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漫之道门修士〕〔宴先生,她回来了〕〔将军,孤本红妆〕〔无敌副村长〕〔全职国医〕〔神魔诡道〕〔唱歌一直爽〕〔重生心动〕〔都市之我真是败家〕〔帝少追缉令,天才〕〔炼尽乾坤〕〔你是我的星星〕〔残王独宠:惊世小〕〔重生大富翁〕〔丹宫之主〕〔璀璨仙途〕〔女神来袭:权少,〕〔万界建道门〕〔嫡女心计,妖孽王〕〔第一战妃:王爷清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策行三国 第786章 团灭
    许乾杀死陈败、万秉,为许淳父子报了仇,出了一口恶气,原本很开心,可是看着漫山遍野的战利品,他又高兴不起来。这些都是石坚的。他要在石坚的地盘上动手,不得不用重利诱惑石坚,将绝大部分战利品和俘虏都交给石坚。

    想报仇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现在仇报完了,他有些后悔了。不仅是因为战利品太丰厚,更重要的是他杀了陈败、万秉,和铜官山的山贼结下了深仇,这些俘虏恨他入骨,将来肯定会报复他。石坚拥有了这些战利品和俘虏后,实力猛增,而许家家破人亡,他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实力很逐渐衰落。此消彼长,石坚将成为这一片实力最强的大帅,连他也要谦让三分。

    许乾的眼神在石坚的脖子上扫来扫去,手里的战刀不自觉地晃了晃。

    石坚的卫士立刻围了过来,怒视着许乾。石坚斜睨着许乾,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两声。“许大帅,大仇已报,你可以走了吧。我还要收拾战场,掩埋尸体,就不留你喝酒了。”

    许乾的脸颊抽搐了两下,打量了一下四周,附近的山林中人影绰绰,看来石坚做了充足的准备,硬来不仅不能取胜,说不定反而遭了石坚的诡计。许乾干笑两声,向石坚致谢,下令部下集结。石坚看着他的背影,眉梢轻轻挑起,不屑地哼了一声。

    山贼们辛苦了一夜,正是收获的时候,却要撤离,心里不免有些怨言,一个个装聋作哑,只当没听见,到处搜罗财物,迟迟不肯离开。石坚很不爽,下令驱逐许乾及其部下,双方剑拔弩张,气氛非常紧张。

    就在这时,有人发现石坚的总寨方向起火,浓烟滚滚,直冲天际。

    石坚大怒,认定是许乾搞鬼。因为知道他的主力不在总寨的人只有许乾。许乾矢口反驳,反说石坚是想连他一起吃掉。两方很快就由言语口角演变成械斗,并迅速演变成一场混战。石坚的部下虽然精力充沛,又有人数优势,但他们担心总寨,无心恋战,不等石坚下命令,就有人擅自撤离。许乾见状,索性横了心,要借此机会将石坚干掉,死死缠着石坚不放。石坚也急了,率部强力反击。

    见许乾和石坚打了起来,刚刚被许乾击败的铜官山山贼趁势而起,向许乾发起了进攻,要为陈败、万秉报仇。更多的人则四散逃命,漫山遍野的全是人,也搞不清是哪一方的,乱杀一气。

    从早晨战至中午,无数人倒在了血泊中,山谷间到处都是尸体,到处是鲜血。因为担心总寨安危,石坚部下越来越少,渐渐不是许乾的对手,只得主动撤离。许乾紧追不舍,一直追到石坚的总寨前才停住脚步,得意洋洋的撤退,回山谷去收拾战利品。

    石坚回到总寨,见总寨无恙,大感意外,一问情况才知道火势并不大,很快就被扑灭了,只是起火原因不明,应该是有人故意纵火。石坚越发相信这是许乾在搞鬼,为的就是争夺战利品。他越想越生气,重新点起人马,再次杀下山去。

