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51章 二合一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_: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51章 二合一

    某破旧的老式旅馆内, 枯黄的灯影摇曳。

    银发男人一边往前走,一边把自己身上的衬衣、连带着最外层的警服一起,连扣子都没有解开, 直接从头上扒了下来。

    他带着一丝怒气,把手里的衣服,一股脑扔到玄关处破旧的蛇皮袋子里。

    这家老式旅馆不知道已经建成多少年, 木质地板底部完全腐朽, 走起路来嘎吱作响。

    他越是烦躁,踩在地面上的力道越重, 声音便越大。这种噪音让琴酒愈发烦躁起来。

    如果他没有记错, 之前那个鬼鬼祟祟的警察, 还曾经靠近过他的手臂。

    鬼知道那个家伙当时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什么。

    还有那件衬衣, 上面说不定已经沾染上了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那辆警车上, 恐怕也有定位仪,全部都要一起跟着报废。幸好这一次,他为了伪装成警察进入艺术馆所在的街道, 直接从废弃车场搞来了一辆警车, 没有开他自己的车子。

    从展馆离开以后, 为了避免被对方监控,琴酒特地没有直接把车开回安全屋。

    他在大马路上半道绕了个弯, 随便找了个理由把一脸暴怒的贝尔摩德赶下车, 然后随便找了个旅馆换衣服。

    他一边往自己身上套备用衣物, 一边回忆起当时那个黑发警察看他的眼神。

    那双黑洞洞的眼睛,仿佛鹰眼一般死死盯着他……

    现在回忆起来,对方的眼神实在是让人背脊发凉。

    总感觉那双眼睛里夹杂着新奇与惊叹, 似乎还带着一丝戏弄……

    但是那颗宝石, 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方为什么要特地让他看一眼宝石?

    如果那个家伙真的是一个警察, 为什么明知道他的身份却不报警?如果不是警察,又为什么要刻意接近他?

    那个家伙,总不可能是什么其他组织的人吧……

    拿钥匙的手顿了一下,银发青年皱着眉,暗黄色灯光在他眉心跳动。

    当时在展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宝石是怎么从那个黑发警察的手上,到贝尔摩德手上的?

    安室透在这其中又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为什么贝尔摩德会怀疑安室透和警方有联系?

    琴酒一边往身上套上大衣,一边拎着被他丢下来的衣服袋子,匆匆出了旅馆的门。

    片刻之后,他重新坐回到车上,驱车往郊外开。

    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他越要往里钻。

    身边的车流渐渐减少,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一个人在盘山公路上开了很久。

    车子到最后,硬生生停在了荒僻无人的盘山公路拐角处。

    他摆弄了一下手机,给伏特加发了一个定位。

    山上的夜风极大,从他耳旁呼啸而过。

    琴酒把那一大袋子衣服留在了警车上,一边拎着一桶汽油,猛地往车上浇。

    想不明白的事情,不如干脆就不要想。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一把火烧掉就好了。

    无论对方留下来的是窃听器,还是定位仪。

    无论对方做手脚的是这辆警车,还是他身上的衣服。

    全部都一把火烧掉,不就好了?

    到时候风吹灰散,任他留下什么机关仪器,全部都白搭。

    同样,无论对方是警察、还是其他组织的人,既然找到他面前,八成是为了他身后的那个组织。

    那个组织的事情,和他本人又有什么关系?

    身后的警车,里里外外都被浇上了汽油。

    喧嚣的山风带着浓烈的汽油味,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琴酒沿着山路往上走了几步,缓缓回过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打火机,朝着警车所在的方向抛过去。

    在打火机即将落到警察正上方的时候,银发青年迅速抬手,歪着头,右眼微眯,扣动扳机。

    “砰!”

    枪声与光亮,分不清谁先谁后。

    只知道在某一个瞬间——

    巨大火焰顺势扬起,漫天烟尘滚滚而来。

    “滴!滴!滴!”

    一片火焰噼里啪啦的声响当中,电话铃声显得毫不起眼。

    但手机自带的震动,却不容忽视。

    琴酒收回望着火光的视线,那双墨绿色的瞳孔里犹映着跳动的火花。

    他摸出手机,目光在备注上的[工具人]上停留了片刻,不自觉扯了扯嘴角。

    半响以后,他滑动了接听按键。

    “……波本?”

    ·

    电话另一边的背景音极其嘈杂,安室透甚至没办法听清楚对面在说什么话。

    噼里啪啦的刺耳声响连成一片,伴随着巨大的呼啸声,像是在……

    安室透顿了一下,还是按照脑子里极其离谱的猜测问出声:

    “你在山顶上放鞭炮吗?”

