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50章 二点五合一(补周五)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几分钟前。

    狭长的走廊里, 棕发青年一个人慢慢往回走。

    惨白的灯光打在他的卷发上,在他背后留下长而瘦的影子。

    “哒、哒、哒”

    从某一刻开始,他的脚步声和另一道几乎同频率的脚步声交叠在一起。

    久川悠愣了一下, 回过头,在走廊另一侧的尽头处, 望见一个身材瘦削的身影。

    那是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黑发青年, 他的五官平平无奇,嘴角上扬,墨色的眼睛虽不曾见过, 但那眼型却格外眼熟。他穿着黑色警服,盘塔似的的领子扣到了最上层。纯黑色的头发根部, 在灯光照耀下, 隐隐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

    隔着长长的走廊,久川悠却一眼认出来对方的身份。

    “……波本。”

    那个从刚一出场, 就马不停蹄把自己的反转指数刷到最高的当代劳模, 酒厂之光。

    看样子,他不仅能完成自己的任务,还能抽出空来帮助boss管理那些像脱缰的野马一般不受控制的下属。

    久川悠站在原地,下意识松了口气,露出一副放松的笑容。

    这一次的案件,他需要解决红方安室透和贝尔摩德,本身就要废一番波折, 再加上黑方基德的时间所剩无几, 任务就更加艰难。但如果对方能够配合他一起来的话,或许可以更进一步……

    “进展到哪一步了?”

    那个青年朝着久川悠所在的位置缓缓走来, 他的手上还捏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还算顺利吗?”

    “一般般。我哄走了这边的基德, 换成我们那边的基德, 让他去把宝石偷到手。”

    久川悠望向系统界面上一团乱糟糟的局面,忍不住皱起眉毛。

    被波本反手卖给铃木财团的那颗宝石,其实就是真正的潘多拉,只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的潘多拉。它的内部镶嵌着一颗红宝石,因而能在月光的照耀下能够散发出红色的光。

    久川悠原本对这颗宝石没什么感受,卖了也就卖了,反正他们也不需要潘多拉。但是卖掉宝石的事情,被他们那边的黑羽快斗知道以后,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执意要拿回这颗宝石。

    这些人想一出是一出的操作,久川悠早就已经习惯了。但机会都已经递到对方手上了……

    他望着动漫上复杂的剧情和乱七八糟的人物关系线,一时间感到脑袋爆炸。

    果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黑透一样,自带一个剧本,愿意勤勤恳恳地配合他演戏。黑羽快斗上场之后把局势搅得乱七八糟,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不住网友的脑补方向了。

    “他偷到宝石了?”

    黑透下意识的、按照对方的能力推测事情的结果。

    毕竟在另一个世界,那个家伙什么都能偷到手……

    久川悠沉默着摇了摇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错综复杂的关系。

    他在黑发青年带着惊愕的眼神中,开口解释道:

    “事情有点复杂……那个家伙没有去偷宝石。”

    “!”

    黑发青年皱着眉,眼睛微微眯着,隐约间透出一股杀意。

    “没偷宝石……那他在做什么?”

    “他只是用卡牌削断了绳索,把原来准备逃跑的贝尔摩德给留了下来。”

    久川悠顿了一下,忽然抬起头,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神色望向安室透。

    “而且,他和是另一个你达成了协议,另一个你抢到了宝石,随后又把宝石转手交给了基德。”

    “?”

    黑发青年挑了挑眉,思路断了一下才重新续上。

    另一个他,就算再怎么傻白甜,也不可能这么好心的把宝石交给怪盗。事出反常必有妖。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他应该是想把怪盗基德连同宝石一起抓起来。基德的时间是不是本来就不太够了?”

    “所剩无几。”

    黑发青年顺手将手里的黑色盒子递到久川悠身前。

    后者接过盒子,打开盖子,看见了里面和真宝石别无二致的“潘多拉”。他伸手捏起那颗宝石,还没有将宝石对准光源,就已经能看到上面散发着隐隐约约的红光。

    “这是?”

