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上千亿星辰〕〔天赐良缘之追夫记〕〔梅若雪〕〔如意络〕〔关山纪年〕〔重生八零甜如蜜〕〔悲催村女重生记〕〔天命神魔之战〕〔逆神封魔录〕〔五零俏军嫂养成记〕〔无上道境〕〔吾有一颗成帝心〕〔我在末世当大神〕〔我也不想当女配〕〔我师兄太弱了〕〔纵横无边〕〔叱咤终只二三人〕〔我被小强咬了一口〕〔斗罗大陆IV终极斗〕〔重生荒界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165、谈判
    【防盗章节,十二点后替换】

    烤串计划自然没有经过唐小总管的批准。

    但让霍云浅隐约有些担心的是,许珵特意让唐棋陪她出去散心,要么是他有事背着她去做,要么就是得把她特地支开。

    尤其是唐棋这样多年从未离开他身边的贴身护卫,都一并调来陪她,可见这事的重要性。

    果然……被她猜中了,许珵来凉州,的确有另外的要事。

    霍云浅自嘲地笑了笑,也罢,夫妻之间只要不隐瞒原则性问题,总要彼此留有一点私人空间。

    但是……

    果然还是怎么想怎么不爽啊喂!

    到底有什么秘密非得跑到凉州来?

    两个月前他不是也用唐棋的身份跟着她跑到开州了么,凉州都已经近在咫尺,为何又像是三过家门而不入了?

    该不会像卓家老头那样,在外面闹出了私生子什么的,所以特意偷偷摸摸跑来处理吧?

    霍云浅默默地喝了一口面前的低度数米酒,而唐棋看着她大马金刀的坐姿,只觉得浑身无力。

    虽然主子的命令是无论王妃想干什么都不阻拦,都顺着她的意思……

    可是如果王爷看到,他陪着王妃这么豪放地在路边摊上喝酒,只怕王爷会打死他吧?

    唐棋很想捂脸,忽然见对面的女子给他打了一串手势。

    ——那个老头的事,你知道多少?

    唐棋正疑惑是哪个老头,霍云浅开口吐出一个字:“卓。”

    原来是说卓继诚老将军……

    唐棋想了想,抬手“说”道:主子曾经说,那位将军在很多年前带了一个北疆女子回京,可是那个女人很快死了。没有听说过那位将军有别的儿子。

    没听说过,不代表不存在——霍云浅心里想着,脸色有些阴沉。

    按照这个推理,说不定许珵也……

    她端起酒碗,忽然发现不远处闪过一个熟悉的人影。

    不正是刚刚她和唐棋提到的卓老头吗?

    霍云浅马上放下酒碗,丢了块碎银给路过的小二,拉着唐棋飞快地跟了上去。

    这时候,霍云浅算是发现了带着唐棋的好处——至少,他绝不会像何尹沣那样咋咋呼呼地问“怎么了?我们要去哪?我们去干嘛?”这些愚蠢的问题。

    卓继诚现在的穿着已经和白天见到时不大一样,甚至戴了顶斗笠,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不起眼。

    但既然做过了两世邻居,尤其前一世因为裴槿儿的婚事,还和卓家人进行了一场极为惨烈的撕逼,霍云浅实在忘不掉这个固执死板且让人格外讨厌的老头。

    想起刚刚推理的卓继诚私生子的问题,霍云浅忍不住好奇地想探究,到底卓继诚这么鬼鬼祟祟的是要作甚。

    霍云浅只当没看到唐棋打得飞快的劝阻手势,跟着卓老头七弯八拐地走了一圈,但凭着她的记路本事,终于发现卓老头又走回了刚刚走过的路口。

    行事这么隐秘且警惕,看来这一趟行程一定很重要!

    卓继诚闪身进了一条方才没有走过的小巷,霍云浅也敏捷地跟了上去,唐棋无可奈何地也只能跟上。

    听到上楼的急促脚步声后,霍云浅立即循声搜寻,最终锁定了一扇小窗,悄无声息地运起轻功飘了过去。

    卓继诚的低声传出:“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你如今也是一方之主,还想做什么?老夫可不怕你!”

    屋内另一个人笑了,声音阴森森的,有些刻意捏着嗓子:“是么?可我传了个口信,卓大将军就即刻亲身前来了,这份恐惧我可是感受到了。”

    卓继诚沉默下来,半晌道:“所以,你到底要做什么?”

    对方哼笑一声:“你代表你们朝廷,放弃这十城。”

    “这不可能!”卓继诚激动得声音都高了些,随后赶紧控制情绪,重新压低声音,“这是你们献给朝廷的,怎么可能让我们放弃?”

    听到这儿,霍云浅微微惊讶:对面的人竟然是峒黎人!

    而且,屋内那人听着语气格外狂傲,想必与峒黎首领兀良哈也有关系——又或者,屋里的人就是兀良哈?!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霍云浅整个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屋里的人呵呵低笑,“难道隆古特不是特意约了你们前去谈判?”

    卓继诚道:“的确,但……”

    “只要你把你们的秦王殿下拘在驿馆里、只身前去,我的人会在那儿接应,制造你们的刺杀假象。隆古特遇刺,对你们心怀憎恨,自然不会投诚你们景朝,甚至会和你们打起来——

    “但你们有那位厉害的宁苏县主,哦不,现在应该称之为秦王妃了,有她在这儿,自然会为你们带来兵不血刃的胜利。”

    这个听起来简单粗暴到很蠢的计划,让外面偷听的霍云浅和唐棋都有点无语。

    屋内也安静了一瞬,卓继诚低声道:“我会考虑。”

    对方哼了一声,“你还有别的选择么?只消一道密奏上报,你就会是私通敌营的罪魁,到时候不仅是你,就是整个卓家,都会为你陪葬!”

    卓继诚再次惊得拔高了声音:“你……你和朝廷里的谁有关系?昌武侯?宣王?还是——”

    “与你无关。早些做出你的选择,以及,立即滚出去!”

    片刻后,卓继诚夺门而出,仿佛躲避瘟疫般仓皇。

    唐棋给霍云浅打了个手势:走吧?

    霍云浅却有些迟疑。

    如果此刻屋里还剩下的人,正是她早想一见的兀良哈,如此大好的机会,她实在不想错过……

    唐棋眸光一凛,开始认真考虑,如果他把女主人点穴之后背回去,主子会不会生他的气?

    这样想着,他的手也在霍云浅背后悄悄举了起来……

    一道破空之声穿透窗户,霍云浅蓦地警觉,身后的唐棋则堪堪一个凌空侧翻才避了过去。

    “夺”的一声,二人背后的木柱上钉了一件东西。

    屋内传出一个熟悉的含笑声音:“王妃在深夜来访,却逼得我先动手,哎,真是吃了亏。”

    被叫破身份,霍云浅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可这个熟悉的声音却让她不由更吃惊,急忙推开窗翻身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富豪从西班牙开始〕〔重生之桃源修真〕〔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舞女苏雪〕〔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把三个小舅子逼〕〔江山一瞥〕〔小哥哥,说好的不〕〔豪门强宠:湛少,〕〔怀抱你想念你〕〔穿书后成了小保姆〕〔贺山红〕〔巨星从校园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