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万界:第九纪元 第十五章 楚翎月遇险!

时间:2022-11-17作者:离殇call

    一路疾驰的叶奕宸,从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这么急迫的想见一个人。

    随着周身灵力的长时间的调动,叶奕宸只感觉突破的壁垒好像晃动的墙壁,只要自己想,只需要那么轻轻一推就能突破!

    “这....突破先吧,用不了多少时间。”叶奕宸转念一想,以前突破小境界往往都用不了半炷香,这一会儿楚翎月应该遇不到什么人,自己一路奔走了几十里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当即停下脚步,寻了一处隐蔽的灌木盘腿而坐,全力运转全身灵力灌溉所有经脉,力求以最快的速度突破。

    与此同时,楚翎月也是听了叶奕宸的话,端坐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静静的等待着叶奕宸的到来。

    就在这时,一只小松鼠突然从旁边的树梢上跳了下来,小松鼠好像并没有发现楚翎月的存在,小心翼翼的走到湖边,小口小口的喝着湖水。

    “咦!那是?”楚翎月却是发现了小松鼠的出现,而且小松鼠手上拿着一块散发着柔光的石头。

    “是曙光石!”楚翎月看着小松鼠手中的石头,顿时喜笑颜开。

    江云晔在参加试炼之前便已给二人看过曙光石的画像了,所以楚翎月一眼就认了出来。

    楚翎月蹑手蹑脚的靠近小松鼠,小家伙对四周的动静似乎十分敏感,不等楚翎月靠近便是发现了有人靠近自己。

    见小松鼠发现了自己,楚翎月微微一笑,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还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一块糕点,对着小松鼠说道:“小家伙,姐姐拿这个跟你换你的石头好吗?”

    小松鼠看着眼前的人类,叽叽喳喳的叫了一声便以闪电般的速度窜上了树梢,头也不回的往森林深处跑去。

    楚翎月见状连忙迈步追了上去,眼看唾手可得的曙光石,楚翎月可不会就这么让它跑了。

    而另一边,叶奕宸也是已经突破了灵士四阶,此刻正在全力往楚翎月这边赶来。

    不知追了多久,楚翎月看着越跑越远的小松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朝着小松鼠喊道。

    “小松鼠,我这里有松子哎!你要不要吃呀!”楚翎月从乾坤袋中取出平时吃的小零食放在手心。

    一听松子,小松鼠突然停下了脚步,两只如绿豆般的小眼睛咕噜一转,居然也是不再害怕楚翎月,轻盈的跳下树梢来到了楚翎月身前。

    看看自己的宝贝,又看看香香的松子,小松鼠过了半天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宝贝虽好,但是又不能吃,当即便跳上了楚翎月的手心,一只手把曙光石递给了楚翎月,另一只手抓起松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楚翎月看着手心的小家伙,又是一阵爱心泛滥,摸了摸小松鼠的小脑袋,笑嘻嘻的说道:“小家伙真可爱,谢谢你呐,还有很多呢,你慢点吃。”

    就在楚翎月还沉浸在小松鼠的可爱的时候,两个人出现在了楚翎月不远处。

    “袁恒!那是曙光石!”两个人其中一个男子对着另一个人说道。

    “是那走后门的女子!”另一人看着楚翎月手中的曙光石,顿时眼里一片寒意。

    先进来的人果然有优势,自己找了半天,都遇上了不是前后进来的兄弟都没找到一枚曙光石,而这女人才进来多久就找到了一枚!

    来的二人并不是别人,而是之前质疑江云晔三人为何最后到却第一个进传送门的一群人之间的其中两个,名叫袁恒、叶宇寒。

    “呔!把曙光石交出来!”叫袁恒的男子定睛一看,果然是曙光石,当即朝着楚翎月大喊道。

    突如其来的一声把正在吃着松子的小松鼠吓了一跳,又是蹭的一下跳上了树梢,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二人。

    楚翎月也是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在听到袁恒要的东西的时候,连忙把曙光石收进了乾坤袋。

    回头看着两个人,说道:“凭什么,我找到的!你们要的话自己去找!”楚翎月依然是和当初一样,妄想着和强盗讲道理。

    两人一听,也是一愣,这丫头是真看不清眼下的情形吗?

    袁恒面露凶光,他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虽然眼前的女子面容还是有些惊艳的,但一个女人和入宗资格相比,袁恒当然是选择后者。

    从乾坤袋取出一把长剑,袁恒便是要动手,而一边的叶宇寒见状连忙拦下张震,先给了其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回头看向楚翎月,叶宇寒倒是有些风度,先是双掌交叠行了一礼,笑道:“这位姑娘,在下叶宇寒,你刚捡到的曙光石,在下愿意以万金换取,不知姑娘可否能忍痛割爱?”

