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69章 被绑架的警视总监2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多谢。”

    “松本清长”接过茶杯, 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口。

    “他”借着茶杯飘散而上的水汽作为遮掩,那双眼睛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久川悠。

    后者一副乖乖牌后辈的模样,和之前在艺术馆里、面不改色挖坑时的样子, 完全不同。

    她当时误人对方身份,还和对方有过一番交谈。但很奇怪, 那个时候对方好像表露出一副……和她见过的样子。

    总感觉无论是自己的易容能力, 还是性格,都被对方提前感知到了。原本应该算作是底牌的东西,现在全部都被提前发现了, 反而陷入到一种失控的处境当中。

    贝尔摩德捏紧手里的茶杯,垂下眼睑。

    难怪,难怪组织之前派去米花町的那波人, 都已经找到他家里了, 硬生生扑了个空,最后也没能带回这个家伙。

    原本还以为, 这家伙是提前收到了什么消息,躲了起来。原来是在这里挖了个坑吗?

    警视总监临时出去了?这究竟是简单的出门办事,还是对方提前想出来的应对策略?

    上司只要他们把警视总监带回去, 并没有把抓捕久川悠的任务交给他们。

    但都已经遇到人了,总不可能放着不管吧?

    片刻之后,“松本清长”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眼角的皱纹堆成一叠。

    “只是有份文件,想要当面交给久川先生, 突然上门拜访,实在是叨扰了。”

    ·

    [好家伙, 这到底是什么局势?我怎么完全看不懂了?之前还能勉强分析出, 久川悠和警视总监是一伙的, 他们一起逮捕了副总监。但眼下到底是什么鬼?]

    [说实话,最近几集我基本都没有看太懂,制作组好像试图营造出警视总监是第三方?]

    [我尝试理一下,现在登门拜访的人,很明显是贝姐和琴酒,他们主动找到警视总监,还选择易容,总不可能是上来吃顿饭这么简单吧?肯定是有所图啊!]

    [图什么呢?问题真的很大啊?难道是“酒厂”又有什么新的目标?]

    [我们理清楚事情都经过——首先,酒厂的贝姐、小兰、柯南还有透子几个人联手,以综艺参加者的身份潜入荒岛收集证据,揭露了副总监的身份。那说明酒厂和警视厅就是对立的嘛!]

    [既然如此,警视总监把副总监抓了起来,那他们不就是好人吗?]

    [等等!我知道了,一定是酒厂的人想要和警视总监合作,这个世界的红方不是都腐烂透顶吗?这个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在铺垫,但一直都没有正式出场的警视总监,一定是剧情里非常关键的人物。我先赌一手剧情发展,酒厂想和通过和警视总监的合作,把自己变成红方的白手套,从红黑两个方面一起肃清红方,维护真正的公平。]

    [所以他们这一次,是来商量和谈的?]

    [有道理啊!那我也跟着赌一手,这个警视总监其实只是表面看上去伟光正,他才是这个世界红方真正的掌舵者,之前的副总监,只不过是他推在明面上的棋子,他随时可以抛弃掉这个棋子,然后再换一个新的棋子,所以这个副总监的抓捕才会如此轻易。而“酒厂”的人一开始被警视总监的伟光正外表蒙蔽,相信了对方的行为,并且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他们,结果后期出现大崩盘!嘻嘻嘻!]

    [好家伙,起承转合都有了,前期小boss是副总监,大家都松了口气,原本以为事情已经步入正规,但越来越不对劲。打到后期,大家才发现真正的boss,其实是被他们视为队友的警视总监本人。于是黑方心情大崩溃,好在主角总是可以逆风翻盘,在经历过爱与恨、信任与背叛之后,黑方们纷纷意识到了事情真相,反过来推翻警视总监?]

    [妙啊!抚掌大笑,所以现在是警视总监和酒厂一起谈条件?他们要开始商谈计划了?]

    [虽然大家都分析都非常有道理,但……好像动漫不是这样播的啊?]

    [他们怎么一直在闲聊,迟迟不进入正题啊?]

    [你没看见旁边还站着一个警卫员吗?]

    ·

    “不知道久川先生还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回来啊?”

