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33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二合一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管家目光虚浮, 手臂颤抖。

    他独自走到一旁,用左手举着电话开始报警,留下现场的几人面面相觑。

    “……谁能来给我解释一下, 现场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死者到底是谁?”

    松田从地上站了起来, 难得迷茫地扫了扫四周的人。

    他虽然是拆弹警察,但最开始的时候也在警视厅的各个部门里实习过,杀人案他破过不少。但平常的案子都是在嫌疑人当中找凶手,这一次好像要在嫌疑人当中排查到底谁不是凶手。

    难度突然朝着奇怪的方向升级了……

    “他、他是我的父亲,橘次郎。”

    橘由纪见状,找准时机主动开口回复道。

    她秀眉微蹙, 神情凄楚, 淡紫色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痛苦, 完美生动地演绎了一个失去父亲的孤女形象。

    “父亲他为人很好,不管是对待家人、下属还是同事, 都极为真诚亲切,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他。”

    “他平时很少与人结仇,也不可能会被人报复, 家里的人都非常爱他,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

    少女语气神情恍惚地呢喃出声, 仿佛真的搞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倒在这里。

    “……?”

    松田阵平愣了一下。

    他回头望了一眼那具遍体鳞伤、到处都是致命伤的糟糕尸体, 又望向一本正经回话的橘由纪。

    滤镜可以有,但不至于太深吧……如果只是一个人动手, 死者或许是无辜的。可是眼下大家都动手了, 这做人得多糟糕, 才会在自己身上插满单箭头啊?

    这么多种死法, 估计动手的肯定不止一个人。光靠他一个人, 恐怕也压不了这么多嫌疑犯回去。果然还是得等警察同僚们到场, 才能够解决问题。

    ·

    “报完警了吗?他们有说过,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赶到现场吗?”

    那个管家捏着电话重新走了回来,神情在尴尬之中又夹杂着一丝放松。

    他望着松田阵平,语气迟疑地答复道:“电话那边的警官先生说,他们今天晚上恐怕没办法赶到现场……”

    [好家伙,暴风雪山庄!?]

    [桥断了?路堵了?树倒了?]

    [哦吼吼,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了,说不定是连环杀人案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好像确实有提过一句,从市区到这个庄园的路上是有一段很长的单行道,原来这就是伏笔呀!]

    [所以久川和柯南、松田要在这里住一晚上吗?]

    [管家肯定有问题哦,听说警方来不了之后,他的神情那么放松。]

    [废话→→现场真的还有没问题的人吗?]

    松田阵平的第一想法,其实和弹幕上的网友差不多,他的脑海中同样浮现出那段漫长的单行道。

    “是那条路上又发生什么车祸,导致路被堵起来了吗?”

    管家摇了摇头,神情格外尴尬,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怀疑人生的疲惫。

    “接线员跟我说,今天晚上东京都市内发生的刑事案件高达300多起,整个警视厅所有警察都已经出动。但是警方解决案件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罪犯犯案的速度,所以到目前为止,还堆积着260多起案件等待处理。”

    “……”

    松田沉默了。

    从业多年,这种警察不够用的状态,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也就是说,目前根本就没有空余的警员来处理这里的案件。如果真的要等待排号的话,恐怕要等到明天下午,才会有人来上门来处理……”

    管家甚至还战术停顿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目光疑惑地望向松田阵平。

    “另外,我记得您之前好像自我介绍过,您是松田警官对吗?”

    松田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管家的眼睛登时一亮。

    “那个接线员让我通知您,请您尽快赶回东京警视厅,因为刑事部的人手已经完全不够用了,所以需要暂时从其他各部借调警力。”

    “……”

    松田阵平的神情彻底裂开了。

    [听到真相之前,我从未想过会如此无语。]

    [听我说,我真的很无语。]

    [真的绝了,看样子目暮警官一时半会来不了现场,等他来的时候,案子估计已经破完了。]

    [何止啊,就连现场唯一的警官松田都要被带走了……笑死这下彻底没有警察了,那岂不是可以随意拿捏。]

    [好家伙!(战术后仰)这该不会也在柯导的算计之中吧?所以松田出场的任务,就是成为一个警方工具人,为他们扣黑锅提供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果然还是黑柯魔高一丈啊!]

