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仙途〕〔重回八零小辣妻〕〔继承千万亿〕〔飞往天堂的鸟〕〔豪门大佬又被她渣〕〔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修真狂少〕〔绝世无双:师尊,〕〔无敌小刁民〕〔乡村透视仙医〕〔邪王宠妻:废材嫡〕〔我永远不死〕〔奶爸有植物系统〕〔黑科技算命大师〕〔笑傲仙缘〕〔韩娱之你的名字〕〔我能修改天赋〕〔官运红途〕〔超神从主播开始〕〔异常魔兽见闻录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14
    最快更新初恋终有晴最新章节!

    14

    尤翘楚后来是这么在时一和廖韵之面前评价何佑禹的:“简直是披着羊皮的狼。”

    尤翘楚说这话的时候,她们正盘腿坐在足球场边的塑胶跑道上。

    尤翘楚絮絮叨叨的满是怨念:“我他妈,入部已经快一个月了,何佑禹这家伙从第一周开始就让我打扫足球部卫生,我至今连个球都没学到。”

    尤翘楚愤恨地拔着脚边的草,用力的一根根揪着巴不得被她连根拔起,仇视的眼神锁定着在球场上绕着一颗足球肆意奔走的何佑禹。

    直至本在球员脚边转悠的足球,撞到了球框,偏离了原定的路线,朝尤翘楚这滚来,被她脚抵着才停止了滚动。

    “尤翘楚,踢过来。”球场中央的何佑禹用力的朝她挥手喊叫。

    “使唤起我来倒是一套一套的。”尤翘楚翻着白眼本不想理他,让他自己过来取,可奈何周围的人跟着起哄。尤翘楚掷下了手里的草,拍拍手,站起来,把所有愤怒的意念集中在脚尖,大力的一踢还不忘放句狠话,“老娘是来踢球的,不是给你当下人差遣的!”然后故意作对般,何佑禹越是向她招手示意往那踢,她越是忤逆他,偏不,对准另一个与他距离较远且无人看守的方向狠命踢。

    抬着下巴,洋洋得意地看着何佑禹追着球跑,报复完的快意感油然而生,这才大快人心地坐下继续拔着草:“当下人好歹还给工资呢。你们说是不是?”

    时一和廖韵之笑而不语。

    “亏你们班的楚妤同学还任劳任怨,殷勤的任他宰割。”尤翘楚看向时一,指了指刚打扫完,从足球部教室背着书包走出来的楚妤,“反正我是不想再干这事了,吃力不讨好。”

    “当初还不是你说他有点姿色,然后屁颠屁颠的加入足球部吗?现在是干嘛,看腻了?”时一不以为然,全当尤翘楚的话为耳边风。

    “我都和你们说了,我加入足球部不是因为何佑禹,是真想学点什么,你们想想啊,你会其他女生所不会的技能,会不会觉得很酷,挺有成就感的那种。”尤翘楚扳着身子苦口婆心的解释。

    “那楚妤还会跳舞呢。”廖韵之不服,“你去学个来?”

    “那可不一样,唱歌跳舞太俗,随随便便都能弄出点花样,还不适合我,我要的是英姿飒爽的与众不同。”尤翘楚沉醉在自己勾画的美好蓝图里不能自拔。

    时一和廖韵之像看着神经病一般盯着尤翘楚。

    “还有啊,我算是看出来了,楚妤压根就是喜欢何佑禹,不然你说一个好好的学跳舞的气质型美少女,报个足球部是几个意思。”尤翘楚犹如发现新大陆,凑近时一和廖韵之耳边小声说。

    时一不屑于此,白了她一眼,还以为什么呢:“我早猜到了。”

    楚妤一步步朝着她们这个方向走来,她们噤了声,假装跟没事人一样看着那伙人把球踢来踢去。

    那些人踢的差不多了,她们也都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学长,卫生打扫完,我先走了,这是钥匙。”楚妤恰到好处的笑容,钥匙放到何佑禹的手心。

    “恩,先回去吧,不早了,快到清校时间了。”何佑禹怜香惜玉,温声细语。

    “那我也走了。”尤翘楚拉着时一和廖韵之准备转身就走。

    “等等,把足球拿回去。”何佑禹伸长了手,托着球。

    “快清校了,学长。”尤翘楚在“学长”二字上,刻意放软了声音,强咽着一股令自己不断作呕的恶心感。

    “你刚才干嘛了?”何佑禹置若罔闻,反问道,“今天卫生不是你打扫的吧。”

    “帮你捡球啊!”尤翘楚说得理直气壮。

    “你还好意思说。”何佑禹也不管她如何强词夺理,“拿回去。”又把球朝前伸了伸。

    “何佑禹!”尤翘楚简直要吼出来。

    何佑禹不管不顾,硬是摆着非要尤翘楚把球送回去才放她走的态度。

    时一和廖韵之对视了一眼,也无可奈何,冷眼旁观。

    尤翘楚没办法,只能气鼓鼓的拿着球走人,走了两步又回过头,一把夺过何佑禹手中的钥匙,憋闷着一股气,甩头大踏步的走。

    时一和廖韵之跟在后头。

    尤翘楚把球安分的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关上足球部的门,正要上锁,何佑禹倚着门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别急着锁啊,我还有东西要拿呢。”

    “明明你自己要回来拿东西,干嘛还非要让我帮你把足球放回来啊!”尤翘楚差点没被突然放大在她面前的超欠扁的嘴脸吓得半死,彻底炸了,“浪费老娘的时间!”

