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生活在美利坚的森〕〔界河之祖〕〔我的萌妃是大佬〕〔重生之军工霸主〕〔神医赘婿良缘觅〕〔锦鲤农门崛起日常〕〔萌妻她从天上来〕〔我的极品老婆〕〔许你凡尘一世爱〕〔拐个王爷来种田〕〔电竞王者:阳神,〕〔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逆天狂妃:邪帝,〕〔暗恋像花儿一样〕〔姻缘仙师〕〔秦爷又又又宠我〕〔傻妹穿越追玉堂之〕〔我家爹娘超凶的〕〔那年情深不知所起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打脸穿越种田女27
    午饭的时刻,可因为天气并不好的原因,屋里显的有些阴暗。

    正屋的气氛更是阴沉极了。

    齐文维想要拦住赵三丫,但赵三丫行动太快,他还没反应过来,赵三丫已经和安宁怼上了。

    安宁倒是并不生气。

    对一个即将下地狱的人,她也犯不上生气。

    她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哦?你跟我讲规矩?赵三丫,我今儿告诉你,在这个府里,我就是规矩。”

    赵三丫笑了:“但愿太太以后也能这么想。”

    她转头看向齐文维:“相公,我和太太不一样,我心里嫡庶分明。”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毕竟,亲生的就是亲生的,我是不会给别人养孩子的。”

    “是啊,有亲生的谁愿意养别人的。”

    安宁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齐文维。

    这一眼,齐文维额上就冒汗了。

    “行了。”

    齐文维呵斥住赵三丫:“吃饱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吧,母亲也累了,你别误了母亲午觉。”

    赵三丫悠闲的起身,扶着腰往外走。

    安宁笑了一声,起身回屋去了。

    果然,下午的时候,康乐郡王就来齐府认亲。

    他直接找了齐瑞,把赵三丫的身世讲了出来,然后坐在那里看齐瑞的反应。

    康乐郡王以为齐瑞会欢喜,可是,齐瑞脸上并没有一点的喜悦之情,相反,他的面色阴沉,眼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怨怪。

    “怎的?本王的女儿配不上你家大公子?”

    康乐郡王心里也有点不舒服,敲了敲桌子提醒齐瑞。

    “不是。”

    齐瑞干笑两声:“只是这事太突然了,下官一时间有点,有点难以置信。”

    康乐郡王哈哈一笑:“原来也是高兴的啊,本王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齐瑞当着康乐郡王的面只是笑,心里却苦的很。

    康乐郡王走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人走的,还带走了赵三丫。

    然后,整个齐府都知道了赵三丫竟然是康乐郡王的女儿,是正正经经的郡主,府里的下人一个个都羡慕起了齐文维,还有好些原本摇摆不定的下人,开始慢慢向齐文维告拢。

    安心冷眼看着这一切,私底下和安宁抱怨:“都是群什么东西,小人得志。”

    安宁倒是平常姿态,一点不气,反而还安慰安心:“能撬走的还留着做什么,正好也帮咱们见识一下人心,清理一下府里的蛀虫。”

    快傍晚的时候,齐文绍和齐文绢回来了。

    这俩孩子太担心安宁了,在叶家也呆不下去,趁着天还没黑就心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一回来,齐文绢就去看安宁。

    她一脸的担忧,上下打量安宁:“母亲,赵氏没怎么着你吧?”

    安宁轻笑:“没有,她如今正得意忘形呢,哪里有功夫为难我。”

    齐文绢还是担心:“可她总有回来的时候啊,真要到那时候,恐怕她不会放过母亲的。”

    安宁点点齐文绢的鼻子:“没事,我再怎么说都是她的婆母,她能怎么着呢,礼法在那里压着,她翻了天,也不敢和我闹腾。”

    安宁反倒有些担心齐文绢:“我不是叫你们别回来么,你回来做什么,她是不敢把我怎么着,可是,她或者要寻你的麻烦呢。”

    齐文绢靠在安宁身上,想想赵三丫,还真头疼的紧:“顶多我以后在自己院子里不出门,我也不和她见面,她寻不到我的短处,自然不好发作。”