    [何止是一丈,这简直高出一整个珠穆朗玛峰好吧!]

    [问:如何逃避警方的惩罚

    答:制造出让他们永远破不完的案件,这样警方永远无法抵达现场:)]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冥画呀?黑柯、黑松、黑久三个人携手破案,现场的情况完完全全被他们一群凶手给把控住了,这怎么可能抓到真凶?而且这么多人都动了手,到时候还不是随便甩锅。]

    [看之前我属实没想到有这么离谱……]

    [等等!我突然t到了他们的想法!如果按照工具人甩锅的结果,最后在场所有人都会被抓进监狱里,但唯独有一个人会幸存,那就是——那位穿着淡紫色长裙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姐。]

    [!大胆猜测这位淡紫色小姐马上就要加入酒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带着三兴制药会社的所有财产一起加入酒厂!]

    [楼上猜测有道理!在这种全员恶人的场合,所有动过手的人,都会以杀人既遂或未遂的罪名被抓进去。所以真正能够从里面干干净净摘出来的人,才是既得利益者。真正的幕后黑手就是你——橘由纪!]

    [胡说,真正的既得利益者,是即将吞并三兴制药会社的酒厂!]

    ·

    系统同样听到了管家所说的话,一时间有些迟疑。

    在游戏设定的背景当中,这张[柯南]卡牌,确实附带着、等等被动技能。

    但这个技能它的辐射范围非常小。

    就算柯南是ssr的卡牌,也顶多是像原作当中那样,一出场就三选一,完全没有到达、会辐射整个米花町甚至整个东京都的程度。

    怎么可能会引起这种大范围的犯罪率大幅提升、杀人事件频发的情况?这显然不太符合柯南卡牌的原始设定,是卡牌变强了,还是这个世界太弱了?

    那张ssr卡牌本身的内部运行程序就不太稳定,像这种失控的情况也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最好还是跟宿主把这件事说清楚,以免造成更大的危害……

    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才想起来给卡牌报错,是不是太迟了一点?

    久川悠一边牵着红方柯南的手,一边花言巧语哄骗系统。

    这是当然的啊,他们毕竟是酒厂建设系统,又不是红黑碰撞系统。

    系统停顿了几分钟,似乎在努力自己说服自己。

    不会。

    ·

    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办……

    松田顿了一下,一时间有些茫然。

    他总不可能放着这里的杀人案不管,就这么赶回东京。可眼下法医和鉴识课的人也没办法赶到现场,死者身上的致命伤至少有三种,只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既然如此,不如把所有凶手都找出来,无论既遂未遂通通铐起来,跟着他回警视厅,顺便再把尸体打包回去给法医检查。接下来的事情,等那群刑事部的警官们忙完,应该可以解决……吧?

    无论如何,他已经尽力了。

    松田阵平站起身,将目光投向死者胸前的那块大洞上。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把匕首是谁插进去的。

    这个刀口位置其实很奇怪。

    正常人握刀只有两种握法,要么正手、要么反手。如果是正手捅,一般会捅在腹部,胸口的位置太高,不方便施力。如果是反手扎,刀口会隐隐往下压,但造成的伤口和现在这个,又有着某种细微的差别。

    “你们确定,在灯光暗下之前死者还好好站在那里,等到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他就中刀了,对吗?”松田顿了一下,在得到众人肯定的答复之后,他继续推测道:“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人站在死者的面前吗?”

    “貌似好像只有——”

    那个仍旧抱着那个黑色礼物盒、瘫坐在地上的老头子。

    当所有的目光集中到他身上之后,这个老头子的眼神在一瞬间显得很慌乱。

    他飞快的摇了摇头,思绪凌乱地辩驳道:“真的不是我干的!我也没带刀……而且我原本准备,这把刀真的不是我干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把刀偷偷藏在那个礼物盒里,然后趁着灯黑之后从礼物盒当中抽出那把刀。”

    爱神直播4885198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