    “我喜欢啊!”何佑禹摇晃着脑袋,乐悠悠的推门进去。

    这话简直火上浇油,彻底引燃了尤翘楚这颗一触即发的炸弹。

    “你他妈给我滚!”尤翘楚一把扯过廖韵之帮她拿在手里的书包,甩到肩上,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这足球部我死也不呆了!”

    留下何佑禹愣在原地。

    时一和廖韵之全程观望状,不发一语,对着何佑禹歉意的笑笑,摊手无可奈何状,然后跟着尤翘楚离开。

    “啊!真是吃亏,做牛做马,任他差遣了近一个月,什么都没捞到。”尤翘楚烦躁的挠着头发,后又想通作罢,“算了,说起他来就气。你们要吃什么啊,不要客气,尽管点吧。”

    今天是尤翘楚的生日,她们三个本来计划着早早结束尤翘楚足球部的事,然后走人去庆生,却被何佑禹扣留到这个点,她们出来的时候清校铃已经打响了。

    尤翘楚还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她们还担心,大餐还没开吃,尤翘楚她自己倒是先被气饱。

    “那倒不会,这样岂不是更划不来了。”尤翘楚不以为意。

    “放心吧,花钱这事,我们不会让你少出的。”时一和廖韵之没心没肺的“讹诈”她。

    话虽如此,但她们一页页翻着菜单,看着精美的食物,再比对下标价,摇着头心里默默否定掉,到底是下不去手啊。

    最后合上菜单,把决定权交给尤翘楚。

    “何佑禹这个混蛋,你们是不知道,简直衣冠禽兽,你们不了解内幕,刚开始我也被忽悠的以为是个很好相处的学长,好商好量的。”尤翘楚果然还是按耐不住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点完菜,服务员离开后,刚还说提起何佑禹就来气的人,现在又拉着时一和廖韵之叽叽喳喳的宣泄她的不满。

    “说好不提他的呢。”廖韵之看怪胎般盯着尤翘楚。

    “别急,先让我把话说完。”尤翘楚先一吐为快。

    “那次我打扫完卫生把钥匙还给他,他丫的竟然还想让我跑腿去帮他买水。”尤翘楚敲桌,“重要的是他自己明明放了瓶矿泉水在球场边!他给我的理由是矿泉水常温,他要冰的!带汽!我想着,买就买吧,多大点事,早点打发完回家,反正小卖部也不远。然后啊,我就买了瓶冰可乐,跑去给他,速战速决的那种,结果因为跑太快,他拧开可乐的时候滋了他一身,他以为我报复她,心理不平衡,故意晃的。我就吼回去,你丫的,自己偏要的“汽水”,早知道我就如你愿多晃几下,来点猛的。他彻底懵了,然后梁子算是结下了。”

    服务员一一上菜,时一和廖韵之兀自夹着菜、倒着饮料,默默听着尤翘楚讲话配合点头,还不时相互推荐刚送入嘴的食物:“这道菜不错啊,你尝尝。”

    “这家伙明知我不是吃素的,偏还来劲了,一次次得寸进尺。”尤翘楚叹口气,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时时置她于爆炸边缘的人,她终于动起了筷子,“你们刚才说哪道菜不错的?”

    这话题一下子也转的太快了吧。

    “这道这道。”廖韵之笑嘻嘻的指着她面前的那道菜。

    “我后来觉得任由他激怒我这样可不行,我一定要沉得住气,让他知道我也是一个收放自如的人,不然就得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他那么来劲,我偏不中计,没准过阵子他觉得没劲了,就不打算耍我了。”尤翘楚还在喋喋不休的发表着评论。

    在她们看来,尤翘楚并没做到收放自如,何佑禹也还在继续招惹她。

    “那你说他怎么就不找楚妤的茬呢?”既然都说到这了,时一索性就着这个话题下饭配菜。

    时一和廖韵之订的生日蛋糕做的差不多了,廖韵之离开去楼下的蛋糕店取。

    “他脑子有病呗!”尤翘楚想了想后又说,“这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我想是来自军训时泼了人家一身绿豆汤的罪恶感。”

    尤翘楚说的如此振振有词,时一无言以对。

    “好吧好吧,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不知道的以为你喜欢他呢。”

    尤翘楚哼了一声:“怎么可能,想太多。”

    廖韵之提着一盒生日蛋糕进来,放在桌子中间,点上蜡烛。

    尤翘楚性格中保留了太多尖锐的点,她嗤之以鼻的东西很多,但与她脾性所不符的反差之处在于,她仍旧会执着于一切古板而单一的形式流程,庆祝任一于她来说意义非凡的事,并乐此不疲。