    楚翎月看着眼前看似彬彬有礼的叶宇寒,加之其嘴角的微笑,顿时只感觉这人虚伪做作,同是姓叶,叶奕宸可比这人顺眼的多。

    “可笑,一万金币就想要我的曙光石,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万金币,你给我一块曙光石如何?”

    楚翎月一脸冷笑,这叶宇寒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曙光石岂能以金钱衡量,和入剑宗相比,金钱又算得了什么?

    叶宇寒闻言,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这女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当即摆头示意袁恒动手。

    袁恒意会,挥剑便是朝楚翎月而来,楚翎月见状,也是知道此事难善了了,也是不甘示弱取出了自己长剑准备应敌。

    楚翎月刚看到二人便已经暗中察看了二人的修为,叶宇寒修为灵士一阶,袁恒则是九阶灵徒,对上叶宇寒自己可以说是并没有什么胜算,而这袁恒倒是还可以与之一战。

    心中鼓起勇气,这算是自己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战斗!可不能势弱。

    袁恒见楚翎月取出武器,不屑一笑,看这女子柔弱无力,虽说境界与自己持平,但是袁恒却是一点没把楚翎月放在眼里。

    随着袁恒一刀已至眼前,楚翎月一个翻身便是躲了过去,随即与袁恒拉开了距离,自己的优势在于速度,并不宜与人正面交锋。

    见自己的攻势被楚翎月轻而易举的化解,袁恒只感觉面上无光,当即舞出一道剑招便是再度追上了楚翎月。

    楚翎月见袁恒步步紧逼,知道已是避无可避了,当即也是挥出了剑招迎了上去,别看楚翎月并无什么实战经验,但好歹是大城主之女,微妙的剑招使的还是轻松写意,并无太大的压力。

    二人交手几十招之后,楚翎月借着袁恒的一击再度与袁恒拉开了数个身位。

    这一番交手,对楚翎月的体力消耗甚是严重,袁恒身为男子,本来精力就比楚翎月耐久,并且二人的力量也是相差悬殊。

    虽然楚翎月依靠自身的速度优势,给袁恒身上造成了好几处伤口,但那些小伤痕对于袁恒来说只能说不痛不痒。

    而一边的袁恒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再看楚翎月却是毫发无损,面子顿时有些挂不上,眼神一厉,便是再次追上了楚翎月缠斗在一起。

    另一边,楚翎月刚才停留的湖泊边,叶奕宸在湖边找了一圈都是没有发现楚翎月的身影,心中不免焦急万分。

    再用传声令牌呼叫了好几遍,还是不见应答。

    “这丫头!不是说好在这等我的吗?跑哪去了?”站在楚翎月之前休息的石头上,叶奕宸环顾了四周好几圈,还是不见楚翎月的影子,叶奕宸焦急道。

    突然叶奕宸的胸前一阵蠕动,小诺尼从叶奕宸胸前的衣服里钻了出来,呜呜的叫了一声,小手不停的朝一个方向使劲晃着。

    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家伙,叶奕宸顿感意外,平时这小家伙都是在自己怀里睡的昏天黑地,这次自己都没叫它居然就跑了出来。

    看着诺尼的动作,叶奕宸突然反应过来,捧起小诺尼问道:“诺尼,你的翎月姐姐是在那边是吗?”

    而诺尼听到叶奕宸的话语,小诺尼居然是点了点小脑袋,这小家伙还真是聪明。

    叶奕宸见诺尼点头,连忙将其放在肩头,朝着诺尼指引的方向跑去。

    ........

    袁恒和楚翎月依然还在交手,一旁的叶宇寒看着袁恒迟迟拿不下楚翎月,顿时目光一寒,突然伸出手臂对准了正在全神贯注与袁恒激战的楚翎月。

    而在叶宇寒的手腕处,竟是一套寒光凛凛的袖箭,随着叶宇寒拨动机关,一支寒铁箭矢朝着楚翎月袭去。

    没有丝毫防备楚翎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箭射个正着,箭矢正中右胸上侧。

    楚翎月闷哼一声便是倒地不起。

    看着不远处还保持着发射姿势的叶宇寒,楚翎月冷声道:“你好卑鄙!”随即便是一口黑血吐出,这箭竟然有毒!

    这突如其来的一箭,也是让正与楚翎月交战正酣的袁恒停下了手脚。

    看着倒地的楚翎月,再看其胸前的箭矢,袁恒回头看向叶宇寒,怒道:“叶宇寒,你这是干什么!我和她公平一战,你为何出手暗算!”

    叶宇寒却是无所谓的一耸肩,说道:“再打下去,你必输无疑,我这是帮你,你跟我急什么?”

    袁恒闻言顿时大怒,抓起叶宇寒胸前的衣襟,大喝道:“就算是输,老子也输得起!你使这种卑鄙手段,当真是下作无耻!”