    “连夜伪造出来的人工宝石,里面同样镶嵌着一颗红宝石,同样能够做到在月光下散发着红色光芒,保证和传说中的潘多拉一模一样。”

    真假潘多拉,怪盗基德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劣势也可以转换成优势。

    久川悠忽然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隐隐发着光。

    “我想好了。让基德带走真宝石,我们再把假宝石送给这个世界的组织,这样一来,在动漫上依旧是这个世界的酒厂得到宝石……”

    “那就这么做吧。”

    黑发青年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我易容的这个警察,就是这次行动的指挥人之一,早田野警部补。所有警方的力量,到时候都可以随便调配。”

    他顿了一下,忽然另起一个话头。

    “说起来,你知道我刚刚在外面遇见谁了吗?”

    “……谁?”

    久川悠愣了一瞬,下意识眨了眨眼睛。

    他望着黑发青年脸上难得露出的一丝趣味,难免也生出一丝好奇。

    这个世界,难道还有什么对方感兴趣的东西吗?他还以为之前找到的那个世界,已经算得上是最好的落脚点了。

    “他……”

    黑发青年顿了一下,收回了原本想要分享的欲望,饶有兴味地挑起嘴角。他那双带着隐形眼镜的墨色眼睛隐隐发着光,似乎是真的对某件事很感兴趣。

    “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惊喜。”

    他沉吟片刻,像是刻意卖了个关子。

    “我想,你应该不喜欢剧透。等到你亲眼看见了,这种惊喜的感觉会更加强烈。”

    绝对的惊喜,相信所有人看到以后都会觉得很惊喜,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莫过于看着一个前卷王如何花式摸鱼。

    “……”

    胃口才被钓出来,对方又不肯把事情说清楚……

    久川悠不咸不淡地扯了扯嘴角。

    “那就闭嘴吧。”

    ·

    展厅内。

    久川悠站在前面,黑方安室透就站在他身后只有半步的位置上。

    这就是他们最后商讨出来的办法。

    金发紫眸的年轻女郎就站在他面前,双手伸开,做出一副可以随便检查的样子。

    黑发警官配合着走上前,用探测仪开始上下检查。

    贝尔摩德的脸上还勾着笑,非常配合地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口袋都挨个展示了一遍。

    还顺带着,把自己随身携带的银白色包包递给站在一旁的久川悠。

    棕发青年面色平静地接过包,琥珀色的眼睛静静打量了贝尔摩德一眼。

    手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干脆利落地打开包包的卡扣,将右手攥成拳头塞了进去。

    东西放进去以后,包包的重量明显变重了一点。

    久川悠下意识掂了掂包的重量。

    “检查出什么东西了吗?”

    金发女郎风情万种地凑近眼前的棕发青年,轻声询问道。

    久川悠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犹未收敛。他微微欠身,将包递给眼前的金发女郎。

    后者的雷达终于上线,她接过包,迅速察觉到包前后手感的微妙变化,下意识蹙起眉。她微微抬眼,淡紫色的眸子望向久川悠——

    “你……”

    “这位女士,您已经通过检查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您可以先离开了。”

    一旁的黑发警察主动提醒道。

    他甚至朝着门口的方向伸出手,示意对方往这边走。

    “……”

    贝尔摩德拎着包,最后看了久川悠一眼。

    这两个家伙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一样,互相配合着把她往外面赶。明明是警察,却比她看上去问题还要大一点。

    包包前后重量的差距,微小到正常人不一定能有感知出来。

    但她专门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能够迅速感知出前后的分别。

    她假意点了点头,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实则手指已经伸进银白色的包包。

    对方一定趁着检查她包包的机会,往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她背对着所有人,一边姿态正常的往外面走,一边悄悄打开包包的卡扣,在里面一阵搜寻。

    原本都还只是猜测,可是当指尖真的触碰到一个多出来的东西时,贝尔摩德愣了一下。

    一种令人背脊发凉的联想,从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她的呼吸甚至都为此停顿了片刻。

