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103章 围捕降谷零3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要下班了,阵平酱待会出去吃饭吗?”

    蓄着一头垂在耳侧的半长发的萩原研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借着递送文件的理由、混到了搜查一课。

    他此时正趴在松田所在椅子的椅背上,碎发扎进网布椅背的缝隙处,刻意拖长嗓音询问到。

    被称呼作“阵平酱”的黑松,显然已经很熟悉这种称呼。

    他大概能够猜到这个家伙用这种称呼,大概是想要让他做点什么。但这种方法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半点用处。他根本不会产生一时心软答应对方的情绪,也不会因为过于尴尬、脚趾扣地、想要尽快解脱而被迫答应对方的要求。

    毕竟黑方的萩原研二,每一次想要做什么坏事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拖长嗓音用这种称呼。

    所以黑松已经练就出一副毫不畏惧的钢铁脸皮,以及面对尴尬时能够连续施工三天三夜都不会感到疲累的全自动脚趾。

    ——当然,有的时候、那个家伙甚至不惜用伤敌一千自损一万的方式,称呼琴酒为阵酱。

    这个时候他的全自动脚趾和钢铁脸皮已经不太管用了。他替人尴尬的毛病,实在是无可救药。

    说起来,那个家伙真的是有的时候胆子大到能够和头号杀手硬碰硬,有的时候又莫名其妙的警惕过火,还有的时候完全放任别人骑在他头上……

    黑松眨了眨眼睛,把自己的思绪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抽离出来。

    这个家伙突然让他出去吃饭,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家伙还想还处于怀疑他得了多重人格的阶段,该不会是还没有放弃拐带他去看心理医生的打算吧?

    “你想要吃什么?”

    松田没有回头,只是潦草地问了一句。

    “想吃寿司吗?米花町那边新开了一家很棒的寿司店,地址就在之前那个拉面店的旁边一点点。”

    萩原研二眼见事情有希望,整个人都机灵起来了,站直了腰,兴致勃勃地提议到。

    “拉面店旁边……吗?”

    松田阵平已经不记得对方所说的拉面店到底在什么地方,但如果现在追问地址,岂不是直接暴露了他的问题?如果不问,他实在是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把他拐带到了某家医院的门口……

    松田阵平转了转眼睛,干脆问道:

    “吃完饭要顺道去旁边的米花医院看看吗?”

    “好啊——”

    萩原研二本就没抱什么戒心,整个人完全被套出话来,下意识接了上去。直到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时候,他顿时哑然。

    片刻之后,才有些心虚地开口:

    “不是……就是、米花医院不是刚好在那家寿司店的后面吗?我们吃完饭顺便去看一下。我和那个朋友说好了,他会留在那里等我们一下,他今天刚好到米花医院坐诊……”

    果然。

    这个家伙还没有放弃带他去看心理医生的想法。

    该说什么呢?

    是感叹这个家伙确实很关注自己的心理问题,还是该庆幸这个家伙始终将异样局限在心理疾病上,而没有朝着脱离实际、不符合科学的方向发散?

    黑松放下手里面已经快要结束的文件,额角蹦出一个可视的“井”字。

    他面无表情地望向趴在自己椅背上的萩原研二,视线在对方明显违背了警察不能蓄发规定的长发上,又迟钝地移开。

    从今天早上上班开始,这个家伙就力求抓住一切机会绕到他身边,嘴里一刻不停地念叨着、阵平酱、阵平酱,仿佛在叫魂一般。

    精心准备了这么久,原来就是想要带着他去看心理医生?

    如果是其他事情,他不是不可以顺着对方的意思去做。

    但心理医生这种事情……

    之前能够在电话里瞒过对方,他已经自觉十分不容易。

    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之间,隔着一条鸿沟。

    这个家伙的医生朋友,可是辅修犯罪心理学、差点进入警视厅工作的专业人士。他自认为、自己的演技还远没有到能够轻松蒙骗过专业人士的程度,如果真的去看了那个医生,万一被扒出什么漏洞,岂不是天降横祸?

