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阵营反转后我成了警视总监 第108章 动漫大结局·上

时间:2022-10-08作者:孟梦梦南柯

    [我真的好慌!谁懂!]

    [警校组的地址暴露了, 目暮警部那边已经开始带人出发了!]

    [何止目暮,那些车子全都出发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琴酒不是久川悠那边的吗?]

    [救救救!]

    [警校组这边还在快乐面基,进行着拐走萩原研二大作战。那边琴酒已经反手把他们躲藏的地点位置, 发给组织boss了,大部队已经过来围捕了……]

    [这波是背刺啊!]

    [琴酒在搞什么鬼啊?!]

    [大家先别慌啊, 琴酒和警校组的大家都是同一个阵营的吧?]

    [真的是一个阵营的吗?朗姆=黑田兵卫, 是红方的走狗。那么原作当中同样是黑方的琴酒,在阵营反转之后,也应该是变成红方才更合理啊……]

    [原本是红方的, 基本都变成黑方、或者即将变成黑方(比如说萩原)。那么原著中的黑方, 是不是最后也都会变成红方呢?]

    [别想太多,贝姐也是黑方啊?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为什么还要猜阵营?]

    [琴酒确实是久川悠阵营的,他们之前还劫狱带走了赤井, 这一点没有问题吧?]

    [那现在怎么解释?这不就是琴酒告密、警校组藏匿地点暴露, 马上就要被警方围堵了吗?]

    [应该是酒厂新安排的陷阱吧?]

    [没错, 之前已经送过两次礼物了, 这一次肯定是第三个礼物!]

    [对对对, 琴酒是在配合酒厂演戏, 待会警察都去围捕的时候,酒厂肯定趁机在背后偷家。]

    [说不定连带着炸掉警察厅哦!嘻嘻嘻]

    [上次炸警视厅没看见,这次炸警察厅总能看见了吧?]

    [那就好, 安心了。期待地抱着小板凳坐下来。]

    [笑死了,我就喜欢看这种刺激的情节, 来吧!]

    [兜售瓜子可乐, 温馨提示, 看爆炸的时候记得带好墨镜哦!]

    [举手!黑松不在现场, 炸弹是谁来装啊?]

    [沉思……还有谁没有出场来着?]

    [要会装炸弹,难度有点高,说不定又是定时炸弹?]

    [琴爷除了柏莱塔和武直,也很擅长炸弹吧?]

    [别忘记还有行走的人形武器黑柯,说不定是黑柯夜袭警视厅(笑)]

    [那我压一个黑赤井秀一好了,既然已经加入了,那就得干点活吧?]

    ·

    警方的动作很快。

    从红琴打下那个电话,把郊区那栋房子的地址告诉组织boss之后,警视厅、警察厅上上下下全部都接到了消息。无数警车出动,灯光和警笛响彻东京都。

    大大小小的路口全部都被封闭,拿着追捕国际恐怖组织在逃高层的幌子,他们的行事愈发张扬起来,甚至不惜出动了装甲车和火炮。

    留给萩原研二怔愣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站在他面前的黑毛混蛋,刚刚用他那特有的自豪语气,进行了一番颇具爆炸性色彩的精彩自白。

    是、真·爆炸性。

    他说他炸掉了警视厅。

    他说,他就必须要信吗?

    他还说真正炸掉警视厅的人其实是他呢?

    像这种大言不惭的、轰炸警视厅的自白,该不会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心理问题太多,又多出了妄想症之类的症状吧?

    白日做梦?

    因为太讨厌警视厅,所以把别的罪犯做过的事情,无缝带入到自己身上?

    ……这确实妄想症患者会出现的症状。

    萩原研二的大脑一片空白,宛若被小行星猛烈撞击过的月球表面,全都是因为逻辑断裂而冒出来的坑。

    在尝试着理解清楚妄想症的病因,并且消化掉这个冲击过后,萩原研二又转过身,面向着传说中的跨国犯罪组织高层,波本先生。

    后者正一脸无辜地望着他,金色的刘海被汗水黏在额角,身上还穿着一身极其恬静平和、温柔宁静的浅灰色系睡衣,丝毫不见恐怖组织高层该有的威严。

    开玩笑的吧……

    睡衣和恐怖组织的适配性恐怕不高。

    而且——

    他甚至穿着一双拖鞋!

    拖鞋!!!