    她的指尖,触碰到了一个圆形的物体,触手温凉,表面光滑又有着细微的棱角。

    重点是,这熟悉的形状,让她没办法不联想到,之前被摆在展示台上的潘多拉。

    “接下来请大家排成队,依次有序的接受检查。”

    展厅内,那个黑发警察已经开始主持大局。

    贝尔摩德站在狭长的走廊里,眼见里面那个棕发青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始挨个给里面的宾客检查。

    但是怎么可能呢?波本明明还站在里面,这个家伙的手上怎么可能会有宝石?

    她不可能记错波本的长相,琴酒也不可能学会易容还特地进来执行任务,难道……这家伙是组织的新成员?卧底在警视厅的新成员?

    猜测才刚刚冒出来,就仿佛得到灌溉的幼苗,转瞬便摇曳着长大。

    ·

    荷枪实弹的警察已经陆陆续续赶到了展馆外侧,在狭长的走廊里排列开来。

    数名拿着探测仪器的警察,走进了展馆。

    原本慌乱的宾客排成长队,等待着检查。

    队伍之中,安室透刚好排在黑色西装男的身后。

    他的余光一直观察着对方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掌。

    当时在黑暗当中,他夺走宝石,装作认错人将宝石交给了真的怪盗基德。

    后者欣然接受,并把宝石放在了裤子口袋里。

    随着人群一点点往前推进,眼看着就要搜查到那个西装男,安室透的心也不知不觉提了起来。

    他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把怪盗基德和宝石一起人赃并获。届时宝石也会被当成证物,被警方暂时扣留,公安可以借故借走那颗宝石,对此进行研究。组织如此执意想要拿到这颗宝石,甚至已经动用了贝尔摩德和琴酒,这颗宝石一定不简单。

    金发青年紧紧跟在西装男的身后,他的手掌垂在身侧,隐忍着想要拽住对方的冲动。

    只差最后一点点了,绝对不可以让对方趁着这个机会逃走。

    ·

    “下一个!”

    黑发警官放走了面前那个大腹便便的宾客,将目光转向他身后的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他那双墨色的眼睛,意味不明地打量了后者一番。

    黑西装青年的脸上,挂着一副无所谓的笑容,他单手插兜,脸上还架着一副单边眼镜。

    “到我了吗?要怎么检查?”

    “把手拿开。”

    黑发警官皱着眉,压抑着语气里的嫌弃,将手里的探测仪伸到黑西装的身上。

    黑西装十分听话地把手从口袋里移开,举在胸前。

    站在黑西装身后的安室透,下意识捏紧了拳头,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他的眼睛一瞬也不转地盯着那个探测仪,眼见那个探测仪从黑西装的头顶一路往下,在胸前的口袋里停留了几秒时间,随后短暂抽离,刚刚好绕过了裤子口袋,检查起下方的裤管。

    !还有裤子口袋啊!

    安室透恨不得自己冲上前去,替那个做事笨手笨脚、粗心大意的黑发警察检查。

    就连裤子口袋那么重要的地方也可以忽略吗?再检查一遍啊!

    在安室透炽热的视线下——

    那个黑发警官,缓缓站了起来,将手里的金属探测仪收了回去,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个不是很开心的笑容。

    他朝着大门的方向挥了挥手,一副收工了的状态,机器人一般死板地开口道:

    “检查完了,走吧。”

    “!”

    检、查、完、了?

    安室透的怒火登时冒了出来。

    这就叫检查完了?

    这也叫检查完了?

    这一届警方真的还有救吗,连怪盗基德本人都不会被查出来?那个探测器怎么和纸糊出来似的?

    如果真的放基德离开这里,那以后就真的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抓住对方了……

    安室透强忍着即将失控的怒火以及对警察工作态度的教育,一边将手背到身后,去摸自己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枪,一边用一种很刻意的、疑惑腔调询问道:

    “咦!?他的裤子口袋里是什么,怎么鼓鼓囊囊的?是宝石吗?”