    双方再一次激战。石坚愤怒于许乾的卑鄙,不仅背信弃义的争夺战利品,还派人烧他的总寨,用心过于歹毒,他指挥部下猛冲猛打,并且悬出重赏,一定要取许乾的性命。他自己也清楚,许家完了,许乾没什么可怕的,杀了他也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双方一直杀到天黑。许乾所部一天一夜没能休息好,连续战斗,体力严重不足,被石坚打得节节败退,不得不放弃战利品,狼狈而逃。接连三次战斗,他的部下损失惨重,带来的两千多人剩下不到一半,而且半数带伤,士气低落。

    赶了十几里山路,回到伏虎山已经是下半夜,许乾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遭到了伏击。密集的箭雨从两侧的山林里射出,山贼根本没有防备,立刻倒下一片,剩下的人惊恐万状,有的找地方躲避,有的举起盾牌掩护,有人急红了眼,四处寻打敌人,想和对方拼命。但对方躲在树林里,用连续不断的射击招呼他们。

    许乾被当场射杀。从一开始,他就是重点射击的目标。苦战一天,他和亲卫都精疲力尽,回到自己的地盘,精神一下子放松了,谁也没想到会在这时候遇袭,等听到箭矢厉啸时已经迟了,数十具劲弩射出的利箭瞬间穿透了他和几个亲卫的身体。

    几番箭雨过后,大部分山贼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剩下的也毫无斗志,束手就缚。

    几乎在同时,石坚也遇到了伏击。他虽然没有像许乾一样被当场射杀,却也身受重伤,动弹不得。

    祖郎左手提着圆盾,右手提着战刀,一边走一边用战刀拍打着腿,来到石坚面前,笑盈盈地说道:“在下祖郎,讨逆将军麾下荡寇校尉,见过石大帅。”

    石坚一边喘息一边向后挪着身体,脸色苍白。看到祖郎出现在这里,他什么都明白了。“祖郎,你是泾县大帅,我是阳羡大帅,井水不犯河水,你……”

    “你搞错了,在下不是什么大帅,在下是讨逆将军麾下的荡寇校尉,专门对付你们这些大帅的。”

    “你以为投降了官府,就能脱了这身贼骨?”石坚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咳血。他自知必死无疑,无所畏惧。“别说你,孙策自己也活不了多久,天下是世家的天下,我们都是贱民,是蚁贼,天下再大,也没有我们的立锥之地,就算逃到山里也没用,迟早都是死。”

    “你看看,躲在这石门山做贼做得太久了,真以为自己天生就是贼。”祖郎蹲在石坚面前,叹了一口气。“王侯将相,岂有种乎?刘汉天命已尽,东南有王者气,这正是翻身改命的时候,你不知道抓住机会,还好意思在这里大言不惭。不读书,见识小啊。唉,谁让我也做过山贼呢,这义气还是有的,有了好处不敢独享,你若愿降,我可以向孙将军进言,留你一条命,让你有机会看看真正的王者。如果你不肯降,那我只好送你一程,让你和许乾一起上路。”

    石坚低着看着胸口的半截箭羽,嘶声道:“你看我……还能活吗?”

    祖郎取过一枝火把,举到石坚面门,这才发现石坚被一枝弩箭射穿了心口,就算神仙也救不活他了。他扬扬眉,咂了咂嘴。“这就是命啊。不过你还可以救你手下的兄弟。他们跟了你这么多年,没必要再给陪葬,下令投降,我可以留他们一条命。”

    石坚哑着嗓子笑了起来,鲜血从嘴角不停的往外涌。他盯着祖郎看了一会儿,点点头。“好!祖郎,你的确……不太像贼了,我把兄弟托付……给你,你要记住……你说的……话。”

    石坚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眼中的神采也迅速黯淡。祖郎叹了一口气,伸手在石坚脸上轻轻一抹。

    “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韩城恋〕〔城市的逃亡者〕〔三生桃花簪〕〔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最强神壕〕〔宇宙级女神〕〔发丘天郎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