    叶宇寒见袁恒对自己出言不逊,也是脸色一黑,随即一把甩开了袁恒,恶道:“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想死吗?”

    叶宇寒灵士一阶,袁恒可不是其对手,当即也是不再和叶宇寒争论,只是死死的盯着叶宇寒走向楚翎月的背影。

    “小姑娘,把曙光石交出来吧”叶宇寒轻佻的提了提楚翎月的下巴。

    楚翎月一脸厌恶的偏开脑袋,这人真是令自己恶心!

    看着楚翎月这一副犟意,叶宇寒邪笑一声,说道:“呵呵,我这箭矢上可是有着剧毒,你不怕死吗?”。

    楚翎月倒也是嘴硬,回道:“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试炼途中但凡有杀人的行为,不论杀人者成绩如何都是会处以死刑,楚翎月可不信这叶宇寒真敢杀了自己。

    叶宇寒闻言,又是呵呵一笑,道:“试炼规则是不允许杀人,我当然也不敢杀你,但是......”叶宇寒一顿,又是挑起楚翎月光洁的下巴。

    “但是废一个人的修为,剑宗可是不会管的!”叶宇寒声音一寒,缓缓的说道。

    听到叶宇寒面无表情的说出要废了自己修为,楚翎月面容顿时大变。

    而一边观望的袁恒听到叶宇寒居然要废了楚翎月的修为,也是脸色大变,喝到:“叶宇寒,我不允许你这么做!”

    见袁恒又是胆敢喝令自己,叶宇寒转身便是一拳重重的落在袁恒的胸口。

    袁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飞十来米,当即一口鲜血喷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一路同行的伙伴居然会对自己出手。

    “废物,滚一边去,这块曙光石没你的份了!”叶宇寒目光阴冷,喝声道。

    回头再看向楚翎月,笑道:“怎么样,小美人,是想让我废了你的修为呢,还是你乖乖交出曙光石呢?”

    明明可以自己夺过乾坤袋自取曙光石,叶宇寒却是硬要楚翎月自己交出来,其心理之阴暗,可窥一斑!

    “老子先废了你!”

    就在叶宇寒的手缓缓伸向楚翎月丹田之时,一声怒喝在枫林之间炸起。

    在这危急时刻,叶奕宸终于是赶到!

    “追风式!给老子死!”叶奕宸一照面就是最强一招劈下,而且这一剑直取叶宇寒丹田。

    叶奕宸是真的怒了,自己火急燎燎的追寻而来,却是看到如此一幕,叶奕宸只感觉肺都快气炸了。

    叶宇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道剑气直接击飞了出去,顿时全身一片血肉模糊,直接倒在了不远处便是不再动弹了。

    “翎月!”一剑把叶宇寒打的生死不知,叶奕宸转头连忙扶起楚翎月,先是给楚翎月的伤口止了血,又是喂了一枚疗伤药,楚翎月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

    “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的吗?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叶奕宸目光通红。

    抱着楚翎月的娇躯,叶奕宸一脸焦急之色。

    “我......”楚翎月的声音有气无力,已经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位兄弟,叶宇寒的箭矢有毒!”而一边的袁恒已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来到叶奕宸身边提醒道。

    就在袁恒说话的瞬间,地上本来已经晕死过去的叶宇寒又是一道箭矢射来。

    叶奕宸闻声一把推开了袁恒,灵犀剑随手一挥便是弹开了那支暗箭。

    看着躺在地上,一脸鲜血的叶宇寒,叶奕宸目光如狼一般,快步上前把灵犀剑横在叶宇寒颈部。

    叶奕宸一脸杀气,大声逼问:“解药呢!给老子,不然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叶宇寒依旧是一脸笑容,目光阴狠的盯着叶奕宸,似乎是真的怕叶奕宸杀了自己,小声说道:“呵呵,我这就给你”。

    由于丹田被毁,叶宇寒的全身灵气早已消逝,此刻只能任人宰割。

    叶宇寒缓缓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瓶丹药,叶奕宸见状忙伸手欲取,哪知叶宇寒那厮突然一掀木塞,一股脑的把丹药倒入自己口中,都不给叶奕宸反应的机会,混着血水便是吞了下去。

    “哈哈哈哈!小子,废了我的修为,还想救她?陪我一起死吧!哈哈哈!”

    叶宇寒像疯了一样大笑不止,这人当真是癫狂至极。

    叶奕宸眼见叶宇寒一口把所有的解药都吞了下去,还算英俊的脸庞顿时如魔鬼般狰狞,一把把叶宇寒拽了起来,对着叶宇寒的腹部就是一顿痛击,想把丹药给击打出来。

    “呵呵,没用的...咳咳,那解药入口即化,就算你剖开我的肚腹也别想救她!哈哈哈哈!”即便是被人一番毒打,叶宇寒依旧是面带着阴森笑容。

    “奕宸...”随着楚翎月的一声呼喊。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