    “宝石?!”

    人群的视线被安室透的这句话引导着,一齐朝着那个黑西装的裤子口袋望去。

    “是怪盗基德吗?”

    “真的是鼓起来的!”

    “他的口袋里装着的是什么啊?”

    场面一时间变得混乱起来。

    外面的警察也纷纷竖起耳朵,条件反射一般举起枪。

    “不要开玩笑哦。”

    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开始往后倒退,将手举着,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容。

    “我可没有拿走宝石。”

    “那你就把裤子口袋让那位警官再检查一遍,不就好了?”

    站在门口的小警察有些无语的扯了扯嘴角,放下刚刚才端起来的枪。

    “为什么要接受检查?”

    黑西装忽然撕开伪装,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瞬间换上了他原本的白色斗篷和高礼帽。

    那双天蓝色的眼睛,透光单边眼镜,微微眯着望向站在人群当中的金发青年。

    “我确实是怪盗基德。”

    他缓缓向后倒退,一直退到了人群当中,一边扯开斗篷,闲谈似的开口:

    “不过是一颗假宝石,我原本就没有兴趣。”

    慌乱的人群四散逃开,反而干扰了警方继续往前的进程。

    “怪盗基德!是真的怪盗!”

    “宝石还在他身上吗?”

    “假宝石是什么意思?”

    “警方不是都在这里吗?快点抓住他啊!”

    急于立功的警察围了上来,霎时间,无数把枪对准了怪盗基德,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他身上。

    被所有人注视着的青年,忽然轻笑了一声。

    “你们能抓到我吗?”

    毕竟时间都已经到了,真宝石就在他的口袋里,但是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在众目睽睽之下,仿佛只是眨眨眼的功夫,一阵刺眼的白光之后,包围圈正中间空无一人。

    [凭空の消失术?]

    [裂开,以前还能有大佬猜测基德是怎么办到的,这一次呢?有人能办到吗?]

    [柯学世界真的越来越离谱了……]

    [这好像已经不属于魔术的范畴了,这是魔法吧?]

    [世界观整个裂开,习惯就好了啊!]

    [所以基德说假宝石是什么意思?]

    [估计这颗潘多拉是假的,就算拿过去也没什么用,所以基德干脆就没要了。]

    [所以宝石还在酒厂那边?]

    [安室透或者贝尔摩德吧,看宝石最后能不能到酒厂手上。]

    [这一集看的我乱七八糟的,出场的人物太多了吧,虽然最后好像勉强圆回来了。]

    [基德就这么跑了?那他来这里干什么啊?!]

    [有没有一种可能,基德他已经看过一遍宝石了,他是在确认宝石是假的之后,才离开的。]

    ·

    “没必要这么着急离开吧?”

    狭长而昏暗的走廊里,久川悠愣在原地,他缓缓转过身,循着声音望去——

    一个金色头发的女人站在他身后,她的眼睛是浅淡的紫色,在灯光下愈发诡谲。

    她的目光隔着一段距离,虚虚地落在久川悠身上。

    “你就是那个家伙找过来的帮手吧?”

    在黑暗中拿走那颗宝石,然后又将宝石放到她包里的那个人。

    久川悠愣了一下,用假笑掩饰住自己稍显错愕的神情。

    总感觉这个家伙好像误会了什么……找过来的帮手?难道组织这一次安排盗取宝石的人不止一个吗?

    “是你拿走了任务目标。”

    贝尔摩德用一种近乎肯定的口吻出口,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下结论。

    任务目标?是那颗宝石?