    “……”

    对面沉默了一瞬。

    风声愈发喧嚣。

    但是安室透分明听见,电话另一头,传来了极其响的、磨牙齿的声音。

    他心虚了一阵,下意识抿直嘴角。

    这一次的任务,可以说是彻底被他搞得一团糟。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说,他作为卧底的公安警察,这一次公安没有丝毫损失、现场无人员伤亡,这些都办到,就已经很好了。

    但是组织那里,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他不仅没能盗取到真宝石,还把宝石拱手让给怪盗基德。

    估计也就只能继续按照原本的剧本编瞎话,说自己把真基德错当成贝尔摩德,然后把宝石交给了真基德,后者带着宝石大摇大摆离开了。

    安室透犹豫了一下,突然想到了更好的主意——

    其实,他甚至可以装得更傻一点!

    装作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谁才是真正的基德。

    装作自己真的把宝石交给了队友,然后装模作样地询问对方是不是收到了宝石。

    或许这样,组织怀疑他的几率才会降到最低。

    毕竟两个基德真的一模一样,也不能强迫每一个组织成员,都拥有辨别谁才是真正的基德的能力吧?

    只是,这一次装傻之后,距离他继续接近组织核心,估计就会有更长的路要走。

    安室透沉吟片刻,咬咬牙,还是故作邀功的、用一种洋洋得意的语气开口:

    “怎么样?收到宝石了吗?”

    ·

    [他还邀功啊???]

    [……好家伙波本。]

    [波本就是黑方啊!贝尔摩德和琴酒口中的、派到红方卧底,就是他拿走了宝石,然后反手送给贝姐。酒厂有你,温暖四季啊波本!]

    [我原本还有一丝丝怀疑,但是现在,呵。波本,你骗得老娘好苦,我都那么信任你,还自己给你脑补出红方滤镜,结果呢?你真的是黑方!]

    [srds,会邀功的黑透还挺可爱的,笑着说出我的恋人是组织这种。]

    [我真的会谢,我当时信誓旦旦地和小姐妹讨论,说黑透和久川悠之间的事情可能很复杂,久川悠看上去不是那种被欺压的红方傻白甜。现在看来,波本!!!]

    [波本进入黑方之后,酒厂得有多强啊?]

    [不好说,来了一个打工皇帝,酒厂的实力必然突飞猛进。安室透一人更比六人强,红方最起码要多加六个角色才能拉回来。(笑死)]

    [酒厂喜迎一个卷王,所以红黑双方的实力会不会不对等啊?提前开始担忧……]

    [现在担忧会否有些过于早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原本认为红方实力更强,但是现在,红透换成黑透之后,我感觉黑方实力更强了。安室透,恐怖如斯。]

    [卷王就是无解的啊,愣住。]

    [琴酒也很帅啊,他放火把警车烧掉的时候,歪着头开得那一枪,救命!]

    [你怎么不说他乖乖坐在警车里,穿着自己不喜欢的警服,银色长发披在身侧的样子很帅?]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有一辆车,从我脸上压过去了。]

    [等下呀!琴酒为什么要给贝姐当车夫?]

    [???]

    [愣住,新角度?]

    [emm琴酒是不是,不想下去执行任务啊?我总感觉,新动漫,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琴酒执行任务(轻轻)]

    [哈,楼上你在做梦吗?你怎么敢质疑酒厂唯一官方认定劳模,不想执行任务???]

    [不不不,我只是感觉,感觉你懂吗?如果是琴酒的话,他不应该是,开着武装直升飞机、直接降临在艺术馆的屋顶,然后拿着一把加特林、威胁在场所有人,要么把宝石递给他,不然立刻扫射……这种完成任务的方式吗?总感觉他坐在车子上,有、、摸鱼的感觉。]

    [开玩笑,琴酒怎么可能摸鱼?别开玩笑了!是冷笑话吗?]

    [emm可是按照琴酒的性格,他确实不是这种等在车子上的人啊?]

    [确实,如果是琴酒和别人一起完成任务,一般来说,执行任务的人会是琴酒。可是这一次,变成贝尔摩德了欸……]

    [也许是伏特加今天有事,琴酒顺便开个车?]

    [所以贝姐不会开车???]

    弹幕上的网友彻底炸开了锅,甚至已经有人把火引到了琴酒身上,琴酒的身上隐约出现了要反向冲刺的意味。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琴酒,竟然是这种样子的吗?

    不太喜欢执行任务?

