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手玄医〕〔重生九零小军嫂〕〔凡人崛起之斩仙〕〔都市至尊奶爸〕〔农女福妃名动天下〕〔你不是笔直笔直的〕〔清泉剑神〕〔我有任务系统〕〔神祈大陆〕〔农门美食小娇妻〕〔王妃她每天都想被〕〔神级上门女婿〕〔都市狂兵〕〔东方幸运星〕〔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之我真的无敌〕〔快穿之温润男神〕〔米奈希尔之力〕〔世有弦月〕〔旧事惊心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128、恕不奉陪(报社加更)
    福熙阁书房里,何飞容将短时间内调查来的消息告知给许珵。

    “那名侍卫名叫鲁大海,武艺了得,若是去参军,此刻的成就只怕不在阿沣之下。可他为了自己的青梅竹马新月,甘愿来到王府担当侍卫,至今已有八年。”

    许珵捏了把拳头。

    八年前,正是他被迫迎祁慧儿入府的时间。

    这样一个“高手”竟然在王府里蛰伏了八年之久?

    除了为了青梅竹马,他难道没有别的目的?

    何飞容继续道:“祁侧妃坚称与此事无关,如今鲁大海已经身死,新月也坠亡,的确已经没有任何人证来处理她。”

    许珵抬头看向他,“没有‘任何’人证?”

    听出许珵刻意咬重了那两个字,何飞容面不改色,“不错。”

    许珵静静地坐着,何飞容打量他的神情,想了想又道:“唯安院已经被福伯夫妇打扫过血渍和落叶,一切已经恢复如初。”

    恢复如初……

    可是霍云浅的那番话却在许珵的心头盘桓不去。

    ——“……如果许祀知道他的父亲竟然在这七年里一步都没有踏进来看他,你觉得他会开心吗?”

    怀安……他可怜的儿子,小小年纪就这样离开了父母……

    许珵的心一阵紧紧揪着,良久,低声道:“宁苏县主那边如何了?”

    何飞容眉梢一挑,难不成王爷真的回心转意了?

    他欠身道:“方才执意要带两个丫鬟回去国公府,可是被齐大夫拦住,似乎是那个幸存的丫鬟有些不对劲。”

    许珵静默片刻,扳动轮椅的轮子转身,何飞容忙出手将他拦住,“唐棋已经在那边,王爷,您就不必过去了吧。”

    “……唐棋?”原本因为何飞容的阻拦而愠怒,可听到这个消息,许珵有些诧异。

    ……

    ……

    银屏的尸身已经安排了人送回国公府去,她只是个孤儿,也没有什么亲属,她的死或许也不会引起多少人注意。

    反而是银翘,在事情结束后突然开始发烧,人也有些神志不清,在霍云浅将她抱到床上后甚至开始说起了胡话。

    齐大夫给银翘把完脉,捋了把胡须,向霍云浅点了点头,“县主不必担心,银翘姑娘只是受惊过度,本身并无大碍,到时老夫开一剂安神的方子,熬了药给她喝三天,大约就好了。”

    霍云浅默默点头,由着他去安排,又回头望了一眼床上满脸是汗的银翘。

    一定是做噩梦了吧。

    曾经鲜活的同伴就惨死在自己眼前,对于镇宅大院的小丫鬟而言,实在是一件太过可怕的事情。

    中药固然能让银翘安神,可受了如此大的刺激,也不知将来能不能挺过这道阴影?

    若是挺不过这道阴影,将来如果和她一起来王府,岂不是会有PTSD?

    霍云浅正想着以后银翘的安排,忽听齐大夫惊讶的声音道:“唐小哥,你怎么来了?”

    霍云浅回头,唐棋正站在门口,脸上有些担忧的神情。

    见霍云浅看过来,唐棋犹豫一下,打了个手势:她还好吗?

    霍云浅目光冷淡,并不开口答话,也没有抬手做动作回应。

    唐棋见她毫无反应,顿时更急,一边走进来一边继续打手势: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抛下她们,我只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霍云浅喉头动了动,忽然“呵”地笑了一声,站起来迎着唐棋走过去,眼神冷漠地看着他。

    “别打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手势我根本看不懂,以前我都是瞎猜的。”

    唐棋正要继续动的手顿时僵住,呆呆地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霍云浅看着他,继续冷声道:“是,你们王府都不欢迎我,对我做什么也就罢了;而且在你们眼里,这不过是两个小丫鬟,她们的命不足挂齿,死了也就死了。

    “那个女人,你们比谁都清楚她是什么货色,可是为了你们的大业依然留着她,不愿公然撕破脸,不就是为了她的表姐吴贵妃、甚至背后的人么?

    “是我对你们王府高攀不起,是我的丫鬟命贱,但她们从始至终是我霍云浅的人,她们这么多年忠心耿耿,于我而言,与姐妹无异,这是两条活生生的性命,不是你们之间博弈的棋子!”

    她原本很赞同背负仇恨的许珵选择的“韬光养晦”,可是现在她才明白,以前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

    直到这场博弈将她身边的无辜者牵连进来,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实在太可笑了。

    祁慧儿的手段如此狠毒,也是她根本不曾想到的——可这样一个狠毒的女人,仍然在秦王府里过得好好的!

    她不屑那些斗争的手段,因为她霍云浅和祁慧儿之间根本没有想要争夺的彩头,所以她不会任自己等到什么“成为王妃”之后再对祁慧儿进行什么打压。

    她霍云浅和祁慧儿之间,只有一条人命的欠债!

    她会用自己的办法向祁慧儿讨回来!

    霍云浅一口气说完所有的话,直说得唐棋呆愣在原地,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直到看到霍云浅将还在昏迷中的银翘背起来往外走,他急忙伸手要拦,霍云浅冰冷的一记眼神过去,唐棋不由得退后几步,竟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他……只是想知道那个秀美的小丫鬟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县主对他说了这么大一通话?

    好费解……为什么他有点听不懂?

    霍云浅背着银翘稳稳地踏出房门,迎面正看到许珵摇着轮椅急匆匆走过来。

    四目相对,霍云浅眼眶微热,但咬紧牙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淡淡地道:“王爷这么着急过来,是想逐客,还是要取消婚约?”

    许珵满肚子准备的话一下被打了回去,眉头一下皱起,“你在说什么?本王实在听不明白。”

    霍云浅勾唇,“有所求时便是‘你’‘我’,事情过了,便是‘本王’。王爷,贵府情形如此复杂,我还想留着这条命多活几天,恕不奉陪了!”

    她背着银翘,大踏步地从同样呆愣的许珵身边走了过去。

    没几天,何尹沣帮唐棋打听来了消息:霍云浅将身边的大丫鬟银翘许给了庄子上管家的儿子,并准备了丰厚的嫁妆,让银翘仓促但风光地嫁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富豪从西班牙开始〕〔重生之桃源修真〕〔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舞女苏雪〕〔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把三个小舅子逼〕〔江山一瞥〕〔小哥哥,说好的不〕〔豪门强宠:湛少,〕〔怀抱你想念你〕〔穿书后成了小保姆〕〔贺山红〕〔巨星从校园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