    说他拿走了那颗宝石,其实也没有太大问题,真宝石确实算是他们拿走的,假宝石也是他们放进去的。

    如果不是黑羽快斗执意要带着真宝石回去,他们也没必要分神再造出一个假宝石。

    “我能感觉到,你和我是同类人。”

    贝尔摩德注视着对面的青年,时刻关注着对方神态的变化。

    从最开始见到这个青年起,她就能感受到,对方平静的外表下面,是一种和她差不了太多的态度。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对方一定也是组织里的成员,而且是那种知道组织里很多秘密的成员。

    只是,她以前为什么没有在组织里见过对方?对方的代号是什么?这一次,对方应该是在琴酒的要求之下,才会来帮忙的吧?那个家伙虽然摸鱼是一把好手,但发掘人才的实力实在很高啊!

    “那恐怕不太一样。”

    棕发青年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隐隐发亮。

    他怎么会和贝尔摩德是同一类人呢?他们或许存在相似的地方,但绝对不是同一类人。

    久川悠几乎是刻意的、用一种极其阴阳怪气的语气开口,含沙射影地吐槽了对方之前的举动。

    “毕竟我从来不屑于,顶着别人的身份,去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

    他不喜欢这种弯弯绕绕的方式,他一般都是直接动手的。

    所以如果换成红琴到这里,或许能更有共同话题。

    “这位女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棕发青年微微欠身,如同之前递给贝尔摩德那个包着宝石的包包那样,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随后转身离开。

    ·

    街道的角落里。

    那辆警车已经在那里停留了许久。

    伸在车窗外面的烟头,已经快要燃尽,风一吹便带走所有飞灰。

    银发青年百无聊赖地第四次看表,手指还不忘摆弄着自己的爱枪。

    几乎是片刻之后,后座的车门猛地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身影裹挟着窗外潮湿的热气坐了进来。

    一种被当成司机的微妙感受,让银发青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他微微抬眼,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刚刚坐进来的金发女郎。

    “宝石到手了?”

    “废话。”

    金发女郎靠在椅子上,松了口气。

    “你找来的帮手,还挺好用的。”

    虽然还没有想清楚对方到底是从哪里拿到了那颗宝石,但竟然能用这种方式把宝石塞进她的包里,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只是……那个家伙看上去不太好说话。

    贝尔摩德回忆起走廊里,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棕发青年,不太乐意地皱了皱眉。

    “?”

    琴酒愣了一下,启动了车子。

    他找到的帮手,是在说波本吗?

    其实他也觉得波本很好用,在组织的那么多卧底当中,像波本这种既有脑子,又够卷的卧底已经不多了。大部分任务交给他,都能完成的很顺利。

    原本守在街道出口处的警员,不知道跑去忙什么,全部都已经散开了。

    一辆外表和警车别无二致的车辆快速驶离街口,汇入主干道,和那些上下班的车辆完美混合在一起。

    “说起来,你找到的这个帮手,和警方有关系啊?”

    坐在后坐上的贝尔摩德,忽然多问了一句。

    回到车上之后,无论她如何回忆,还是觉得那个突如其来的搜身问题很大。就好像是提前为了她们准备好的,她总感觉,那个黑发警察和那个棕毛好像认识……

    警方?

    琴酒下意识掰正方向盘,避免车子往另一个方向偏离太多。

    波本好像是日本公安的卧底吧?

    但是公安和警察本身就很接近,会在这一次的任务当中联络警察,也很正常。

    他之所以把任务交给波本,就是因为对方有公安的人脉关系。

    “算是吧。”

    银发青年不是很在意地点了点头,他撩起眼皮,透过后视镜朝后面望了一眼。

    “那颗宝石,到底长什么样子?”

    “你好奇啊?”

    贝尔摩德促狭地朝他望了一眼。

    当时从美术馆里出来,她其实也没来得及仔细检查这颗宝石的状况。

    眼下终于有了合适的机会……

    她伸手从包里取出那颗深蓝色的宝石,放在掌心端详。

    那颗宝石通体是深蓝色的,但这种蓝隐隐有些偏黑,在警车红蓝两色光照耀下,愈发诡谲,甚至能够看到很明显的红光。

    车子刚好遇见红灯,在路口停了下来。

    琴酒朝着后方瞥了一眼,目光落到那颗宝石上时,顿了一下,瞳孔下意识放大。

    他捏紧了手上的方向盘,车子猛地向前拱了一段。

    “怎么了?”

