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37章 二合一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原谅……?这是凶手说的, 还是被害人说的?”

    安室透皱着眉凑近那堆血点,这些血点看上去是被人用什么工具蘸着血水画在墙壁上的。总不可能是死者被人割断血管之后,坚持着从浴缸里爬出来在墙上画的……

    只有可能是凶手在勒死死者之后, 留下来的讯息。这究竟是出于某种仪式感, 还是对警方的示威?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安室透抬头望向站在墙壁边缘的青年,对方半弯着腰, 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墙面上的血点, 似乎想从这些血点当中看出某种东西。

    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拿到警方的证明?难道他不仅是组织的高层, 而且和警视厅也有着某种关联吗?

    “说起来,久川先生你怎么会对这起案件感兴趣?”

    [来了来了!黑透or黑久, 新动漫最刺激的地方就在这里, 每次都要猜测到底谁黑谁红,谁才是幕后黑手。]

    [前情提要,根据上一位大佬的猜测, 透子和松田疑似黑方,并且正在怀疑久川悠是不是卧底。不知道这次之后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变。]

    [其实单看出场的方式,久川悠是拿着警方的证明光明正大出场, 安室透是伪装成送披萨店外卖员隐藏式出场, 所以这一点上久川更胜一筹。人设图方面, 双方都属于那种乍一看很温和, 笑起来立马黑方的类型,区分不了。]

    [从动机来看,久川我可以理解,是那种帮警视厅破案的临时侦探;透子什么情况啊?他如果卧底酒厂, 恐怕没时间来关注一起杀人案, 如果是黑方, 也没道理来查案啊???]

    [我也不太能理解,这波难道是警视厅和酒厂联合对抗杀人犯吗?#酒厂或是好人?#]

    ·

    狭窄逼仄的浴室里满是血腥气,实在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

    久川悠瞥了安室透一眼,一边往外面的客厅走,一边半真半假地交代着事情的经过。

    “我是受到警视厅方面的邀约,特地来调查这起案件。”

    “邀约!?”

    安室透懵了一瞬。

    据他所知,警视厅确实会邀请一些外派侦探,但这种事情极其少见,基本上一年到头都碰不到几次。更何况,就算要邀请侦探,也会去找那些成名已久的私家侦探。警视厅那边到底是有多缺人手,才会找这种大学生侦探来破案?他的眼底不可避免地浮现出一丝质疑。

    “啊,安室先生都不看新闻的吗?”

    褐发青年拧了拧眉,面上罩着一层颇有些纯良的疑惑,看上去像是完全不明白对方的质疑从何而来。

    “……昨天晚上发生了太多案件,目前整个东京的警力系统还处于瘫痪状态。所以今天早上警视厅方面,以警视总监的名义向全社会发出求助。

    所有可以证明自己与案件无任何关联的侦探,在自主申请并经过审核之后,都可以协助警方破案,并能够得到资金报酬。”

    “简单来说,破案越多,赚得越多。”

    “……”

    好方法。

    安室透脑海当中第一个浮现的,竟然是这个。

    虽然看上去有些过于草率,但在警力资源严重不够用、案件又爆炸式增长的情况下,这种方法灵活地把压力分散出去,既可以加速案件的解决,也能够让民众更有参与感、尽可能挽回警视厅的名声。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

    这个方法就是久川悠利用警视总监的壳子,向警视厅提议的。既可以满足系统挽救警视厅名声的要求,也可以给他赚点零用钱,顺带着提升自己的反转指数。

    这也就是之前,久川悠敢于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目的的原因,毕竟他有着光明正大的理由,而某位伪装成外卖员的公安先生,看上去要更加可疑呢。

    他凑近安室透,越过安全距离,如愿以偿地看见对方瞳孔一瞬间的收缩。久川悠嘴角的笑意肆无忌惮地拉大,就差按照习惯把那番颇具威胁意味的话说出口,脑海里的系统忽然拉起警报——

    系统撕心裂肺地喊出声。

    想它还在厂里的时候,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学霸统,没想到遇到宿主之后,竟然要眼睁睁看着宿主选择摆烂。

    系统不甘于看见自己的宿主朝着黑方的道路疯狂冲刺,背着自家宿主苦心钻研了上百部电视剧当中、反派的行为模式,并在自己的系统中特别标注出“狞笑”、“邪恶的眼神”、“反派式微笑”等等表情。

    它仔细分析这些反派式表情的肌肉动作,所以一检测到宿主有朝着这个方向使力的趋势,第一时间跳出来阻止这一切。

    为什么变成恶毒大魔王恐吓小可怜公安的副本了!