    黑松皱着眉,想要找到一个什么理由能够拒绝对方,又不打消对方的积极性。

    “其实,我待会还有其他工作——”

    “我已经和目暮警部打听过了,搜查一课目前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差不多结束,你们其实都在等待着去配合公安厅的大任务对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大任务,但那个任务根本就没有苗头,绝对不会影响到你今天晚上的行程的……”

    这个擅长交际和话术的家伙,终于找回了一开始谈话的节奏。

    他眉头有些疲累地微微蹙着,眼皮耷拉下来。

    “其实……我的朋友本来也很忙,他原本约好了和自己的学生见面,但碍于我的求助,才会一直待在米花医院那边等着我们。如果不去的话,不就相当于放了他的鸽子吗?我们的关系其实也就一般般,如果这一次放了他的鸽子,估计以后想要再和他交流就很难了,总感觉特别对不起他……”

    萩原研二低着头,长长叹了口气,整个人看上去莫名有些可怜。

    他的眉头皱在一起,脸也皱巴起来,眼睛的视线发散出去,显得整个人呆愣无神。

    他用一种十分失落且自责的语气感叹道:

    “其实,你不想去也很正常,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一个人一头热,到处跑来跑去,完全没有在意过你的感受,没有了解过你是不是想要去看医生,就擅自做决定。实在是对不起,如果你不想去,那就算了吧。我一个人去找他赔罪吧……”

    “……”

    黑松吸了口气。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好一招以退为进,弄得他完全没有理由拒绝对方的好意了。

    完全找不到理由拒绝啊,内心甚至都开始隐隐动摇起来,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为什么不去?

    这个家伙,恐怖如斯。

    但如果他真的去了,万一被心理医生发现什么东西可怎么办?

    黑松低下头,整个人陷入进也不行、退也不行的尴尬境地。

    “没事,不需要苦恼,原本也是我的错,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真的很抱歉……”

    这个家伙甚至开始似模似样地安慰他。

    更加没办法拒绝了啊!

    难道真的要去看心理医生吗?

    那个世界的所有人里,他该不会成为第一个因为心理疾病被送进医院的人吧?

    他哪里有病啊!

    如果真的说谁比较严重的话,更严重的人应该是景光或者是那个小侦探吧?

    他第一次在那个世界见到景光的时候,那个家伙和原本世界中的景光几乎是一模一样——虽然他也大概忘记了原本世界里的景光是什么样子,但那种给人整体的温柔感和关注到一切细节的感觉,真的非常相像。

    以至于他在很长时间都误以为这个景光的精神状态十分正常,还曾经因为黑透对景光莫名其妙的疏离感而感到愤愤不平,直到……

    只能说,平时看上去越是正常的人,疯起来好像也越是疯狂。

    还有那个小侦探,拒绝和其他一切生物发生关联。

    总而言之,因为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心理问题,所以酒厂自己配备了完善的心理医生。

    如果真的需要心理辅导,酒厂自己配备的医生足以摆平一切,至少在松田所目睹的事件当中,那个武力值拉满的医生小姐从来没有一次失过手。

    完全犯不着特地来看正常的心理医生吧!?

    “额……”

    “没关系的,那松田就好好上班吧!待会我就先走了。”

    称呼!

    连称呼都换掉了!

    松田仰起头望向对方,见这个家伙真的转过身作势想要离开。

    “等一下!”

    黑松咬咬牙,伸手拉住对方。

    “其实、如果……算了。”

    “直接在楼下吃饭吧,吃完就启程出发?”

    “欸?好!”

    萩原研二迅速从背后掏出一个整理妥当的公文包。

    “现在就走吗?我其实已经收拾好了!”

    “……”

    所以为什么有人可以把那么大的公文包藏起来?

    黑松的嘴角抽了抽,无奈地低下头开始收拾文件。

    正当他已经完全认命,决定接受自己必须要去看心理医生的悲惨遭遇时——

    “松田!你留一下!”

    目暮警部的声音忽然从他背后响起,语气尤为严肃,一看就是发生了大案件。

    “!”

    松田阵平如获新生般转过头、望向目暮警部。

    后者面色微白,伸手招了招几个还留在搜一警察。

    ——因为大多数警员都已经加班成习惯,所以这个时间点,仍然有许多人留在警局。

    “警部?”

    “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了吗?”

    “公安厅那个任务开始了。”

    目暮警部清点着搜查一课剩下的人手,在点到萩原研二时顿了一下。

    “你——”

    “请把我也算进去吧!我也愿意为这次行动出份力!”

    萩原研二一脸正色。

    “……”

    何止是出份力,这家伙是完全没有放弃带他去看心理医生的计划吧?

    该不会是准备等到任务结束之后,再去医院转一圈?这个朋友会否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一点?

    松田抽了口气,目睹着目暮警部顺应自然地把萩原研二也算了进去,然后把所有人两两分组,把他和萩原研二分到了一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