    贝尔摩德抬眼扫了他一下,微微挑眉。

    “不是你想看吗?”

    “……你确定,这是潘多拉?”

    “当然?”

    贝尔摩德蹙起眉,眼神里带着一丝疑问。

    这颗宝石,她早在拍卖会的时候,就已经关注过。

    当时,拍卖会联合三家机构对这颗宝石进行鉴定,反复确认它是纯天然的宝石。

    纯天然的宝石又能泛着红光,这无疑就是潘多拉。

    “……”

    虽然他没见过潘多拉,但这颗宝石,怎么看都是之前那个警察镶嵌在项链上的那颗啊。

    之前那个警察果然有问题,但他到底是怎么从展柜里得到真的潘多拉,又是怎么把宝石放回去的呢?

    难道说,真的潘多拉其实还在那个警察的手上,眼下贝尔摩德拿到的才是假的潘多拉?

    繁杂的思路乱成一团麻,眼前的红灯终于转成绿色,琴酒猛踩一脚油门,越过了这个路口。

    无论是哪一种,都和他没有关系。

    ·

    “你送我回去?”

    另一辆车上,同样坐着两个人。

    副驾驶座上的棕发青年微微偏过头,车窗外的光影或明或暗,交替着出现在他的脸上。

    在他旁边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黑发警官。

    对方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反问道:

    “不然呢?你自己打车回去吗?”

    “那倒也是。”

    久川悠看向车窗外面——

    那位金毛黑皮的公安先生,仍旧沉浸在宝石被怪盗基德带走的重大失败当中,无法自拔。那个家伙主动提出有事要出去一趟,没办法送他回去。

    估计是想要公安那边,或者是组织那边交代一下这一次的情况。

    久川悠心满意足地陷进椅子里,点开系统界面,开始欣赏自己的胜利果实。

    !这么快?

    他往前拔拉了两下进度条,才发觉了琴酒和贝尔摩德在车上,堪称鸡同鸭讲的交流。

    [我!就!说!]

    [贝姐和琴酒是黑方,安室透是他们在红方的卧底,全都中了,三个都是黑方。]

    [不是,楼上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还不简单?贝姐问,我们是不是在警察那边有人,琴酒说,算是吧。什么叫算是!因为他们的人在公安厅,不在警视厅,所以才叫“算是”啊!]

    [阅读理解王者()]

    [srds宝石是透子拿到手的,最后出现在贝姐手上,这还不能说明情况吗?]

    [那基德是什么情况?陪跑?基德没要宝石?]

    [基德的话也很明显了啊,基德的意思是,宝石不是潘多拉,所以他不要,你们爱怎么抢,怎么抢,跟他没有关系。基德基本上是第三方实锤了,但不确定他是偏黑还是偏红,都说的通,可能还是要看之后的剧情。其实我感觉基德应该是偏向于红方的()。]

    [啊!好可惜啊,我还想看黑基德来着。]

    [主要是基德黑了之后,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加入主线剧情啊,因为基德总不能加入酒厂吧?基德不属于主线。]

    [等等!你们看到最新的剧情了吗!]

    车子猛地向前冲了一下,副驾驶座上的久川悠也跟着往前埋了一下。

    片刻之后,车子才重新停稳。

    “你——”

    久川悠的话还未出口便被抢先打断。

    驾驶座上的黑发青年蹙着眉,面色有些凝重。

    “我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你没事吧?”

    久川悠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伸手拍了拍黑发青年的肩膀。

    后者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整个人转过来面向久川悠。

    即便带着易|容|面|具,他脸上的神情依旧带着一种令人发麻的熟悉感。

    “好像原本有根线,现在断掉了。”

    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尖锐到几乎要刺穿天灵盖。

    爱神直播4885198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