    狞笑僵在嘴角。

    久川悠不太习惯地捡起示弱的本领,硬生生把嘴角的狞笑扭曲成温和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他后退半步,重新还原出安全距离,眼神飘忽了一瞬,沉吟着找了点感觉。

    他现在的首要目标是把自己的形象洗白,如果能顺带着帮黑透一点小忙,那就更好了。最简单快捷、也是风险最大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和红透拉开对立面,让弹幕上的网友自己去站队。所以在日常对话当中,要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弱势,最起码不能成为双方当中更强势的那一个。

    “我以为,安室先生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看到了那个新闻。”

    青年抬起头,深褐色的发色让他天然带着一丝温和,狭长的凤眼被黑框眼镜挡住小半部分,减少了那种冲击感,再配合上略弯的嘴角,看上去亲近了不少。

    “原来不是这样吗,那安室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灵魂一问,我看安室透怎么解释。]

    [那个什么警视总监,是新角色吗?他好像真的在做事()]

    [就我一个人感觉久川悠的表情有点扭曲吗?就,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有吗?我感觉还蛮好的啊?他今天变得温和好多……]

    [没有吧?还好啊,应该是制作组没有画好,说起来如果久川悠第一集就以这种形象出现,我也不会把他死死按在黑方了:)]

    安室透沉默了片刻,顺口接上对方的话,没表现出一丝心虚。

    “原来如此,我也是看到了那个通知。所以你调查到哪一步了?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我调查到的信息不多。第二起杀人案发生的时候,我刚好在现场,从第三案的死者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三位死者在高中时期,曾经联合霸凌过一个名叫神户奈绪美的女孩子。但据那位死者口述,她们已经悔过了……我推测这件事可能和那个女孩有关联,所以私下调查了那个女孩的信息。我查到那个女孩子高中辍学之后,进了一家娱乐公司。”

    久川悠顿了一下。

    “但那个女孩子,在几个月前自杀了。”

    “她用拧成一股的窗帘布吊在门框上,上吊自杀。”

    ·

    帝丹高中。

    下课铃响过之后,学生一窝蜂地往走廊外面涌。

    园子扯着毛利兰,混在人群当中乌龟似的朝外挪,跟走在她前面的那位老师,保持着着老远一段距离。

    “……你怕什么啊?”毛利兰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你不是想要给这个老师送礼物吗?这刚好是一次机会啊。”

    “我是想要送、礼物,不是犯错之后被叫到办公室顺便递上礼物!”

    铃木园子压低嗓音,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生怕自己的话再一次被前面的老师听见。

    “神户老师他……该不会很讨厌我这种上课讲话的学生吧?”

    “不知道。神户老师他才调过来不到一周时间,之前都没有人上课讲话被抓到过。”

    毛利兰迟疑了一瞬,伸手拍了拍园子的肩膀。“但你也不用太担心啦,感觉老师人还蛮随和的,应该不会为难你。”

    “唉。我明明已经拜托人去调查神户老师在之前任教的学校里是什么样子、比较喜欢哪类学生,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复……”园子顿了一下,抬起头,才发现她们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

    办公室的房门半掩着,透过一个巴掌大小的缝隙,可以看见室内的窗户旁边,站着一个清瘦的身影。他穿着一身带着褶皱、有些老旧的白衬衫,靠在窗台边,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微微眯着眼睛望向窗外,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走吧?”

    毛利兰后退半步,轻轻推了推园子。

    “我就在门口等你,不用担心。”

    后者迟疑地望了一眼毛利兰,又扭过头看向室内。

    她的手上,还紧紧攥着那个预备要送给神户老师的钢笔。

    ·

    “听上去像是针对这三个死者而来的报复,但如果是因为高中时期的霸凌经历,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会不会有点奇怪?”安室透一边观察着室内的环境,一边问道。

    时隔多年,受害者已经死亡,这场报复为什么会迟到这么久?

    “所以这其中,可能还藏着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久川悠关掉系统界面,不再去看弹幕。他打算沉浸式扮演一个侦探,以免太过出戏、让弹幕上的网友和安室透察觉到异常。他也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搜寻室内的线索。

    这个公寓仅有一室一厅一卫,面积很小,且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所有东西都安安稳稳地摆在原本的位置上。

    看样子,凶手并没有和死者在室内发生任何打斗。是他们早就认识,还是凶手趁着死者正在洗澡的间隙,冲进浴室趁其不备勒死了对方?

    爱神直播4885198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