    尤翘楚高高兴兴的闭眼许愿吹蜡烛,时一和廖韵之在一旁唱着生日歌,然后欢呼鼓掌对她说一句生日快乐。

    这样她才算是度过了一个圆满的生日。

    “所以呢,那次叶承彦找你干嘛?”尤翘楚先开口质问,话题的主人公一下子由她转向了廖韵之。

    廖韵之低头不语,良久开口,弱弱的说一句:“他说他分手了。”

    “真快。”时一评价了一句,“在一起没多久吧,暑假那会才看到他和他女朋友的。”

    “他们中考前就在一起了,当时我不知情,所以才因此拒绝了我吧。”廖韵之为他辩驳。

    “那肯定也没多久,以月为单位计算的爱情时限,随随便便一对情侣都能做到。”尤翘楚全然不顾廖韵之的想当然,直戳漏洞,“那他想干嘛。”

    “他说我挺好的。”

    “这不废话,要他讲。”尤翘楚气不过。

    “他说可以试着考虑一下在一起。”

    “真他妈自以为是,就算试着考虑一下,也轮不上他说这话。你别光说他说了什么啊,你是怎么想的?”

    “我答应了。”廖韵之底气不足,缩着肩准备挨揍。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廖韵之松口答应在前,现在也于事无补,时一不发表过多的言论。

    “虽然我知道这么说不对,但你真的可以不计前嫌?”尤翘楚反问。

    廖韵之默然。

    “你可以大度到不追问他,缝合种种嫌隙,淡然自若,甚至笑脸相迎,但你不可以像一个甘愿卑躬屈膝的拾荒者,轻而易举的捡拾洒落一地的不快,撕心裂肺的喊叫和抽抽搭搭的哭泣,堆满废纸篓的是你一张张接连不断擤鼻涕的废纸和殷勤填补却争相从镂空处钻出的兜不住的爱。这些你都无所谓吗?”

    时一循循善诱,她知道为时已晚,廖韵之自动迈出去的那一步怕是怎么都收不回来了,但她就是想告诉她,即使她不管不顾的视若无睹,但作为闺密,她们真真实实的帮她记在心里,替她不值。

    “韵之,我们是你的娘家人,希望你嫁的好。”尤翘楚感性地说,“我们为你苦尽甘来高兴,也为你前路渺茫担忧。”

    她们希望她过的好,实实在在的好。

    “我怎么可能不计较,正是因为太过计较得失,所以才不忍数次努力付之东流,我没有理由拒绝亲自找上门的机会,宁愿心甘情愿的舍身试险。”廖韵之哽咽,低低的倾诉,“你们说的我都懂,但是我喜欢他啊,我能怎么办?”她置身其中比任何人都清楚,也比任何人都糊涂。

    怪不得其他,只怪在那一句,她喜欢他啊,她能怎么办?

    谁说结果不重要,在廖韵之这儿,结果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所有的铺垫只换来自欺欺人的一句:“没事啊,尽力就好了。”那才是她对自己最大的心寒。

    纵使她们上百句的劝诱,也敌不过廖韵之的心之所向。

    但廖韵之心知肚明,无关利弊。她很开心,因为她们自始至终都时时系念着她的心事,记挂着她的幸福。

    “不管怎样,我们都真心实意的祝你幸福,那才是你该有的样子。”

    她们不会忘记,廖韵之为了走到这一步,磕磕绊绊铺设开来的不易。

    最后她们不再聊廖韵之和叶承彦,一杯杯喝尽的饮料,一口口入肚的佳肴,一声声爽朗的大笑结束了尤翘楚十七岁的生日。

    尤翘楚回到家后,在空间发了条状态,祝十七岁的自己生日快乐,并贴上了她们三人亲密的合照和她双手合十的许愿照。

    不过三分钟何佑禹就找上门Q她,先是恭维的说几句漂亮话祝她一句生日快乐,后是里里外外数落了自己一遍,说是早知道今天她生日,说什么也不耍她玩。

    “知道错了?”

    何佑禹发了一个龇牙嬉笑的表情承认。

    “礼物呢?”

    何佑禹又发了一个礼物的表情。

    “滚!”尤翘楚觉得这个字还不够狠,发送出去还不够解气,又补发了一条,“你当我三岁小孩哄?少来忽悠老娘,不过是比我多吃了几个月的奶,我妈要是早生我一个月,你也不过是跟我同年生的同级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足坛]多特蒙德之〕〔愿无来生〕〔原始种田蜜蜜甜:〕〔杂牌探险队〕〔直播手术室〕〔重生之草根大亨〕〔缱绻情深:宁少的〕〔侯门嫡女之阮妻在〕〔你说逢场作戏不必〕〔男神要黑化:女配〕〔为何留我一个人在〕〔棺人别凶,给你生〕〔浅欢深爱,应少轻〕〔萌宝认亲:爹地你〕〔我的211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