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万界:第九纪元 第二十六章 剑宗的威胁!

时间:2022-11-17作者:离殇call

    叶奕宸被剑南天带到了一处地洞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叶奕宸问道。

    “剑夕殿下面!”剑南天回答道。

    叶奕宸一脸不解,剑夕殿下面居然还别有洞天?

    “剑夕殿的地基就是一个巨大的阵法,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往代宗主才在上面建造了一座宫殿。”

    刘老突然开口解释道。

    剑南天突然扔出一把利剑,随着剑南天的催动,利剑散发出强烈的光芒,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剑南天带头走向前方的通道,刘老也连忙推着叶奕宸跟上。

    三人沿着通道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只见眼前的出口散发着比剑南天的佩剑更亮的红光。

    剑南天收起佩剑,又是一道灵气护罩布置在叶奕宸周围。

    随着三人走出洞口,叶奕宸终于是看清楚了洞内的情况。

    叶奕宸出来的洞口就开凿在岩壁之上,而透过洞口往下看去,叶奕宸只能看到一片烈火炎炎。

    就好像整个剑宗主峰都是空心的一样,山峰内部则是一个巨大的空洞,而洞底赤红的岩浆正缓缓流淌,在那岩浆河上,一个散发着烈焰的圆球悬浮在空中。

    之前叶奕宸在通道内看到的红光正是这个圆球散发出来的。

    真是没想到剑夕殿下面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一个空间,叶奕宸有些好奇的看着四周。

    又是看到那个赤红球体,叶奕宸惊叹道:“那是什么?好浓厚的火焰气息!”

    剑南天走上前来,道:“那是.....地脉之灵!”

    叶奕宸见识有限,听得是一脸懵逼。

    看到叶奕宸脸上的疑问,剑南天又是解释道。

    “剑宗建立在枫镜山脉的地脉之上,而这条地脉,存在的时间已经久到不能追究了。万物皆有灵,一草一木,时间长了都能生出灵智,更别说这处地脉了。”

    剑南天转身看向叶奕宸。

    “这个圆球,就是这地脉的灵!等待它孵化之日,就将是剑宗的灭顶之时!”

    叶奕宸依旧是一头雾水。

    “连宗主你都拿他没办法,那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叶奕宸问道。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寻火灵之体,只有拥有火灵之体的人,才能够吸收这地脉之灵的火灵之力,等到它的力量耗尽,我自然能将它制服!”

    剑南天声音透露着一股无力感。

    身为剑宗宗主,剑南天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祖宗的万年基业毁在自己手上。这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

    “可是宗主你不是说我不是火灵之体吗?”

    叶奕宸想起之前剑南天在剑夕殿说的话。

    “但是你能修炼天炎惊鸿剑!那你就有那么一丝可能吸收地脉之灵的精气,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剑南天对叶奕宸抱有很大的期望。

    “小子!这可是大补之物啊!答应他!”神光尊主的声音又是响起。

    叶奕宸得到神光尊主的指示,当即答应了下来。

    “好!我试试吧!”

    叶奕宸看着下面的圆球,缓缓伸出右手,心中默念天炎惊鸿剑剑诀心法。

    “五道如常,火灵之力,生生不息,永世不灭,心如滔火,止于丹田........”

    随着叶奕宸缓缓运转剑诀,那红球之中,隐隐有着一丝丝的红色灵力被抽离,被叶奕宸慢慢吸入体内。

    “啊!”火灵之力刚进入叶奕宸的身体,叶奕宸刚接触的手心便是马上烫出一道伤痕。

    然而永生石的闪烁之后,那股火灵之力又是恢复平静,慢慢融化在叶奕宸自身的身体里面。

    “真的可行!”刘老见状高兴的都快蹦了起来。

    剑南天也是一脸欣慰,看着叶奕宸的背影。

    剑南天心头一稳,这个小家伙真是每次都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小子,加把劲!吸光它!”刘老连忙鼓励叶奕宸继续吸收。

    叶奕宸闻声微微点头,当即又是运转功法开始吸收。

    随着一道道的火灵之力汇入叶奕宸的身体,那个圆球散发的火焰也是黯淡了下去,露出一个暗红色的球体。

    随着火灵之力的消散,整个洞穴也是黯淡了下来,只有洞底流淌的岩浆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只见那球体仿佛蛋壳一般,表面之上铭刻着一些看不到的纹路,一些还没有被吸收完的火灵之力正在蛋壳内部缓缓流动。

    剑南天见圆球的灵气已经差不多被吸收殆尽,连忙祭出自己佩剑。

    “凌光剑!”剑南天一剑斩出,顿时整个黑下来的山洞又是一片白芒刺眼。

    以剑南天灵皇修为施展出的剑诀又岂会一般?

