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萌宝:总裁爹〕〔渣年记事〕〔重生青梅逆袭记〕〔神级上门女婿〕〔快穿女主逍遥记〕〔愿无来生〕〔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孤岛上的平行世界〕〔超品农民〕〔狂婿〕〔肌肉影帝〕〔妖孽驾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家师姐可能要杀〕〔不败元神〕〔道身变〕〔每秒都在升级〕〔都市全能医皇〕〔勇者大魔王〕〔萌狐悍妻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020、为什么跟着她
    “你……”山贼首领感觉左眼又要开始渗血了。

    这小小女子,竟然比刚刚那个杀星还可怕!

    霍云浅收剑回鞘,看着地上的匪徒,眸中闪过一丝计算。

    已经过了两世,原本对于山贼匪徒之流,她并不会记得那么多。

    可偏生是这个外号叫“红鳄”山贼!

    而且重点并不是他,但擒住他的这个官员,是徽州下辖的一名姓叶的普通县令。

    这名叶县令因擒住这名大匪而名望高涨,又的确很有本事,日后直接步步高升,最终成为了殿上臣。

    更重要的是,他将是日后太子最大的一颗绊脚石!

    可偏生,现在夺得这份功劳的是身边这个人……她不能把这份绝佳机会拱手让给这个秦王府的家伙。

    霍云浅心头有些恼怒,这人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跟着她似的?

    地上的匪首已经瘫软,霍云浅上前试了试,有些羞窘。

    她还是高估了自己……地上这家伙简直稳如磐石!

    黑衣青年早已收剑回鞘,看到她的动作,眸中一阵玩味。

    隐隐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脑后,霍云浅越发较上了劲,咬紧牙关干脆上前拖拽。

    无奈这“红鳄”本就人高马大,虽然受伤不能动弹,一身横练肌肉却十分结实。

    霍云浅感觉脸上都烧了起来。

    忽然,她手上一打滑,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后跌去!

    惊叫声还没出口,已经落入了一个怀抱。

    “……放开我!”几乎一秒钟都不用,霍云浅就想到了背后的人是谁,如避蛇蝎般猛地弹开。

    黑衣青年的臂弯一下空了,双手仍然张开着,看向霍云浅的眸子却越发深沉。

    霍云浅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有些沮丧地看着地上的匪徒。

    看来在这个节骨眼上,凭她自己当真没有办法带去找叶县令。

    为今之计,她只能求助于……

    霍云浅用力一拍自己的脑门。

    这是何等的造孽。

    尽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她转过头,努力扯出一个还算正常的笑容,“唐、侍、卫,请您过来搭把手,咱们把他押送到就近的休宁县衙去。”

    若是光线足够明亮,任谁都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是多么虚伪。

    黑衣青年转过身,在听到“您”字时皱了皱眉,终究还是依言过来。

    先将匪首先点了穴,黑衣青年随后轻松地将“红鳄”扔到自己的马背上。

    霍云浅羡慕地看着他的动作。

    收拾完这一切,黑衣青年转头,见霍云浅仍然呆呆地站在原地,挑了挑眉,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霍云浅上马。

    霍云浅回神,努力压制住心头澎湃的思绪,轻松翻身上马,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唐侍卫,你的手语莫不是退步了?还是说,陪着秦殿下太久,忘了自己的老本行?”

    趴在马鞍上头昏脑涨又浑身剧痛的匪首眼珠转了转,默默吞了口唾沫。

    怪不得这杀星如此厉害……竟然是那个秦王的侍卫啊!

    放眼整个中州,谁人不知秦王许珵的“战神”之名?

    若不是六年前一场坠马意外使这位当今皇上的幼弟从此与轮椅为伴,如今整个中州只怕早已尽归大景了。

    匪首红鳄翻了翻白眼,认命地瘫软在马背上。

    唐棋盯着云浅看了许久,缓缓做出一个手势。

    明亮的月光下,可以看到他的动作清晰而熟练。

    等他打完手语,云浅耸肩,“我去哪儿还用向阁下报备么?先送他去县衙,过后的事再说。”

    唐棋略一沉吟,只得点了点头。

    一路上霍云浅都没有再向唐棋搭话,反而是唐棋数次想向她看过去,又兀自忍住,眉头紧紧拧起。

    夜已夤深,这样奇怪的三人组终于在小半个时辰之后到了最近的休宁县。

    途径县衙门口的布告栏,霍云浅瞧见上面的通缉官文,策马上前,鞭稍只轻轻一撩便将官文揭下,在空中扬手抓住。

    唐棋抬手抚掌,这手功夫的确漂亮。

    门口还有两名当值的衙差,原本正昏昏欲睡,忽然听到官文被揭的撕拉声。

    其中一人马上醒转,瞧见官文当真被人撕下了拿在手中,立即大喝一声:“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半夜随便揭官文?”

    霍云浅将官文举起晃了晃,又伸手一指身后马背上如破口袋似的人,“如官爷所见,我们抓到了通缉的‘红鳄’,赶着给叶老爷送过来邀功了。”

    衙差呆了呆,一片昏暗中也看不真切马背上的人,谁知道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丫头是不是真的……

    “我去报告老爷。”他的同伴这时也醒了,看到眼前的情形,果断地转身进了官衙里面。

    唐棋跟在后面,将马背上的人扔到地上,站到了霍云浅身后。霍云浅负手而立,见对面的衙差还在偷偷打量自己,不由一阵好笑,清了清嗓子。

    衙差回神,讷讷地道:“女……女侠有何吩咐?”

    女侠?这称呼别致,她喜欢。

    霍云浅故意叹了口气,“官爷,夜深露重,站在外面可真冷,我们好不容易抓了贼寇,难道不能进衙门里避避冷风么?”

    她的声音原本并不软萌可爱,但方才一席话胜在以情动人,当真听得人心中一软。

    唐棋浑身抖了抖,回想起刚刚她的那一声怒吼“放开”。

    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衙差这才恍然大悟,有些尴尬地上前来,帮唐棋压住了匪首“红鳄”的另一边肩膀,赔笑道:“是小的疏忽了,女侠——和这位大侠,都往里面请,我们老爷才睡下不久,只怕……”

    “老爷起来了!”刚刚进去通报的衙差气喘吁吁地跑出来,伸手一指“红鳄”,“老爷说,请二位侠士往内厅先歇息,咱们把他带下去验明正身。”

    后面跟来了几个睡眼惺忪但努力打起精神的衙差狱卒,等到看清那个被捆得结实的匪徒,齐齐露出如临大敌的神情。

    几人不敢大意地将“红鳄”簇拥着带走,原本打算余下一个衙差给霍云浅二人带路,被霍云浅委婉拒绝,只说循着亮光便能找到。

    走在长长的甬道上,借着路边灯笼微弱的光,霍云浅看了一眼前方上书“天下为公”四字的戒石亭,忽然道:“王爷对我的事,似乎表现得过分关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富豪从西班牙开始〕〔重生之桃源修真〕〔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舞女苏雪〕〔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把三个小舅子逼〕〔江山一瞥〕〔小哥哥,说好的不〕〔豪门强宠:湛少,〕〔怀抱你想念你〕〔穿书后成了小保姆〕〔贺山红〕〔巨星从校园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