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灵殿〕〔我有一截金手指〕〔无限童年系统〕〔汴京异闻录〕〔开天录〕〔我是万古主宰〕〔帝道为王〕〔道兄又造孽了〕〔火影之重建漩涡〕〔日娱假偶像〕〔我被困在同一天五〕〔重生大富翁〕〔三界淘宝店〕〔隐婚夏影帝后甜哭〕〔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快穿之极品大丫鬟〕〔穿进剧本被打脸〕〔我有一口仙气〕〔南方知我意〕〔快穿反派boss太难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一起玩吧
    “这座村里应该已经没有活人了……”杜白看着周围空荡荡的屋子如此想道。

    地上的积水比想象中的要多得多,就仿佛前不久刚经历过一场洪水,人踩在上面时能感觉到泥土的陷落以及鞋底的浸湿,一丝丝冰冷的寒意顺着脚心往上窜动,但都被胸口一道灵动的暖意给驱散。

    杜白口中依旧在说着一些挑衅的话试图引对方出来,另一边却时刻保持着警惕,目光在四周来回游荡,寻找着可能的线索。

    就在这时,他脚步一顿,借着天上那微弱的光看见不远处的墙角处蹲着一个人影,埋头于膝盖间,似乎在低头呢喃着些什么。

    “有人?还是也是怪物?”

    杜白心中警惕不减,再次上前两步,对方的形体在他的眼中更加清晰。

    大概是一个十八左右的青年,身上湿漉漉仿佛刚刚从水里捞上来一般,他双掌紧紧抱着头,似乎要将头发给揪下来,面孔被遮掩仍然无法看清,但其口中断断续续地发出一些语气极其痛苦的破碎词语。

    “都死了……大家都死了……爹……小芸……”

    杜白的脚步缓缓顿住,停在离那人两米远的距离,目光不悲不喜地看着他。

    下一秒,便看见那个青年猛地抬起头望向他,面色惨白,七窍流着血,仿佛极度痛苦般地低声嘶嚎着。

    “我……我也死了吗?!”

    青年低嚎道,犹如一声从其灵魂深处发出的悲鸣颤栗。

    “安息吧。”杜白轻声道。

    他脚步继续向前,经过那个青年身边,对方也没有要暴起发难的意思,手臂青筋暴起,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眼角的血泪却是愈来愈浓郁。

    杜白继续漫长仿佛永无止境的小路上,远处是一片黑暗,也再没有其它的怪物。

    他此时走过的路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村子本身应该有的直径了,但是依旧没有到头。

    他有些怀疑自己继续这么走下去究竟能不能走到尽头。

    只是忽然,前方出现了四点飘忽不定的火光,似乎是有人举着灯笼正在慢慢靠近,在这一片漆黑之中显得格外显眼。若是普通人在野外见到了,恐怕还会认为自己遇到了同伴而高兴。

    但是当出现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中时,带来的就只有恐惧了。

    杜白没有贸然过去,只是驻足查看。

    很快,当那亮光走近时,他也终于看到了来人的模样。

    是四个模样怪异惊悚的纸人,他们脚不沾地却诡异地一蹦一蹦,面上是浓墨涂抹上去的令人心底发寒的笑脸。它们一手提着一个素白色的灯笼,另一只手却抬着一顶四方的轿子,而这个轿子却不是纸糊的,而是正儿八经的木轿。

    杜白只一眼便认了出来,那便是苏家的轿子,若没有意外,里面应该便是苏婉妙!

    “又来一个!又来一个!”

    那些纸人靠近瞧见了他,忽然裂开了嘴,似是唱着童谣一般用不男不女的声音唱道,靠近的速度似是有些加快。

    杜白看着似乎是发现玩具而高兴的它们,没有惊恐,反而嘴角突然露出一抹笑意。

    “来吧,一起玩!”

    他张开手敞开怀抱,似乎在迎接对方的到来,面上笑意温柔和煦,就像是见到远道而来的客人,热情欢迎。

    如此异常的动作反而让这些纸人的脚步慢了下来,左右对视了一眼,脸上那故作怪异的笑脸也显得有些僵硬,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是听对方的话靠近还是如何。

    “怎么不过来了?”杜白笑容慢慢收敛,眼神冰冷,“是不是看不起我杜某人?”

    纸人们歪了歪头,面上的笑脸愈发僵硬,它们顿在原地没有向前,反倒缓缓退后。

    它们感觉到这个新来的人类好像有点不好惹,选择从心。

    “等等,想走?来都来了,不留点礼物给我吗?”

    杜白伸出手去,目光从这几个纸人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其身后,“比如,这顶轿子!”

    话音刚落,便见这几个纸人速度瞬间加快,带着轿子沿着来时的方向迅速逃离,根本不打算回答他,仿佛身后追赶的是一头猛虎。

    “这么不讲礼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的袖口轻轻挥动,只见上面的血渍顿时散发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仿佛是初升的太阳,带着沁人心肺的温暖,仿佛是瞬间驱散了周围的阴寒。

    杜白口中轻轻念动咒文,随后却见这白光开始迅速凝聚,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道道古朴玄奥的符号,无形间散发着一股股与方才截然不同的鬼气!

    用正气来书写鬼族符文,这是杜白一个前无古人的创举。

    他知道,书写鬼族符文必须要有能量的驱动,但是显然现在没有机会去寻找蕴含灵气的东西。与此同时,他便想到了自己身上流动着的正气,不也是能量的一种吗?

    从原理上来说,灵气可以书写鬼族符文,那么作为能量形式之一的正气也同样可以。

    这在其他人看来绝对是匪夷所思的行为,杜白虽然本意不想冒险,但是如今情况危急,那么他不想错过。

    万幸的是,他似乎成功了!

    而且成果似乎非常明显。

    这次的鬼族符文仅仅是把他的正气给吸了个干净,而没有以往那般的浑身如同骨髓空洞一般的虚弱感。

    杜白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他竟然有些期待这正与邪的结合会诞生什么结果来。

    只见一道光芒闪过,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轻盈了起来,周身开始环绕起一道道阴森森黑雾,就犹如附体盔甲一般缭绕不散。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脱离了肉身的桎梏,但又不是以前那种魂魄离体的虚无感,他现在似乎是似人非人,又似鬼非鬼。

    不过如果在外人看来,他现在的模样要比那些纸人还要诡异。

    面色惨白乃至泛青,浑身鬼气森森,周围温度都仿佛降低了几度,甚至双手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都泛起一片片的褶皱,仿佛鳞片一般。

    这些鳞片只是因为能量的供给不足而还没有彻底成型,但即便如此,摸上去也如同坚硬的树皮一般,足以抵抗一般的钝器打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帝少溺宠小甜妻〕〔重生之神级豪婿〕〔仙途遗祸〕〔这个反派boss不好〕〔从艺术家开始〕〔重生之网络争霸〕〔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爱与时光终年不变〕〔这个女配有毒〕〔猫见闻录
  sitemap