    贝尔摩德顶着一张满是皱纹的易容脸,扫了一眼手表。

    “不长,大概过个十几分钟时间,他应该就会回来了。”

    久川悠慢条斯理地接过对方的茶杯。

    “可能得麻烦您等上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你是更习惯喝茶,还是喝咖啡,只是想着父亲会更喜欢茶,所以准备了这个。”

    “没关系,都可以的。本来就是我突然叨扰,没能提前告知。主要是事出突然……”

    对方的态度看上去过于自然,仿佛真的把她当成了父亲的下属。

    贝尔摩德的心思,也愈发活络起来。她开始琢磨着,能否从对方嘴里套出点什么东西来。

    “说起来,我也听久川先生聊过你的事情,你是刚刚从国外回来吧?之前是待在——”

    “美国。和母亲一起去的,在那边待了很多年。”

    开始提问题了吗?

    久川悠的目光凝了一下。

    如果这两位选择直接把他敲晕带走,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但如果真的要聊起来,套话可是一个双向的行为。

    当你在套取信息的时候,你实际上也在给出信息。当你准备设下陷阱、抛出诱饵的时候,也许你正在走进别人的陷阱、咬下别人的诱饵。

    “原来是这样啊,但是……”

    贝尔摩德向前倾身,面上露出一副夹杂着疑惑与好奇的神色。

    “你说话好像没什么口音啊。一般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多少都会带点口音,但是你的日语说的很好啊?”

    有很多英语词汇,在日语当中,都会有差异极大的发音,而且这种现象还不是个例,而是整个语言的习惯。这也就导致了,很多日本人都有一口难以纠正的“日式英语”。

    那么同理,反向推论,很多外国人初次回国的那段时间,他们的英语都很难变回“日式英语”。

    但是很奇怪,调查报告上,明明记录这个家伙从小在国外长大,按理说,他的英语应该非常地道,最起码不会出现一些常见的发音问题。

    但他却有一口日式英语,和任何一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没什么两样。

    这种东西,短时间内真的能够轻易改变吗?

    警视总监多年养病,本来就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更不要说这个、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儿子”。

    鸠占鹊巢,也未必不可能。

    也许连这个常年养病的警视总监,也早就被人代替。

    是组织这些年的发展过于肆无忌惮,终于招致其他组织的反击了吗?该不会就是之前那个、惹得满城风雨,名字怪异搞笑,又好像是对组织正面出击的“酒厂”吗?

    贝尔摩德向后靠了靠,突然间对这种可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如果能够挑起两个组织之间的斗争,一定很有意思。

    ·

    “我从小被母亲带大,大概是她的日语说的比较好吧。”

    久川悠一边慢条斯理地回复,一边紧紧关注着对方的反应。

    眼见对方草草地略过这个本可以大加发挥的话题,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这个世界的贝尔摩德,看上去也不是很敬业啊……

    该不会是全体摸鱼划水的酒厂吧?

    他语气颇为热情地开口:

    “不如让这两位也坐下来吧?一直站在旁边怪累的。”

    “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这位先生,原来警察是可以染发的吗?”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锐利的凤眼斜睨着站在沙发后的琴酒。

    “还是格外少见的银发呢。”

    “……?”

    贝尔摩德愣了一下,转过身看向琴酒,目光在对方长及腰部的银色长发上,顿了一下。

    原本的计划中,他们只需要在开门的一霎那、搞定站在里面的警视总监。

    所以贝尔摩德只给自己易容,对于某位只想要摆烂的大爷,也就随他去了。反正连对方自己都不畏惧监控摄像头,她也没必要多操心。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出了问题……

    “不是染发,他是混血,天生银发。”

    “天生银发还蛮少见的,还特地留了长发,这位警官一定是文职吧?如果是现场警察,基本不允许留长发的。”

    久川悠的目光紧紧跟着琴酒,眼见他直接坐在距离自己最远的沙发上,从始至终都没有抬眼看过自己。

    该不会是因为演技不够好,所以直接避免眼神接触吧?

    “对对对,是文职,他是我的助手。”

    [新概念文职——开着武直扫荡东京塔]

    [琴酒都要爆炸了吧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这个琴酒看上去很好相处啊?既没有原著前期那种噩梦效果,也没有后期的喜剧人效果……看上去削弱了,但是又没有削弱。家人们,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琴酒该不会才是酒厂里的卧底吧?所有真酒里,唯一、一瓶假酒?]

    [哈哈哈哈哈哈哈很符合他的劳模性格!能者多多多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