    但是久川悠有感,更离谱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他拖动动漫进度条,往后滑动了一点。

    画面上再一次出现站在山崖边上的银发青年。

    山崖上的风,把他的头发吹得到处乱舞。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高深莫测,那双墨绿色的眼睛透露出赞许的意味。

    他用一种非常神秘的语气,对电话另一头说:

    “干的不错,波本。”

    片刻之后,他的表情带着一丝疑惑,刻意重复了一遍:

    “宝石已经收到了,这一次干的不错。”

    系统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压抑不住的激动。

    对于它来说,卡牌彻底解锁,意味着宿主的大成功,意味着他们在异世界建设酒厂的任务,即将正式开始。

    而久川悠,望着动漫画面上那个满嘴跑火车的银发青年,彻底愣住了。

    这个世界的琴酒,好像不太对劲啊……

    为什么莫名有种忽悠人的感觉?

    ·

    当安室透壮着胆子,大言不惭地问出那个极其离谱的问题时,他已经做好了被琴酒柏莱塔警告的准备。

    但是毕竟隔着电话,就算对方想要警告他,估计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也是安室透敢于大大方方作妖的缘由。

    只要他脸皮够厚,心脏够结实,就必然能够混过对方阴气森森的恐吓。

    他早已经想象到对方的回复,并且提前准备好一副惊讶至极的神情。

    原本早就已经草拟好、且练习了两遍的台词,此时就等候在嗓子眼,马上就要脱口而出——

    电话对面忽然轻飘飘传来一句,“干的不错,波本。”

    仿佛一盆冷水,浇在他日渐嚣张的演技上。

    某一瞬间,安室透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点问题。

    他下意识呢喃出声:“……什么?”

    谁知道,电话对面的琴酒真的给他重复了一遍,说宝石已经收到了,夸他真的干的不错。

    宝石已经收到了?

    宝石不是被怪盗基德带走了吗??

    他从哪里收到的???

    安室透捏着电话,整个人彻底懵了。

    但是他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这下总不能再改口去问对方宝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可是他明明已经把宝石交给怪盗基德了,组织怎么可能拿到宝石呢?

    这是什么大玩笑,他在做梦吗?

    还是他最近太忙了一点,精神状态已经不太清醒了?

    “贝尔摩德说,是你把宝石给她的。”

    ……?

    如果问号能够具象化的话,安室透的脑袋此时应该已经塞不下问号了。

    他、把宝石、给贝尔摩德?

    他怎么把宝石给贝尔摩德?

    他给的明明就是——

    安室透愣了一下。

    原本彻底断开的逻辑链条,此时尝试着开始链接起来。

    当时,他判断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是真正的基德,所以把宝石交给对方。对方欣然接受,并且最后凭空消失。而现在,贝尔摩德拿到了宝石……

    所以他搞错了?

    站在门口的那个,才是贝尔摩德?端着枪扬言要扫射所有人那个,才是真基德?

    他阴差阳错之下,把宝石给了贝尔摩德?!

    金发青年捏着手机,站在春日晚间闷热的空气里,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陷入迷茫。

    这天大的乌龙,让安室透一时之间无法思考,更别说顾上回复电话另一头琴酒的问话了。

    当时两个怪盗基德,确实都很像是组织里的人,他又怎么会想到自己竟然认错了人。

    阴差阳错之下,宝石竟然还是回到了组织手里。

    “……还有事吗?”

    电话另一头,琴酒的声音里已经隐隐带着一丝不耐烦的情绪。

    安室透一边艰难地理解着这么大的信息量,一边喉头涌动,试图寻找到合适的话题。

    他几乎是凭借着刻入骨髓的本能式演技,夸张的反问道:

    “既然任务都已经完成了,之前你提到过的、带我去见boss的事情……”

    “……”

    电话另一头顿了一下,安室透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他仔细回顾着自己刚刚问出来的话。

    去见boss的事情,虽然听上去功利性很强,但是组织里的成员,有哪个不想往上走?

    他急于去见boss,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对方为什么不回应呢?

    是有哪里不对吗?

    安室透的心脏七上八下,他紧紧捏着手机等待着电话另一端的回复。

    许久之后,一段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过来——

    “我会安排的。”

    !

    真的可以?

