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92章 红黑交互1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东京都内的某个高级公寓里。

    “砰!砰!砰!”

    卫生间门的玻璃门被人敲的乒乓作响。

    站在外面的萩原研二扯了扯嘴角,刻意调侃道:

    “你在里面干什么啊?掉进去了吗?”

    “……没!有!”

    室内寂静了一瞬,忽然传来大声的反驳。

    片刻之后,房门被人猛地打开。

    黑发青年从门后冒了出来,额头上满是被闷出来的汗水,暴躁的卷发揉成一团。

    他有些不满地双手抱臂,稍稍挑眉。

    “你催的也太急了吧?”

    “如果某些人没有把话说到一半、就忽然停止的话,我也不会催促地这么急了。”

    萩原研二似笑非笑地扫了对方一眼。

    与其说是焦急,倒不如说是愈加怀疑。

    明明刚刚还在正常说话,理由一套接着一套编,编花篮都没有编得这么绘声绘色的。忽然又有事、然后一直待在卫生间门里。如果不是他真的很了解这个家伙、又心存疑虑,肯定百分百被骗到了。

    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还能编造出多少理由来。

    人在说谎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回避掉真实的事情。

    这是一种近乎本能的东西,没办法遮盖。

    所以,只要他听到的谎言足够多,说不定能够凭借着这些残肢断片,拼接出真正的事实。

    “接着说吧?”

    接着编吧。

    看看还能编出来多少。

    萩原研二歪着头,蓝紫色的眼睛微微眯着,表现出一副极其捧场的样子。

    “我对你说的事情,真的、特别感兴趣。”

    ·

    荒僻无人的别墅区街角,四周一片宁静。

    整个夜晚没有遭受到任何恐怖袭击的影响,所有人都酣睡在各自的美梦当中。

    “行李箱这么重,不如让我来帮你拿吧!”

    站在他面前的金毛混蛋,根本就不只是说说而已。

    这家伙一边提议着,一边极其顺手地劈手去夺他身后的行李箱。

    诸伏景光近乎毫无防备地、被眼前这个红方的幼驯染抢过了行李箱的把手。

    那个装着至关重要的证据,如果被人看见甚至可以直接定罪的行李箱,就这样被对方抢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

    他下意识瞪大了眼睛,心跳骤然加快,瞳孔倒影出对方的样子。

    怎么会?他刚刚的说辞没有骗到对方吗?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他刚刚所说的话,按理说应该没有漏洞才对。那对方为什么对行李箱这么感兴趣……又是那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吗?

    无论如何,不可以让对方把行李箱打开。绝对不可以!

    诸伏景光忙伸手搭在把手上,整个人往后面让了让,阻拦住对方的举动。

    “真的不需要,我自己来拿就好了,这里面全都是很重要的东西……”

    行李箱的轮子往后滚了滚。

    “不不不,我知道这个东西很重要,但你已经精神紧绷了这么长时间门,不如还是让我来帮你吧!”

    行李箱又往前走了一点。

    肤色差较大的两双手,已经齐刷刷搭在行李箱那个狭窄的手柄上。

    细弱到近乎要折断的杆子,变成双方角力的现场。

    “真的不需要……”

    “没关系的,我可以帮忙的……”

    “真的!”

    “你放心好了……”

    “够了!”

    诸伏景光终于忍无可忍,语气重了一点。

    “这个箱子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皱着眉,用力把箱子往自己方向撤,连带着他整个人,也因为过重的力道而后退了好几步——

    露出了行李箱下方的路面。

    双方在同一时间门陷入沉默,现场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灰色的人行道上铺着砖石,即使光线并不太好,那上面的血色痕迹依旧显眼。

    诸伏景光的呼吸顿了顿。

    眼底满是那颗细小的、甚至还没有一粒黄豆大的血滴。

    那滴血应该是从行李箱里滴下来的。原来这个行李箱的密封性这么糟糕啊……

    明明已经到了很关键的时候,脑海里反而是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降谷零的敏锐程度,完全不需要去质疑。

    哪怕只有一滴血点,对方也应该已经从细枝末节处推到了很多信息。

    真厉害啊……

    竟然还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和他攀谈、试图从他手里拿到这个行李箱。

    他垂着头,黑色的发丝遮挡住他的大半张脸,以至于对方根本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

    对方呼吸声并不急促,但可以听出来,是有意控制之后的结果。

    演技真好。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找到办法去解释,但他不想解释。

    不想再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可以骗过对方的理由了。

    反正boss原本的计划当中,迟早会有这一步。

    那么他把这一步提前,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不用再费心隐瞒下去了。

    原本还以为,只要永远不露出马脚,就可以一直、一直用诸伏景光的身份和对方相处。

    反正有组织和公安厅的遮挡,无论他做出什么事情,从一个卧底的角度思考都是正常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其他人都不敢去见的时候、只有他敢去见这个世界的人。