    安宁就开始心疼齐文绢了。

    本来,安宁还想着等再过些时候再行动,但如今她觉得还是早点把事情办好,省的自家闺女小子受委屈。

    儿媳妇成了王府嫡女,齐瑞心情复杂。

    齐文绍和齐文绢是担忧,可齐文维心情却特别的不好。

    要知道,齐文维的亲娘可是康乐郡王给弄死的。

    周贞娘当年死的时候有多惨,那是齐文维亲眼见到的。

    她被绑在旗杆上点了天灯,整个人被火一点点的吞没,最后烧成了一把灰,弄的尸骨无存,惨不忍睹。

    周贞娘死的时候还一直叫嚷着,那凄惨的叫声让躲在一旁的齐文维听的清清楚楚,她一个劲的诅咒康乐郡王不得好死,诅咒他断子绝孙,还叫嚷着要替她报仇之类的。

    齐文维至今都忘不了亲娘的惨死。

    而现在,他费尽了心思娶来的媳妇竟然是康乐郡王的女儿。

    齐文维心里开始有着淡淡的恨意,还有数不尽的烦恼。

    赵三丫是康乐郡王之女,那就是他的杀母仇人,而他,娶了杀母仇人,还和这个女人孕育了一个孩子。

    他想一想,心里就难受的很。

    他觉得对不住他的亲娘,可是让他舍弃赵三丫,他又有点舍不得的。

    毕竟,他是真的挺喜欢赵三丫的,而且,赵三丫还是王府嫡女,无论是尊从自己的内心,还是从权势角度考虑,他都舍不得。

    可是,齐文维又不知道怎么面对赵三丫。

    他心里的纠结无人能诉,只能躲在屋子里一个劲的喝闷酒。

    赵三丫在康乐郡王府呆了两天就回来了。

    王府很好,王爷对她也很好,可是,她还是想回齐家,她想跟安宁摆谱,想要让齐文绢当着众人的面给她行礼,还想要好好的炫耀一下。

    只是,赵三丫回来之后,却没有见着安宁。

    安宁干嘛去了?

    她去了康乐王府。

    康乐郡王正在屋里拿着赵三丫给他做的扇袋一个劲的傻乐,就见到管家张岩跑了过来:“王爷,王爷,齐夫人求见。”

    康乐郡王一愣:“齐夫人?不是齐大人?”

    张岩喘了口气:“是齐夫人,她说有很要紧的事情找王爷,还说事关皇家血脉。”

    康乐郡王听的眉头直皱,原想拒绝,可一想这是闺女的婆婆,轻易不好得罪,就沉声道:“请她进来吧。”

    安宁由张岩带着到了郡王府的一个小花厅中。

    康乐郡王就坐在那里等她。

    安宁进去之后先给康乐郡王行了礼:“见过王爷。”

    康乐郡王抬了抬手:“行了,齐夫人请坐吧。”

    很快就有丫头端上茶水,安宁也没碰茶杯,坐下之后直接了当的对康乐郡王道:“王爷,这两天我心里一直没什么底,思来想去的,有一件事情还是告诉王爷的好,不然,混淆了皇室血统,那就是我的大罪过了。”

    “什么?”

    康乐郡王一惊:“夫人这话从何说起?”

    安宁叹了一声:“说起来,这事我也是前年才知道的,王爷大约并不知道,文绍并非我所出,而是我的陪嫁丫头白荷所生,这些年,我一直以为文绍是我们老爷和白荷的亲子,可前年我才知道并不是的。”

    康乐郡王更摸不着头脑了:“你府上的庶子身世如何,和本王有什么关系?”

    安宁苦笑:“王爷莫急,我说完了王爷就明白了。”

    她抬头,望着墙壁似在沉思,又似在怀念什么。

    “当年,苏州民乱之时,不只王妃躲避灾祸不及,我和白荷也失落了,白荷只带着一位张妈妈不知道跑到那去了,那时候她身怀六甲马上就生了,我急的什么似的,却不知道,白荷郊外碰到一位贵夫人,两个人正好一块产子,张妈妈一个人给两位产妇接生,也是累的不行。”

    康乐郡王心里有些慌张。

    他觉得安宁大约是要说什么了不得的事呢。

    “白荷生的是个女儿,而那位贵夫人生的是个儿子。”

    安宁一句话如石破惊天,康乐郡王猛然站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种地南山下〕〔穿书后,我嫁给了〕〔爱恨江山〕〔异侦实录〕〔云深雁归来〕〔谁动了我的志愿〕〔校园第一修罗女神〕〔许君不知情深浅〕〔那年绒花树下〕〔学渣重生后〕〔重生大富翁〕〔侠士是怎么炼成的〕〔校园重生之王牌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