    安室透的眼睛亮了一下,他下意识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嘟、嘟、嘟”

    电话被人抢先挂断了。

    ·

    山崖上,银发青年烦躁地把手机塞进口袋里,顺着山路往下走。

    拐角处的火焰熊熊燃烧,几乎要吞并掉整片天空。

    刺鼻的烟尘,将整个半山腰完全笼罩。

    波本在电话里提出的事情,是他好久之前放出来的诱饵。

    对方骤然之间提起,琴酒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他原本只是想要用这个诱饵,去刺激这群卧底好好办事。

    为了避免真的有人达到要求,他被迫兑现承诺,琴酒打从一开始,就把初始条件设置的极其严苛。

    但是他没想到,波本竟然真的可以达成他设置的初始条件。

    事情开始变得有些麻烦了。

    银发青年微微抬眼,墨绿色的眼眸朝着山下压下去,瞥见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车子,正在不断朝他靠近。

    伏特加快要到了。

    ·

    米花町的某一个街道口。

    黑发警官将车停在了一栋房子的门口,隔壁的毛利侦探事务所几个大字格外显眼。路灯昏黄的光线,照在车内的两个青年脸上。

    久川悠的视线,落到弹幕上层出不穷的发言上。他忽然转头向系统提出了这个问题。

    换言之,这张卡牌将完全脱离限制,可以自由选择,是待在这个世界,还是回到他们原来的世界。

    最大的主动权,终于回到了他们自己手上。

    灯影下方,棕发青年的嘴角慢慢勾起。

    但他还是平静地、用一种探讨学问一般的语气,向系统询问道:

    系统明显卡顿了一下,像是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随后,系统空间里传来哗啦啦的翻书声。

    它一边支支吾吾拖延着时间,一边在书中寻找答案。

    系统的话颠三倒四、模糊不清。

    但久川悠已经基本摸清楚对方的情况——

    它根本就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家伙,还是把这当成一个抽卡游戏。

    他侧着头,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黑发警官。后者同样沉默着望向他,那双墨色的眼睛隐隐露出浅紫色的光。

    现在想来,黑透发觉不太对劲的时候,恰好就是[黑方-安室透]卡牌完全解锁的时间。

    但是对方应该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久川悠关掉了系统界面,告知对方这个信息。

    “就在刚刚,你的进度完全解锁了。”

    那种莫名其妙的感受,应该是系统卡牌完全解锁之后的效果。

    “百分之百?”

    黑发警官微微挑眉,神色间带着一丝错愕。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按照我之前的推测,我至少还需要经历一个案子,才能完全解锁,怎么——”

    “不用你做。”

    久川悠的声音里,不可避免地带着一丝发闷的笑意。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每一次想起红透和红琴都干了些什么,他还是会觉得很好笑。

    他愿称这个世界的红透为——反向冲刺王者、新世纪卷王、异世界打工之神。

    “这个世界的‘你’,已经帮你做了。”

    “哈?”

    黑透怔愣着,大脑一时间没有转过弯。

    这个世界的自己?

    那个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反转指数飙升地比自己都快?他努力了那么久,都没能解决最后的一点点小尾巴,结果那个家伙一通反向冲刺,直接登顶了?

    说起来,如果能从对方的经历中吸取总结经验教训,是不是能够带着其他人一起出来?

    “他做了什么?”

    “一些很奇幻的操作。他一本正经地告诉琴酒他成功完成了任务,并且要求琴酒给他奖励,带着他去看组织的boss。”

    “……?”

    久川悠解开安全带,侧着头朝窗外开了一眼。那栋属于他的小房子,此时还暗着灯。

    说明某位和他一起住的公安先生,还不知道在哪里迷茫。

    他转过头看向驾驶座上的黑透。

    “完全解锁之后,你应该可以自由选择是待在这个世界,还是回到我们之前的地方。接下来的行动,会便利很多。”

    “说起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只是有点不习惯。就好像,原本手臂和脚腕上都带着很重的负重,我已经习惯了那个重量。但是现在负重被人拿掉了,突然之间变得轻飘飘的,各种意义上。”

    说的再简单一点,就是线断了。

    原本捆着他的四肢,缚住他行动的线,全部都断掉了。

    “这不是很好吗?”

    久川悠笑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睛弯成两个半月形。

    “这说明,我们最开始的计策起作用了。”

    “只需要再过一段时间……”

    黑发警察望向久川悠,目光却更加深远地投向久川悠身后,投向那张毛利侦探事务所的牌子。

    “再等等……”

    “也许,不用很长时间。”

    久川悠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在这之前,我们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就完全解锁。”

    “在你之前,所有人都像是蜗牛一样,日夜不休地攀爬那口井,白天爬三米,晚上掉两米。每次只能解锁一点点,很快又会再次降回去。我们都以为还需要很长很长时间,遥遥无期的那种。”

    “但现在,你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仅仅出来一次,完整解锁自己全部的进度。

    这说明,一次性解锁,就是可以做到的。

    “我们可以加快进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