    因为有恃无恐。

    但现在,这种做法好像就行不通了。

    在一片近乎凝固的沉寂之后,诸伏景光重新抬起头。

    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微微眯着,脸上挂着一副有些释然的神情。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啊……”

    “我、”

    青年脸上的神情,让降谷零有些难受。

    “我不是故意装作看不见,其实我只是——”

    他只是疑心病发作,只是想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下意识选择了比较保险的方式。

    但用这种方式对付景光,挺糟糕的。

    “挺好的。眼神很棒啊!”

    诸伏景光笑着摇了摇头,眼睛弯了弯。

    “你不是想问我,这个行李箱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诸伏景光攥紧行李箱,另一只手缓缓靠近腰侧。

    他的眼睛依旧认真地注视着对方,占据了对方全部的注意力,使得对方完全注意不到他的另一只手在做什么。

    “不用再想办法从我手里骗到这个行李箱。”

    他笑了一下。

    “我可以直接告诉你。”

    “这里面装的是人。”

    “会滴血的人。”

    ·

    松田阵平驾着车一路狂飙,终于在几分钟之内赶回警视厅。

    他隔着遥远的街道,就看见堵在警视厅门口的一众警车。连他自己的车,都在距离警视厅正门还有五十几米远的位置被逼停。

    副驾驶座上的警员茫然地望着这一幕,慌乱地感慨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警视厅里出事了。”

    松田匆忙解开安全带、跳下车,在满是警员的街道上找到了目暮警部。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刚刚我们接到警报,警视厅内部被犯罪分子安装了炸弹,对方并没有预告炸弹爆炸的时间门,所以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

    目暮警部整个人已经焦灼到了一种境界。

    任谁也想不到,明明只是上个夜班而已,竟然前脚撞上轰炸东京都,后脚撞上引爆警视厅,真的是绝世好运气。

    “爆处组的人呢?没有人进去排爆吗?所有人都撤出来了吗?”

    “整栋警视厅里全都是炸弹啊!根本没办法排爆,谁都不知道炸弹会在什么时候引爆,我们不能拿警察的生命做赌注。因为之前的炸弹事件,大部分行动组和底层的警员都已经撤出警视厅了。现在正在安排还留在警视厅的一部分中层撤离。所有档案财产都来不及转移了,如果警视厅真的被引爆,后果不堪设想……”

    “简直就是……”

    疯子。

    松田阵平无比茫然地仰头,望着眼前灯火通明的警视厅大楼,脑海里一片混乱。

    按理说,对方选在了寂静无人的深夜,又特地用爆炸事件把所有警员吸引出去,本质上是不想要伤害无辜的。

    但既然不想伤害无辜,为什么还一定要炸毁警视厅呢?难道只是单单沉浸在毁掉警方的权威,这种近似于抽象的报复上面吗?

    这种报复既荒唐,又冷静到可怕,在最暴怒的时候依旧留有余地。

    但这件事,又和那个多出来的、第二个萩原研二有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对方会那么刚刚好地、猜到警报的时间门地点?

    为什么在对方来到警视厅的时候,突然发生如此严重的恶□□件?

    这整件事该不会是对方策划的吧……?

    仔细回忆起来,对方之前的看守所,确实表露出对于警察的极度厌恶与不信任,但那个家伙明明也是萩原研二,怎么可能——

    等等!

    被一系列事情弄得混乱的大脑,忽然清醒了一瞬。

    松田阵平从一众纷繁复杂的记忆当中,挖出一个片段——

    电脑蓝色的光,雪白的围巾,还有银色的手铐……

    他好像还把萩原研二铐在技术科的栏杆上!

    “松田……”

    “松田?!你现在跑进去干什么?”

    “松田!喂!不是你在干什么啊!?里面马上就要爆炸了!”

    目暮警部穷追不舍,最后也只来能眼睁睁看着那个黑发警官的背影,消失在警视厅的正门处。

    里面的警员争先恐后地往外跑。

    外侧的警员恨不得离这个即将爆炸的警视厅远一点、再远一点。

    只有这个家伙、逆着人流一路往里冲。

    “在搞什么啊……”

    目暮警部都快要精神崩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