    当即一片片剑影带着墙壁上的落石斩向那个红色圆球。

    这个小洞属实有些让剑南天放不开手脚,但是又怕随手一击杀不死这个东西,剑南天只得全力挥出一剑。

    剑光过后,整个山洞都险些坍塌,经过千万年沉淀的剑宗主峰的坚硬可想而知,但剑南天这一击硬是在墙壁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剑痕,每道剑痕都是深入岩石内部。

    而外界,正在剑宗主峰的弟子只感觉一阵地动山摇,虽然片刻之后就归于平静,但还是给众人留下了一个阴影。

    这剑宗主峰要是倒了,那剑宗可就伤亡惨重了。

    再看山峰内部,那个圆球被剑南天这一剑直接洞穿,随着蛋壳破碎,露出了里面的生物。

    那是个类似于鸟类妖兽的生物,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剑南天也是没有认出这个东西是何物。

    但可惜,那只鸟的胸膛已经被剑南天一剑刺穿了。

    “小心!”剑南天突然见那怪鸟又是抽动了一下,顿时连忙大声提醒道。

    “咻....”

    只见那怪鸟从嘴中射出一道红色光刃直奔剑南天而来。

    这一击怕是有初阶灵皇的威势了。

    剑南天怕战斗余威波及到叶奕宸,连忙翻身过去挡下,随即悬空浮立于怪鸟上方。

    哪知那怪鸟的目标根本不是剑南天,又是一道光束射向叶奕宸,直接将叶奕宸卷起。

    “臭小子!”刘老见状大怒,连武器都顾不上取出便是一拳挥出。

    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怪鸟又是一道光束直接便把刘老抽在了岩石上。

    刘老顿时一口老血喷出,再也动弹不得。

    “老刘!”剑南天见情况不妙,连忙掐出剑诀便要与那怪鸟一战。

    那怪鸟的眼睛扫了一眼剑南天,似乎是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很难与这人一战,又是一道光刃射向剑南天,便是裹着叶奕宸直接钻入了那岩浆之中。

    剑南天匆忙一剑斩灭那道光刃。

    “哪里逃!”剑南天见叶奕宸被那怪鸟掳走,当即大怒。

    只见其身影化为一片剑影便是冲入了那岩浆之中,溅起一大片火焰浪花。

    一炷香之后,岩浆之上又是一片剑影掠过,剑南天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上面。

    剑南天悬浮而立,脸色阴沉无比,脖子上都隐约有青筋暴起。

    “混账!”

    剑南天突然发出一声惊天怒吼。

    整个山洞都仿佛振动了起来,墙壁上的稀稀碎石被这一声怒吼都是震的纷纷掉落。

    剑南天跟随冲入岩浆之后,先是顺着岩浆流淌的方向奔袭了上百里,又是返回逆流找了一百多里,就是不见叶奕宸和那怪鸟的身影。

    刘老见状连忙上前询问叶奕宸的下落。

    剑南天转过头看向刘老,默不作声。

    刘老见剑南天的模样,也是明白了叶奕宸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是我害了那孩子!”剑南天一脸自责。

    要不是自己让叶奕宸前来吸取火灵之力,叶奕宸也不至于被那怪鸟抓走。

    刘老见状拍了拍剑南天的肩膀,安慰道。

    “唉~看开点吧,他身为剑宗弟子,为剑宗献身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剑宗还需要你主持大局,不要过度自责!”

    刘老也是一脸落寞。

    “说起来也怪我,毕竟是我带他来见你的。”

    “你安排下去,给叶奕宸的家人一些补偿,但是不要透露他的消息,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

    剑南天收起凌光剑,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洞穴。

    与此同时,剑宗之中,众弟子还在因为之前的震动而议论纷纷。

    而剑南天突然出现在广场之上。

    看着突然出现的宗主,众位弟子连忙是躬身行礼。

    “拜见宗主!”