    萩原研二死死盯着对方脚下踩着的那双人字拖,几乎要把拖鞋上的人字盯出一个洞来。

    “啊,抱歉。”

    站在他对面的降谷零,像是察觉到他的视线,下意识缩了缩脚趾,有些羞涩地往后面退了退。

    “出门的时候太匆忙了,没来得及换鞋。”

    这可能吗?!

    他竟然羞涩、啊不对——

    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穿着睡衣睡裤和拖鞋,在东京都市内飙车,把全东京的警察耍得团团转吗?

    是他还没有睡醒吗?

    还是他已经困到出现幻觉了?

    现在到底是晚上几点钟来着?

    警视厅、警察厅同时追捕,闹得全城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的犯罪嫌疑人,怎么会是站在他面前的、一脸无辜的金毛同期呢???

    怎么可能呢?!

    果然是幻觉吧。

    萩原研二冷着脸,沉默着伸手捏了站在他旁边的松田一把。

    肉质紧实,手感很好。

    就是惨叫的声音有点响。

    后续质问反击的动作,也有点太扰眼睛。

    原来不是在做梦啊……

    萩原研二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低下头冷漠地看了一眼手表。

    “你在干嘛?为什么不吃惊?”

    才不过一会儿功夫,黑松就忘记了掐肉之仇,再度困惑地凑上前,打量着对方的神情。

    但是很可惜,他既没有在对方眼中找到,想象中的无比脆弱、摇摇欲坠的痛苦情绪,也没有看到类似“我不信”、“我不信”的疯狂摇摆。

    那双蓝紫色的眼睛仿佛一汪沉静的湖水,没有一点波澜。

    这位心思缜密、始终不肯放弃带他去看心理医生的、异世界·红方同事,十分冷静地低下头,看表。

    他的视线在表盘上日期那一栏顿了一下,再度动作机械地抬起头,用一种程式化的声音反问道:

    “今天不是四月一号啊?你们在干什么?”

    ·

    “目标位置已确认!搜查队集结完毕,预计还有三分钟抵达现场,先头小队已经控制住附近主干道路。”

    “不能只控制主干道,还有边缘小道。那个家伙……车技很好,必须提防他们用车转移。”

    “是!”

    公安警察厅,总指挥部。

    原本还假惺惺维持着警视厅搜查课高层面具的黑田兵卫,现在已经直接撕下来面具,坐在了公安厅会议室圆桌的上首。

    他可以空降警视厅,当然也可以空降公安警察厅。

    事实上,后者要比前者更加简单一点。毕竟自从那个副总监落马之后,组织对于警视厅的掌控力度要弱了许多,很多时候会束手束脚。

    但公安厅不一样。

    整个公安厅就像是一个到处漏水的桶,已经被组织的人渗透进大半。

    严格来说,应该要反过来形容才对。

    是组织在最开始招人的时候,就有意识的吸纳来自公安厅的精英。

    波本也是其中之一。

    这个家伙本该成为组织年轻一代中,极其重要的成员。

    只可惜他自己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

    不仅自寻死路,还害死了身边的人。

    黑田兵卫本人,眼下俨然一副总指挥的样子,调配汇总着来自各个部门的信息。他坐在大屏幕的下方,操控着整个地图。

    “报告长官!a类武器已经运达现场。”

    “报告!目标地点已确认,是一栋地面三层水泥建筑。建筑四周没有玻璃,暂时没办法确认室内的情况。”

    水泥建筑……

    那就没办法动用狙击手了。

    如果不是必要的情况,他其实不太想要直接启动那个武器。毕竟是在东京,虽然是市郊,但还是会造成很大的动静。

    但事已至此,谁让那个家伙已经猜到了前因后果。

    那些东西,全都是组织最重要的秘密。如果再继续放任对方活下去,万一对方把事情抖落出去,迟早会出大事。所以到了必要的时候,只能下狠手。

    但现在,还是优先考虑让那群炮灰攻进去。

    “立刻找人去查、查出建筑的所属人,想办法调出那栋建筑最开始建造时的设计图,或者是建造完成之后在消防系统的备案。”

    黑田兵卫话音未落,站在他下手的一位年轻公安就主动接话道:

    “报告长官!我已经调查过那栋建筑的所有人了。那是一栋违规建筑,没有任何设计图纸留存,地皮的购买者来自境外,通过网络购买、现场装修,全程没有留下痕迹,就连消防系统内也没有备案。”

    “但是……”

    那个公安蹙着眉,平平无奇的五官上,流露出一丝茫然无措的神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