电话之际, 对方单刀直入, 不仅十分清楚的点明了她目前的家庭状况, 而且极其直白地指出她最需要的是什么。

    那番话太过于离经叛道,听起来完全是天方夜谭, 以至于橘由纪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但她已经被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窘境当中很久了。

    就像是一条被困在潜水坑里的鱼,只要能够让她重回大海,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她都愿意尝试。更何况, 对方所说的那种方法,可以完美解决她目前的困境, 还能够替……

    所以哪怕对方的话听起来再如何不靠谱, 她也准备过来试试看。

    只是没想到……橘由纪扬起头,上下打量着这个新出现的年轻男人。

    对方留着一头黑色中短发, 发尾处被厚实的羊绒围巾牢牢压住。

    那双眼睛是很温柔的鸢紫色, 被注视着的时候, 仿佛置身于温暖的泉水当中, 使人不自觉忘记自己本来的目的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人看上去比那个机器音要靠谱很多啊……

    橘由纪莫名有些安下心来。

    久川悠利用萩原身上所佩戴的蓝牙耳机的监听功能,听到了橘由纪吞吞吐吐的提问。这种迟疑的性格,和调查结果上的,确实能够对应上。

    久川悠简单捋了一遍思路,感觉这个人才确实能进酒厂,于是直白地指示道。

    “……”

    萩原研二扶住耳机,深吸一口气,有些无奈地慢慢吐出来。

    听到boss的这番话,他真的怀疑早川星野当时,究竟是怎么被久川悠说服、乖乖配合他的行动的。

    估计是那个女孩子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才会竭力抓住每一丝可以抓住的机会。

    既然要招揽对方,拜托一定要好好说话啊!

    像这种□□|大|佬招揽小弟式的发言……

    “橘小姐,首先我想向你保证,你所担心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黑发青年微微前倾,温柔的鸢紫色眸子紧紧注视着橘由纪。

    他的脸上挂着一丝诚恳的笑容,语气恳切、又带着一丝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共情与怀念。

    对话中,切忌表现出同情的心理,因为这会让对方产生一种,你高高在上俯视对方的错觉。

    真正触发情感共鸣的方式,应该是表露出一种感同身受的心态。

    “也许你不知道,我小时候,曾经见到过你的母亲……”

    首先熟悉的话题,尽可能引起共鸣。美化获得信息情报的方式,以免引起对方不必要的警惕。

    萩原研二被召唤出来之后,利用一路上的空闲时间,从久川悠那里临时补习了有关橘由纪的个人资料。

    橘由纪,是橘次郎原配妻子的女儿。三兴制药会社,最开始也是那位原配妻子所创立的产业。这是一个非常狗血的凤凰男联合小三一起杀掉原配、侵占产业的故事。

    所以对于橘由纪来说,这是在夺回本就属于自己母亲的产业,同时也替母亲报仇。

    在双重杀机的加持之下,孤苦无依的橘由纪,无疑是最适合酒厂的继承人。

    既然这样,从对话一开始,就应该抛出双方都熟悉、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就比如说……橘由纪那位早逝的母亲。

    坐在出租屋里的久川悠,靠在椅子上,伸手滑动鼠标,检查着自己调查到的资料。

    这个世界的组织貌似也披着一层乌丸集团的外壳,把自己包装成看似合法的组织。

    ……明明都已经沦为官方的白手套了,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在黑色的外衣上再披上白色的外衣?

    久川悠扶住耳机,总结出最关键的信息:

    和组织有联系……

    萩原顿了一下,瞥了橘由纪一眼。

    对方的母亲很早去世,所以对于她母亲年轻时候的信息,完全可以由他们随便去编造,对方根本没办法查证。

    至于那位女士和这个世界的组织之间到底有没有关联,简单试探一下不就行了。

    如果没有,只要他们说的够模棱两可,橘由纪也没办法去查证。如果有的话,那将大大方便他们的行动。

    毕竟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并没有编造什么谎言,此组织非彼组织罢了。

    萩原沉吟了片刻,主动出言试探道:“你的母亲生前,曾经和我所在的组织产生过某种关联。所以我们一直都很关注她的情况,因此,也了解到了你的经历。”

    “我的母亲?”

    橘由纪愣了一下,下意识往前凑了凑。

    即便对方的语气再如何诚恳、状态再如何自然,她的警惕心还是提了起来。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对劲。

    其实只要是任何一个简单调查过她家情况的人,都能够给发现她的弱点是自己的母亲。

    但是对方提到了那个组织……

    她放在桌上的手下意识挪开了一点,紧紧抿着嘴唇,故作轻松地反问道:“您曾经在组织里,见到过我的母亲?”

    ·

    久川悠皱了皱眉。

    他并没有接触过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但语气本身就是很奇妙的事。

    内心存有疑虑的人,在说话时会不自觉地心虚气短,在言语表达上,也和正常交流出现一点偏差。如果非要细究,这种偏差其实没有标准,能否辨认出来,靠的是一个人的本能、经验与判断。

    好巧不巧,久川悠不仅有本能,而且有非常充足的经验。

    毕竟他背包里面有那么一群演技帝,一个比一个演技高超,成天互相较量,你来我往,嘴里面从来没出现过一句真话。

    有的时候,如果学不会怎么去分辨对方话里的谎言,恐怕根本没办法的那个地方呆下去了……

    他回忆了一下,此时正接在耳机另一头的萩原研二日常说谎的方式,忍不住低笑出声。

    一个是紧紧张张装模作样,一个是大大方方茶言莲语。后者哪怕说谎,也说的更加赏心悦耳一点。

    萩原研二没有做声,维持着原本的神色,打量着橘由纪的神色。

    他就坐在橘由纪的对面,能够搜集到更多信息。这个女孩子表面上,对他的话题流露出一丝兴趣,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内缩,脚尖朝着外侧,很明显就没有放下戒心。

    她在说谎。

    但是为什么?

    按照他正常的步骤走,一般的女孩子在这种时候,应该已经完全卸下心房,正在毫无察觉地一步一步踏进他提前编织好的陷阱。

    但对方很明显还保有强烈的警惕心,到底是哪一步出现了偏差?

    从对方对于“组织”的反馈来看,橘由纪的母亲确实和组织有关联。但这种关联,未必是正向的……

    可以再试探着往前走一步,即使走错了,也来得及退回来。

    黑发青年顺着对方的意思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下撇,眼睛下意识瞥像右下角,像是陷入了回忆当中。

    “橘小姐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研究人员。当时她只差一点点,就能够完成整个研究计划。我记得当时,那个组织也决定授予她代号……”

    萩原刻意停顿了一下,抬头去观察坐在他对面的橘由纪的反应。

    上一轮的试探,所观察到的反应量,还不足以让他们判断整个事情的真假,所以必须得再来试探一轮——

    橘由纪在听到“代号”之后,脸色陡然一变。

    她抬起头,淡紫色的眼睛里浮现出浓浓的怒意,身体不自觉前倾,隐隐表现出攻击的意味,放在桌子上的手攥紧成拳。

    她的嗓音低哑,像是勉强压抑住愤怒的情绪,一字一顿地问出声:

    “你是的说,那、个、组、织?”

    ·

    久川悠透过蓝牙耳机听到了现场的情况,格外幸灾乐祸。

    他还没有见过萩原研二翻车的场景,难道组织里大名鼎鼎的交际花,也会在这么一个没什么阅历的十七、八岁小姑娘面前翻车?

    爱神直播4885198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