    参拜之声不绝于耳,以往剑南天都是会笑吟吟的让弟子们不要多礼,而今天剑南天却是一反常态,只是下达了一个命令。

    “剑宗所有弟子!一个时辰后全部在广场集合,本宗有要事宣布!”

    叶奕宸为宗门献身,剑南天说什么也是要给全宗上下一个交代的,不然以后让弟子们知道了叶奕宸的事情,谁还敢为剑宗尽心?

    虽然叶奕宸的事情流传出去的可能性为零,但不给叶奕宸一个交代,剑南天心中就不过去那道坎。

    剑南天的宗主之令下发出去,哪有弟子还敢逗留在住所?纷纷赶往剑宗主峰。

    而楚翎月和江云晔也是随着人群来到了广场之上。

    广场之上一片寂静,安静到仿佛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

    剑南天看着聚集的弟子,缓步走上了剑夕殿外的平台。

    “今日,因为本宗的疏忽,导致了门内弟子的惨死!我,有罪!”

    剑南天突然半跪在地上。

    而台下弟子皆是一片哗然。

    “这....”

    “宗主,这是为何啊!”

    而在一旁垂立的众多长老也是一脸惊愕,什么事能让宗主如此!?

    唯有刘老目光通红的看着剑南天。

    “青天峰弟子叶奕宸,为宗门立下大功!救宗门于危难之中!然而因为本宗的疏忽失察,导致叶奕宸尸骨无存,本宗惭愧!”

    剑南天的声音中带着丝许颤抖,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却能传遍整个广场。

    “叶奕宸,我知道他,我也是青天峰弟子,我经常看到他到膳阁进食,没想到啊....”

    “是啊,没想到叶师弟居然是如此伟人,亏我之前还经常嘲笑他......”

    “之前我还为宗主赏赐他一万贡献积分耿耿于怀呢,没曾想,唉......”

    台下的弟子听到剑南天的话语,皆是想起了那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少年,都是一脸懊恼的痛斥自己以前的行为。

    而楚翎月听到剑南天的话,整个人都差点直接晕了过去,一旁的江云晔连忙扶住。

    多年未曾流泪的江云晔,此刻也是虎目微红,一脸伤心。

    剑南天看着弟子们的反应,又道。

    “所以本宗在此宣布,晋升叶奕宸为宗门核心弟子,永世受剑宗后人瞻仰!”

    剑南天的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冲出一名女弟子,正是楚翎月!

    “不!我不相信!他说了会保护我一辈子的!他不会就这么死了,我不信!”

    楚翎月冲出人群,朝着剑南天歇斯底里的喊道。

    江云晔连忙出去制止楚翎月。

    对宗主大不敬,这可是重罪啊!

    “大胆!”

    不出江云晔所料,当即有一名长老走出来大声呵斥。

    而一旁的刘老见状俩忙上前在剑南天耳边低语,告诉了剑南天这女弟子和叶奕宸的关系。

    剑南天闻声脸色一缓,慢慢站起身来。

    “楚翎月,是本宗没有保护好他!我再次郑重的向你道歉!”

    语罢,剑南天居然是朝楚翎月鞠了一躬!

    “宗主!”

    “宗主!万万不可啊!”

    一旁的长老见自己的宗主居然朝一个小小的弟子行此大礼,皆是连连欲上前阻止。

    “都不许过来!”

    剑南天的领域一开,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把众位长老推开。

    楚翎月依旧是泣不成声。

    “不!我不信!我不信!”楚翎月依旧是重复着那三个字,突然便是身躯一软晕了过去。

    “翎月!翎月!”江云晔看着倒在怀里的楚翎月,顿时大急,连忙大声呼喊。

    剑南天见状,知道楚翎月一时气急攻心晕倒了,连忙叫人将楚翎月送回住所,吩咐好好相待。

    看着抬着楚翎月离去的众人,剑南天只感觉心如刀绞。

    “是我害了你们!”

    见楚翎月的那般反应,剑南天又岂会不知叶奕宸在楚翎月心中的地位。

    当即又是一声长叹。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