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人生变成了通〕〔传奇在继续〕〔单身世子妃〕〔乡村透视仙医〕〔简而言之我爱你〕〔日常系大侠〕〔穿书成了人渣反派〕〔简少他甜得牙疼〕〔军嫂重生记〕〔灵元灭世〕〔萌狐悍妻〕〔平凡少女重生记〕〔恶魔就在身边〕〔听闻娘子要劈腿〕〔豪门隐婚之一纸协〕〔我在末世当大神〕〔诸天寰宇〕〔我的人生从花钱开〕〔惹谁都别惹医圣大〕〔从观众席走向娱乐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072、母女关系
    若不是那个扈戈对她心生僭越,殿下也不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法对付他了。

    玉香其实心里还有点可惜林霁的。

    那个世子的容貌其实……不比殿下差,虽然瞧着风流,对她也是肯下大本钱的,谁人不喜欢这样的恩客呢?

    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林霁心甘情愿为她背锅呀……

    短时间里,玉香脑海中转过许多思绪,而许祯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二人就这样不约而同地陷入诡秘的静默之中。

    末了,还是许祯先披衣起身,“你先回去罢,这事儿到此为止,不会再有人找你麻烦——至于那个女人,我自有办法对付。”

    玉香拥着锦被靠在床头,又觉得一阵委屈,但也无话可说,只能起身更衣梳洗。

    按照老规矩,她得先从原路返回并且先行离开,随后许祯才会从这栋隔壁的宅院悄然离去!

    当初许祯以旁人的名义买下这两栋相邻的宅院,并将中间以暗道相通,就是为了方便二人幽会。

    现在玉香满腹委屈无处发泄,只觉得许祯的举动更多的只是想保全他自己的声名和地位,并非对她的真心!

    若当真心怀真心,为何还不助她洗清冤屈,为何还不将她公开身份并收入东宫?

    她自知太子妃无望,但自己好歹是清清白白给的他,难道连个良娣、哪怕是宝林,也配不上么?

    二人各怀心思一前一后离开,许祯坐在马车里,脑海里一会儿是霍云浅俏丽高傲的面庞,一会儿又是那句诗,不由得心烦意乱。

    “殿下为何心事重重?”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从车外探身进来,笑嘻嘻地看着许祯,“连玉香姑娘也不能让殿下开心了?”

    “放肆。”许祯朝他脸上啐了一口,语气中却并未透出十分暴怒。

    青年毫不在意地抬袖在自己脸上抹了抹,仍然笑吟吟地看着他,“殿下,若是为了那个得罪玉香姑娘的霍家小姐,微臣倒是有个好主意。”

    许祯瞥了他一眼,“娄博,你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叫做娄博的青年老神在在地道:“殿下,方才长安戏院门前的事微臣都派人打听清楚了,宁苏县主是因为卫国公之女受伤,才发怒对付了玉香姑娘。既然是那位霍小姐受了伤,咱们只需要往……送一封信,自然不愁有卫国公的把柄在手了。”

    听他说出那个地名,许祯眼前一亮。

    对于精忠报国的霍家,他一直有心拉拢,但若当真无法得到,也不能任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独善其身,甚至……走到他的对立面去!

    ……

    晚膳之前,霍云浅先单独约了霍明佑和卢梦春夫妇,关于柔儿的伤进行了一次谈话。

    一听到女儿受伤,卢梦春瞬间急得站起身来,火急火燎就要往外冲。

    “站住!你要去哪?”霍明佑赶紧也跟着起身,眼疾手快地把妻子一把拽了回来。

    卢梦春剜了他一眼,死命挣扎,“你放开我!我要把那个小贱|人剥皮,竟然纵容那帮杂|种对我女儿如此无礼!……霍明佑你放开!……”

    霍明佑仍然坚定地不松手。

    二人这么僵持着,忽然听到对面少女淡淡的一声轻笑,“果然……没有马上告诉三嫂,真是太明智了。”

    卢梦春一下停住动作,转而瞪视霍云浅,“你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不然,就算你是我小姑,我也不会客气的!”

    “你给我住口!”霍明佑也毛了,他的小妹如今是最讲道理的人,说出这话自然有她的理由!

    卢梦春气红了脸,还要再说什么,霍云浅赶紧将她的肩膀按住,强行让她坐了下来,“三嫂,你误会了我的意思。”

    卢梦春马上看着她,“那你是什么意思?”

    霍云浅仍然虚按着她的肩膀,严肃地看着她,“你现在诚实地回答我——在知道了柔儿和朋友出去被马车撞伤后,如果现在柔儿就在你面前,你会说什么话?”

    她紧紧盯着卢梦春,“不要想太多,就按照你以前第一反应想说的话,老老实实地告诉我。”

    卢梦春嗤笑一声,不以为然地道:“能有什么?当然是要先骂这臭丫头一顿,竟然敢溜出去看戏,给家里惹这么大麻烦!”

    她话音刚落,霍云浅立即接上去:“可是刚刚你喊打喊杀又是为了什么?你最讨厌的,究竟是纵容马车撞伤了柔儿的玉香,还是跑出去看戏的柔儿?”

    “小姑你脑子有病吗?柔儿是我亲生女儿,我恨的当然是那个女……”

    卢梦春马上反驳,可话到嘴边,突然一下哽住。

    对啊,她心里当然更恨那个女人了,为什么会先要骂柔儿一顿?

    可是……可是她以前都是这么做的啊。

    卢梦春咬唇,原本的气焰一下子消了下去,呆呆地坐在那儿苦思冥想。

    耳边又响起霍云浅温和的声音:“三嫂,没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用对方式将这份‘爱’表达出来——问问你自己的心,你究竟更担心柔儿,还是更气恼柔儿?

    “我记得三哥说,你生柔儿的时候疼足了近十个时辰才将她生下来,之后便说不愿再生孩子,三哥也答应了你。如果你往后真的只剩这一个孩子,你真的忍心让柔儿一直误会你不爱她吗?”

    卢梦春嘴唇颤抖着,当年如噩梦般的痛楚仿佛又回到了身上。

    脑海中闪过很多的画面,从那个雪白的小肉团到古灵精怪的小人儿,明明一直都那么乖巧,可到了现在,居然事事都要和她的亲娘对着干,吵架的画面都历历在目。

    但激起吵架之前,卢梦春隐约也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那么多话:

    “不好好学女红读女诫,咿咿呀呀唱的都是什么魔音?趁早闭嘴!”

    “搞得一身伤回来,不就是自找的?还练武呢,还真以为能像你爹那样成文武全才?”

    “你堂姐是没了爹,不好找后爹;等气死了你娘,你爹马上给你找个后娘,獠牙三寸长,一口一口把你吃了!”

    ……

    说过的话突然都回到了耳边,卢梦春抬手想要捂住耳朵,忽然腹中一阵疼痛,登时昏倒在霍明佑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富豪从西班牙开始〕〔重生之桃源修真〕〔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舞女苏雪〕〔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把三个小舅子逼〕〔江山一瞥〕〔小哥哥,说好的不〕〔豪门强宠:湛少,〕〔怀抱你想念你〕〔穿书后成了小保姆〕〔贺山红〕〔巨星从校园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