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102章 围捕降谷零2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实验室的气氛, 一时间变得很微妙。

    “……”

    松田阵平被对方的答复彻底弄懵了,这个消息打得他措手不及。

    凝固的大脑需要耗费许多时间,才能够逐一消化这些信息。松田阵平低着头, 睫毛快速眨动着,却始终没有勇气抬眼直视对方。

    他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性,想象到对方有可能遭受了某种不公正的待遇, 有可能发现了警视厅内部的腐烂, 有可能受到其他声音都蛊惑,但他唯独没有设想过这一种。

    ——大概是他先入为主的认为, 这个世界的松田和萩原本就是互相认识的, 自然也一定来自于同一个世界。这个预先出现的背景信息,麻痹了他的大脑。他拿着这个背景信息去不负责任地做出那些猜测,绕了很大一圈,始终没有找到终点。

    但谁又能想象得到呢?

    就在几分钟以前, 他还希冀对方能够把曾经的遭遇告诉他,让他弄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会发展到眼前这一步。

    但现在, 眼前的萩原仅仅将过往经历撕开了一个小角落, 他就被震慑住、裹足不前。

    死亡这种话题太过于沉重。他想要安慰,但好像没有那个立场。

    但无论如何,是他苦苦追问,对方才无奈说出这个事实的。

    说点什么!

    他得说点什么,随便什么都好!

    对方刚刚说出那句话的时候, 单从语气里,完全听不出任何伤感亦或是懊悔的情绪。语气和神情都是那样平静,是已经过去了, 所以不再在意了吗?

    不会的, 如果真的已经走出来了, 没必要特地潜入看守所里看他。

    另外一个世界的、这个研二所在世界的松田,到底是怎么死的?虽然完全不了解情况,但他隐约觉得这件事可能和警视厅、看守所有关联。

    随便说点什么!

    安慰的话也好,其他东西都好,随便说点什么!

    虽然大脑一直在下达指令,让他随便说点什么,但他的嗓子仿佛被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堵得彻彻底底,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尝试了很久,最后也只是勉强张开嘴,空做出嘴型,风箱似的嗓子呼啦呼啦地喘着气。

    “……对、对、”

    “你是想说对不起吗?”

    松田怔愣地抬起头、望向萩原。

    后者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伤感,眼神里也没有所谓的他脑补出来的受伤情绪。

    他只是很平常地笑了一下,展着眉。

    “没必要说对不起,又不是你把他杀掉的?”

    他的情绪很内敛,仿佛已经完全从过去的经历当中走出来,甚至用一种旁观者的心态点评道:

    “你也不用太在意这种事情。就像是打游戏,总是需要一个游戏背景。有主角,有反派,有悲惨的身世作为主角行为的驱动力。我之前的经历,大概是类似于游戏背景的存在。”

    “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怎么能算是……”游戏?

    松田的反驳声近乎破音,到后面又慢慢哑了下去。

    这明明就是一条人命,是一个人的一生,怎么可能就这样轻飘飘地带过去?

    松田的内心几乎要被那种无法理解、不可置信的情绪全盘占据。直到某一刻,他忽然灵光一现,迟疑地问出声:

    “为什么?游戏……为什么会用这种比喻?”

    很少有人,会用游戏里的事情比喻自己的经历。

    ——除了那些重度游戏发烧友。

    而且更重要的是,据他所知,无论哪一个萩原研二,都早已过了那种沉迷游戏的年纪。按理说,他早应该分清楚游戏和现实,而不是拿游戏里的设定类比现实生活的经历。

    “因为很贴切啊?”

    萩原研二笑了一下,沉默着移开视线。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站在这个家伙的面前。这种近似自虐的行为给他带来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唯一可以分析清楚的是,他甚至有一点嫉妒站在他面前的这个松田。

    嫉妒这个家伙一直待在最好的一条世界线上,自己不用死亡,朋友全都在身边,糟糕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发生——事实上在酒厂众人的干预之下,也永远不可能会发生。

    未曾经历过失去,所以也没有那么在意自己拥有什么,会愤怒会疑惑,充满朝气和探索欲,敢于接受新的事务,也愿意用尽全身力气去和世界碰撞,丝毫不担心后果。

    而且这个家伙的套话实力实在是太强,他刚刚又一次透露了重要信息。

    其实靠着现有的这些信息,这个家伙估计已经能够推理出简单的前因后果了。至于更细节的东西,他没有这种把自己的伤疤割开给别人欣赏的乐趣。

    但这种近乎凝滞的气氛,萩原研二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好在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僵局。

    卡着嗓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松田找到了说话的内容,他伸手指着萩原腰侧的手机。

    “……响了。”

    后者迅速翻出手机,查看短信——

    [boss带着红赤回来了,注意看好松田,不要让双方碰上面。]

    萩原拧着眉,望向屏幕上景光出于好心的提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道要告诉景光,这个家伙的世界观不仅不会裂开,还能无限伸展、甚至是帮着其他人一起伸展?

    又或者是告诉景光,这个家伙已经把前因后果全部推理齐全,如果真的碰到了两个赤井秀一,这个家伙非但不会感到震惊,反而会一脸得意地确信、自己原本的猜测是准确的?

    虽然不太清楚景光那边目前的发展,但这个短信对于他们这边来说,基本没有用处。

    ——但能不接触当然是最好的。

    “……”

    萩原研二深吸一口气,默默回了一个感谢给景光。

    事毕,他瞥了一眼红松。

    “是时候该回去了。”

    ·

    脚步声前脚才刚刚消散,后脚,寂静的甬道里再度传来三组脚步声。

    打头的十分轻快,听上去是个年轻人。

    落在后面的两个,一个稍显迟钝沉闷、还夹在着不太愿意的肢体碰撞的声响,另一个始终充满威胁意味。

    到了某一个时间点的时候,整个走道里的灯光忽而一同亮起,暗黄色的小灯一排排向着远处延展,使得整个教堂看上去更加望不见尽头。

    在火光下,打头的青年歪着满是褐色杂毛的脑袋,脸上的笑意尤为显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